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庐西酒徒
庐西酒徒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2,271,215
  • 关注人气:4,062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翔哥说|李先生的贵人、风水与学徒们

(2019-10-06 12:40:52)

来不及解释了,快上车老司机带带你

讲几个故事 :

01

银行

世道变混乱,是从李先生的“李氏力场”再也无法弹开超大风球开始的。

以前,“李氏力场”发威,超大风球都无法正面撞击香江,就算是正面撞击了,天文台都话这不够八号,大家还是得返工,得顶着风雨去上班,甚至风球过境,大树倾倒、交通瘫痪,上班族还是得翻过倒下的大树、趟过水坑返工。

只有返工,才交得起香江电灯的电费以及供得起楼,李先生才能源源不断赚到除“最后一个铜板”之外的所有钱。

李先生有今日的富贵,起步靠表妹庄氏。当年李先生一家为躲避战乱辗转到香江,寄居庄家,庄家是做手表生意,小李先生几岁的庄氏,没嫌贫爱富,帮表哥李先生改掉潮州乡下口音,教其英文,领其熟悉香江环境,最终拿着香江大学学士学位的庄氏,顶着父母压力下嫁其。在当年,不失为一段佳话。

庄氏系李先生的第一个贵人。但真正让李先生从香江众多枭雄里脱颖而出的,还是靠鬼佬沈弼(Michael Sandberg),时任HSBC大班,香江金融圈最大话事人。

当时,HSBC被尊称为“银行”,在香江,只要讲起“银行”,大家便知讲的是HSBC。香江是大不列颠在西太平洋地区殖民秩序的桥头堡,HSBC就是这颗桥头堡上的明珠,不但是发钞行,还掌控着殖民地的资金分配,是香港最大的抵押放贷者、房地产商最大的资金提供者。它站在谁这边,就意味着谁是赢家,谁有机会进入礼宾府的圈子

因为成功从当时香江第一大房地产公司置地那虎口夺食,李先生进入了沈弼的视野。当时香江经济高速发展,本土商界精英群雄并起,殖民当局需要将这些本土精英吸纳进统治秩序里,免得重蹈1967年的事件,可能沈弼觉得李先生是作为华人商界话事人的最佳人选,所以力撑李先生。

在没有竞标的情况下,他直接把洋行和记黄埔的控股权以一半的价格卖给李先生,并可以延期付款,扶持李先生取代包先生成为华界首席买办。

大不列颠殖民地的统治秩序是:当局代表女王掌控着土地供应,每年供多少土有计划;HSBC、渣打掌控着资金,给谁,大班以及小圈子讲了算。大班带你进入小圈子,就有机会拿地拿钱。

当时香江每个富豪要想成为亿万富翁就必须向殖民当局买“皇家土地”,买地的钱则要靠银行融资。新界虽然有大量农地,但要把农地转变成为商品房建设用地,还是要缴纳转换费,那也是一大笔钱,所以,只有与银行建立良好关系,才有机会拿地,不是这个圈子的小房地产商就会被排挤掉。最后,所谓的竞标,就是几个地产大佬的游戏,做做样子,最终一位得到了,然后去喝茶,瓜分利益,谈论下一块给谁,轮流揾钱。

虽然大亨们也有斗得厉害的时候,谁也不服谁。但殖民当局看来,大亨们尽管又斗又合,我只要卖地,预算平衡,让华界买办轮流坐庄的办法简单粗暴,维护成本低,也没人敢挑战殖民秩序,给他们一个勋章和绅士头衔,就自觉身为不列颠的一份子倍感荣耀了。李先生就是最合适的人选,他眼里只有钱,没有其他想法,发家靠HSBC,就坚定跟着走。李生对HSBC的回报是,把所有的商业事务都通过HSBC来进行。

HSBC全力支持李生的发展,并且加快吸纳华界大商人当非执行董事,后来,李先生就成包先生之后又一位HSBC的非执行副董事长。在当时HSBC股权高度分散的情况下,李生可谓是香江金融的华界一哥了。

