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生命之花的古老秘密》第1章

(2012-10-27 08:53:25)
标签:

古老秘密

金字塔

科学

课程

生命之花

分类: 德隆瓦洛の系列丛书

 

《生命之花的古老秘密》第1章

 传奇的经历,巨量的信息,精彩纷呈,引人入胜!

 

    “你们有些人可能无法接受:与其他次元的存有交流是可能的。但它确实在我生命中发生过,我没有渴求过它,但它就是发生了。从那以后,我几乎每天都与透特(Thoth,埃及智慧之神)跨次元交流(我和透特并非像我们现在这样用言语交谈,而是用的一种心灵感应与全息图像相结合的方式交流),这个过程持续长达数年。现在我知道,当我还在加州大学柏克莱分校念书时,我与透特的个人关系就已经开始了……摘自本书‘我的故事始于伯克利’”——作者:Drunvalo Melchizedek。

   

译者序

 

    大约去年10月我从网络上看到Lucia,Heather,Zu等人节译的繁体中文版,尽管读起来很费劲,但是里面的内容很丰富。于是在看完残缺不全的七章后,我开始看英文版。截至今天已大致看完3遍,我被书里的内容深深吸引着,在现代巨量的灵性信息里,我选择了她慢慢读下来,甚至暂停了Urantia Book。因为我强烈地感觉到,人们应该尽快知道她,这也成为我坚持下来的动力。最近觉醒字幕组的《灵性科学》系列视频已发布,实际上这本书是它大部分内容的蓝本。

   

    在翻译的过程中,我查阅了大量资料,以尽力得到对本书的完整理解。所有概念易混的词、要注意理解的词在文中都做了标记和注释,我不再花时间对文本做标注和脚注,如有兴趣可自行搜索。因审读时间不够,错误难免,对于本书的任何错误和建议,请发至:Urantia@qq.com

 

                                                                                     

                                                                                        净化之舞

                                                                                                                                                        2012.03.01

 

生命之花的古老秘密

 第一卷 

Drunvalo Melchizedek

 

《生命之花的古老秘密》第1章

 

目 录

                                    第一卷

                                    第一章   忆起我们古老的过去

                                    第二章   揭露生命之花的秘密                                 

                                    第三章   我们过去与现在的黑暗面

                                    第四章   意识进化的失败与基督意识网格的创造

                                    第五章   意识进化中埃及所扮演的角色

                                    第六章   形状与结构的意义

                                    第七章   宇宙的量尺:人体及其结构

                                    第八章   协调斐波纳契-二元极性

                                    第二卷

                                    第九章    精神神圣几何学

                                    第十章    荷鲁斯左眼神秘学校

                                    第十一章  古老的影响在我们现代世界中

                                    第十二章  梅尔卡巴——人类的光体

                                    第十三章  梅尔卡巴几何与冥想

                                    第十四章  梅尔卡巴和神奇力量(Siddhis)

                                    第十五章  爱与愈疗

                                    第十六章  本我的三个层次

                                    第十七章  超越二元极性

                                    第十八章  次元转换

                                    第十九章  新时代儿童

  


前言

    精神唯一。

    远在苏美尔人出现之前,在埃及人创造萨卡拉金字塔(Saqqara Pyramid)之前,在印度文明达到极盛之前,灵性便活在人类的身体里,活躍在每个高度文明之中。人面狮身知道真相。我们远比所知的伟大,只是我们遗忘了。
   

    所有的生命都知道生命之花(Flower of Life)。全体生命并非只有此处,而是每个世界都明白它是创化的图腾——是进入与离开的方法。灵性用这个图腾创造了我们。你明白它的真实,它就写在你之内,存在于我们每个人的身体中。
   

    许久以前我们从很高的意识跌落,这段记忆刚开始浮现。新旧意识在地球的诞生将永远改变我们,并还给我们明白只有一个灵性的知觉。
   

    你在书中读到的是我在这个实相探索的旅程,我学习一切关于伟大灵性的过程,以及我们每个人在每个地方与全体生命间的关系。我在每一个人的眼睛中看见伟大的灵性,我明白它的阴性与阳性面就在你之內。我分享的一切资讯早已存在于你的深处。也许在你第一次读它的时候,看起来前所未闻,其实不然。它是古老的讯息。你能够忆起你深处的记忆,而这本书的目的便是触动那些记忆,让你能够忆起你是谁,为何而来,以及诞生地球的真正目的。

   

    我祈愿这本书为你的生命带来祝福,并带给你对于自己的新觉醒,知道自己非常、非常的古老。感谢你和我一起踏上这段旅程。我深深地爱你,因为事实上我们是多年的老友。我们是一。(Lucia译)

 

    Drunvalo

 

第一章

忆起我们古老的过去

 

亚特兰蒂斯的消失如何改变我们的实相

    过去发生的事,正影响着我们生活的各个方面。将近13,000年前,我们星球上发生的一些戏剧性的事件,完全改变了我们生活的方式和诠释实相的方式。我们在日常生活中所有的经验,包括我们正在使用的科技、曾经爆发过的战争、以及我们所吃的食物、甚至我们理解生活的方式,都是在亚特兰蒂斯末期发生的一系列事件所导致的直接结果。

   

    万物彼此相联!只有一位神,对应着一个实相,但是诠释这个唯一实相的方式几乎有无限种。有些实相是很多人一致认同的,这样的实相被称为意识层次。我们将会明白,某些特定的实相是数量极大的存有们所认同的,包括我们正在经历的这个实相。

   

    我们曾经以非常高的觉知存在于地球上,远超过我们现在所及,以至于我们甚至无法想像我们曾经存在的状态。由于那些发生在16,000~13,000年前的一些的特别事件,人类从非常高的地方跌落,(这种意识上的坠落)非常像穿越空间的坠落,在一个无法控制的意识螺旋里往下掉,穿过许多意识层次,下降了很多个次元,增加了很多密度,直到我们现在所在的地方,我们称之为第三次元行星,地球,现代世界。

   

    我们在生理上、作用于实相的方式上,发生了改变。其中最重要的改变是我们呼吸Prana(普拉那:能量,生命素)生命能量的方式。对于我们的生存来说,Prana比空气、水、食物或其他任何物质都更重要。我们摄入这种能量的方式,从跟本上影响着我们对实相的理解。

   

《生命之花的古老秘密》第1章《生命之花的古老秘密》第1章
   

     在亚特兰蒂斯以及更早期时代,我们呼吸Prana的方式直接影响着环绕在我们身体周围的电磁能量场。能量场的所有形式都是几何的,而我们要运作的是一个星四面体,它由二个反向相嵌的四面体所组成。也可以把它看做是一个三维的大卫星、六芒星

  

《生命之花的古老秘密》第1章 

(彩虹:达芬奇在这张画中真正所表达的是梅尔卡巴与人类进化的关系)

 

    向上的四面体尖端止于头顶上方一个手掌的长度,向下的四面体的尖端止于脚底下方一个手掌的长度。连接上下两个尖端的管道贯通人体的主要能量中心(脉轮)。管道的直径是你的最长手指指尖与拇指指尖相碰时所围成的圆周直径。    

 

    在亚特兰蒂斯沉没之前,我们常常让二股Prana沿着这个管道同时上下流动,而这二股Prana的流动会在某一个脉轮的内部交汇。至于具体Prana如何交汇、在哪里交汇,在古代科学一直是个重要的问题,宇宙各地至今仍然还在研究。

