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孟澄海
孟澄海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48,496
  • 关注人气:216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我在长陵

(2014-05-19 14:47:38)

我在长陵

 

渭河北岸,西汉的九座皇陵依次排开。

没有想到,二十一世纪的某个秋天,我能独自穿越那些荒草茫茫的墓园和坟丘。

帝国的星座早已陨落。从巍峨的宫殿到幽暗的墓穴,从高高在上的龙床到腐朽破败的棺椁,手握权柄的统治者被浩荡的时光裹挟,统统沉入地下,变作一堆堆枯骨或尘土,跟冰冷的岩石和黄土纠结在一起。在那里,再也看不见黄袍加身的影子、冠旒之下的威严,听不到他们口含天宪的敕令与诏告。肉身凋零之后,所有的欲望、梦想、贪念、情怀、思想、精神,都一一烟消云散,成为黑夜的组成部分,消失于茫茫虚空。

秋风瑟瑟。只有到了深秋,站立渭水河畔,身披霜花,头顶铅云,才可以感触到咸阳原的空旷、苍茫,还有那种云气氤氲、万木萧疏的悲美、凄凉。西汉的帝王就安睡在我的身边,但却无影无踪,他们的亡魂仿佛只是梦中的魅影,或者是一丝秋风,一片雪花,从我跟前倏忽飘过,无法跟我的记忆照面,更无从掠起任何情感的波澜、涟漪。举目远眺,那边的西安城一片迷蒙,模糊得只剩下一个灰色轮廓,尚可辨识的是天上的云朵,逍遥、自在,飘逸舒卷一如远古。

咸阳宫已经坍塌,当年的宫墙屋基全部化作泥土,为庄稼和树木提供营养。青草披拂,野花摇曳,帝国的繁盛被雨打风吹落去,唯剩一片空寂与落寞。高大的坟墓还在,但也不能抵御时间洪流,最终沉没于大地深处,甚至连那些陵阙、神道、墓碑、石生像都将在某个时日剥蚀、陷落、消散,随着西风流云飘向苍茫逝川。

我走进三义村,那里就是西汉第一个皇帝刘邦的陵寝所在。村庄很静。树很静。黄牛和山羊很静。很静的时候,一切都会产生影子。我的影子被阳光拉长又缩短,像一个恍惚的梦境。村子边流淌着一条小溪,影子无声无响地穿过田塍,然后隐匿于草莽之中。我发现大片的庄稼收割完备,还有一些零星的葵花在地头摇动,硕大的叶子瑟瑟作响,恍若弹奏地老天荒的琴弦。高皇帝的墓就斜躺在空空荡荡的蓝天之下。覆斗状的封土堆也拖着影子,呈现出一个巨大的扇面,笼罩了一棵棵黄叶飘摇的老树。高皇帝长眠于地下,如果他在冥间有知,会不会看见我的身影,从他的头顶掠过?

刘邦是汉朝开国皇帝,有关他的功过是非,历史学家已经做过很多评判,可谓仁者见仁,智者见智,至于 “垓下之战”、“鸿门宴”、“白登之围”、“萧规曹随”、“白马之盟”等历史典故和传说,更是被坊间不断加工、传播,深入每个华夏子民心灵。刘邦的一生波澜壮阔,自可让史家展开宏大叙事,通过典雅高古的文字尽显其风流华彩。但历史往往又是暗流涌动,枝节丛生,许多细小琐屑的事件动辄从时间的沙漏里流逝,进而被遮蔽或掩盖,使人无法窥透真相。譬如史书上说高祖晚年,因嫌吕雉的儿子太子刘盈为人过于仁厚软弱,性格不象他自己,因此常想废掉他而立其爱妾戚夫人的儿子赵王刘如意为太子,戚夫人常常跟从高祖左右,也想让高祖立自己的儿子为太子,因此日夜啼泣求告。但因吕雉为人刚毅,采用了张良的计策,以商山四皓辅佐太子,使得高祖的想法未能实现。因此高祖在病榻上作了《鸿鹄歌》,劝慰戚夫人,以说明无力更换太子的道理。刘邦从一介平民起兵,夺取江山,其性格气质自始至终都充满了刚愎、任性,甚至有几分乖戾,可为何在临终之前又会突然转身,变成一个柔弱的儒生,作诗婉拒宠非的请求,表现出另类的文质彬彬,史家如此记载,是意在叙述一个人性化的细节,还是替王者隐讳什么?这一切,不能不使人产生疑窦。

按照汉代皇家葬制,帝后崩逝可与皇帝葬于一处,但必须同陵异穴。刘邦的皇后吕雉墓也在长陵,距高祖墓只有百米之遥,两座坟陵相较,规制几乎一模一样:封土面向青山,高峻巍峨,气势轩昂。由此可以看出吕后生前地位的尊贵与以及权势的显赫。吕氏乃刘邦的结发之妻,青年时聪明伶俐,胸怀计谋,对高祖定鼎天下多有帮助,但自从封后之后,便露出狼子野心,或陷害忠臣,或妒杀宫妃,坏事做绝,可谓罄竹难书。等刘邦归天,吕雉自然坐上了龙床,成了中国历史上第一个听政弄权的女性。最不能容忍的是她广植亲信,将吕氏门族的一群宵小拉拢到权力中心,狼狈勾结,胡作非为,把本来河清海晏的江山社稷弄得一派乌烟瘴气。吕雉临终,生怕自己死后群臣谋反,吕氏天下不保,遂命赵王吕禄、梁王吕产分别掌管都城南北的禁卫部队,任吕产为相国,将吕禄的女儿指配给小皇帝刘弘做皇后,做好最后的安排,便一命呜呼。她死后,吕姓诸王谋反,被周勃、陈平剿灭,杀其宗室三千余人,消灭了吕氏之祸。最可悲的是,吕雉陵墓竣工不久,便有赤眉军前来大肆盗掘,将陪葬珍宝洗劫一空。而据史料记载,当盗墓贼打开棺椁,发现吕后肌体完好,容颜依旧美丽如初,于是一群变态狂对其进行了灭绝人性的侮辱……

站在吕雉陵前,我看到了坟堆之上的光景:盗洞勾连,洞口间蛛网密布,野草披拂,周遭是正在凋谢的花朵,偶尔飞过一只黑底白点的蝴蝶,翅膀无力震颤,像是找不到家路的亡魂。从高祖陵到吕后陵,那一段距离,于蝴蝶而言,不啻万水千山。而安卧在黄泉之下的两个灵魂,也许在近在咫尺的地方,夜夜相聚,倾谈他们的家国心事。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前一篇:黄河· 兰州
后一篇:写作杂感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黄河· 兰州
    后一篇 >写作杂感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