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孟澄海
孟澄海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48,496
  • 关注人气:216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写作杂感

(2014-07-22 11:08:49)

写作杂感

1

我的作品很少。跟其他散文书写着不同,我的写作总是显得滞涩、艰难,如同风化的荒原土林,在一种缓慢的剥蚀中,显露出岁月的荒寒与苍凉。所谓的诗意,所谓的风花雪月,连同那些繁华浮世,在我的叙述里都会瓦解、崩溃,最后只有时光的灰烬,被西风吹走,留下一片苍茫。

 

2

 

我的读者很少。许多人看完我写的那些字,总觉得缺少温情,冰冷尖锐,犹若置身雪谷,让内心找不到阳光,无法寻觅暖意,搁置灵魂。或者说,在我所有的文字堡垒中,你看到的永远是死亡过后的阒寂与孤独。孤城、寒鸦、塞北、秋风,那些与命运有关的景观,那些遗世独立的风光,被文字的尘埃不断遮盖、掩埋,即使你能掘开最深得洞穴,也无法窥视令人陶醉的风景。

 

3

我没有那种高山流水的朋友。在我所写过的文章中,罕见文朋诗侣的影子。他。她。他们。她们。往往以代词的形式呈现,以符号的意义留存于章节,然后又以碎片的姿势从文句中滑过,就像流星飘落,只留下火焰寂灭后的幻象,而那仅存的余热,也从未给我的灵魂带来任何影响。尘世繁华,人间喧嚣,所谓的朋友,所谓的知己,在我看来,甚至抵不上一片废墟,一座荒城,一朵残云。友情最高的意义在于缅怀与追忆,当一个人与另一个人擦肩而过,抑或匆匆与你照面而后又形同陌路,那样的友情还不如临水照影,让一种美丽的空幻抚慰你的心灵。

 

4

我的文字一直在死亡的边缘上。

我对自然人生的触摸,都留有尖锐的痕迹、与死亡难解难分。

我的文字与手指已无法分开,就像婴儿与母体无法分开,死的仪式一如生的仪式。我会以彻骨的寒冷,以冰川般的晶莹,拥抱每一个山峦,每一条河流。在我的文字背后,你可以感觉到地老天荒的孤独与寂寞,你可以从词语的荒寒中体会到生命消失后的大悲悯,大美丽。

5

我蜗居于祁连山下。我的身边更多是苍茫的原野,苍茫的雪山,苍茫的白云青天。很多时候,我面对的是雪,是云岫,是灵魂一样孤独的岩羊和苍狼。我拿起笔,在一个又一个黄昏或深夜,描写处在我周围的神灵,他们可能是一片化石,一块页岩,一间黄泥老屋,一个旷世孤独的牧人……

6

 

 我不能想得太多,一切都来自宿命。我从童年起,从来也不向往城市生活。现在,我坐在通往远山的一个荒丘上,四周是野草和花朵,还有蝴蝶梦幻般的影子。我就这样掩上了耳朵,关掉了世界的声音,我想这次要在这里呆久一点。我握了西风白云的手,我知道这时我已经变成了旷野中的一个幽灵。 
  
  是的,我是一个幽灵,向外看,我知道时间不多。同样寂寞的花,同样孤寂的蚂蚁河七星瓢虫,她们不知道我。她们像神灵一样,除非变成人才能看见。她们看见我的时候,我已经看了很久,从那个遥远的春天看起。她们都走过去了。 
  这就是我知道的一点事情。生命是短暂的默想,写作是灵魂的低语,而世界则充满了喧哗与骚动。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前一篇:我在长陵
后一篇:蒙古谶歌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我在长陵
    后一篇 >蒙古谶歌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