《生命之花的古老秘密》第1章  

    人体中另一个重要的部位是松果体,它几乎位于头部的中心,对于意识有很大影响。它已经从原来的乒乓球大小萎缩成现在干瘪的豌豆,因为我们很久以前就忘记了怎么使用它。而如果你不用它,你就会失去它。

   

    Prana的能量通常会流经松果体的中心。根据《光,未来的医学》的作者贾寇柏•赖勃曼的说法,这个腺体看起来像一只眼睛,你可以说它是一个眼球,在某处有个开口,开口处有一个聚光透镜;它是中空的,内部有颜色感受器。它最初的视野(虽未经科学证实)是朝上,朝向天空的。松果体腺可以从它被设定的方向起看到90度以内的东西,就像眼睛可以从我们面对的方向往上90度仰视。只不过我们看不到的是我们的后脑,松果体看不到的是下方的地球。

 

    即使是萎缩的松果体,也蕴含着所有的神圣几何与对“如何准确地创造实相”的理解。它就在那儿,每个人都有。但是我们现在无法取得这种理解,因为我们在坠落时失去了记忆,而没有这些记忆,我们开始以不同的方式呼吸。我们不再从松果体摄入Prana并使它上下流经中央管道,我们开始透过鼻子和嘴呼吸。这使得Prana绕开松果体,导致我们以一种完全不同的方式、对唯一实相的另一种诠释(称为善恶或二元意识)来理解事情。这种二元意识的结果导致我们认为自己是从身体的里面往外看,让我们感觉与外在分离。感觉起来很真实,事实上并不是。这只是我们处于坠落状态时对实相的观点。例如,发生的任何事都没有错,因为神控制着发生的一切。
从二元的观点来看这个星球和它的进化,在正常的进化曲线上,我们不应该坠落到这里。某件没有预料到的事情发生了。我们经历了某种突变,某种染色体断裂。所以几乎13,000年来地球一直处在危急情况中,许多不同意识层次的存有们一起努力试着找出让我们回到曾经所处的进化道路上的方法。

   

    这个意识上“失误”的坠落和紧接着为了重回正轨的努力使得一件“真正的好事”、一件并非预期的、令人惊讶的事发生了。那些来自整个宇宙尝试在这个问题上帮助我们的存有们,开始在我们身上进行各式各样的实验,有些是合法的,也有些未经授权。他们从某个特别的实验中得知:在幻境中,没有人可以理解实相,除非他来自远古的合一文明。

 

梅尔卡巴(Mer-Ka-Ba)

    在这个故事中还有另外一个主要部分。13,000年前我们可以觉知到一些我们现在已经完全遗忘的、关于我们自身的事:环绕身体周围的几何能量场能够以某种特别的方式启动,这仍然与我们的呼吸有关。这些能量场曾经在我们身体周围接近光速旋转,但是在坠落之后,它们开始减速直到不再转动。当这个能量场恢复并开始旋转,就称为梅尔卡巴,它在这个实相的用途是无与伦比的。它让我们对“我们是谁”有一个更广阔的觉知,将我们与更高的意识层次连结,并且恢复我们关于无限可能的记忆。

                                   《生命之花的古老秘密》第1章

    一个正常的、旋转的梅尔卡巴直径有50至60英尺,与人的身高成正比。旋转的梅尔卡巴,可以用适当的仪器在电脑萤幕上看到它的转动,它的外型就像银河的热红外图,这也是传统飞碟的基本模型。
 

                            《生命之花的古老秘密》第1章

    梅尔卡巴(Mer-Ka-Ba)由三个更短的词组成,来自古老的埃及。其它的文明可能记做merkabah, merkaba, merkavah。它有很多种发音,但一般把三个音节分开读,每个音节都是重音。Mer 指的是某种特定的光,只有在第十八王朝的埃及才被理解。它看起来像是两个反向旋转的光场在同一个空间转动,由某种呼吸模式产生。Ka 是指单个灵魂。而Ba 指的是灵魂对它的特定实相所做的诠释。在我们的实相中,Ba 通常被定义为身体或物质实相。在其他不具形体的实相中,它指的是灵魂对它们所带来的实相的诠释。

 

《生命之花的古老秘密》第1章
   

    所以梅尔卡巴是一个互转的光场,同时影响着灵魂和身体。它是一个能把灵魂和身体(或是某个存有对实相的诠释)从一个次元移到到另一个的载具。事实上,梅尔卡巴能做的不仅于此,因为它不但能创造实相,而且能在实相之间移动。然而,我们把主要焦点放在它可以作为次元间移动的载具,它能够帮助我们回到初始较高的意识状态。

 

回到我们原初的状态

    明确地说,回到我们的初始状态是一个自然过程,这个过程的难易程度与我们信仰的模式息息相关。然而,只是简单地用上梅尔卡巴的技巧,例如修正呼吸模式,或从内心了悟到,所有生命形式之间的无限连结是不够的。至少还有另一个因素比梅尔卡巴本身更重要,那就是理解神圣之爱,实现神圣之爱、并生活在神圣之爱中。因为神圣之爱(有时称为无条件的爱)是将梅尔卡巴变成活化光场的主要因素。没有神圣之爱梅尔卡巴就只是一部机器,而这部机器有其限制,无法让创造它的灵魂回家,到达最高的意识层次:这时的观点没有层次之分,或者说,没有观点。

   

    为了超越某一次元,我们必须去体验并表达无条件的爱。地球正告别这个分离主义的世界,快速地朝更高的次元移动。在那里我们会获得与所有生命完全合一的感受和知识。在我们的回家之旅中,随着我们继续向上穿越每一个次元,这种感受将不断地成长。
   

    随后我们将探索一些打开心轮的特别方法,点燃慈悲、无条件的爱,让你获得直接的体验。如果你能够让它发生,你也许就会发现一些不曾知道的关于你自身的事。

   

    亲爱的读者:工作坊中的有些过程无法通过录音带或本书来重现,因为它们完全是体验上的。体验与知识一样重要:如果没有体验,知识是毫无价值的。现在,我们唯一能给予这些经验的方式是通过现场工作坊的口语传达,但未来也许会有变化。

 

一个更高的、包含三次元现实的实相

    另一个我将讨论的内容,有很多名字,但现在的术语中,它通常被称为高我。在高我的实相里,我们同时存在于这个世界及其之外。还有很多次元和世界远超过人类的想象力。这些次元在数学上非常精确,次元间的间隔类似于八度音程的音阶,相当于生命各方面之间的关系。但是,现在你的第三次元意识可能已经与高我切断了连结,所以只能意识到地球上发生的事。存有存在于自然非坠落状态的基准就是:同时觉知到几个次元(就像音乐的和弦),直到最后,随着他们的成长,他们可以同时觉知到任何地方的任何事情。下面有个不寻常的例子,它可以说明我正谈论的事:
   

    目前我正与一位可以同时觉知到许多维度的人保持联系。她坐在房间里,却可以从外太空观察。美国国家航空航天局要求她去观察某个人造卫星,并提供一些只有在那儿的人才可能知道的信息。她读出了仪器上的信息,研究她的科学家个个目瞪口呆,无法理解她是如何做到这一切的。她说她飞到那颗人造卫星旁然后看到了那些信息。她的名字叫Mary Ann Schinfield,她是个瞎子,却能够在房间里穿梭,没有人知道她看不见。她是如何做到的呢?

