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朱镕基在中南海的十二年说过什么

2013-08-20 10:53:45评论

 

朱镕基在中南海的十二年说过什么

这些是他从副总理到总理一路走来的个性发言。

港股暴跌,他亲自“救市”   

这一年香港金融市场发生动荡,时任国务院副总理朱镕基夜不能寐。

这几个月我们做了一些工作,香港报纸评论说是下了“十二道金牌”。我们撤掉了两个银行的行长,因为他们拿信贷资金炒股票。我们在《人民日报》发表了几篇文章,目的就是提醒股民现在股市过热,风险很大,但毫无效果。

香港报纸说,股民只看到“九七”香港回归的利好消息,别的不管了,无论怎么警告,他们都无动于衷。这样发展下去不得了。

这时候,我们不能不讲话了,于是发表了一篇《人民日报》特约评论员文章(指1996l216日《人民日报》发表的特约评论员文章《正确认识当前股票市场》),是让中国证监会同志起草的……

我们认为《人民日报》这篇特约评论员文章发表得正是时候。当然,我们估计这篇文章一登,股市也可能全面崩溃,一落到底,那也是不好办的事。

因此,我们在此之前先建立了个涨跌停板制度,这是国际惯例,但并不是现在每个国家都有。是什么意思昵?就是股票一天上涨或下跌的幅度不能超过10%,现在看来,这个制度提前建立是有好处的,要不然这个星期一就是“黑色星期一”,一垮到底了。当时,没有想到这篇《人民日报》特约评论员文章的作用有这么大。“十二道金牌”股民都不理呀!

这篇文章一登出,星期一早上一开盘,股票一下全部下跌10%。要是没有这个10%的限制,就全部掉到底了,这种情况我们预料到了。但是我们也考虑到,炒股的很多是新股民,拿的是退休金、保命钱炒股票,这样一下子化为灰烬,也不太好。因此,我们决定在星期一的晚上中央电视台《新闻联播》上发表中国证监会发言人的谈话,做了些解释工作。

我们发现所有的外国评论,还有香港报纸的评论都是正面的,认为中国政府的做法用心良苦,无可厚非,不可求全责备,采取这个措施是必要的。

第一天跌百分之九点几,第二天又跌了百分之九点几,但成交额第一天是20亿元,第二天就达到80亿元。成交额上去了,我们就放心了。既有人抛,也有人接,还有人进来。第三天的情况就更好了,股市反弹了,成交额是180亿元。直到第三天晚上,我才睡着觉。以后几天,股市有升有降。我估计问题不大,有惊无险。今后股市再涨、再跌,不能怪我,我已经把股市的风险讲得清清楚楚,你赚钱不告诉我,赔钱来找我,这有道理吗?现在外边又在谣传,政府会托市。

赴任总理时,他在关注什么   

他在履新后的第一次国务院会议上,就提出国务院领导之间要多沟通。

谈气量:那些敢于使我下不来台的人,我会重用他

你们可以得罪我。我这个人气量不大,很容易发脾气,你要跟我辩论,我可能当场就会面红耳赤。所以,我记住了这句话:“有容乃大,无欲则刚。”你没有贪欲,你就刚强,什么也不怕。这是我的座右铭。虽然我的气量不大,但是我从不整人,从不记仇,这是事实可以证明的。相反的,对于那些敢于提意见的人,敢于当面反对、使我下不来台的人,我会重用他。

……

所以,请同志们对我放心。我当时可能会跟你们发脾气,跟你们争,甚至说一些很难听的话,因为“江山易改,本性难移”,我不是不愿意改,而是改不了了。但是,我这辈子只是被人整,从来没整过人。所以,我们都要变成这样的人,不仅敢于得罪像我们这样的领导,还要敢于得罪下面的人。不然,国家纪纲是树立不起来的。我对你们高度信任,我不担心你们打击报复,我担心你们不敢得罪人。

你们首先要敢于得罪我们,其次要敢于得罪你们管的人,要把他们管起来。有些部门,处长在那里做主,地方的省长、市长来看他,他对人家连眼皮都不抬一下,这样做不好。

国家计委就存在这种现象,地方有很强烈的反映。一个小姑娘坐在那里,地方的同志跑到她跟前去汇报,不但不让人家坐,而且连眼皮都不抬。变成“处长专政”,那还得了?

