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还曹操墓发掘考古的学术清白

2018-01-18 10:07:06评论 历史 文化 旅游
     近日,关于安阳曹操墓发掘的考古队长潘伟斌同志终于站出来自信地说曹操墓考证的结论。我作为河北学者,在当年曹操墓发掘考古过程中,先后发表数篇文章,一直坚决支持潘伟斌先生严谨的考古精神。一直坚信这就是邺城西郊的高陵曹操墓。而且是唯一东汉末年魏王墓。
   但是,中国社会科学院一个叫刘庆柱的伪学者,自称是中国社会科学首席考古学家,拿着这个虚伪头衔,在曹操墓发掘过程中,信口雌黄,胡说八道,引发了学界和媒体嗤笑,也给某些别有用心的恶人污蔑潘伟斌考古研究,提供了机会。看看当年刘庆柱在央视等官方媒体的丑陋表演,可以肯定地说,刘庆柱从来没有认真研究过曹操身世,他根本不知道曹操有多少妻妾,不知道曹操死了多久曹丕的生母卞后才逝世,他不知道卞后逝世的时候曹操早已被追谥号“魏武帝”。甚至刘庆柱连卞后卒年岁数都不知道了。
    但是因为地方政府的官员基本无知,盲目迷信所谓“国家级专家”,基本不信任本地的真专家,盲目迷信刘庆柱这样伪专家,而事实上基本剥夺了真正曹魏历史与考古专家潘伟斌严肃考古发声的机会。所以,一座曹操墓的考古学问,为刘庆柱伪专家鼓噪自己提供了舞台,成了刘庆柱表演的KO歌厅。
  一场闹剧之后,刘庆柱的伪学问已经世人皆知。后来因为在考古学界名声太臭,所以2016年终于被中国考古学会踢出这个学术组织。当时一大群河南的学者为刘庆柱被踢出考古学会而欢欣鼓舞,他们把这一消息通过微信和邮件发给我,感谢我当年为河南考古学界学人们捍卫学术精神,只有我当年指名道姓批判刘庆柱在曹操墓发掘中搅屎棍子的做法。
   如今,曹操墓真相大白,中国考古学界、中国社会科学院、河南省学术界,都有义务还潘伟斌同志严谨考古的学术尊严。学问是潘伟斌老老实实考古成果取得了,中国社会科学院应该好好检点一下,你们为什么让一个不学无术的刘庆柱俨然成了曹操墓考古的新闻发言人。
  每每回忆曹操墓考古发掘的那段历史,我就觉得地方学者受到所谓“国家级”伪专家学术强奸的耻辱,为潘伟斌不平。潘伟斌团队的同志们辛勤耕耘,是研究曹操及其曹操墓的真正学者和严肃的专家,凭什么被刘庆柱伪专家给搅和的不得安生。凭什么让刘庆柱出来胡说!
    看看我当年批判刘庆柱的文字。至今仍感到气愤难平。再次呼吁安阳、河南要给潘伟斌考古学术正名,还给这样一位老老实实、严谨治学的考古工作者在曹操墓考古中的学术清白。澄清因为刘庆柱胡搅和而让曹操墓考古蒙受的侮辱和误会。
  学术正义,学术打假,与官场的反腐败一样,永远在路上。我愿意以我的学术立场为中国学术打假高举义气。维护各地学者严肃治学的学术尊严,坚决抵制伪专家以各种名头剽窃别人的学术成果。
   以下是我当年为曹操墓呼吁学术打假的文章之一。


   刘庆柱又忽悠了

 (2013-08-1721:16:55)[编辑][删除]
分类: 谈古论今还曹操墓发掘考古的学术清白

 刘庆柱何许人也?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所的名人。以前只知道用他的名头出版了很多考古发掘报告,不知道他是怎么混到了中国社科院考古所首席研究员。2011年安阳市发掘曹操墓,让我们领教了这位名家的“学问”。原来他不好好读史,靠自己的名头大,看着别人有考古发掘成果,就贪天之功,到那里就把自己当成权威,信口雌黄,漏洞百出。本来安阳考古学工作者发掘曹操墓,是一项非常严谨的学问,考古学的工作非常认真,论据非常坚实。我在接受记者采访的时候,一直坚持支持安阳考古界对曹操墓的考古学结论。甚至在曹操墓考古学现场,安阳学术界也引用了我的一些论据。