《生命之花的古老秘密》第1章

    最近她打电话给我,问我要不要通过她的眼睛来看,我当然愿意。在几个呼吸时间过后,我的视野被打开来,我看见一个充满我视野的巨大屏幕(或者是通过它在看),就好像我没有身体地快速飞过太空。透过她的眼睛,我可以看到星星,那一刻她正和我飞过一系列移动的彗星,并且还很靠近其中的一颗。
   

    这是我经历过的一次最真实的出体体验。在那个大屏幕周围有约12~14个更小的屏幕,每个上面都有着飞速移动的影像。右上角的那个屏幕快速闪动着三角形、灯泡、圆圈、波纹、树和方块等图像,正是这个屏幕告诉她,她身体所处的空间里有什么,她能通过这些看似无关的图像来“看”。另一个左下方的屏幕用来与太阳系内的其他外星生物沟通。
   

    这是一个存在于地球次元的身体内,却有着其他次元完整记忆和体验的人。这种跨越实相的方式很不寻常。通常人们并不观察内在的萤幕,但是我们的确同时存在于许多其他世界,即使大部份人很少觉知到。
   

    你们目前可能存在于五个或更多的次元。虽然在这个次元和其他次元之间有裂痕,但当你与你的高我连结时,那个断层就会被修补。此后,你开始觉知到更高的次元,而更高的次元也开始更加注意你——沟通开始了!与高我的连结可能是一生中最重要的事情,这比理解我将给你的任何知识、比学会启动梅尔卡巴都更重要。因为一旦连结到了高我,对于如何一步步地穿越各种实相向前进化,以及如何让你回到神的完整意识,都会得到完全清晰的知识。当你连结了你的高我,其余的事情会自动发生。你仍然过你的生活,但是你做任何事时,在你的行动、思想和情感中都将带有巨大的力量与智慧。
   

    如何正确地连结自己的高我,这是许多人(包括我本身)一直想要了解的。许多人以某种方式连结了高我,却不知道是如何发生的。在这里,我会试着解释如何正确地与你的高我连结。我将尽力而为。

 

左脑和右脑的实相

    另外,我会把大约一半的时间花在左脑的知识上,例如几何学、一些事件和各种大多数灵修者认为完全不重要的知识。我会这么做是因为在我们坠落的时候,我们将自己分为两个主要部分(事实上是一分为是三,但主要的部分有二),我们称其为男性和女性。我们的右脑,控制着左半部的身体,是我们女性的部分。这是我们的心理和情感所在。这个部分知道:只有一个神,对应着一个实相。虽然它无法解释,但它就是知道这个真理。所以我们在女性部分没有太多问题。
   

    问题在于左边大脑的男性部分。因为男性大脑的本质是取向性、目的性,它的逻辑成分前倾(具支配性),而女性大脑的逻辑成分后缩(不具支配性),男性和女性的大脑互为镜像。左脑向外看实相的时候,无法体验到合一,它看见的是分割与分离。因此,当我们下降到地球的第三次元时,我们的男性部分会有许多问题。甚至我们最主要的圣书(古兰经、希伯来圣经和基督教圣经)都把所有的事情分为相反的两面。左脑体验到有一个神,但也有一个魔鬼,也许没有神那么强大,但有着巨大的影响力。连神都被二元化为拥有黑暗与光明两种相反力量的极性(并非这些宗教的所有派别都如此,他们中有少数派别知道:只有一个神)
   

    直到左脑能够通过任何事来看到合一,知道确实只有一个灵魂,一个力量,一种意识完全穿透现有的任何事;直到它明白合一并且毫不怀疑,不然大脑必将与它自己分离,与完整分离,与它潜能的完整性分离。即使对于合一最微小的怀疑,都足以让左脑把我们拉回来,而让我们无法在水上行走。记住,当耶稣要求托马斯在水面上行走时,只要在他的大脚趾上有一个细胞说:“等一下,我做不到”。他就会落入(二元实相的)冷水之中。

 

我们将带着这些知识去哪里

    我会花大部分的时间让你冲破怀疑的阴影,让你相信:唯一的神创造了现有的一切,正是它形成了你身体周围的电磁场。场中的几何形式也同样出现在一切事物的周围(如行星、银河、原子…等等)。我们将仔细检视这个蓝图。

                       《生命之花的古老秘密》第1章

    我们会花相当长的时间研究地球历史,然后慢慢地移动到现在。因为这对我们现在的状况十分重要。如果我们不知道过程中发生的事情,就无法明白我们是如何变成今天的样子。它们有着密不可分的联系。旧事不断地重演,现在仍在进行。事实上,它从未停过。

   

    你们之中那些右脑主导的人可能很想跳过这些左脑的知识,然而对你们来说,清楚地知道这些,是很重要的。左右脑的平衡将换来灵性的健康。

   

    当左脑看见绝对的合一,它开始放松。你的胼胝体(连结两个脑半球的纤维丛)以一种新的方式打开,左右脑之间的连结变得更宽,流动开始发生,信息往复传送,两个大脑半球开始彼此整合、同步。如果你用生物反馈的方法去观察,你可以看到这些情况发生。此时,松果体也以不同的方式开启,让你能够通过冥想来激活你的梅尔卡巴光体成为可能。此后,我们原有的更高意识层次得以再生和恢复的过程开始发生。这是一个成长阶段。

   

    如果你正在进行着某种灵性修持,不需要为了开始运作梅尔卡巴而停下来(除非,你的老师不希望你混和修习)。一旦你的梅尔卡巴开始旋转,任何基于真理的冥想会特别有效,因为明显的效果而进化得非常快速。为了让你确定,我再重复一次:梅尔卡巴光体不会否定或禁止任何基于“合一之神”的冥想方法或宗教。

    到现在为止,我们谈的都是灵性的入门。这还只是个开始,但也是最重要的步骤。

    你的左脑也许会喜欢这些知识,最好你能将他们清楚地归纳整理。当然你也可以轻松一点,把这部分当作探险故事来读,锻炼一下想象力。不管你怎么读它,开始读才是重要的。你会收获你想知道的任何知识。

    那么,本着合一的精神,让我们一起开始这趟探索的旅程吧。

 

挑战前人的信仰模式

    很多我们现在认同的想法和我们在学校学到的“事实”都不是真实的,现在全世界的人都开始意识到这一点。当然,那些模式在被教导的时候,都被认为是真的。而下一代观念和想法改变后被教导的“真理”就不一样了。例如,从90年代前起直到现在,人们对原子的观念发生着戏剧性的改变。现在人们已不再坚持某个概念,仅仅只是使用它,但可能带着错误的理解。曾有一段时间,原子的结构被看成一个西瓜,电子则是分布其中的西瓜籽。我们对存在于周围的实相所知实在不多。现在量子力学告诉我们做实验的人影响实验的结果。换句话说,意识能够依它的信念模式改变实验的结果。

 《生命之花的古老秘密》第1章

    还有很多其他方面我们都以为是真理,可完全不是那么回事。长久以来,我们一直认为地球是唯一有生命的星球。我们内心深处知道这不是真的,然而到了现在,这个星球也很难承认这个事实。即使五十年来,世界各地确凿的UFO目击证据从未停止出现过。除了UFO以外的主题,如果能被相信与接纳,会让那个主题不再那么让人害怕。因此,我们将要探讨一些暗示宇宙更高等意识存在的证据,不仅在那遥远的星星,而且也许就在这地球上。

