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陈绍霞
陈绍霞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896,892
  • 关注人气:2,596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证监会换帅市场严监管方向应坚持

(2019-02-10 17:17:11)
标签:

财经

股票

分类: 政策建议

本文发表于《证券市场红周刊》

传闻已久的证监会换帅消息在126这个周末的午后得到证实,成为近期证券市场最大的新闻,刘士余卸任证监会主席,易会满接任。从几大财经网站投资者的反应来看,对于以严监管著称的刘士余的离任,投资人大多报以一片欢呼之声,这让我想起了15年前证监会副主席史美伦卸任的情形。

史美伦当年也曾掀起证券市场的监管风暴,最终黯然离开,印象中,史美伦离任之际,市场也是一片欢呼,但市场最终一地鸡毛。

200112月,与史美伦同样来自香港的时任中国证监会首席顾问梁定邦在公开演讲中痛斥当时的A股市场是一个“黑庄运作的病态市场”,他说:“为什么中国股民都认为上市公司普遍做假帐却仍热衷于炒作绩差股和ST族呢,这是因为中国资本市场已形成一套建立在黑幕之上的游戏规则。参与者都认为只有参与此游戏规则之中才能赚钱。但是这种靠黑庄运作的病态中国资本市场如不加以规范,实现质变,中国资本市场将是没有希望的。”梁定邦认为,应尽快去除资本市场的病菌,并输入新鲜血液,使其具有抗病毒能力,但这种过程将非常艰难。

史美伦当年面对的就是这样一个乱象丛生的病态的市场,20013月至20049月史美伦任中国证监会副主席,在三年多的任职期间,史美伦在中国证券市场掀起了史无前例的监管风暴,先后查处了亿安科技案、中科创业案、银广夏案等,树立了铁腕治市的市场形象。但任期内股市的节节下跌,让她遭受到来自市场各方的非议。最让她难堪的是,由于市场的下跌,她所要致力于保护的中小投资者,却对她充满抱怨和指责,最终她选择了离开。史美伦的离任被认为是市场监管思路的重大转变,即从先监管再发展转变为边发展边监管

史美伦任职期间面临的是一个千股千庄、黑庄横行的时代,一方面,大量上市公司沦为大股东的提款机、被大股东掏空,大股东非法占用上市公司资金、上市公司违规为关联方担保,另一方面,二级市场上庄股横行,一些上市公司财报造假,配合二级市场机构做庄。

刘士余于2016年初的股灾之后出任证监会主席,刘士余履新之际的A股市场几乎是十几年前股市的翻版,股市乱象丛生,大股东非法占用上市公司资金问题、上市公司违规担保问题、财务报表造假问题,机构做庄、股价操纵问题、内幕交易问题,2000年前后的股市的所有问题几乎都在2013年以来的A股市场暴露无遗。

较之于2001年初的那一轮庄股时代,2013年以来的新庄股时代股市的疯狂炒作有过之而无不及。2001年初那一轮牛市行情中,亿安科技是唯一收盘价站到100元之上的股票,而2015年上半年A股市场百元以上个股比比皆是,一大批股票在短短数月内股价出现5倍、甚至10倍以上的涨幅。小盘股的疯狂炒作,使其股价与公司基本面严重背离,以创业板为代表的小盘股的估值水平远高于2001年牛市时的估值水平。

近期笔者为《证券市场红周刊》撰文《中国股市为何重蹈十几年前熊市的覆辙?》,分析比较发现,20156-2018年底之间的市场走势及运行逻辑与20016-20056月间的市场表现出惊人的相似性:

20016月上证指数2245点见顶,经历了近两年的调整后,2003年下半年至20041季度A股市场掀起一轮大盘股行情。2004年二季度-2005年二季度上证综指季线出现五连阴的走势,最低跌至998点,最大跌幅55.6%,历时四年。

20156月上证指数5178点见顶,经历了近一年半的调整后,2017A股市场掀起一轮大盘蓝筹股行情。2017年四季度至2018年四季度,上证指数出现了连续五个季度下跌,最低跌至2440点,最大跌幅52.9%,历时三年半。