做地产生意,要做大,就需要进入顶级小圈子,需要一间银行,如果没能控股一家银行,那就要成为最大银行的手套。只要土地还是限时限量供给,土地就是最好的融资标的物,相当于钱的等价物,两者互为彼此,同银行关系好,资金更便宜,利润就更高。

这是李先生以及一帮城中富豪最明白的。

所以,在97之前,香江四分之三新建住宅是由前十大开发商提供,其中55%是前四大开发商,前四大的总利润相当于后面13家开发商的利润总和,地产商的最低的收益是77%,最高的是364% 。至于买楼的普通人,名义上交纳的税率很低,但买房的价格很高,当时的贷款利率也不低,再加上物业管理费,承受着当时世界最高的房价,辛苦一生的钱,都归了卖地的殖民当局、地产商以及银行。

而殖民当局能限时限量卖地,原因是土地都是“皇家土地”,不卖那么多,是为了“保护环境,让山上有野猪跑野鸡飞”,新界的农地要变商品房用地,就需要缴纳转换费,保护农田和农民利益。

是不是觉得眼不眼熟?眼熟就对了,因为都是学香江的。连卖楼花、公摊面积都是香江城中富豪们教的。

当然,虽然沈弼对李生偏爱,也不妨碍他与城中其他富豪的关系,跟新世界的郑叔关系也很好。作为英国人,沈弼最清楚,他不是大富大贵家族出生,英资洋行的家族们不会真心实意记得他的好,只有扶持华界大亨,他作为鬼佬,才能在幕后操控一切,不让一家独大挑战其权威,毕竟华界大亨的前途命运都是他说了算。反过来,地产大亨们力撑沈弼和HSBC,也巩固了其在南洋乃至西太地区的金融地位和影响力。

甚至,华商在HSBC的支持下,逐渐接盘殖民者退出的垄断行业,免得到时候整体移交,也是对各方利益最好的处理办法。所以,李生不但有地,还有港口码头、零售、电力、隧道,香江人的衣食住行,都离不开他。

1986年,沈弼退休回英国时,李先生在希尔顿酒店当场送他一尊1米高的新HSBC总部的纯金复制品,李先生如此高调的“示爱”,让嘉宾们都惊讶不已,要知,其一直说自己节俭,一只普通手表戴了几十年。

02

风水

3年之后,1989年12月31日夜,李先生携庄氏出席在君悦酒店举行的迎新年宴会,当时高朋满座,首富伉俪熠熠生辉。但谁也没想到,第二日,庄氏在家中猝死,享年58岁。

李家对外话,庄氏是心脏病发作。当时城中有不同的说法,都被李家一一否认。但李家二公子此后多年都不愿与李生说话,并想自立门户。另一个有趣的故事是,李生在庄氏的母校盖了一栋以她名字命名的大楼,对外讲是为了纪念她。

庄氏母校依山而建,那栋楼是交通枢纽,按道理讲,既然是纪念楼,就应该温馨典雅落落大方,但奇怪的是,那栋楼的形状和格局却非常离奇。不但楼前喷水池不讲路数,三柱水流,从高空俯视,整栋也形似不可言说之物。楼里上下通道不能直通到底,各种落差和大角度转弯,扶梯也是一段段分开,扶梯扶手采用柳州运来的木头,上落楼颇有顿挫感。这栋楼的厕所也很讲究,不似其他楼的是平地,而是要上三个小台阶;女厕所的镜子是全身镜而不是半身镜。

在后生仔的传闻里,楼梯的设计是为了让坐轮椅的不能方便上落,而镜子是为了让人看到身后有没有坐着轮椅的,整栋楼的形状和装饰,是为了让坐轮椅的困在这里。巧的是,庄氏晚年偶有行动不便,有时需要坐轮椅。