 

谈团结:国务院领导同志之间会不会有矛盾、不团结?

国务院领导同志之间会不会有矛盾、不团结?大家不要担心,没有!在大的问题上,我们是完全一致的,你们不要有任何顾虑。我们都是坦诚相见、畅所欲言,国务院一定会发扬民主,虚心听取大家的意见。

我们现在建立了一种制度,停办国务院办公厅《昨日情况》刊物,改登国务院领导同志每天的批示,争取国务院领导同志的批示在两天内登出,这样,国务院领导同志之间随时可以沟通情况。

现在,我对其他几位副总理的工作不是很清楚,清楚一点的就是财政和金融工作,就是这些有的也不是很了解。

今后要解决这个问题,国务院领导同志之间每天要了解彼此的工作情况,并且尽量使我们对外的意见保持一致,以免使下面难以工作。

请大家大胆工作,你们都是党经过慎重考虑选拔到领导岗位上来的,我们信任并支持你们。同时,也请你们监督我们,不要有任何顾忌。自觉接受同志们的监督,这一点我一定能做到。

打击走私:江主席都说他可以查,什么人不能查    

这一年,江泽民坚决反对走私活动,要求军队必须停止一切经商行为。一年后,厦门远华案浮出水面。

军队怎么能自己去捞钱呢?

同志们,江泽民主席已经下了命令,这也是江主席在全国打击走私工作会议召开前几天几夜的考虑。他给我打电话讲,军队不许经商办企业,切断这个经济来源,就吃“皇粮”嘛。“养兵千日,用在一朝”啊,军队怎么能自己去捞钱呢?其实,这些钱也根本没有到军队口袋里,而是被那些混账王八蛋中饱私囊了。所以,同志们,江主席下了最大的决心,这个决心非常伟大。在他给我打电话时,我就表态,我不惜一切拥护你这个决定!我认为这个决定是有历史意义的。一律脱钩!全部接收!现在一定要在年底这个限期内完成任务,国务院系统、各级政府都得接收。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不接收怎么办呢?你不接收,军队脱得了钩吗?接收以后一定要清理……

 

我是你们的后台,江主席是我的后台

不管什么有特殊背景的人,不管是谁,我们都不怕,头可断,血可流,原则不能丢!我跟钱冠林(时任海关总署署长)同志讲过,你给我狠狠地打击走私,谁再讲情,就曝谁的光。江主席讲过,我有问题,你来查我。江主席都说可以查他,什么人不能查?为什么不能查?我跟吴仪同志、钱冠林同志讲过,我是你们的后台,江主席是我的后台。你们不要害怕,不要怕打击报复。有什么担待不了的?我全都给你们担待,大不了我下台。不要怕,同志们!

海关的的缉私装备必须现代化。在7月份的全国打私工作会议上,我就对钱冠林(时任海关总署署长)同志说,你要航空母舰我做不出来,但驱逐舰有的是,鱼雷快艇有的是,你嫌它们速度不够,,还可以改装。现在国防工业正好任务不饱满,他们一听说要加强缉私装备,高兴得很,他们可以得到订货呀。

批评国办人员工作作风    

他在一年半内就某事做了十次批示,依然是“贯彻不了”。

就是有些人凭自己的想法办事,管你是总理讲的还是副总理讲的

最近我在批评一件事,这件事实际上也反映了国务院一些部门的作风。19979月,我和当时的冶金部负责同志商量要“以产顶进”。从那次说了以后,我在一年半之内做了差不多十次批示,到现在还没有落实。因此那天开总理办公会议,我做了非常严厉的批评。可到现在也还是没有结果,认识还没完全统一。一件明明是非常正确的事情,一年半也办不动,批示了十次之多也贯彻不了,我感到国务院的工作效率太差了。就这件事情你问哪一位领导都说正确,可就是不办。为什么?就是有些人凭自己的想法办事,管你是总理讲的还是副总理讲的,他都不当一回事,随随便便就给你否了或者是给你拖延。这么下去怎么得了!我一想到这件事就非常痛心。如果这样搞下去,五年一晃就过去了,我们给老百姓办不了几件事情。这件事情说明,所有好的思想、好的思路、好的政策都会在官僚主义中被埋葬,这太可悲了。

你批得越长越没人看,不超过50个字,我有这个经验

本届政府为了做好工作,办了《昨日要情》,下发国务院各部门。你们能看到吗?要给大家看,怕什么?你们不掌握领导的意图,怎么办事?

