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叶浅韵
叶浅韵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22,244
  • 关注人气:28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甜在西泽山水间(刊2018年1月13日《中国国土资源报》)

(2018-01-25 10:28:35)
标签:

散文

        甜在西泽山水间(刊2018年1月13日《中国国土资源报》)


       故乡西泽是乌蒙山中的一个小镇,隶属云腿之乡—— 宣威市。因其山明水美,素有“ 城市后花园”的美誉。西泽环境清幽静谧,人们世代以农耕为业,举目四眺,五座山峰挺拔而立,有狮子下山之态。石城河从北而来,戈平河从西而入,且不说三台洞和仙人洞中流出的清澈小河,它们蜿蜒流过村庄,惠及百姓数里。水,是西泽人心中最自然的流淌,所到之处,有河有流,有水有鱼。


       西泽盛产美女,“ 河水清清处,美人丛丛生。”西泽的美女们大多生长在河两岸的村子里,从大龙潭到吴家湾,再到石城河的戈平河,每条河流的都有不同美女的传说。不能用艳压群芳、花中之魁来形容她们,我更觉得她们就像西子在河边浣纱,虽着素衣,却难掩仙容。


      依山傍水间,大片大片的竹林生长在村子周围,风吹过,沙啦啦作响,像是黑夜被谁温柔地抚过。朝有鸟雀们欢呼的声音,暮有夕阳炊烟的陪伴。人们在宛如诗画的田园之间劳作,在河里打捞生活的浪花,在山中寻觅生活的烟火。当然也在房前屋后的竹林里,编织一天一年的日子。


        西泽的美人是甜蜜蜜的,白糖是甜蜜蜜的,柿花也是甜蜜蜜的。甜蜜,是人们对生活最美好的向往。西泽人自家地里生产的玉米和大麦,经过许多道复杂工艺,最后变成了白糖。白糖是普通的叫法,它有个好听的学名,叫丁丁糖。“ 丁丁糖,吃了不想娘!”在物质贫乏的年代,这种舌尖上的甜味,对孩子们有极大的诱惑。只要听见外面的吆喝声,就忍不住想尽办法得到那种甜蜜。西泽人背着熬制好的白糖,翻山越岭,走村串户,他们叫“ 换白糖”。这种小生意如今依然是当地许多家庭经济收入的重要来源。他们用白糖制成各种副食产品:凤尾花糖,核桃糖,花生糖等……更有一种丝窝糖,用白糖扯成丝,配上豆末粉,入口即化,香甜美味。


       西泽还盛产柿子,柿子被西泽人固执地称为“柿花”。柿树星星一般遍布村子周围,竹林旁,青瓦上,旁生纵长,夏天成荫,冬来成花。西泽的柿花每个季节都有不同的美,春天枝头满花;秋色渐深时,枝头上的柿子渐渐黄了,叶子也变得五彩斑斓,一阵秋风秋雨之后,满地缤纷。许是因为枝头上的叶子落尽了,柿子便一团团、一簇簇地挂在枝头,像极了满树开放的花朵。所以西泽人便固执地称它们“ 柿花”,叫了多少代人。其实真正的柿花盛开时,很低调地藏在叶子下面,细细碎碎,毫不起眼。若不是蜜蜂们的光临,人们很少去注目这微小的存在。


      一树一树的花,一树一树的馋,是冬日西泽最醒目的美。刚采摘下来的柿子,是生涩的,咬上一口,像被谁绑架了嘴巴。西泽人捡个晴好的天气,开始做柿饼。去了皮的柿花被放在簸箕里,像姑娘们绣在鞋子上的针脚,一个挨着一个。或是被串在绳子上,一串一串地挂上去,像算盘上的珠子,这是西泽人在算计生活的甜蜜。晒了几天后,要用手把它们捏扁。晒干了的柿子,会上一层薄薄的盐霜,白花花的一层,而半干的柿花却是最美味的,没有柿饼的干硬,又多了熟柿子的嚼头,甜得恰到好处。


       到了冬天,许多地方都萧索寂寥了,像是西泽的秋天才来临,五彩斑斓的树叶开始炫起美来。沿着戈平河一直走,河水缓缓地流,悠悠慢慢地走。满山的红、黄、绿迎风招展,有种乱花迷人眼的感觉。清澈的河水在唱歌,鸟啼鸡鸣处,一堆堆的草,正在演练沙场的兵变。炊烟袅袅的屋檐下,是生活的烟火,一个个小村子的秩序,错落有致,丰收与喜悦,都挂在屋檐底下。


       从我奶奶的奶奶,到我奶奶,她们仿若西泽的代言人,数十年间,总在特定的日子走进寺庙,燃起对生活新的希望。多少年了,风雨飘摇的楼阁亭台里,依旧保存着西泽人的信仰。从一副人情练达的对联,到一首脍炙人口的小诗,隐藏着天地间浩缈的智慧。梵音袅袅处,透过闪闪的烛光,看到一颗颗澄明通透的心。存着恭敬,刻着慈悲。


         这美丽乡村的缩影,幸运地投射在我的故乡。所以,每当我深切想念故乡的时候,便成了一个美丽的幽梦,小轩窗外,一夜忽还乡。我喜欢在河堤上,在古树下,听风呢喃,看落叶起舞。清影在心间,幻化成云霄上的一片羽毛,感恩落花逝去时,还可以拥白云入怀,看秋色烂漫。冬日的阳光正好,暖暖地照在身上,不去想一杯咖啡的滋味,不去念一个等不来的旧人,故乡的西泽,日子就是这眼前看到的景色,一切,都刚刚好。


      无论我走到哪里,故乡的风景,永远是一曲吹不厌的笛声。闭上眼睛,西泽的山山水水,就像一幅徐徐打开的画卷,可圈可点的地方太多太多。我简陋的笔触所能抵达的,只是一些弯弯曲曲的意向,还有许多清幽的琴弦,等着我一次次回想她,亲近她,爱她,写她……

甜在西泽山水间(刊2018年1月13日《中国国土资源报》)
甜在西泽山水间(刊2018年1月13日《中国国土资源报》)
甜在西泽山水间(刊2018年1月13日《中国国土资源报》)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