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鹿苑精舍
鹿苑精舍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534,157
  • 关注人气:1,049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亲历者投稿:老父亲光舜居士往生实录(中)

(2017-07-26 08:17:45)
      备注:这是师兄自父亲往生后,庄重的整理下来的,光舜居士往生的案例异常珍贵。末学也是看到师兄整理下来的资料之后,才知道当时老师让张师兄等人及时奉灯,正是为了随缘欢喜师兄的父亲光舜居士。阿弥陀佛。因末学自老师处提前获知了光舜居士往生的殊胜,渴望看到师兄及时整理的殊胜实例,故多次请稿。感恩师兄。随喜光舜居士往生极乐。

七、晚年修持

1994年父亲从学校退休,隔年末学大学毕业上班,也算圆满完成新老交接。末学毕业后,离开家乡到一座海滨城市上班,几年后末学成家,父亲和母亲就一直跟我们生活在一起,日常生活都由我们打理,父亲有了自己的空闲时间,总算开始享受清福了。然而父亲是个性格坚强的人,也是个闲不住的人,尽管退休赋闲了,每天家事国事天下事事关心”。俗话说就是“人老心不老,人闲心不闲”。除了关注时事新闻,对儿孙晚辈大小事情都要过问操心,我们劝得多了,老人家说:好好好,今后不管了。可是下回还照旧。就这样,在皈依佛门后的十几年里,老人家平日里也就是在母亲的熏陶下,偶尔看看佛片,听听佛曲,或是听听净空老法师讲经说法。实话,自身积极主动的修持不多,佛法佛理也未能达到深信不疑的地步。直到后来随着老人年纪越来越大,特别是上了80岁以后,老人腰腿不便,没办法出远门之后,反倒能够真正慢慢安下心来听经念佛。现在想来,一切又何尝不是父亲的福德因缘?

最近几年,出家的四姐经常来电给父亲讲讲佛理,劝父亲要勤念阿弥陀佛”,发愿“往生净土末学在母亲影响下,虽是佛法熏陶日久,但真正有所精进也是近几年的事情。平日里偶尔也跟父亲说些浅薄的佛法见解,规劝父亲要安定心性,每日都要腾出时间来念佛。

这两年,末学每天规劝父亲最多的就是勤念佛号,问询最多的就是今天念佛了没?了多少?既是问候,也是督促。父亲也确实是越来越用心在念佛,还经常自己到佛前,一跪老久,也不知道跟佛菩萨说了什么心里话。只是后来精力越来越不,常常坐在椅子上念着念着就了。老父对末学他讲说佛法十分欢喜老说想不到末学居然佛理颇深,其实完全是皮毛,实在是惭愧至极再加之后来经历的感应越来越多之后,老人家对佛法才真正建立起坚定的信念。末学想,也是老人家最后功德圆满,顺利往生的又一个关键因素。老父亲确诊帕金森之后,末学多次跟父亲说,很多病症其实就是业障所致,除了念佛放生回向,其中忏悔也很重要。今年5月9日,父亲在末学的引导下,自己主动去家中佛堂忏悔当晚睡得十分安稳舒服,许是父亲很久没有睡得舒坦,第二天高兴说,佛菩萨太灵验了,一定要好好答谢,还让母亲赶紧去办一些果品来供养。末学听了也很高兴,明显父亲精进一层

八、时至突然

613日(阴历五月十九日),是老父亲84岁生日,按照原来的计划,儿孙们都要来家里祝寿,大姐则是提前两天已经先到了。不曾想从6月11日开始,台风影响,12日开始,天就开始持续刮大风下暴雨,了安全起见,当天就通知二姐、三姐明天如果天气不好,大家别从老家过来了。13日早上凌晨5点父亲就自个打电话给三姐,天气如果好转就过来。原来昨晚父亲整晚辗转反侧,睡不着觉,就惦记过这个事情。父亲总喜欢一家人热热闹闹,是太想大家一起团聚过这个生日了。但是13日那天刚好是台风即将登陆的时间,这边早上风雨还不是很大,老家那边已是狂风暴雨。到了中午时分,天气还很恶劣,原来在外面定的生日餐也取消了,父亲的生日就这样简简单单在家里过了。完全没有想到,一个生日竟成为父亲在世间的最后一个生日。