问题是不要传播得很广。每一个业务工作人员都要看,看了以后才能知道我们在想些什么。我们作批示的时候脑子里也在构思,尽量少说废话。你批得越长越没人看,不超过50个字,我有这个经验。所以,我们批的东西往往比较简略,而且有操作性,你们就按照我们批示的去做。

也可能有的人不看,他们不看你们帮我们看,你们看了以后帮我们下去贯彻,给他们讲一讲总理、副总理都批示了,要怎么做。所以,希望你们以后多抓这些事。

 今天我又看到一个文件,看了一下附件,我至少批过四次,算起来也有半年多的时间了,有关部门就是不办。现在说办了,结果拿来一看,他们的报告我还是看不懂,还要我表示同意。

我还没有看懂,怎么表示同意呢?你们说把不同意见反映上来让我作决定,可不同意见是什么呢?你们惜墨如金啊,连我这个懂业务的人都看不懂,谁还看得懂?实际上这个文件根本不解决问题,让我批也没什么用,我再批十次,问题也解决不了。

 总之,我觉得你们的工作非常重要,你们多费一点脑筋,我们就少操一点心。你们的工作做得好,就为各部门树立了好的榜样。所以,同志们,你们的工作是非常重要的。我再一次代表国务院领导同志对你们付出的辛勤劳动表示衷心的感谢!

 

入世舌战:难道你就不能尊重我一下  

这是中国入世前,中美双方在北京最高层级的“讨价还价”。

以下为19991113日、15日朱镕基会见美国贸易代表巴尔舍夫斯基等时的谈话。在15日的谈话中,双方最终达成了中美关于中国加入世界贸易组织的协议。

巴尔舍夫斯基:希望你理解,先把丑话讲在前面。你记得关于分销的410日的文字我们是有保留的,是写在方括号里的,因为我们知道产业界是不会满意的。当时,我们要求允许百分之百的独资子公司从事音像和分销。今天在谈判中我们已经表明,我们不要求独资子公司,只要求51%的股权。

朱镕基:我讲得很清楚了,合资企业股比50%,不排除控股的可能性,但不能写成文字。

巴尔舍夫斯基:关于寿险,我们想商量写一段文字,反映我们对持股50%的合资企业具有管理控制权的可能性。

朱镕基:无论如何不能写成文字,写上那就成了一个笑话,但实际上可以有这种做法。

巴尔舍夫斯基:寿险也不谈管理控制权?

朱镕基:一定不能写进去,要写进去,我无法向中国人民交代。具体的东西是不是就不要写了,让中国自己来定。

巴尔舍夫斯基:关于保险、电信取消地域限制的问题,石部长和我同意加快取消地域限制,这在我们放弃了管理控制权以后尤为重要。

朱镕基:可以,但不要写明,具体地点由中国政府决定。何必写得那么具体呢?

巴尔舍夫斯基:我不得不说,这是从410日单子的又一个后退,我不能同意这个。

朱镕基:如核实是我们承诺过的,我们不会收回。增值电信和寻呼的股比是50%,不能写上管理控制权……

朱镕基:补充一句,关于取消化肥专营权的问题,你们410日的单子里没有,这次是不是不坚持了?

巴尔舍夫斯基:这是个大问题!我理解不是额外的要求。

朱镕基:你们410日的单子里没有嘛!

巴尔舍夫斯基:这会失去美国整个化工行业的支持。虽然不了解细节,但是我知道我们将失去整个化工业,我不能这样做!我不能这样做!

