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战斗的长颈鹿
战斗的长颈鹿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7,829
  • 关注人气:114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Paul

(2012-06-30 05:49:18)
分类: 病房中的哼哼
流水帐说完了,我现在在Princess Margaret医院进行第一期的化疗,并等待着骨髓配型。

住在这儿,每个白天,晚上都会配给病人一位专门的护士。有一晚,Paul是我的护士,我正连续发烧不断,加上胸口不知名的疼。Paul一来,开始例行的护士检查,听我描述吸气的时候胸口针扎疼,便开始给我和小鲍上起医疗课。推理到底是哪儿出了问题,甚至翻出我白天刚做的胸片CT,一点儿,一点儿给我解释。你可能不觉得,但这已经很诡异了。这儿的护士据我所见,忙的都恨不得长出4个手和4条腿,这老兄咋这有空?一会儿,Paul还闲聊起来。对了,Paul应该是位同志,说话的时候都有经典的同志翻白眼出现。

Paul:“你病好了想做什么?”
我:“要不很轻松的,要不搞不好我也做医疗了。”
Paul:“什么?(白眼,白眼)你难道想天天跟一帮都自以为是专家的人相处!(白眼)还天天面对癌症病人?(白眼)。开个咖啡店吧,真的。”
我正忙着哈哈笑。Paul:“16个月前,我刚得了癌症。(这个轮到我差点白眼了。怪不得Paul顶个瓦亮的大光头。)我用自己的经验告诉你,这个家伙(手指向小鲍)3个月以后就不好用啦。趁你生病,赶快指使他干活!” 我哈哈傻乐。

Paul:“他对你好吗?(立即转向小鲍)你对她好吗?”
小鲍一时语塞,我赶紧说:“他对我非常非常好。”
Paul:“Good~ (白眼,白眼)”

半夜3点,我烧得实在是快傻了,眼窝烧的呼呼疼,浑身热的干脆没法睡,就坐在床上发楞。Paul来查房,看我没睡。

Paul:“你在想什么?”
我:“哦,没有,完全没有。”
Paul:“我去拿点药。”

Paul很豪迈的拿来了2片泰诺加2片止痛片。看我吃下去之后,Paul说:“你需要什么叫我好吗?别一个人坐这儿害怕。”Paul帮我盖上被子,却又随即掀开一个角,温柔地递给我一个大枕头,塞在我被子里地手下面,再盖好被子,就轻轻地出去了。我纳闷,我热得都快傻了,您这到底是为啥给我被子里塞了个大枕头?忽然意识到,Paul是希望我能把那个枕头当娃娃或者什么人抱着,Paul是怕我寂寞。

可爱的Paul。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