617日,按照原来老人的打算,末学驾车送老人回老家姐姐们还有义兄家去轮流住一段时间,换换生活环境。

6月20日(阴历五月二十六)也就父亲过完生日的七天后,噩耗突然传来。早上八点多,末学在家刚准备出发上班,突然接到母亲的电话,父亲刚刚在做晨运,突然说不太舒服,感觉不稳喊人来扶持,然后很快就身体紧绷,嘴唇紧闭,不醒人事了,现在120已到达抢救正送往医院途中,让我赶紧回家。这简直是晴天霹雳!毫无征兆的突发状况让我有些手足无措,心里一个念头自然生起,这次要出大事了!末学当即跟单位请假,随后到家里佛堂做完祈祷,就冒着一路大风雨以最快速度驱车走高速往老家赶。那天早上上车开始,末学就立即打开车载音响,开始单曲循环播放《大悲咒》(此后一直持续到老父亲功德圆满,往生极乐)。一路上,末学一边提醒自己要镇定、冷静、注意安全第一,一边又止不住不停地念诵佛菩萨圣号,祈祷老父亲平安无事。

 上午10点半左右,末学匆匆赶到老家医院。父亲已经安静躺在病床上,母亲、姐姐、姐夫义兄还有外甥都围在病床周围。父亲鼻子插着气管,身上插着尿管,一只手臂绑着自动血压计,一只手插着输液针头,胸口还贴着好些检测心律的导线,末学一看到老父亲的样子,心里止不住心酸滴。几天前还清清醒醒的一个人,突然之间就这样完全没有知觉,人天两隔虽说生理功能看起来正常,监护仪指标除了心律波动稍大,其他呼吸、血氧血压等指标都相对正常。末学有一种隐约的伤感和莫名的害怕,也许这辈子再也听不到父亲充满丹田力的洪亮嗓门了。然而末学知道这个时候自己绝对不能乱了分寸,末学是唯一的男儿,家里的主心骨,必须控制好自己的情绪,后面还有大量的事情要等着末学处理,再伤心再不舍我也要稳定局面。特别是八十多岁的母亲,父亲相依为命一辈子,虽说老夫老妻也偶有磕磕碰碰,彼此的感情可真是至深至厚。父亲已经这样,母亲可千万不能再有任何闪失啊。末学强忍悲痛,医生详细了解病情。医生很肯定地告诉我,父亲这种情况属于突发性脑梗死,早上刚刚发病,CT报告还无法确认病情,起码要二十四小时候后才能真正得出结论。但医生根据经验判断,情况比较严重。义兄交朋广阔,见过好几个类似的真实病例,这种情况如果十二小时内能醒过来,情况相对乐观,否则就比较麻烦。我们没有别的办法,除了焦急的等待,只有在心里不停祈祷诸佛菩萨加持,父亲快快苏醒过来。

 父亲十年前曾遭遇一劫,幸得佛力加持,延福至今。这次厄运再来,除了依靠医院全力救治,大家都在心里虔诚祈求佛菩萨慈悲加持,保佑父亲再渡难关。同时,母亲带领我们姐弟几个冒着大雨到附近观音阁为父亲做祈祷。

 当天下午,医院开始来给父亲插胃管以进行鼻饲因为父亲单纯依靠近两天的输液已无法维持正常生理机能而自己又无法主动进食。因为我们知道胃管很辛苦,犹豫再三,最终还是同意了。插管的过程中,末学第一次感受到父亲的痛苦尽管父亲处于昏迷,但生理本能的痛苦反应 同样令我揪心。是父亲的苦,也是众生的病苦