朱镕基:取消不取消专营要看以后,专营是现行体制的结果,在现行体制改变之前,我们就要保留。这与中国以后成为市场经济国家是一样的。粮食专营,但也同样从美国进口粮食,而且得到了美国农业界的支持。难道化肥的重要性比粮食还大?

巴尔舍夫斯基:这是个非常大的产业,与粮食的政治影响力一样大,情况就是如此。

朱镕基:反倾销条款也是一个非常非常大的问题,我这样尊重克林顿总统,难道你就不能尊重我一下?

巴尔舍夫斯基:我们已经把音像给了你们!

朱镕基:我们已经把农业给了你们!

巴尔舍夫斯基:我坐在这里,真是不知所措。我们的人要讨论一下,否则无法作出这个承诺。

朱镕基:请你们考虑,专营不止是一个化肥,还有其他七种,化肥并不比其他七种更重要。大家都应向前看,中国不可能承诺取消专营。

说子女情况:他们都是靠自己洗盘子来求学     

这一年6月朱镕基应邀在清华大学作演讲,主动谈到自己的子女。

清华给人们一种传统,使你总是要向上……像我们电机系这一个班就出了三个院士。我不是学得好的,但是我也没有布什总统的那种幽默。小布什不是耶鲁大学毕业的吗?他到耶鲁大学发表讲话,他说:“我对那些学习好的同学表示祝贺,学习不好的同学也不要着急,学习不好也可以当总统。切尼副总统也是耶鲁毕业的,但他只念了一半,因此他只能当副总统。”我今天绝不是跑到这里来说我学习并不好,但我也能当总理,我没有这个幽默感。我的意思就是说,为人比为学还要重要……

我的女儿是1954年出生的,儿子是1958年出生的。在“文化大革命”的时候,他们承受了很大的压力,我自己想到这个事情心里就很难受,但是我对他们的要求始终是很严格的。

我记得很清楚,我的儿子还只有十来岁的时候,他要在我们阳台上种菜,有一天,就捡了一块破破烂烂的油毡子放在阳台上,准备搁了土就可以种菜了。我一看见就跟他说,我们再穷也不能拿别人的东西,随手就打了他一个耳光。

这是我生平第一次打他,也是最后一次打他。他跟我讲,他没有拿别人的东西,这块破油毡子是从垃圾堆里捡回来的。我当时很后悔打了他,但是也许是因为有点父亲的架子放不下来,我说:“那好,我不应该打你,但是我们要把这块油毡子送回去,不管它是别人的还是垃圾堆里的。”我就陪着他,把这块油毡子扔回垃圾堆上。想起这件事,我心里就很难过。不过我很高兴,他们虽然没有到清华来读书,但是继承了清华的精神。

我的女儿和儿子都曾经在国外读书,他们读书的时候,我已经做了上海市市长、副总理,但是从来没有一个外国人知道他们的爸爸是中国的市长、副总理。

“我现在最担心的是经济过热,我已经担心一年了。我不会公开地讲这个问题,我只在领导层来讲这个问题……”

他们都是靠自己洗盘子、在学校劳动来求学,现在都学成回来了。

 “你们只了解中国三件事:人权、西藏、法轮功”        

国际社会一直对某些中国事务有偏见,朱镕基在外访过程中,以自己幽默直率的风格,去纠正这些偏见。

爱尔兰这个国家有它的特点,独立性很强,人民长期为独立而斗争。我在那儿访问期间有一个印象,爱尔兰高层领导人对我们很友好。爱尔兰的普通人民对我们也很友好。我们在街上走的时候,周围老百姓都向我们招手。但是,就是新闻媒体实在是不友好。我在访问期间,看当地的报纸,最大的照片是“西藏独立”和“法轮功”的游行示威,我和他们总理的照片只在报屁股有一幅。

我现在说不上“年少气盛”,但年老还是有点“气盛”,就在公开的工商界早餐会上发表讲话时说了这件事。我说,我们中国人民很关心也很了解你们爱尔兰,我们知道你们是一个长期为民族独立和国家建设而奋斗自强的民族,你们发展得很快,我们很钦佩。但是我说,你们了解中国吗?你们只了解中国三件事情:第一,人权;第二,西藏;第三,“法轮功”。

我说,除此之外,你们还了解中国什么呢?没有更多。我这个话讲得有点不太客气,但是没办法,我还是说了。我说,你们爱尔兰是发展得很快,但是你们知不知道中国的发展比你们还快呢?你们爱尔兰有7万平方公里的土地、380万人口,国内生产总值780亿美元,人均2万美元以上,不简单哪!