 

异常现象合集

多贡”(Dogon)部落、天狼星B 和海豚

    下图中的信息来自一本谈天狼星的书:天狼星之谜,作者Robert Temple。我听说他选了10到12个主题,尽管每一个主题的观点都完全不同,却都得到相同的结论。令我感到高兴的是,其中的一个主题与我们将要谈到的主题的另一方面有关。

   《生命之花的古老秘密》第1章

    Robert Temple是最早揭露非洲廷巴克图附近多贡族的人,虽然科学家已经知道了很多年。以我们现在的世界观来看,他们不可能以任何方式获得他们留存的这些知识,而这些知识让我们知道:我们并不孤独。

   

    在多贡族领地有个洞穴一直延伸进一座山,洞穴里是至少700年前的壁画。部落里的圣人坐在洞穴入口以守护它。这就是圣人终生的工作。族人供养他、照顾他,但是没有人可以碰他或接近他。等他死后,另一个圣人会接替他的工作。

   

    洞穴中有很惊人的图画和信息,我将告诉你们其中两个,仅仅是两个。

 

  《生命之花的古老秘密》第1章

 (彩虹:天狼星SiriusA-B-C的照片)

   

    首先要谈的是天空中最亮的星:天狼星,现在称为天狼星A。如果你找到猎户座腰带(三颗星连成一线),沿着线往左边,你会看到一颗非常亮的星星,那就是天狼星A;然后顺着猎户座腰带往上约刚才的两倍距离,你会看到昴星团。多贡族洞穴中的信息明确指出,有另外一颗星围绕着天狼星旋转,他们对这颗星的描述非常详细:这颗星非常非常古老,非常小,由 “宇宙间最重的物质”所构成,绕天狼星旋转的周期“约50年”。天文学家在1862年才证实天狼星B(白矮星)的存在,而其他细节到最近15~20年前才证实。

 

 《生命之花的古老秘密》第1章《生命之花的古老秘密》第1章

 (彩虹:天狼星A与天狼星B、猎户座和天狼星的关系)

 

  《生命之花的古老秘密》第1章

(彩虹:吉萨金字塔与猎户座“腰带”的关系)

   

    你将会明白,恒星与人类非常相似,它们是有生命的,像人类一样具有个性与气质。从科学层面来说,它们有成长阶段。它们开始的时候主要成分是氢,就像我们的太阳一样,两个氢原子发生核聚变反应形成氦,这个过程创造了我们星球上所有的生命与光。

   

    随着它进一步成长,另一个核聚变反应开始:三个氦原子结合形成碳原子。这个成长过程持续经历几个不同的阶段,直到自身的能量无法再维持核聚变反应为止,此时这颗恒星的生命也达到终点。就目前我们所知道的,当恒星的生命到了尽头时,它有两种可能性:第一,它可能爆炸变成一颗超新星(巨大的氢气云),成为孕育新恒星的发源地;或者迅速地膨胀成为红巨星,在巨大的爆炸中吞没周边所有的行星,燃烧它们,并摧毁整个系统,然后持续膨胀很长的时间,最后慢慢萎缩成一颗晚期的小恒星,我们称为白矮星。

   

    科学家发现绕天狼星旋转的就是一颗白矮星,与多贡族人所说的完全符合。科学家开始去研究它的重量,想看看它是不是“宇宙中最重的物质”,约二十年前最原始的估算是每立方英寸两千磅,这确实称得上是很重的物质。但现在的科学家知道这只是极其保守的估计。根据最新的数据,每立方英寸约有150万吨。除黑洞外,这确实像是宇宙中最重的物质。

   

    此外,科学家研究出天狼星B天狼星A的周期为50.1年。多贡族的说法绝对不是巧合,实在太接近了。但是一个古老的原始部落怎么会对一颗我们到本世纪初才有能力测量的恒星了解得如此详尽呢?而这些只是他们的部分知识而已,他们还知道太阳系中所有的行星,包括海王星、冥王星、天王星(我们最近才发现)。他们准确地知道接近星星时看起来的样子,那是最近我们的卫星到了太空才看得见的。他们也知道红细胞、白细胞以及人体各种生理学知识,这也是我们最近才了解到的。

   

    自然地,有一个科学小组被送往该地区,想去了解他们是如何获得这些知识的。其实这对那些研究者而言可能是个大错误,如果他们承认多贡族真的拥有这些知识,那他们也必须承认多贡族获取这些知识的方式。科学家问:“你们是怎么知道这些事的?”多贡族人回答说,是洞穴中墙壁上的画展示给他们的。这些画显示一个飞碟从天而降,以三只脚架着陆,飞碟上的生物在地面造了一个大洞,注满水,从船上跳入水中,然后来到水边。这些生物看起来像是海豚;事实上,也许它们就是海豚,但我们不确定。他们开始跟多贡交流,描述他们从哪儿来,并告诉多贡族人这些知识。

   

    科学家们听完后,呆坐着,最后说:“Noo!我什么也没听见!”因为这不符合他们自认为了解的任何东西,只好把这些事情隐藏在心里。大部分的人,包括科学家,都不知该如何处理这些事实。因为已经有太多像这样的事情令我们不知该怎么办。只要我们无法把这些不寻常的知识与我们自认为了解的知识整合在一起,我们就只好置之不理。因为如果我们承认它,那么我们的正统理论就不起作用了。

   

    接下来,我们要谈一件多贡族知道的另一件事。下图是多贡洞穴中的一幅壁画。科学家们并不知道上面画的是什么,直到后来计算机模拟了1912到1990年间,从地球上看天狼星B天狼星A转动的轨迹。模拟结果与这幅壁画一模一样。而在至少700年前,海豚就告诉了多贡族这幅图景。

     《生命之花的古老秘密》第1章

(彩虹:左边是洞穴中图画,右边是天狼星轨迹)

《生命之花的古老秘密》第1章

(彩虹:壁画中螺旋所表示的时间和天狼星A,天狼星B在1912-1990年之间的轨道关系) 


《生命之花的古老秘密》第1章
(彩虹:螺旋线和人类DNA之间的关系)

   

    当这些信息被披露之后,我发现1912年和1990年都是非常重要的年份,事实上,1912至1990年这段时期可能是地球历史上最重要的时期之一,这点我会在后面解释。但是简短地说,1912年是时间旅行实验开始,当时在灰人和人类之间做实验;1990年正是地球的扬升网格完成的第一年。这段时期还有很多事情发生。多贡族的壁画上准确地指出这段时期,无疑是某种预言。

 

秘鲁之旅和更多多贡的证据

   

    我第一次了解到多贡是在1982或83年,我与一群研究多贡族的人共事,他们去过那里与多贡族交流。1985年我带了一群人去秘鲁,其中有个人正是多贡研究者之一。我们住进库斯科一家叫做圣奥古斯丁的豪华旅馆,打算第二天徒步四十英里穿越山顶的印加古道,到达海拔2350米风景极为美丽的马丘比丘。

   

    我们的旅馆隐匿在城镇中心的高墙后面,是一栋西班牙风格的泥砖豪宅。我与那位多贡学者同住一间房以节省费用,他不断地告诉我许多他们正在研究的事,比我们在这里讨论的多得多。当我们拿到房间牌号时,他兴奋地大喊:“23号!多幸运!”在非洲多贡人居住的地方,天狼星会消失在地平线下几个月看不见,直到7月23日清晨,在太阳升起的前一分钟,它从正东方出现,闪耀着红宝石般的光芒。所以你能看见天狼星很短的时间,然后它就消失了(被太阳光挡住)。这称为天狼星的偕日升,不仅是多贡或埃及,对大多数古老民族来说都是一个非常重要的时刻。