末学重新驱车赶回家里收拾行装,准备暂住老家随时应付突发情况。回到家里,妻子孩子都还没回家,看着空荡荡的家,末学终于止不住潸然泪下。末学不止一次跪在佛前祈祷,祈愿父亲苏醒康复。尽管心里有不好预感,但只要有一丝希望,末学也绝不放弃。末学必须要多做些什么。

晚上,末学和妻子专心念佛回向父亲,祈愿老父亲平安度厄,快快康复。同时末学还专念了一遍《药师经》回向父亲。当晚十点左右,极度彷徨无助中,末学忽然起念,想起必须紧急求助5月8日刚刚结缘的“当下自在”老师感恩“湖心亭看雪新浪博客公布老师的微信号)。末学编写一条微信,告知师父今天父亲的状况,求老师紧急救助,老父危难,延老父福寿!十一点半左右,老师只回了一个“合十”的表情,末学心里着实有些失望。若干天以后,末学才知道老师虽然没有说半句话,但其实合十”已经是最善巧最恰当的回应,而且老师从末学问询这一天开始,该做的事情,就已经默默开始做了!真的是不可思议啊!感恩老师慈悲!

6月21日(阴历五月二十七)上午,末学再次冒着大暴雨赶回老家医院,同时把父亲平日听的念佛机带上从这一天开始,末学就交代大家一定要记得让念佛机不间断地父亲耳边播放,而且末学选择的是净空老法师念诵的版本,这是父亲平日最常播放念的版本。到了医院,父亲依然没有醒过来,第二次CT结果已经出来了,十分危重的大面积脑梗塞,而且是由于长期房颤导致血栓形成脱落栓塞导致的。(现在才知道,原来所谓房颤其实也就是老父亲一直带有的心律不齐中的一种类型,而且极易形成血栓并导致脑梗塞,就是常说的中风。再次深深忏悔自己的医学无知和对父亲健康关心不够!)按照医生的说法,父亲整个脑部大约三份之二都梗塞了,目前仍处在危险期。我们反复追问老人康复的可能性,不同医生给出的结论都一个样:因老人有多年房颤,苏醒过来的几率几乎为零,即使能度过危险期,也极可能从此就是植物人的状态。末学开始网上大量查阅资料,逐渐接受了一个现实,纵然我们心里头有千万个不愿意,老父亲这一辈子再也不可能如往常一样了。

即使如此,全家经过商议后,还是决定立即将父亲从老家转院到末学所在的城市,大家都坚决地认为,地级市的医疗条件肯定比县级市要更优越,大夫的水平也更高,说不定父亲就能得救。一句话,哪怕有一丝希望,我们都不愿意放弃。然后赶紧想办法联系转院事宜。也是父亲福报,末学刚好有一位同事的父亲在市里最好的医院担任科室主任,通过他的帮忙,不用花太大的功夫,在病床位十分紧缺的情况下,顺利安排出一个床位。老家医院的大夫们对我们的决定都不是很赞成,因为老人年龄很大,又还处在危险期,而且长途奔波,担心出现突发状况,另外因为是跨城市转院,手续也比较罗嗦。

经过一番周折,也确认后果自负之后,我们终于紧急办理了转院手续,顶着滂沱大雨把父亲转到末学所在的市医院。姐夫几个随救护车照应父亲,末学一路开车紧跟着救护车。风雨兼程,一路颠簸,心情十分忐忑不安。奇怪的是,出老家地界之后,一路的凄风苦雨竟然渐渐消停,天越发晴朗和亮堂,末学心里的阴霾也似乎慢慢散去一些。(自打转院到家里这边之后,直到父亲顺利往生,整个期间,已经持续一个多星期的阴雨天气仿佛一下子忽然好转了,每天基本上都很晴朗,阳光明媚,偶尔有一点零星小雨,也是很快过去,想想都觉得不可思议。)