但是,你们知不知道上海只有6300平方公里,它的地区生产总值跟你们的国内生产总值是一样多,我告诉你们“天外还有天”哪。

最后,我跟他们的女总统麦卡利斯会谈,谈了一个小时,辩论“西藏问题”就用了50分钟。这位女总统出生于北爱尔兰,她跟达赖喇嘛有过接触,因此对西藏“独立”特别感兴趣。

我就跟她辩论了,我说西藏过去是农奴社会,过的是什么生活?现在跨越式地一下子进入了现代文明社会。它的生活水平和人均财政收入水平,超过了全国平均数好多,那都是中央财政补贴的。她说,人不但要有物质生活,还要有精神生活。我说精神生活,中国的宗教信仰自由是《宪法》规定的,我们没有侵犯,个别事例就很难说了。可你讲你的,她不相信。她说她跟达赖喇嘛接触过,达赖访问了爱尔兰。

在爱尔兰,很多佛教弟子都去亲他的手,表示这种“爱心”。她说,我也希望总理阁下能够发挥这种爱心,使西藏人民也爱你们。我就说,总统阁下,任何人要使所有人都爱他、都喜欢他,是不可能的,我说,我知道在国内相当一部分老百姓是很喜欢我的,但是有一部分人对我是恨之入骨。一个人怎么能够让所有人都爱他呀?我们这个代表团里面,所有陪同我访问的部长都坐在这里了,我相信他们中的大部分人都喜欢我,但我也相信有一小部分人对我对他的批评很不满意,等我下台以后可能要对我进行“报复”。

这个总统就说,哎呀,你非常富于幽默感。她说,据她所知,中国人是没有幽默感的,她很喜欢我的幽默感。这时候,我就不好回答了。我怎么回答呢?我只好说,我们国家是一个开放的国家,我们的民族从来都是兼收并蓄、博采众长的。

谈台湾:统一就是要“一个中国”的名     

陈水扁一直是中美关系的“麻烦制造者”。朱镕基需要不断向美国政界介绍中国的对台政策。

中美实现关系正常化已经30年了,这30年,两国关系有时很好,有时不那么好,总的来说两国关系一直保持友好状态。根本问题是台湾问题,没有比这更敏感的问题。其实,我跟我见过的美国议员都说,台湾与大陆统一,对台湾、对美国都有利,没有任何坏处。

首先,台湾与大陆统一以后,现行的制度不会改变,也不可能改变,台湾可以有自己的军队,我们不会也没有手段去改变台湾的现行制度。

其次,台湾既没有资源,也没有市场,它要进一步发展,要依靠大陆的资源和市场。我告诉你们一件事,你们可能不知道,与台湾的贸易,中国大陆是逆差。去年中国大陆的逆差是250亿美元。没有中国大陆的支持,台湾不可能有这样的发展。

坦率地说,统一就是要“一个中国”的名,其他什么也没变。但我们必须要这个名,不然,我们的人民不答应。我们坚决不允许“台独”。

议员先生和夫人到中国,看到中国人民致力于经济发展,改变贫困现状,渴望和平的生活。中美合作、中国与世界的合作对我们双方、对世界和平都有利。我们希望统一,不会对台湾人民动武,统一后不会改变台湾现行制度,希望美国议员了解这一点,不要给台湾错误信息,使它越来越走向“台独”这一轨道。你们还年轻,1946年、1947年生的吧?我是1928年生的。你们出生时,二战已经结束了。我的童年、青年时代是在流浪、奔波中度过的。我们有着不同的经历,你们不希望战争,我们更不希望战争。我们并不希望使用武力,希望用和平的手段统一台湾。

我们充分相信只要美国不给台湾政权错误信息,和平统一是可能的。为什么不这样做呢?能得到市场、美元,又不需要改变什么。我不想把我的意见强加于你们,只是希望你们了解我们的立场。