  《生命之花的古老秘密》第1章

    在这个时刻,天狼星、太阳和地球连成一线。在埃及,几乎所有的庙宇都建在这条线上,包括狮身人面像的视线。很多庙宇会在墙上凿一个小洞,在另一面墙上凿另一个洞,一直通到某间昏暗的密室,这间暗室的中央摆放着一个刻有小印记的立方体(或黄金比例的长方体)花岗岩圣台。在天狼星的偕日升时,一道红宝石般的光芒就会进入暗室,照射在圣坛数秒钟,宣告新一年的开始,这也是古埃及天狼星历的第一天。

   

    当我们走进房间,把行李放下,我们同时注意到了床单上的图样,见下图:

 

   《生命之花的古老秘密》第1章

    我们站在那里5分钟,惊讶得说不出话来,大脑飞速地运转着试图理解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如果你再看看那个多贡族壁画里从飞碟中钻出来的生物,你就会发现床单上印的图样居然非常相似:一半在水中,一半在空气中,暗示是呼吸空气的哺乳动物;他们的尾鳍是水平而不是像鱼一样垂直的。海洋生物中唯一有这种尾鳍的是鲸类,例如海豚与鲸鱼。

   

    但是多贡在非洲,而我们现在是在秘鲁。我们问旅馆的人对这个符号了解多少,他们知道的并不多,他们多数是西班牙后裔,不了解印地安神话和创世的古老传说,所以不知道这个图腾所代表的意义。

   

    为了进一步了解,我们租了一部小车到城里去,问其他的人。最后我们来到的的喀喀湖,与印地安人的一支——乌鲁斯人交谈,我问道:“你们对这个图案了解吗?”他们说“噢,是的。”接着讲了一个与多贡族非常相似的故事:一个飞碟从天而降,登陆在的的喀喀湖的太阳岛上,这些像海豚的生物跃入水中,来到人们身边,告诉人们他们从哪儿来,并且与前印加文明产生了亲密的关系。根据这个故事,正是这种与天(Sky People)的联系,造就了印加帝国。

   

    我惊讶得目瞪口呆,后来澳洲《Simply Living》杂志出版了一系列的文章完整地描述了这个主题。当人们开始进行调查,他们发现全世界的文明都有一个类似的故事。光是地中海就有十二个。我们以后再来仔细聊关于海豚的故事,似乎它在地球意识的开展上扮演了一个极其重要的角色。

 

狮身人面像存在多少年了?

    接下来的发现可能是地球上最重要的发现之一。舒瓦勒•卢比茨是一位自学成才的著名埃及考古学家,曾写过许多书籍。他和他的继女 Lucie Lamy 展现了他们对神圣几何与埃及文化的深刻理解。

 《生命之花的古老秘密》第1章

    四十年前,舒瓦勒•卢比茨在观察狮身人面像时,开始对其表面巨大的磨损产生兴趣。狮身人面像的背面,有12英尺深的磨损,而这种磨损与埃及的其他建筑物完全不同。其他建筑物上由风沙侵蚀造成的磨损程度与有着4,000年历史的建筑应有的磨损程度一致。但是狮身人面像的磨损看上去似乎还经过水的冲刷而更加平滑。根据主流的看法,狮身人面像、大金字塔还有其他相关的建筑物都是建于4500年前法老胡夫的埃及第四王朝

 

《生命之花的古老秘密》第1章《生命之花的古老秘密》第1章

  (彩虹:斯芬克斯背后被水冲刷腐蚀的痕迹)  (彩虹:雨水冲刷和风化腐蚀痕迹:左冲刷,右风化)

 

    埃及考古学家一直排斥着,不去了解这个矛盾,这种情形持续了约四十年。其他的人也都注意到这点,但埃及人就是不愿承认这个明显的事实。后来一个叫约翰•安东尼奥•韦斯特的人开始感兴趣,他曾写过许多关于埃及的书,包括《空中的巨蛇》及一本很好的埃及旅游书。当他听说关于狮身人面像的争论后,亲自跑去察看,他发现它的磨损非常深,确实看起来像是水造成的。他也发现,就像舒瓦勒•卢比茨一样,主流考古学家无法接受这个看法。

《生命之花的古老秘密》第1章

    我认为他们的否认是有某种原因的。我并不是怀疑主流的宗教信仰,只是纯粹地报告:全世界有五千多名埃及考古学家,而他们在许多方面都已达成共识,这种共识也已经成为传统。在普遍认同的金字塔建成年份上,他们也有少许改变,但不多,也不会改得太频繁。这些考古学家都是穆斯林教徒(除了少数例外),他们的圣书是可兰经。在他们的传统中,创世开始于六千年前。所以如果一个穆斯林教徒说某个建筑物是八千年前所建造的,那他就是质疑他们的圣经。他们不能这样做,就是不能。所以他们不谈及它,不会讨论它。

   

《生命之花的古老秘密》第1章《生命之花的古老秘密》第1章

   (彩虹:大约8,000年前斯芬克斯的样子现在被挖掘出来后的样子)   

   

    只要你说任何东西有六千年以上的历史,他们就不会同意。他们会不顾一切地维护他们的信仰,确保没有任何人知道超过六千年历史的任何人造物体存在,例如他们将第一王朝的金字塔团团围住,并在围墙内外建立军事防御工事,所以没有任何人可以进入。为什么?因为它比最早的萨卡拉金字塔的年代更久远,在六千年之前或接近六千年。所以约翰•安东尼奥•韦斯特从埃及考古界外带来一位名为Robert Schoch的美国地质学家,他从一个完全不同的、科学的角度做了一次电脑分析。结果发现,狮身人面像确实有经过水的磨损,在沙漠中经历了至少七千年。

 

    最重要的是,电脑模拟显示,造成这样的磨损至少要经过1,000年连续猛烈且每天24小时持续不断的雨水侵蚀。这意味着狮身人面像至少有8,000年以上,因为不太可能会有持续1,000年的倾盆大雨,他们估计狮身人面像至少应有10,000~15,000年,或许更老。这个证据将是地球上长久以来最有力的发现,它对世界观的冲击将比其他任何可能的发现都更大。尽管如此,它还没有进入学校教课书或常识中。大部份的科学家经过注视、检验、思考、讨论,最终,都认定这是毋庸置疑的。 




      《生命之花的古老秘密》第1章  《生命之花的古老秘密》第1章
     
 (彩虹:斯芬克斯现在的样子:小脑袋大身子;按照合适的身体比例复原的,没有被风化的斯芬克斯) 

 

    所以,狮身人面像的年龄至少有10,000年~15,000年,或者更多。这已改变了前沿考古学者的整个世界观。根据我们目前所知道的判断,世界上最古老的文明人类是约西元前3800年前的苏美人。在那之前,除了多毛的野蛮人外,整个星球没有任何文明存在,但现在我们却发现了10000~15,000年历史的人造物——象征着文明的东西。这推翻了一切!