安全护送父亲到达医院医院安顿下来,稍感舒缓的心很快就又陷入谷底。值班的几个医生了解到父亲的情况以后,还是给出了之前老家医院同样的结论,而且说得更直接,让我们要有思想准备,考虑老人的后事。这里已经是我们整个地区最好的医院,这样的结论无疑让我们最后仅存的一点希望也彻底破灭。至此,末学更加强烈地意识到,父亲的这种状况,现代医学来讲,非奇迹出现,是可能再有其他更好的办法了。末学强忍悲痛,跟医生明确表达自己的心愿,请医院最大的能力抢救父亲,即使回天乏术,尽量让父亲轻松一些,千万不要受太多的痛苦。这是末学最真实的想法。

当天晚上,大姐和姐夫安排他们自己先值夜守着父亲,末学和其他人先回家休息。回到家里,洗完澡已经十二点左右,身心俱已疲惫不堪,心里根本没有一丝休息的念头,直接就坐在书桌前开始专心念佛,末学心里自然的明白,佛回向是自己当下唯一也是最应该做的事情。妻子静静来到末学的身边,搬了一个凳子坐下,没有任何言语交流,开始挚诚念佛。感恩最理解我最疼惜我的妻子,总是在末学最需要的时刻给末学最有力量的支持!就这样,末学在从未达到的专注与虔诚状态中念完两千句佛号并至诚回向给父亲。因为怕自己念佛功德太微薄,末学发了心愿:如果自己累世以来有积下任何功德,末学愿悉数回向给父亲,父亲得佛力加持,早日解除病苦,苦得乐!

可是这两日里,末学的心又是如此的痛苦和矛盾。末学不敢去触碰自己心里最柔弱的地方,看着病床上的老父亲,不敢去想老父亲往日的音容笑貌;看着家里老父亲日常使用的东西,不敢去想物是人非;末学更不敢去想平日里对父亲做得不够好、不够多的地方,末学知道自己今后一定会好好忏悔,但此时此刻,末学必须强制自己暂时屏蔽掉一切伤感的情绪,尽管这很难很难。末学应该打起精神去做好更应该做的事情。末学既希望父亲能醒过来让末学们继续尽孝,但末学又不希望父亲以植物人的状态继续在世间受苦。末学既舍不得父亲离世,又希望父亲能早点脱离人世苦海,往生极乐。末学知道父亲虽然晚年修持有所精进,但末学知道父亲心里其实仍然未能放下人生的执念对健康的期盼,对儿女的牵挂,一直都是老人家最大的障碍杂乱昏暗的心境多么需要一盏明灯为末学指引也为父亲指引

九、感应初现

6月22日(阴历五月二十凌晨一、两点,末学专心念完2000句佛号,夜深入眠。凌晨五点半左右,末学忽做一。梦中恍惚身处一座园林之中,园林中好像还有很多人在行走和健身,忽然遇见三姐身着灰白色尼姑装(头戴平顶尼姑帽,脚打绑腿),站在园林一面白墙的圆门旁边,心中奇怪,询问三姐,好像三姐回答是近期参加什么活动。之后好像妻子也来了,然后她们一起说带末学去看一处地方,说是末学绝对没有见过的。于是就跟随她们走,好像在园林中拐弯绕过一条两边有竹子的小径,忽然就来到一个地方。地方很简陋,感觉还有点灰暗,似是一个敬奉菩萨的地方,看不到菩萨像,只有一面墙壁(石壁)前面有一张方桌,方桌前摆一跪垫。本来是一极平常的场景,不知怎么回事,心中忽生惊诧欢喜心,脱口而出:怎么还有这种好地方?!”这时身后左侧妻子的声音轻轻柔柔传来:“那你欢喜不啊?就在这一刹那,心中油然升起的大欢喜心好像尘封已久的火山突然间爆发,又好似顷刻决堤的洪水,汹涌狂泻。欢喜欢喜欢喜” 末学的情绪突然无法自控,连喊三声,喜极而泣,泪流满面,同时不由自主跪倒在跪垫上,接连叩头,拜了三拜!那种感觉,前所未有,难以形容,在极度欢喜与感动之中又似乎夹杂些莫名的伤感。就像一个离家已久的孩子,突然回到阔别已久的家园。狂喜之后,戛然梦醒!一摸脸庞,竟然的泪流如注!