特纳:我想简单讲几句。美国一贯坚持一个中国,我认为美国政府和国会都支持中国和平统一。但是台湾人在美国国会游说的水平很高。

朱镕基:我们比他们差多了。

韦尔曼:最好的说客是外交部李肇星副部长。

特纳:有时台湾人跟我们谈他们的观点,那仅仅是观点而已。我们也会作出回应,那也仅仅是回应而已。我们希望与中国大陆和海峡的另一边都保持良好的关系。我们确实向台湾发出过好坏混乱的信号,但美国政府的立场是一个中国。

朱镕基离任时在叮嘱什么

这是他最后一次主持国务院全体会议时的讲话。

谈感谢:大家还了解我这个人吧,不搞阴谋,没有私怨

应该说,这是我人生历程中生活最愉快的五年,也是体会到自己还有一点价值的五年。这个价值就是,我跟大家一起,确实能为老百姓办一点实事。当然,在过去的五年里,我对同志们有过很多批评,也许有些同志感到跟我在一起不太自在。不管我批评得对或者批评得不对,我都请同志们谅解,请同志们相信我是出于公心。大家还了解我这个人吧,不搞阴谋,没有私怨。

谈隐忧:绝大多数同志没有意识到房地产过热的严重性

我想对那些留下来继续工作的同志们说一说,提醒你们注意,我现在最担心的是经济过热,我已经担心一年了。我不会公开地讲这个问题,我只在领导层来讲这个问题,我就是担心经济过热。

我讲过房地产的过热,但是我发现绝大多数同志都还没有意识到这个问题的严重性,总是首先来一句话:“总体上都是非常好的”,然后说那么一点点的问题。绝对不是这样!……本届政府的金融体制改革还没有完成,还没有建立健全机制;但是在没有建立这个机制之前,我们共产党人已经搞了几十年经济了,还是应该负责任的吧。

朱镕基对部下的“骂” “爱”

一些庸俗的风气……支持或者默许一些坏人为本部门谋利益,随便就可以给他们封官。这些人原来都是一些个体户,或者是坏人,现在都摇身一变成为大企业家了,国内外到处跑。我的讲话都是有所指的。

1995年,《关于党的建设与经济建设的关系》)

我经常警告税务总局,你们在人民群众中的形象是不好的呀,不要满足于税收的成绩。

1997年,《关于搞好轻工集体企业的意见》)

李岚清同志告诉我,他去年就作了批示,要取缔传销,文件给我看了,我也同意。时间过去一年多了,看来处理这件事情的阻力大得很呢。王众孚(时任国家工商管理局局长)同志,我不是批评你,工商局下面好多机构不一定听你的,因为都是属于地方的,有的腐败得很呢!但是,你还是有一个小小的缺点。岚清同志作了重要的批示后,你又印发了一个关于对传销的管理办法,那不就是说传销可以不取缔了!

1998年,《在国务院第一次全体会议上的讲话》)

同志们,海关人员的工资就应该高,这是我说的。海关缉私有功的人应该重奖,现在这点奖励不行。你们狠狠地打击走私就是了,打得财源滚滚进来,给你们发奖金。我这个话讲的似乎缺少了点政治,政治在前面早就讲了,后面就是讲还是要提高工资待遇,还是要重奖,不实行这个体制也是不行的。

1998年,《海关是守卫国家经济利益的长城》)


更多精彩内容请见第27期《壹读》杂志。

关注壹读官方微博获得新鲜事@壹读 http://weibo.com/yiduiread

*版权归《壹读》杂志所有,未经许可,不得以任何形式转载、引用、如需转载请联系:yidu@ireadweekly.com

添加壹读官方微信 ,扫描二维码或者搜索“壹读”或“yiduiread”

朱镕基在中南海的十二年说过什么

 

 
添加趣你的(壹读旗下新微信账号,每天为你带来轻松有趣,懂内涵涨姿势的精彩内容),搜索ifunyou 或者扫描二维码。

 

朱镕基在中南海的十二年说过什么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作者文章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