其共同特征是,在行情见顶前市场都出现了庄股横行、股价严重脱离基本面的疯狂炒作乱象,小盘股几乎都沦为庄股。然而,机构坐庄拉抬股价疯狂上涨的人造牛市不会持久,暴涨暴跌、牛短熊长成为A股市场长期以来挥之不去的梦靥。在市场资金面偏紧的背景下,一大批庄股资金链断裂,庄股纷纷出现了崩盘式杀跌。

与上一轮庄股时代相类似,在庄股疯狂推升股价的背后,是各类资金通过融资渠道源源不断流入股市;十几年前德隆系通过其旗下控制的多家券商、信托公司拆借资金高达数百亿元。与十多年前相比,当前市场融资工具更为丰富,既有场内合法的券商融资、股票质押融资、收益互换,也有处于灰色地带的场外配资,以及票据融资等,因此股市资金杠杆较当年更高,这也是20156月市场见顶后下跌更为激烈、股灾频发的一大原因。

2015A股市场见顶以来,市场股灾频发,熊气弥漫,其根本原因与2001-2005年的市场是相同的。一方面,二级市场庄股横行、操纵股价,青岛市中院的判决书显示,仅私募大佬徐翔控制的一家私募基金泽熙投资就涉及与十三家上市公司董事长或实际控制人合谋操纵上市公司股价。众多上市公司大股东与类似泽熙投资这样的机构联手、打着市值管理的旗号在二级市场联手坐庄、操纵股价,以实现高价减持。

如今,一些股票的价格较2015年的高点已下跌90%以上,但大小非股东和高管却在持续减持,说明这些股票当初的股价严重虚高,典型的如全通教育,其股价在20155月曾创下467元的天价,如今股价下跌90%多后,大小非仍然在减持。

另一方面,一些上市公司被大股东恶意掏空,公司基本面严重恶化,甚至丧失持续经营能力:ST保千里借壳上市时虚增巨额资产,成功借壳后实控人庄敏通过对外投资等方式侵占上市公司资金67亿元,公司已严重资不抵债;ST华泽被大股东长期占用资金十多亿元、连续三年亏损,濒临退市边缘;近期康得新公告,未能如期兑付到期的10亿元短期融资券,而其18年三季报显示账面货币资金余额150多亿元,引发市场质疑,康得新随后发布公告,承认被大股东占用巨额资金。近年来A股市场上市公司这类丑闻频频曝光。

一方面,二级市场机构做庄操纵股价、价格虚高,另一方面,一些上市公司被大股东恶意掏空、财务状况恶化。股价持续下跌,市场熊气弥漫,实际上是一个股价向基本面回归的过程。造成这种状况的原因是股市监管缺位,长期以来市场疏于监管,是股市乱象丛生的根本原因。如果当年史美伦推动的监管风暴能持续下去,形成常态化的监管机制,那么,在经过一段时期的阵痛期之后,市场的乱象消除,2013年以来的股市就不会重蹈十多年前股市的覆辙,2015年以来的股市走势也就不会重现2001-2005年的漫漫熊市。

2015年以来A股市场走势疲弱,根本原因是长期以来市场疏于监管、积累了大量的问题所致。在市场上涨过程中,上市公司的问题被掩盖,2015年股灾爆发、在随后持续几年的下跌过程中,问题不断暴露。2015年以来中国股市走势疲弱不堪,不是因为监管太严,而是因为监管不足。

刘士余上任伊始提出依法监管、从严监管、全面监管的思路,在近三年的时间里在股票市场掀起监管风暴。如今,刘士余卸任证监会主席一职,笔者认为,其任内严监管的方向不应改变。如果说有什么需要改变的话,那就是监管还应进一步加强:一方面,面对上市公司各类违法违规行为,应推出集体诉讼制度,方便广大中小投资者维权,切实保护广大中小投资者合法权益;另一方面,应加大对违法违规行为的处罚力度,当前广受市场各界诟病的一点是,对上市公司违法行为罚款上限仅为60万元,违法成本远低于违法收益,对上市公司造假等违法行为不足以形成震慑,实际上是鼓励造假。对于各类违法违规行为,应该实施常态化监管,无论是上市公司操纵利润行为,还是二级市场上机构坐庄、操纵股价行为,管理层都应依法查处、实施零容忍,切实做到执法必严、违法必究,维护公开、公平、公正的“三公”原则,给投资者一个更加规范、透明的市场。唯有严刑峻法,A股市场才能长治久安。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