醒来之后,心中依然充满欢喜和感动,脑海中自然而然就想到最近开通新浪博客后转载的第一篇博文《欢喜菩萨真人真事,一个随缘欢喜”的主题霎时间清晰起来。末学恍然觉悟接下来该如何去面对老父亲,明白要怎样跟老人家好好沟通,好老人放下万缘,放下执着,放下烦恼,生起大欢喜心,欢欢喜喜,离苦得乐,往生极乐世界!(顶礼阿弥陀佛顶礼欢喜菩萨!顶礼十方一切诸佛菩萨

转身看了下身边的妻子,见她似乎也醒来的样子,把刚才的奇梦跟妻子说了。妻子也觉得很离奇,接着居然跟末学说了一件更加不可思议的事情昨晚专心念佛时,见到了不可思议的景象。妻子从来没有经历过这样的场景,讲得不太肯定,说也可能是她自己的幻觉,让末学不要告诉别人。可是末学一听,知道这个事情非比寻常呐。细问之下,妻子告诉末学,昨晚念佛时竟不知不觉中进入一个境界:看见白衣观音菩萨示现端坐于白色莲花座上,(位置刚好在病床末端正对着的壁挂电视机前,也就是在病房里面的通道上面),又见老父亲神识从病床坐起(色身依然平躺着),双手合十聆听观音菩萨开示。(顶礼观世音菩萨事后慢慢知道,仅仅观音菩萨第一次示现,之后还将陆续示现两次。)

妻子的梦末学父亲的往生倍增信心。末学心境一下子转了过来,决定这两天一定好好跟父亲说说心里话,末学也相信自己一定能够说服父亲放下执念,放下欢欢喜喜跟阿弥陀佛去极乐净土。

早上到了医院,除了按医生要求定时给父亲喂水药、喂营养餐、翻身、拍打、按摩等等,剩下的时间末学就是念佛和跟父亲说话。末学一次又一次轻轻抚摩着父亲的头,轻声细语地在父亲耳边父亲“爸啊,您现在遇到困难了,但是您一定不要恐惧和害怕,也不要执着不要牵挂,更不要有怨念啊。如果您还能够健健康康地好起来咱就快快回来,如果不行,咱也不要勉强就好好念佛,跟着阿弥陀佛去极乐世界,才是咱们真正的老家呐。”有时候,末学就闭起眼睛,在被窝里牵着父亲的手,心里先对佛菩萨祈祷:诸佛菩萨佛力加持弟子,弟子能够与父亲心灵相通,弟子所说的话父亲能够听到。然后就继续在心里跟父亲说话。啊,您现在可不要有什么牵挂,我知道您老是操心我,其实我也是成人了,也为人父母了,我知道怎样照顾好自己,而且我也走佛道了,就更不用操心了,不?”“爸啊,您老人家一定要感到欢喜啊,大家对您都很孝顺。也是一样的,虽然有时候脾气不好,但是您知道我也是很孝顺您的,以前有做得不好的您就原谅我。”“啊,先不说话了,我们一起来念佛吧,就跟着我念,开始,阿弥陀佛……就这样,末学跟父亲不停地絮絮叨叨。隔壁病床的大叔看到眼里,他的儿女说,你看这个同志啊,孝顺,跟他父亲说了一整天的话了。惭愧啊,要是以前末学也能跟父亲这样讲话,那才叫好啊!