     可是因为安阳考古界的学问家们请错了佛,让刘庆柱一搅合,信口开河说了很多很外行的话,让历史学界一看简直喷饭的话,都能从他嘴里说得出口。诸如,“曹操墓那个40多岁的女性,应该就是卞太后”。人家安阳考古队的同志们还没有弄清楚曹操墓的石牌到底是多少块,刘大师就给顺嘴胡说,一会称刻有‘魏武王’的石牌石枕都是从盗墓分子手中缴获的,后来又说,出土石牌59块,而且像个小商贩一样信口说“曹操墓出土的某某宝贝价值4个多亿”。简直让考古学家的脸都给丢尽了。让所有做学问的人真替他害臊的不得了。看看他在曹操墓发掘中搅局的本事,我坚信那些以他的名义发表的十几本考古学研究报告,可能都是别人撰写为主。

   鉴于这种所谓“学术名人”被石家庄市政协请来出席正定古城保护高峰论坛,我耻与和这样不严肃的伪学问专家为伍,所以,我作为石家庄的学者,我找了个词,拒绝出席这样的会议。

    这个人就是处处显摆他自己。结果马未都先生对曹操墓的一系列问题提出质疑,刘庆柱很霸道地说“外行不能质疑内行”。结果,就是因为这个名头很大的刘庆柱这个自我标榜的“内行“,把安阳考古界辛辛苦苦在邺城郊区发掘的曹操墓,陷入一片质疑声中,也给流氓人文提供了指责的机会,使得曹操墓成了在质疑声中最尴尬的考古学发掘。

     最近,在安阳召开的学术会议上,安阳的官员又给这位刘大师提供了胡说八道的机会。瞧瞧,刘大师又亵渎曹魏皇帝的母亲了。  
      刘庆柱大师对史书记载的卞夫人年龄表示怀疑:这位大师说:“卞夫人出身歌姬,在嫁给曹操之前,社会地位并不高,古代的史学家居然能报出她出生的具体年份。真实性颇值得怀疑。我根据多种因素综合推测,卞夫人死时应该是60多岁,而非史书记载的70岁。所以,就目前的证据来看,2号墓中的年长女性,不排除是卞夫人的可能,年轻的这位,或许是她的婢女。”

    真的怀疑,这位刘大师在北京大学考古学系怎么混的文凭。是否读得懂《三国志·魏志·卞太后传》。是否读过周一良先生写过的《三国志札记》等学术大家们的研究论著。

    我在2010年1月11日星期一   写过的一篇文章《关于曹操墓质疑的质疑》中,就说过。刘大师你好好看看史书,别信口雌黄不懂装懂。

    人家卞太后不管出身多么不体面,(不是北大毕业)但他是魏文帝曹丕的亲娘,而且卞氏在曹丕篡汉为魏文帝后还活得很结实,这位老太后亲眼见证亲儿子曹彰之死,亲眼目睹曹植被贬。曹丕的儿子曹睿即位后太和四年(230)才过世,年70岁。这样一位地位至高的曹魏王朝的开国太后,连自己的生日都不能给他皇帝儿子说清楚吗?难道在曹魏皇家的档案中还能不记载给太后、甚至做到太皇太后的卞氏过生日的庆典吗?后世根据曹魏官牍编纂的《三国志》连这点事都会弄错吗?想你说的这样小儿科的话,在任何一个学点历史的人敢说吗?你让我们历史学界的学者们怎么相信你这样的考古学家能说出靠点谱的话呢?我们原以为你就是在曹操墓考古现场热得晕头转向,胡说几句算了,可是再次看到这么有失学术水准的话,真的不得不怀疑我们中国社会科学院学术遴选机制是否有病。

还是我在2010年1月的老话。卞氏去世距曹操墓下葬已近10年。史藉中记载曹睿将太皇太后卞氏葬在曹操墓地,并未说明归入曹操墓合葬。按照你们考古学界的常识,这卞太后(应该叫太皇太后)如果要是奉安到曹操墓穴,必然要把已经下葬10年的曹操墓掘开,把卞太后归葬其中。这种外行的不能再外行的揣测,恐怕只有刘大师能够想得出。如果郭沫若先生和夏鼐先生在世,他们情何以堪啊?

    所以,我在2010年1月连续写的几篇文章中一再说,安阳考古界和邯郸考古界应该合作,别让刘大师再掺和了,你们没有他才能把学问做扎实,才能把曹操墓及其相关墓葬一一真的弄明白,相互比对,一定能给曹操墓一个科学的结论。刘大师只要在那里搅合,你们都不如他的名头大,所以非得把你们引到歪门邪道上不可。潘伟斌先生和邯郸郝良真老兄,你们好好地把曹操墓边上那座墓葬发掘一下,出土一具70岁老妇人的棺椁尸体,那才应该是曹丕的亲娘。曹操墓里那一位40-50岁的女性,绝对不可能是卞太后。下点功夫找到卞太后的墓穴,给刘大师好好上上课。悄悄地告诉一下刘大师,日后别胡说八道的。不然你这么大的名头,会让人家学术界笑话的。
分享: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作者文章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