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郭松民
郭松民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654,829
  • 关注人气:678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女不强大天不容》:破解女性的“千年困境”

(2016-06-18 01:16:07)
《女不强大天不容》:破解女性的“千年困境”

   

    中国著名的女性主义者戴锦华教授认为,在现当代中国的思想、文化史上,关于女性和妇女解放的话语基本上是在两幅女性镜像间的徘徊:“作为秦香莲——被侮辱与被损害的旧女子与弱者;作为花木兰——僭越男权社会的女性规范,和男人一样投身大时代,共赴国难,报效国家的女英雄。”

《女不强大天不容》从片名就能让人感觉,这还是一个花木兰的故事,看了之后还真是这样。据说编剧六六一直在为女人在这个世界上的地位悲哀,于是发狠起名“女不强大天不容”。故事是很典型的都市励志情感剧:女媒体人郑雨晴临危受命当上报社社长,但上任后发现报社危机四伏,工作起来阻力重重,于是她凭着自己的杀伐决断,终于让报社起死回生。可是,新一波移动互联网浪潮又汹涌而来,传统纸媒顿成夕阳产业,于是她又尝试去学习新事物,最终和团队一起走出了一片新天地。

主线是这样,副线也是不难想象的:郑雨晴顾不了家了。婆婆生病后没有时间去看望,孩子交给了二霞,更要命的是,诚如她老公吕方成吐槽的那样,她把在报社一把手自己一人说了算的作风,从单位带到了家庭。大小家务事,从来不和吕方成商量就拍板决定了。吕方成失落、抑郁、落落寡欢,她正眼都懒得瞧,二人之间沟通为零,以至于误会越来越深,最后……离婚了。

女性只有否定自己的性别才能像男人一样成功,成功一定要以顾不上家庭,甚至失去家庭为代价,因为你既然把自己装扮成男人,就自然不能再以女性的身份获得家庭的地位——这可谓是一种花木兰式的困境。花木兰也没有结婚,谁知道花木兰的老公是谁?

六六在创作《女不强大天不容》时,曾经感到愤愤不平:“世界上男性领导人,形象一定是个有完美的家庭:有太太,有孩子,甚至还有狗。成功女性出台的形象都是单身的。”她还自嘲说:“以前像我们这样不单身的,成功以后都单身了。”环顾寰宇,还真是这样。半岛上的朴大妈,是这样;我们自己宝岛上的蔡小姐,也是这样。北美大陆上正冉冉升起的希拉里大娘,似乎是个例外,但考虑到上个世纪九十年代的白宫往事,谁知道大娘心里有多苦?

《女不强大天不容》:破解女性的“千年困境”


要么花木兰,强大的、成功的、和男人平等的甚至比男人更平等,但是是非女性的;要么秦香莲,女性的,但是是软弱的,被污染与被损害的,最低限度,也不被平等对待的。

无论怎样选择,都是痛苦,这可谓是女性的千年困境。从母系氏族社会为父系氏族社会取代以来,一直都是这样。

对女性来说,有没有这种可能:强大,但不必花木兰?

《女不强大天不容》还没有播完,我不知道六六是不是找到了答案。但从目前的剧情看,与其说是给出了答案,不如说提出了问题。

提出问题也是很不错的,我试着给出一种解释:从生产力决定生产关系,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的角度来看,在渔猎和耕种取代采集成为人类的主要生产方式之后,男性的劳动就成为生产力中最重要的因素。因此,全部的社会结构和文化等等,就必然是“男性的”,女性在其中,如果不安于结构给出的位置,就必然会产生种种不适应。换言之,“女性的千年困境”具有历史必然性。文化上的进步,比如女权主义、女性主义的兴起,可以缓解这种困境所带来的痛苦,但要真正打破这种困境,还有待于女性在生产力中真正成为和男性并驾齐驱的力量。

至于“我可以骚,你不能扰”,那当然是一种走火入魔,是追求平等的名义追求放纵,不值一提。

“女不强大天不容”表达了一种激愤,也是一种呼唤,但女性是不能通过把自己变成男性来解决自己的问题的,还是和男性一起推动社会进步吧!

 

2016/6/18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