中午,昨晚值夜的大姐和姐夫回家里去休息,家里没有其他人。大姐走到父母亲的房间门口,一幕不可思议的景象让大姐惊呆了。光天化日之下,只见父亲卧床(父亲平时靠里边临着窗户睡)之上有白色雾气弥漫,床边更有厚厚的白色雾墙环绕,几乎在同一时间,大姐清晰地听到,父亲卧床附近传来清澈响亮的“阿弥陀佛”助念声,一句连着一句,持续不断。大姐觉得十分奇怪,以为家里谁开了念佛机,音量还开那么大。大姐走到父亲卧床那里,想找出念佛机关掉好休息,可是到处找不到声音的来源,只感觉四周都是佛号在响。这个境界持续了好一会才慢慢消失。大姐后来跟我们一讲,我们都觉得完全无法想象。这可是大白天,是大姐在完全清醒的亲眼所见,亲耳所闻的啊!这种境界,真不知道谁能解释清楚。

今天父亲的情况有点不稳定,老是痰多,没办法,只能用吸痰管吸痰。每次吸痰,父亲的反应都很强烈,每次都会发出呜呜的呻吟声,时候眼角还会有泪花渗出来。可以说,每次吸痰,对护士来说已经习以为常,可是对父亲,我们来说,分明就是折磨,就是受刑!可是不吸痰又怕堵塞气管。生命走到这里,如果长此下去,所谓的生,其实比死更痛苦!所幸父亲昏迷,也许感受到的痛苦轻些,也所幸父亲福报足够,受业不长!阿弥陀佛!

、助缘众多

 622日(阴历五月二十八日),晚上八点半左右,实在不忍父亲在医院受苦煎熬,再次了一条短信给老师,师父慈悲救渡父亲。老师没有回应,翻看老师朋友圈,发现昨天(6月21日)老师在朋友圈发了条信息,祈请大家307医院晨诵地藏经回向。末学遂有所感,觉得也应该给父亲念诵地藏经做回向,同时一并回向给康晨。晚上12点左右,末学开始请出妻子前阵子结缘的《地藏菩萨本愿经》(三卷合订本)开始念诵。念了一个多小时,已经接近凌晨一点,末学看了一下手机,惊喜发现老师来信息了,一个合十的表情和两句话“业障现前,放生回向。心中陡然无比感动,最及时的开示啊!(顶礼老师!感恩老师助缘和开示!)末学提起精神继续诵经,尽管连日奔劳,身心太过疲累,念到最后已经控制不住老是昏沉瞌睡,最终还是坚持把整部地藏经念诵完毕,虔诚回向给父亲和素未谋面的康晨,时候已经是凌晨3点。连续三个小时不间断的诵经,到最后感觉喉咙有些涩痛,以自身经验,可能咽喉发炎了,稍不注意就会感冒,果不其然,后来因此连续感冒咳嗽了半个多月。不过末学觉得很值得,起码末学为父亲多做了一件事情,而且这次生病,末学认为也是在给自己消除业障。