 

《生命之花的古老秘密》第1章《生命之花的古老秘密》第1章    

(彩虹:6,000年前的星象图斯芬克斯的头应指向金牛座;约12,000年前的星相图斯芬克斯头指向狮子座)

   

    在过去,当类似这种对世界观有重大影响的东西一旦被发现,大约须花上一百年左右时间才能将其传播至人群中,成为共识。但是今天,通过电视、电脑、网络等渠道,将会快得多!现在科学界空前地正视柏拉图提及的另一个文明,另一个大陆——亚特兰蒂斯。

   

    狮身人面像是这星球上最大的雕塑,它不是由多毛的野蛮人所完成的,而是由一个非常精密复杂的文化所完成的,而且不是由任何我们目前所知的地球人所完成的。这是第一个从科学的角度来说明文明的真实年龄的确凿证据,还有许多的其他证据,只是人们不将其公开。而狮身人面像的这个信息使我们的世界观产生了一个裂缝,它发生在1990年,并且现在这个裂缝正在变大,现在我们有公认的证据:早在10,000年前,地球上就有高等文明存在,这将完全改变我们对自己的看法。

 

埃德加•凯西,狮身人面像和记录大厅

    狮身人面像引起的改变非常有趣。研究与启蒙协会(ARE)是一个基金会,基于“沉睡的先知”埃德加•凯西的教导,他们表示狮身人面像下有进入记录大厅的通道,据说记录大厅是藏有地球上古老文明存在证据的密室。

   《生命之花的古老秘密》第1章  《生命之花的古老秘密》第1章    
 (彩虹:当时有很多信仰系统,凯西的理论,只是被当作众多系统中的一个)

   

    凯西是一位特别有趣的先知,他一生中做了大约14,000个预言,而到1970年时,其中12,000个已经实现,另外2000个时候未到。在那些预言中,他只犯了一个小错误:他收到一名法国男子的来信,请求他为他做一个健康的预测,凯西误给他的双胞兄弟做了预测,那是他唯一的错误。他的预言全都准确地实现了,直到1972年之后,错误开始发生,后面我会解释为什么恰好在这特别的时间。另外,对于那些认为凯西的预言“亚特兰蒂斯会在1970年前上浮到水面”没有实现的人们,请查看1970年一月份的《生活》杂志,许多岛屿确实浮现在凯西所说的亚特兰蒂斯所在地,有的再次沉入海洋,有的至今还在水面。

   

    根据凯西所述,狮身人面像的右爪就是通往记录大厅的入口,透特与凯西都曾经说过在狮身人面像附近的一个地下房间内藏有绝对可以证明很久以前就有高等文明存在的东西。透特说,它可以证明:这些高等文明存在于550万年前。相比之下,我们的文明水平就像个孩子。

   

    事实上,根据透特所说,这个星球上的文明可以追溯到五亿年前,而我们最早的文明来自恒星。但是在550万年前,发生了非常巨大的变化,影响了阿卡西记录。我无法理解怎么会发生这种事!我非常了解阿卡西记录,任何事情发生了就是发生了,永远以振动的方式保存在阿卡西记录里。所以我无法理解阿卡西记录是怎么被摧毁的,但事实就是这样。

 

透特(Thoth)

    谁是透特?插图是埃及圣书字,也就是象形文字。不只是上面那部分,图中的一切都是象形文字。“象形文字”意指神的文字,这些象形文字被画在纸沙草上,据推断这可能是世界上最早的纸。图中描述的是一个名叫透特(Thoth)的人,其中o要发长音。象形文字里显示他的肩膀宽厚,头是一种叫做朱鹭的鸟类。他的右手握着纸草芦苇杆,因为他正是把书写介绍到这个世界上来的人。这是一个极其重要的事件,或许这是曾经发生在地球的这个周期中最具影响力的行为。在我们所知的历史中,这比任何其他单一行为都更能改变我们的进化和意识。

        《生命之花的古老秘密》第1章  《生命之花的古老秘密》第1章  《生命之花的古老秘密》第1章

    透特的左手也握着一样东西,叫做生命十字章(ankh),是永生的象征,也是古埃及时代主要的象征之一。环绕我们身体周围的电磁能量场形状就像生命十字章。根据埃及人的观点,回想起它,是我们回归永生、回到自由的开始。

   

    在我第二次埃及之旅时,我到处寻找这种叫朱鹭的小鸟。我推测它们可能生活在芦苇草当中,因此我带相机在芦苇草中寻找,但始终没看到一只。直到我返回美国新墨西哥州中部的阿布奎基动物园才拍得照片。它们看起来像是短脚的鹳,有着粉红色羽毛。

 

我的故事 始于伯克利

    你们有些人可能无法接受:与其他次元的存有交流是可能的。但它确实在我生命中发生过,我没有渴求过它,但它就是发生了。从那以后,我几乎每天都与透特跨次元交流,持续长达数年。现在我知道,当我还在加州大学柏克莱分校念书时,我与透特的个人关系就已经开始了。

   

    我主修物理,副修数学。那时我只差1.25个学分就可以毕业了,但我决定我不要学位,因为我发现关于物理学家的某些东西让我打消继续献身物理学的念头。我认为物理学一点儿也不科学,但现在我已经完全改变了看法。就像考古学家一样,如果有什么事情会导致巨大、迅速的改变,物理学家就会逃避它。也许这是人类的天性。因此我转向大脑的另一半:开始主修艺术学。辅导员说我疯了,他们问:你打算放弃物理学位?但我不需要它,也不想要它。后来为了毕业我不得不再多修两年艺术及艺术史,最后在1970年取得学位。

 

前往加拿大

    在经历越南战争和接踵而来的国内动荡后,我简直受够了,我不知道我还能活多久,也不知道接下来又会发生什么。我仅仅想快乐地活着,做一些自己想做的事。我决定离开这里,住进我一直向往的山中。因此我离开美国去加拿大,后来我才知道,一年后数千越战反对者都像我一样离开了美国。我与一名叫Renee的女子结了婚,我们到库特内湖边的僻静处建了一个小木屋。距离最近的公路也要走4公里,我们几乎与世隔绝。

   

    我开始过上我想要的生活。曾经总想看看自己能否过着原始的生活,因此我做了这个尝试,刚开始还有点害怕,但很快我就习惯了大自然的生活,奇妙、完美,基本上不花钱。这样生活了一段时间后,我认识到,这比在城市中工作简单多了!每天我只需努力工作约3小时,这太棒了,然后我可以玩乐器,到处跑。这就是我全部的生活,我很开心。这样的生活让我发现了一些关于自己的某些东西,使我(对实相)的理解产生了深远的影响。这些日子的生活可以归结为“回归我的内在小孩”。内在小孩被释放了,在这个过程中,一些发生在我身上的事就像催化剂,最终促成了我现在的生活。

 

两位天使和他们的引导

    在加拿大温哥华时,我们想去了解冥想,所以我们开始跟随一位住在温哥华的印度老师学习。为了表示我们的真诚,我们身着有头巾的白色丝袍以示尊重。经过约4~5个月的冥想练习后,一天,两位约3米高的天使出现在我们的房间!一位是绿色的、一位是紫色的。我的视线可以穿过他们透明的身体,但他们确实就在那里。我们没有期待、也没有要求这现象发生,我们只是听从印度老师给我们的教导。我认为老师也不是完全理解这事,因为他总是问我们很多问题。我的生活从那一刻起开始不同。

  

《生命之花的古老秘密》第1章

    天使说的第一句话是:”我们就是你”。我完全搞不懂他们在说什么,我说:“你们是我”?然后慢慢地他们开始教导我各种各样的事情,关于我自己、这个世界以及意识的本质。最后我的心对他们完全敞开,我能感受到来自他们的巨大的爱,他们完全改变了我的生命。在数年时间内,他们引导我去拜访了大约70位不同的老师。在冥想中,他们告诉我将要去拜访的老师的地址和电话。他们会告诉我,是先和老师通电话还是直接去老师家。所以,我只要照做,就总能找到对的人。然后按他们的指示在老师那里待一定的时间。直到天使们说:“好,你学完了,可以离开了!”

