加载中…

加载中...

个人资料
君子以泽
君子以泽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51,930
  • 关注人气:257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2018年10月19日

(2018-10-19 09:05:56)
  已经出道快两年了,但凌少哲依然坚持每天晨跑一个小时、练舞一个小时,完成了这些训练,才会开始当日的通告。
  
  上天给了他一副好嗓子,让他能够被娱乐圈三大巨头之一的赫威集团看中,让他加入了国民度最高的人气团体BLAST,并成为主唱。但进入男团对他而言是很吃力的事。因为,他自幼身体素质不算好,又曾经因为没好好保护嗓子失过声,在舞曲组合里边唱边跳是有点太为难他了。所以,他给自己设下了额外的训练。即便是在BLAST行程极满的情况下,他也风雨无阻地坚持着。
  
  即便如此,他的人气在BLAST里依然是吊车尾。不管上什么节目,出席什么活动,每次他出场,粉丝的呼声永远都像是被人手动调低音量一样变小很多,然后又在队里高人气成员切换C位后被推向高潮。只有当他飙高音的时候,掌声才会响亮一些,可他能感觉得到,粉丝们其实都恨不得把他的声音嫁接给她们喜欢的成员。如果可以,他也想永远只出现在最后排,替哥哥们合音、当伴奏就好。可是,董事长总是喜欢亲自给他安排C位表演,似乎有意捧他,却无形中给整个团队都带来了很多不便。
  
  他的歌声……他觉得,勉勉强强,凑合吧。而也算在业务能力里的综艺感部分,负分。每次一开口讲话,总是需要被队友们拯救的人也是他。不知什么时候起,网友给了他一个外号“尬聊包子”,他自己都觉得无比贴切。
  
  两年来,他已经习惯了这一份尴尬,但依然没法习惯这么不大气的自己。
  
  这一天早上七点,凌少哲晨跑回来、练完了舞、沐浴结束,在厨房忙着准备早餐,准备吃好早餐就开始进行当日的发声练习,但被干扰得有些进行不下去。  
  
  五平米的小厨房墙壁是用木板挡起来的,隔音效果很差,隔壁房间传来少女乱七八糟的笑声和衣服摩擦声,木板还时不时地撞上几下。凌少哲昨天快到十二点才到家,没想到他的妹妹比他更厉害,天都亮了才带着男生姗姗到家。  
  
  划破手指后,他终于忍不住冲到隔壁拉开门,冷冷地扫了一眼里面衣冠不整的两个中学生,提着那男生的领口就往门外带去。  
  
  “喂,你,你他妈这是做什么?凌妍,你看看你哥啊!他要把我拽到哪里去!”  
  
  凌少哲一路把那个男生拖到门口,一脚踹在他屁股上,把他踢出门外。全天下的哥哥都一样,觉得所有男孩子都配不上自己的妹妹,更不要说是这个打了耳钉染了黄毛的小混混。但是凌少哲知道这时候不能发怒。他回到房前,对着里面烟熏妆化了满脸的妹妹叹了一口气:“现在妈还在医院,你就不能安分点?”  
  
  凌妍把手翻过来,百无聊赖地观摩着自己的手指。她和凌少哲连手指的基因都一样,只是凌少哲的手干净修长得跟画似的,她的手指甲却涂上了庞克风的黑色指甲。意识到哥哥并没有打算让她一个人待着,她朝日光灯翻了个白眼,一副很不耐烦的样子:“她还不是被你气的。谁叫你要搞基。”  
  
  凌少哲的脸色变得跟纸一样白。这年头年轻男孩子都没什么节操,为了讨女孩子喜欢,对基情、基友这类玩笑都可以开得很没下限,原本凌少哲也可以和他们一样回答,但他只是嘴唇干涩,脑袋里什么也装不下,凭本能干巴巴地说:“妍妍,哥没搞基。”  
  
  “偷拍几十张男人的照片放在枕头底下,这还不叫搞基?哦,还是说你只是单相思啊。”  
  
  从小到大,凌少哲都没有体验过哥哥欺负妹妹的爽感。因为要比刻薄,这世界上恐怕没几个人能斗得过妹妹,外加她现在是在青春期,他知道自己既不能退让,又不能过于严厉,憋了许久,也只能皱皱眉说:“这是我的私事,与你没有关系。”  
  
  “那我的私事能不能麻烦哥也不要管啊。”凌妍大大咧咧地往床上一趟,破洞的渔网袜勾勒出纤细的美腿。她原本长了一张每个少年心中梦中情人的脸孔,但从爸爸负债累累,妈妈久病不起开始,就走上不良少女的不归路。  
  