李生一生笃信男丁和风水,为何捐赠了这么一座风水局的楼,也是让人匪夷所思。可能,有钱人的追思与普通人不同吧。

后来,李生又出资15亿修建慈山寺,不但大佛镀金,筑世界第二高的青铜观音像,还修建了一座据称足可抗御炸弹和子弹攻击的私人禅修室,仅供李生一人用。

至于李生在禅修室对着神像讲了什么,就无人得知了。

当然,李生念旧,多年的红颜知己也并不扶正。

03

学徒

正如前文所言,内地的地产生意学的是香江,毕竟同文同种,不但生意手段、小圈子,连傍银行、讲风水、老婆带起家又有红颜知己,统统一一到位。

有内地地产大佬话自己发家全靠眼光独到,发现玉米生意有赚头,自诩眼光高明赚到第一桶金,可当时能从铁老大那里搞到车皮是很难的,如果不是其父是铁路系统出身,其又怎么知道门路?至于送礼人不收,一生不行贿,其岳父在大粤的地位,又有谁敢收下那两条烟?

当然,内地大佬要更有情,岳丈身故后,红颜知己终扶正。

也有无法扶正红颜知己的。正室毕竟投行出身,帮助其建立了地产帝国,纵使强势,西北小地方出身的大佬也知厉害,最后抱头痛哭让出股权重归于好,也不失为一段佳话。谁更旺夫,大佬心里很清楚。

所有地产商都明白,要做地产生意,离不开金融的支持,而内地的金融大抵都是国姓,所谓的民营金融大佬,所依靠的不过是掏空几家城商行通过复杂的金控体系掏出钱来而已。

聪明的地产大佬就会绑定大行,单是一家大行乃至大行的分行就足以帮助其支撑其庞大的地产帝国。曾经倒卖玉米的那家,跟某行小渔村分行就水乳交融,不分彼此,互派干部挂职;去年在大洋彼岸治病的女强人地产商,是东城大行的座上宾,该行从不吝于鼎力相助;王首富的起家得亏某行辽分董行的鼎力相助,董行调任粤发行,粤发行也大力支持王首富,不料险资入主,董行挂冠而去,王首富立马大收缩。

从宏观大逻辑上看,地产当然是随着调控指挥棒起舞,但从小逻辑来看,谁家能在潮起潮落中立于不败之地,就看背后站着哪位金融巨子。大家都看得明白,没有沈弼和HSBC,就没有李先生今日,而他们都想找到自己的沈弼。

前些年,有很多地方的地产商奔走京沪,就是想找一棵金融大树,以入伙为荣。但跟李先生的修养不同,有的人自以为进入了圈子就暴露出暴发户的本性,喝多了就不着五六,指着在场的白富美吆喝,“2000万睡你一晚够不够?”人家哥哥当场翻脸要加价买人抽他。不欢而散。

也有表面上说自己不缺钱的大佬,获得了前东家以及几家的授信后,就大骂去年资金紧张都是那些“小机构”不负责任传小道消息害得其被抽贷的。被其斥责为“小机构”的人士听到了说,那么牛逼,怎么曾经一天来三波同公司不同部门的人跑来跪求融资?

靠跪求终究是不行,跑去跟人锄大地拿救命钱也不是长久之计,所以有大佬就入股城商行,能做到金融-地产联动当然最好不过,哪怕监管不放,让城商行代销供应链金融产品也是一条路。

曾经地产商都号称要打造自己的金控平台,买银行买保险做互联网金融,将来一手抓地一手抓钱,好不奇妙。

只是,内地终究不是香江,香江的毛病被看得越清,就越是不能滑落到那一步,最终想大做特做金融的地产大佬们纷纷被收手,赶紧去扶贫。

房子是用来住的,不是用来囤的,老百姓是想要有自己的房的。大佬说,买房是中国几千年的文化传统,改变不了。所以,香江的一幕幕,终于成为内地反思的一环环。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