  

    我记得他们送我到Ram Dass那里后,我在那里闲了三天,搞不懂要做什么;后来有一天,我搭着他的肩要和他说话,瞬间感到一震,几乎把我震到地上。天使说:“好了,你可以离开了”。我和Ram Dass成为了朋友,后来不管我跟随他学习什么,总是在一秒钟之内就完成了。

   

    Ram Dass的老师——尼姆•卡洛里•巴巴的教导对我产生了深远地影响。他相信:“遇见神最好的方式,就是每一种方式”。我也曾接触过、并且很珍惜与尤迦南达在一起的工作。后面我会提到关于圣•尤地斯瓦尔以及他的一些工作。我已经研究并练习了几乎所有主要的宗教——穆斯林教、犹太教、基督教、道教、苏菲派、印度教、藏传佛教。并深入研究了道教和苏菲教(苏菲教研究了11年)。我拒绝锡克教,因为我认为军事准备是不必要的。然而,对我来说其中最强大的老师还是美洲印第安人,他们打开了我所有灵性成长的门。对我的生命产生巨大的影响。但那是另一个故事,到时候我会告诉你们。

   

    世界上所有宗教都在阐述相同的实相。他们用不同的词、不同的观念和想法,但都指向同一个实相,唯一的灵魂,穿透所有的生命。通过不同技巧可以达到不同的意识状态,但只有那唯一的实相才是真实的。并且,当在你到达那里时,你会知道它。不管你想要怎么称呼它,给它不同的名字,它都是一样的。

 

炼金术和透特的第一次现身

    直到有一天,天使引我去见一位加拿大炼金术士。他正将水银变成黄金(铅也可以,但要困难得多)。我跟随他学了两年炼金术并且亲眼看到全过程。他有一个直径18英寸的水晶球,里面充满液体,小水银泡泡上升到水晶球,会经过一系列的颜色变化,最后上升至顶端,形成小黄金球,然后沉到底部。他会把所有的小黄金球收集起来用在灵性工作上。他有一间很普通的小房子,在加拿大不列颠哥伦比亚省本拿比市的一条普通的街上。如果你开车经过这条街,他的房子看起来和其它房子没什么区别,但在他的房子下面有一间秘密实验室。他已经花了数百万美元在黄金和持续的挖掘上,并建了一个巨大的物体,里面充满了电子天平等各种各样的东西,以便他进一步深入自己的研究。他完全不关心钱,当然炼金术的目的也不是为了制造黄金或钱,而是为了理解水银或铅变成黄金的过程。

   

    过程才是重要的。因为从水银变成黄金的过程,和一个人从现有的意识层次到达基督意识的过程是相同的。事实上,如果你要研究炼金术,你就必须研究所有实际存在的化学反应,因为每个化学反应对应着生命在某个方面的经历。

   

    有一天,我坐在炼金术老师前面三尺远,我们正在进行一种特殊的睁着眼睛的冥想,冥想持续了1~2个小时。然后,一件我从未见过的事发生了!他开始变得模糊,最后直接消失在我眼前!人不见了!我不知该怎么办,傻傻地坐着。然后我犹豫地把手伸过去感觉他,没有人在那儿。我完全被吓到了!我不知如何是好,所以只好继续坐在那里。不久之后另一个完全不同的人出现在我眼前!绝对不是同一个人!我的炼金术老师约35岁,而这人大概是60到70岁,而且矮了一点,只有1.6米的样子。

   

    他个子很小,像埃及人,黑皮肤,头发有点长,披在后面,脸刮得很干净,下巴有6寸长的浓密胡须,并且有五个地方打了结。他穿着简单的黄褐色长袖棉质衣裤,盘着腿,面对我坐着。从震惊中回过神来后,我观察着他的眼睛,我看到了某种只有在婴儿的眼睛里才会有的东西。当你凝视婴儿的眼睛,那是很舒服的。因为那里没有期待,没有判别,什么都没有。你只是融入他们的眼睛,而他们也融入你。这就是看他的感觉,他有一双婴儿般的大眼睛,在他身上看不到任何期待。我与他瞬间连结在一起,毫无阻碍。他前所未有地触动着我的心。

   

    然后他问了我一个问题:“宇宙有三个遗失的原子,你知道它们在那里吗?“我根本听不懂他的意思,所以我说“不知道”。然后他给了我一次体验:把我送回创世之初并重新经历它。这是非常有趣的出体经验。回来后,我就理解了三个遗失的原子是什么意思——至少我认为我已经知道了。于是我说“我认为你的意思就是说…”,然后把我的想法继续告诉他。等我说完后,他仅仅只是微笑、点头,然后就消失了。不久后我的炼金术老师再次出现。他对此完全不知情,似乎刚才的一切都只发生在我的体验中。

   

    我完全沉浸在这次体验中。那时,天使要我跟随其他4位老师学习,所以我一位接着一位地上课,生活非常充实。但除了这位出现在我面前的小矮人,我记不起任何事。我没有问过他是谁、他从哪里来。随着时间的流逝,这次体验也渐渐褪色。但是我总会想到:他是谁?为什么要我去寻找那三个原子,这和什么有关?我渴望再次见到他,因为他是我曾经见过最纯洁的人。12年后,我知道了他是谁,他就是透特。1984年11月1日,他再次出现在我生命中并给予我许多教导。然而,那是以后要讲的其他的故事了。

 

透特:亚特兰蒂斯

    埃及的透特几乎可以追溯到亚特兰蒂斯的起源。52, 000年前,他就找出了不经历死亡、并把意识维持在同一个身体内的方法。从那以后,他就一直待在那个身体中。直到1991年他才离开,并以一种新的、我们还无法理解的方式存在。他经历了大部分亚特兰蒂斯时期,甚至当了16,000年亚特兰蒂斯国王,那时他叫Chiquetet Arlich Vomalites,他的名字实际上是Arlich Vomalites,其中“Chiquetet”意指“寻找智慧的人”,因为他想成为智者。亚特兰蒂斯沉没后(我们很快就会详细讨论这段历史),Arlich Vomalites和其他高等存有等待了6,000年,才开始重建新的文明。

   

    人类6,000年来一直处于沉睡状态。当埃及开始苏醒之后,他来到埃及,自称为透特,在整个埃及时期一直使用这个名字。埃及灭亡后,透特开启了下一个主要文明:希腊文明。我们的历史称毕达哥拉斯为希腊之父,毕达哥拉斯学派开启了希腊文明,而希腊文明是现代文明的开始。毕达哥拉斯在他的作品中提到,透特牵着他的手,带他来到大金字塔底下,教导他这个实相的所有几何学与实相的本质。通过毕达哥拉斯开启希腊之后,透特进入希腊文明,称自己为“赫尔墨斯”。

 

  《生命之花的古老秘密》第1章   《生命之花的古老秘密》第1章     
(彩虹:希腊神话中众神和宙斯的使者兼司商业等多种职能的神赫尔墨斯)