  长期对峙毫无作用,凌少哲叹了一口气,回到自己房间里,翻开枕头,发现里面一叠照片顺序果然乱了。他把照片又重头到尾看了一遍,心里只剩下黑黢黢的空洞。  
  
  这么多照片,都拍摄的是同一个男人——他的伯乐、他的贵人,杨英赫。
  
  凌少哲原本是在一家小公司出道的,和一个叫浅辰的男孩子成立了一个二人组合。他们一起出演过三部偶像剧,发行过一张专辑,小红了一阵。这个时期,赫威副总来找过他,说杨董发现他很有潜力,劝他加入赫威集团。其实当时他很缺钱,公司也没支付他报酬,但浅辰就像大哥一样照顾他,他们的事业发展得也还行,所以他也没想走,想欠的钱就慢慢赚吧。所以,他拒绝了赫威集团递来的橄榄枝。
  
  可后来也不知道怎么了,突然有一些铺天盖地关于浅辰的负面新闻传出来,他们俩都像被封杀一样,什么通告都接不到。他们的老总黑心得不得了,还让他们赔钱,拿他们的合同出来说他们欠了他两百万,还请了律师,整得像真有那么一回事一样。那个时期他快绝望死了,每天都睡不着觉,想着自己这辈子大概就这样完了吧。
  
  没想到赫威集团第二次来找他了,并且告诉他,他们愿意接这个盘, 救他和浅辰。只要他先到赫威来当艺人,等浅辰的风波彻底平定下来,再让浅辰和赫威签约,万事大吉。
  
  杨英赫响当当的大名,凌少哲在入行之前就听过:是他成立了如今的“最强的造星梦工厂”赫威集团,是他携手侯曼轩、午夜男孩、Winners等等顶级偶像开创了流行乐的新潮流,也是他捧出了红到空前绝后的亚洲天团BLAST……
  
  他知道杨英赫比他大十多岁,是一个已经离过婚带了女儿的男人。不管是从年龄、人生阅历还是业内资历来看,杨英赫都像一个长辈,连叫“哥哥”似乎都不太适合。所以,进入赫威集团之前,凌少哲一直把他当成领导或是叔叔级的人物。
  
  直至进入赫威那一天,他第一次见到了杨英赫本尊,才终于知道之前对这个男人产生了极大的误解。
  
  杨英赫并不是一个戴着眼镜、大腹便便但穿着刻板西装又一脸沧桑严肃的男人。
  
  什么叫心脏停止跳动,呼吸急促,脑中一片空白,那一刻凌少哲都有了前所未有的认知。
  
  从那以后,这个男人就变成了他自罚三杯也无法说出口的秘密。
  
  原本看到公司里的艺人对杨英赫的态度都十分敬畏,凌少哲还以为只有自己发现了董事长的魅力,他心里还有一些窃喜。直至有一回,他和杨英赫出席一场活动,他亲眼看到一个谈了七次姐弟恋的三十三岁女演员因为和杨英赫对视一眼而双颊粉红,他终于知道,好的东西是藏不住的。有魅力的男人也一样。
  
  此时此刻,他又低头看了看被凌妍揭发出来的那一堆照片。最上面一张照片中,男人留着浅亚麻色的短发,身穿格纹马甲和海军蓝衬衫,方巾是英伦格纹的,胸口还插了一朵正红色的花,举步投足透露着一股时尚男模的风情。他倚靠在落地窗旁打电话,谈的是公事,但气定神闲,一只手插在裤兜里,就好像在跟新婚太太讨论蜜月去哪里过。 
  
  这就是言行举止老气横秋、浑身散发着物质气息却连眼角下泪痣都让他觉得性感的董事长,他的梦中情人。
  
  他一直喜欢摄影和音乐,这些照片都是他趁人不注意时用收集或单反偷拍的,杨英赫并不知道。他也知道杨英赫有过前妻,性取向正常,所以也只敢像个小迷弟一样跟在杨英赫身后。
  
  可是,前一夜BLAST参加综艺节目后,队长爆的料让他很意外。
  
  当时他们一边下楼,一边聊到了最近接的通告和力捧的新人,都一致表示最近公司的女艺人越来越多了,而且跟杨英赫关系都非常好。于是,队友们就开始小声八卦,说这些女艺人会不会跟他有暧昧关系。提到Alisa,门面更加担忧了:“上一次年会上,Alisa和董事长好像聊得还挺开心的。你们说,他们会不会……”  
  
  “等下,我听不下去了。你们在赫威待了这么久,难道连咱们boss的口味都不知道?”队长打断他们,指了指BLAST-F的门面担当唐世宇,又指了指BLAST-I的门面龚子途,“你、还有你,是他喜欢的类型。”  
  
  凌少哲停下脚步,怔忪地看着队长。  
  
  “不是吧。”龚子途睁大眼,往后退了一步。  
  
  唐世宇吓了一跳,双手抱住自己的胸:“什么鬼,你的意思是,咱们董事长,是,是,是……”随后双手捧脸,做出了《呐喊》的表情。  
  
  “而你,尤其是你。”队长指着凌少哲,又沉痛地拍拍他的肩,“你小心点吧,不要一个不小心就献菊了。”  
  