 623日(阴历五月二十九日)早上,在迷迷糊糊睡了两三个钟头之后,末学和妻子都早早起了床。末学把师父昨晚的开示跟妻子讲了,妻子很关切,赶紧跟末学一起想办法办理放生事宜。妻子去年5月份经历过一件深刻的事情之后,对佛法开始有了全新的认识,也因此开始结下不少善缘。去年九月份,妻子结缘一位十分精进和慈悲的觉明师兄,也曾跟师兄一起去放生。觉明师兄每月初八固定带领放生,可是现在距离初八还有一个多星期,父亲放生的事情又刻不容缓,后还是决定打扰师兄,请她帮忙想办法。妻子6点多发了一条微信给觉明师兄,请师兄帮忙指点没料到几分钟后,觉明师兄就回复了,交代我们做几件事:第一件事,师兄发过来一份《不动佛心咒》,我们抄起来,到父亲身上。师兄说这条咒语带在心口,永远不会堕落三恶道,必须带,这是对老人最好最直接的帮助。第二件事是发过来一份《吉祥颂》妻子发愿诵读并回向给父亲。第三件事是交代放生最好到市场救急,这样功德更大,要求诵读《普贤行愿品回向。由于我们自己没有正规放生的经验,觉明师兄提议去市场买活鱼救急,还约上另外的一位师兄和妻子分头到就近的市场买活鱼。最后,妻子买了是十几条大活鱼,觉明师兄他们则买了很多泥鳅,另外到市场的时候,发现又好几只青蛙很有灵性地老想跳过来亲近,就一起买下了。9点多开始放生的时候,天气晴朗,阳光明媚。觉明师兄慈悲,亲自主持放生仪轨,众生欢喜回归大自然。放生仪轨圆满后,觉明师兄拿出一瓶长寿水(里面化有她仅存的一颗长寿丸)和三颗珍贵的甘露丸赠送妻子,我们给老父亲服用。后来我们才知道,长寿丸和甘露丸功德殊胜,对临终者有助其往生净土或善道之助缘,并可减少堕入恶道之危险。对父亲来说,的确就是最急需的甘露啊。这次放生,有个十分殊胜的情况。放生结束之后,妻子接送师兄回家,上车不一会,原本阳光灿烂的晴天忽然骤降大雨,等到达师兄家里,大雨又忽然停了)觉明师兄感慨地说:我们为老父亲所做的这场放生功德可真谓是孝感动天。在这里,末学再次感恩觉明等两位师兄的慈悲助缘!

 同一天早上,妻子在这边放生的时候,母亲和二姐、三姐则得善菩萨指点,在老家帮父亲去佛堂还愿。也是奇怪得不得了,那边竟然也是类似的场景,还前天气好好的,还愿后突降大雨,回到家里雨又骤然停了。

末学这边也一刻没有闲着。先是按照师兄的开示,赶紧抄《不动佛心咒》第一次听说有这个咒语)。家里刚好有粉红色的A4纸,裁出四分之一,用自已平日用的檀香抄经笔,认真抄写一份,再找了个红包袋小心装好。然后想起得给末学单位一位学佛精进的同事发条信息,看她那边是否有什么好的助缘。因为末学跟这位同事彼此有缘,平日也常有交流,几天前父亲昏迷的当日,末学已将老父亲事情告知她,她主动跟末学要了父亲的姓名,说她原来有结缘的渠道,可通过专门寺院僧众念诵回向。同事很快回复,说为父亲念经的事情已经联系妥当,今天就可以开始了。念诵的经文包括《药师佛心咒》、《长寿佛心咒》、《莲师心咒》、《度母心咒》《观音心咒》、普获悉地祈祷文》《二十一度赞》《四皈依》《烟供》《八吉祥颂》、普贤行愿品》等。当天下午,这位同事又送来一支转经轮,让末学需要时放到父亲头边。感恩末学的这位同事!

父亲昏迷之后,出家的四姐也是时常来电话,她每天都为父亲诵经回向。老父亲真是福报满满!一下之间,各种殊胜的助缘都自然而至了。

 早上到了医院,父亲老是老样子。末学首先把不动佛心咒放到父亲的胸口,然后在父亲耳边轻轻告诉父亲:,您老人家一定要欢喜啊!您看啊,老多有福报,今天啊,和二姐、三姐去给您还愿了,还替您做了很多的功德。你的儿媳多孝顺啊,一早就给您去做放生功德,了好多好多的鱼呢。我原来跟您说过的那位同事啊,也托人要给您念好多好多的经咒哦。还有啊,给您带了一份《不动佛心咒,这个咒可厉害了,了这个咒啊,什么都不用怕,就尽管安安心心,欢欢喜喜念佛就好。您一定要欢喜啊!

下午,母亲、姐姐和妻子等人也都到了医院,我们给老人喂了觉明师兄送的长寿水。

今天整一天,父亲体温仍然有些反复,也仍然有不少痰,不得已了几次,看父亲的反应,很明显没有昨天那么辛苦了。


接 老父亲光舜居士往生实录 (下)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