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孟澄海
孟澄海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48,765
  • 关注人气:217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青山依旧恋夕阳

(2014-04-19 14:20:12)


——李中峰其人其诗

 

时常想其他——白发。童颜。睿智深邃的目光。亲切温和的微笑。来去匆匆的背影……仿佛是一组电影镜头,从遥远的时光中闪过,定格在我的面前。

很真诚的一个人。

很善良的一个人。

很有童心情趣的一个人。

很有艺术底蕴、古典情怀的一个人。

——他就是李中峰先生。

当今社会,按照一般人的观念,称呼姓名,应该曰老板、曰经理、曰局长主任,如此,可以抬高其自我价值,引起别人的瞩目与尊崇。但我习惯称他为先生。先生者,古老称谓也。更要紧的是,先生一词,包含了一种儒雅、一种高古,一种传统,也更代表了一种文化。

其实,他还有一个雅号:霁雪楼主人。

雪后天晴,青峰依旧,是看不尽的无限风光。

就这么一个雅号,且对应了一个书斋(先生有一书斋,名为霁雪斋。)让人产生诸多联想:那中间,可能蕴含了他前半生峥嵘的岁月、坎坷的经历、不悔的追求;也预示了他后半生欣逢盛世,云开雪霁的高兴和愉悦。秘鲁诗人聂鲁达说:我坚信,我曾历经沧桑。是的,当一个诗人从风雨如晦、寒夜茫茫的时代走来,当阅尽人间万千气象,胸怀苍天大地、社稷黎民的时候,他可能就会磨砺出一种圣洁的情怀,孕育出一种高蹈的精神,攀登上风清月朗的人生境界。

唯此,他才能写出更美的诗文。

我与中峰先生结缘,算来已是二十多个春秋。春花秋月,几度夕阳,在时间的长河中,我们相遇然后相知,从文友到朋友,其间互相勉励,彼此精进,虽谈不上是高山流水,千古知音,但也结下了无比纯洁的友谊。奇文共赏,疑义相析,酌酒吟诗,对月抒怀,跟当下所谓的朋友相比,我跟他之间的关系,也许,少了些世俗玷污,多了些古风古意、君子情怀,清醇而简单、淡泊又浪漫。

中峰先生是一个诗人。

我来民乐之前,他已成名,在平仄押韵的世界里,辟出了一片属于自己的芳草园地,或经营律绝,或播种骈赋,或考证传说,或撰写史志,才气歧嶷,神驰云天,在他的同代乃至后辈人中,其风神禀赋,鲜有匹敌。

我参加工作后,因喜好文学,遂与先生相识。彼时,他还在单位工作,辗转官场,应酬繁多。尽管如此,我们还是在闲暇之余多有聚会。往往是,联络一帮文学青年,夏去扁都口,秋游海潮胡,没有纸醉金迷的奢华,更没有如云佳丽的相伴,就带几斤卤肉、几瓶滨河白酒,斜躺横卧在草坡,呼五喊六,行令猜拳。先生不胜酒力,三两杯就有了醉意,接下来便诗兴大发,名言佳句随口而出……

依稀记得那些场景:先生盘腿而坐,大声吟出一首绝句,得意时目光从眼镜上框射出,悠悠飘向远方,而他却不言语,仿佛宝珠落入玉盘,戛然凝止的瞬间,只有那清脆美妙的韵律之声,在人的耳际盘旋流淌。这时,早有青年将他的诗作写在了纸片上,互相传递,并开始吟诵,和着松涛,伴着白云,感染着天风天籁。

突然就想起了一千多年前的兰亭集会,那些文人,那些诗客,那些酒鬼,那些侠客,选择惠风和畅的日子,在那个远离尘嚣的地方,曲水流觞,饮酒赋诗,仰观宇宙之大,俯察品类之盛……

先生就是那个王逸少(王羲之,字逸少)吗?

比附也许并不准确,但是,我总觉得,在拜金主义盛行的当下,在红尘滚滚、物欲横流的今日,先生的身上更多有魏晋文人的风骨,比如对名利的淡泊,对自由的追求,对生命的超越,再比如他的洒脱,他的清爽,他的疏约,他的高古,他的风雅……

先生在九十年代创办了海潮诗社。

在我看来,对于一个地方,对于一个时代,对于一种文化,诗社的成立,确是一件意义重大的精神事件。在诗社的圈子里,那些诗人虽文学涵养不一,那个诗刊虽只能在民间流传,那类诗歌虽没有达到李杜境界,然而,它承担了传递文明薪火的责任,让濒临消亡的古典诗歌传统又有了续脉,让古雅的平仄格律恢复了勃勃生机。

中峰先生是诗社盟主。

那段时光,他很忙,也很累。

要接应八面四方的诗朋文友,要举办各类诗歌笔会,要前赴省内外考察学习,要按期出版《海潮诗词》……所有这些活动,都需要经费,需要资助。先生曾笑对我说,他就是托钵的苦僧,靠化缘维持诗社的开销。言谈中,有苦恼,也有无奈。

而更多的是他不被社会理解。山高水远的偏僻之地、蕞尔小城,人们的文化视阈有限,所以并不知道诗社为何种门庭,何路角色,开设之处,自然引起种种议论和猜测,甚至有人旁观嘲笑,有人冷眼相待。再者,21世纪的今日,谁人能真正静心读一首诗词,谁人能倾心关注一个诗人的命运?崇尚金钱物质的时代,人们所有的感官已经退缩到了吃喝玩乐、放纵欲望的层面,没有了精神信仰的守望,诗人已然成了远在天际的孤独星斗。

不过,先生最终还是坚持下来了。因为坚持,才有了海潮诗社的曾经辉煌,有了数千首诗词曲赋的付梓问世,有了一脉晶莹清澈的文化小溪,长流不息;也因为坚持,先生的胸襟和气度才得到了更好的历练,先生的诗心文胆才能够包容世态炎凉、历史风烟,先生的短句长歌才体现出天籁般的灼灼华韵。

先生的律诗是青铜器:底蕴厚重,深沉凝练。

先生的绝句是流沙汉简:简约舒朗,古朴天成。

先生的骈赋是亭台楼榭:匠心独运,层次井然。

先生的词曲是元青花:清淡婉约,不染风尘……

雨中黄叶树,灯下白头人。

行文至此,心中蓦然跳出一句古人描写词客的诗句——细雨。黄叶。青灯。白首。所有的意象意境均凄苦唯美,令人惆怅,堪作浩叹。

然而,现在正是暮春黄昏,此地天朗气清,无风亦无雨。读罢先生的《霁雪楼诗文集》,推窗远眺,那边的边祁连山千年雪峰,正被夕阳晕染,现出少有的玫瑰色,灿烂、壮美,如诗如画。

 

          2014419日黄昏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后一篇:我在半坡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后一篇 >我在半坡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