   

    因此,Arlich Vomalites、透特和赫尔墨斯是同一个人——请参考2,000年前赫尔墨斯写的“翡翠石板”。

   

    从那以后,他用过许多其他的名字,但我仍然称他为“透特”。他在1984年回到我的生活,几乎每天和我一起工作,每天用4~8小时给予我教导,直到1991年。这是我将与你们分享的大部分信息的来源,当然也有一些与其他信息有关的来源,其他这些来源也已经被许多老师证实。

   

    这个世界的历史都来源于透特。在埃及时,他被称为记录员(Scribe),写下发生的任何事情。他是一个十分公正的观察者,极少去讨论或干涉,除非他知道那是因为神圣的秩序,这正是他对智慧的主要理解。作为一名完美的记录员,他是完美的,不是吗?他一直都活着,仅仅只是坐着,观察着生命的起起落落,记录着一切。最后透特发现了离开地球的方法,他前往另一个有生命的星球,仅仅只是坐在那儿观察他们如何生活,以得到智慧和理解。他从不干涉,保持绝对的沉默,大约每100年换个星球继续观察

   

    总之,透特在2,000年前离开地球,研究其他的生命形式。然而透特认为自己是地球人。当然,我们几乎都来自不同的地方,因为地球只有50亿年的历史,而灵魂是永恒的,任何其他的理解都是幻觉。但透特认为自己是地球人,因为他正是从这里迈出了永生的第一步。

 

 《生命之花的古老秘密》第1章

    上图是透特的妻子, Shesat。她是个非常奇特不凡的人,甚至不亚于透特。她是第一个将我的意识带入地球意识的人,大约是在公元前1500年。当时我的身体并不存在于地球,但是我们作了跨次元的意识连结:她因埃及人当时存在的问题而与我连结,她认为这个问题最终将影响整个世界和人类的未来。我们在一起密切地合作。我仍然深深地爱她,并且与她保持着亲密的连结,尽管她已经不在了,透特也不在了。1991年,他们一起离开了宇宙的这段音程(Octave),进入完全不同的生命经历。你将会理解,他们的行动对我们而言是重要的。

 

    1984年,也就是我与炼金术老师冥想时,初次遇见透特的12年后,透特回到我的生命中。他做的第一件事是引导我的埃及启蒙之旅。他让我走遍埃及,在某些庙宇中演练仪式,接受启蒙。他要求我进入大金字塔底部的一个特别空间,用原始的亚特兰蒂斯语言,反覆念出很长的句子,以进入一种意识状态:在那里,我的身体完全是光。我保证,在适当的时机,我会说出这个故事。

 

透特:几何与生命之花

    在我从埃及回来后的第三或第四个月,透特说道:“我想看看天使给你的几何图案。”天使给了我一些基本的几何图形,包含了实相与灵魂关联的方法。并教我冥想,我也将把冥想方法教给你们。这个冥想是透特第一个想从我这里获得的东西之一。我们的交换是:我接收他全部的记忆,他接收这个冥想。他想学会这个冥想是因为这比他曾经用的方法要轻松得多。他这52,000年的生活是十分牵强的,如同悬在线上:他必须每天花2个小时冥想,否则就会死亡;每天必须的冥想包括以头朝北、脚朝南做的特定冥想1小时,然后反向做另一种冥想1小时。为了保持他的身体再生,他每隔50年都要去一个称为阿曼堤大厅的地方,在生命之花前坐上大约10年(生命之花是一种纯净的意识火焰,位于地球的子宫深处,人类的意识层次完全依赖它而存在。后面会再谈到这个主题)。

   

《生命之花的古老秘密》第1章
 

    透特对新冥想很感兴趣,因为他花2个小时才能完成的工作,只需用梅尔卡巴冥想做6次呼吸就够了,快速、高效、更为精确,而且有更大的潜力,因为它引导你进入一种永恒的觉知形式。透特也开始教导我他所知道的海量知识。我和透特并非像我们现在这样用言语交谈,而是用的一种心灵感应与全息图像相结合的方式交流。也许你们会认为,他的思想对我来说是全相式的。事实上不仅如此:如果他想为我描述什么,那么我就会尝到、感觉到、闻到、听到,并能直接理解他的想法。

   

    他说他想了解天使给我的几何图案,所以我以心灵感应的方式,用一个小光球,第三眼对第三眼地传给他。大约5秒钟之后,他说我漏掉了许多维度之间相关联的信息。因此我每天要花几个小时坐在那里画图,找出所有梅尔卡巴冥想的知识,现在我们称之为「神圣几何」。

   

    那时,我无法形容这种理解事物的方式,我不知道那是什么。起初,我不知道它真正意味着什么,我不知道除了古人,现在还有谁知道它,我以为全世界只有我知道。但当我涉入越深,就越意识到:它永远存在,存在于整个地球历史,存在于整个宇宙中。透特以这种方式教导我很长时间。最后,我们完成了这个图(下图),他说它包含了一切——所有的知识,男性与女性,无所遗漏。

 

       《生命之花的古老秘密》第1章

    我知道这么早就给出这个结论显得武断。但根据透特的说法,这个图包含了存在于生命的各个方面的比例、数学的所有方程式,物理学的所有定律,音乐的所有和弦,生命的所有形式,所有原子、所有维度,包含波形宇宙中的一切(稍后我会解释波形宇宙)。在他的教导下,我明白了这些事。我知道现在说出这些听起来令人难以置信,如果情况允许的话,我愿意证明我说过的一切。显然,我无法证明图中包含的创世的各个方面,因为一本书装不下那么多内容。但是我可以给出充分的证据让你们理解:你可以在任何地方用到生命之花。

   

    后来透特告诉我,我可以在埃及找到生命之花的图案。在与透特一起工作的这么多年来,我一共只怀疑过他两次,这就是其中一次。我的理智告诉我:不可能!因为那时我已经读完了所有关于埃及的书,从没见过这样的叙述,这种图案不会出现在埃及。然而他说我会找到它,然后就离开了。我甚至不知道要从哪儿开始。

   

    约两个星期后,我去看望我的朋友卡特里娜•拉斐尔,我记得她写过三本有关水晶的书。她刚从埃及回来,住在新墨西哥州陶斯县的一间杂货店里。当我走进她的房间,她取回了一堆最近去埃及旅行的照片,堆在柜台上有10英尺高。然后我们开始聊天,某一刻她突然对我说:“对了,我的指导天使告诉我,见到你后,要尽快把一张照片交给你。“

   

    我说:“好啊,是什么?”她说:“我不知道。”她转过身去从背后那堆照片中随手抽出一张交给我,说:“这就是我要给你的。”

《生命之花的古老秘密》第1章

    虽然卡特里娜是我多年的朋友,但她对我的工作一无所知,因为那时我没有对别人谈过我的工作。上图就是她给我的那张照片,埃及墙上的生命之花。

   

    那面特别的墙可能是埃及最古老的墙之一,在一座大约6,,000年的庙宇中,那是星球上最古老的庙宇之一。

    当我看见照片中的生命之花:“Wooooowww!”,除此之外我什么也说不出。

    卡特里娜问:“那是什么?”

    我只能回答:“你不理解,但是,Wooooowww!”

 

 

http://blog.sina.com.cn/u/2805859004

欢迎E-mail转寄、网路与部落格引用、转载,

为更好的传播《生命之花·唤醒明亮之心》,请註明內容出处,谢谢!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