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庐西酒徒
庐西酒徒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3,113,841
  • 关注人气:4,092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牛史·晚清篇》第三卷直捣黄龙1896—1911:扇你一巴掌(一)

(2020-09-08 07:05:12)
尝闻湖南双峰县一位朋友演讲,谓十年前世界妇女大会评选“中国百年八大女杰”,双峰占了四位,为秋瑾、唐群英、向警予与蔡畅,号称中国女杰之乡。(按,四人并非全是籍隶双峰,蔡是双峰县人,而秋是外省人,唐、向是外县人,殆因都嫁了双峰人,遂以双峰媳妇名义纳入范畴。)争夺名人归属,虽嫌夸张,可以理解,毕竟都是中国人。较诸之前安徽蚌端口(位于今蚌埠)第一中学在电子屏大书“热烈祝贺我校女婿荣获2014年诺贝尔化学奖”要正常多了。
四位女杰中,秋瑾名气大,向警予与蔡畅皆曾主持中国共产党的妇女工作,唐群英(1871—1937)年辈最高,不仅比向、蔡大一辈,更是曾国藩的堂弟媳(国藩谱名传豫,群英之夫传纲,都是传字辈)。她革命资历也最老,是第一位同盟会女会员。群英一生为伸张女权而奋斗,是民国时争取男女平权的女英雄,而最著名的事迹可能要数她打了宋教仁的耳光。
民国元年(1912年)八月二十五日,下午两点,同盟会联合诸党,改称国民党,在北京湖广会馆开成立大会。这本应是一个团结的大会、胜利的大会,却被群英搅了局。
前此,群英组建中华民国女子参政同盟会,极力主张在宪法中写入男女平权条款,谓《临时约法》第二章第五条既曰“中华民国人民一律平等”,复曰“无种族、阶级、宗教之区别”。那就是说,民国当时仍存在种族、阶级与宗教的不平等,须经立法铲除,然而,男女不平等亦属事实,为何不写进宪法?以此,群英向临时大总统孙中山上书,向各省都督打电报,并向参议院上书,要求约法第五条,或请删去“无种族、阶级、宗教之区别”一语,以为将来解释上捐除障碍,或即请于“种族、阶级、宗教”之间添入“男女”二字,以昭平允。二者唯择其一,“以重法律,以申女权”。然而,从南京到北京,过了几个月,此事毫无进展。原谓议员守旧,党员前卫,乃寄望于国民党在参议院力争,将男女平权写入宪法。哪知道,国民党的党纲竟也删除了男女平权的条文。于是,深感绝望的群英率同志大闹会场。
当日,她走上主席台质问代理理事长宋教仁,说,党纲删除男女平等一款,“实为蔑视女界”,你应代表国民党“向女界道歉,并于政纲中加入男女平权内容”。教仁沉默不语。群英大呼:“我湖南出此朽货。”随即冲过去,一手揪住教仁的头发,另一手“左右批其颊”。林森上前劝架,不及出声,立时也被甩了一记耳光。“全场大骇”,乱作一团,直至三点钟,孙文到会演讲,才渐渐平息。
挨耳光对教仁来说,已有经验。十三日,国民党筹备委员选举会上,即因党纲条款问题,女子参政同盟会会员沈佩贞痛斥教仁“甘心卖党”,会员王昌国则一边骂他“丧心病狂”,一边抽他。
明日,教仁言及此事,连说“晦气”,朋友则曰“此后宜大加提防”,因为“妇人打嘴巴,大不利市”;即此可见歧视妇女之一斑。难道挨了男人的嘴巴就不晦气吗?其实此事不过是党内实行民主而至于打骂,或辱斯文,却无伤大雅。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