  这个雷人的玩笑把其他几个直男都快整吐了,但凌少哲只是呆呆地眨了眨眼,长长的睫毛抖了几抖,就站在原地不动了。等他们走远以后,他掏出自己的手机,打开短信箱,又看了一遍一个星期以前来自“杨董”的消息:“少哲,我看了你今天的表演,不错啊,比一月二十八日那天晚的舞步进步了很多。舞蹈是你的弱项,看得出来你很努力在练习。期待你更棒的表现。”  
  
  他回了很长很长的感谢信息,但杨英赫只回了一个“good”,就没有后文了。  
  
  回家以后,他在网上搜杨英赫搞同性恋的八卦,一直搜到了凌晨一点四十二分,才晃了晃沉重的脑袋,强迫自己去睡觉。  
  
  并没有确切的说法。全都只是传闻而已。  
  
  凌少哲把照片全部收好,一直想着这件事,完成早上的训练,就去公司准备跟经纪人报道。
  
  刚抵达公司门口,他就遇到了几个粉丝。她们围过来,让他帮忙签名合照。于是,他又瞎忙乎了近半个小时,直至有人拍了拍他的肩,一个熟悉的声音从后上方响起:“少哲,今天这么早?”  
  
  回过头,看见刚从锃亮轿车上走下来的董事长,凌少哲吓得手一抖,手中的笔都掉在了地上。他蹲下来捡,不想碰到了同样捡笔的粉丝的手,然后那个粉丝感动得抱住了旁边另一个粉丝。杨英赫笑着看看这一幕,揽住他的肩:“我知道你爱粉丝,但也该工作了。你们也散了吧,少哲我带走了。”他冲那些粉丝挥挥手,就强行把凌少哲带进了公司。  
  
  进入公司大门以后,杨英赫松开了手:“我知道你珍惜所有发展事业的机会,粉丝也确实是你的衣食父母,但没必要这么顺从。有时候适当保持点神秘感,会更受欢迎。”  
  
  凌少哲用力点头:“好的。”  
  
  “你看龚子途,一直都挺有脾气的,人气还是很火爆。”  
  
  凌少哲笑着点点头:“是的。”  
  
  “蕴和也很有亲和力,但他也不会大清早蹲在公司门口给粉丝签名一个小时。他知道工作更重要。”蕴和是BLAST人气最高、国民度最高的一位,有着极其漂亮的苹果肌和清澈的眼神,也是凌少哲很想学习的对象。
  
  “嗯!”  
  
  看见凌少哲点头如捣蒜,杨英赫禁不住也笑了:“我说少哲,你已经是个当红偶像了,怎么还这么没气势,跟个小女仆似的。”  
  
  “我……”凌少哲低下头去,有些窘迫,“对不起……”  
  
  “怎么就道歉了,你这孩子。”杨英赫叹了一声,笑得有些无奈,有些宠溺,最后伸手揉了揉他的头发,“算了,你还年轻,慢慢磨练吧。你吃过早餐了吗?”  
  
  “还……”凌少哲停了停,“吃过了。”  
  
  他有点后悔早上在家里吃饭,不然就有机会和董事长共进早餐了吧。但想了想,他的家庭需要钱,虽然赚到了第一笔钱,但生活依然过得很节俭,他每个月留给自己的生活费只有两千五百块。这样的开销是没法天天在公司里吃早餐的。  
  
  杨英赫又揉了揉他的脑袋:“那我去吃早餐了,你上去吧,傻孩子。”  
  
  看见杨英赫大步离去的背影,凌少哲摸了摸头顶他揉过的地方,半晌,连眨眼都变得迟钝了很多。  
  
  人来人往的大厅里,好像声音都消失了,只有他一个人孑然而立着。 
  
  他一直认为,自己的目光总是追随着杨英赫,是因为杨英赫身上有自己没有的东西,例如极好的人缘、充满自信的笑容、强大的心理承受能力、在商场运筹帷幄的真本事……可是,每次和杨英赫有身体上的接触,哪怕只是像个孩子般被他摸摸脑袋、拍拍肩膀,他都觉得心里酸涩而微微作痛。
  
  果然不是单纯的崇拜呢。
  
  对董事长这一份见不得人的欲望,连他自己都耻于发现。
  
  而现在想想这个男人的名字,英赫。真是人如其名,英俊而显赫,耀眼到让人觉得距离好远。凌少哲知道自己是怎样的人,所以不管杨英赫性取向如何,自己都是没有机会靠近他的。 
  
  没有关系。每天能这样看着他,已经很开心了。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前一篇:2018年10月19日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2018年10月19日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