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踏歌起舞
踏歌起舞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468
  • 关注人气: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艺术审美并不等同于艺术欣赏--转载自郭声健艺教交流网

(2013-01-06 20:55:30)
标签:

杂谈

分类: 4、转载类(教育、教学、教研
艺术审美并不等同于艺术欣赏
——由“音乐教育以审美为核心”理念引发的思考
 
郭声健
 
    可以说,在艺术教育领域,审美一词耳熟能详,使用频率极高,特别是当我们在探讨和论证艺术教育的价值、作用、地位、特征、理念等宏观性问题时,审美仿佛就是一把尚方宝剑、一面旗帜,让我们充满自信有底气,也让我们有了前进的方向和动力,还让我们因此而拥有了一定的话语权。是的,艺术教育之所以存在和必须存在,就在于其审美的本质与特征,就在于其审美的价值和作用。这一点,我们不能怀疑,也不要动摇。
艺术的本质是审美的,审美价值是艺术的最根本价值,艺术的功能与作用的发挥以审美价值为基础,中小学艺术教育为审美教育而存在,不突出审美本质的艺术教育不是真正的艺术教育。对于这些认识及观点,我们曾在《艺术教育论》一书中花了较大篇幅进行过比较详尽的阐释与论证,在这里就不多叙述。[1]音乐作为艺术的最主要门类,音乐教育作为艺术教育的最重要内容,同样也是具有上述特征和体现上述规律的。下面我们以音乐和音乐教育为例,来探讨“艺术审美是否等同于艺术欣赏”这一令人困惑与纠结的问题。
    对于音乐教育工作者来说,审美一词并不陌生,但让审美这一概念进一步深入人心甚至刻骨铭心,要得益于基础教育音乐课程改革。作为音乐课程改革重要成果的两个课程标准——《全日制义务教育音乐课程标准(实验稿)》(以下简称为《义务教育新课标》)和《普通高中音乐课程标准(实验)》(以下简称为《高中新课标》),均把审美的概念提到了前所未有的高度并贯穿于课程标准文本的始终。如《义务教育新课标》把“审美体验价值”定位为音乐课程的首要价值;把“以音乐审美为核心”确立为第一基本理念(《高中新课标》则把“以音乐审美为核心,培养兴趣爱好”确立为课程的第一基本理念);把“提高音乐审美能力,陶冶高尚情操”理解为“情感态度与价值观”目标中的一个重要子项。不仅如此,在《义务教育新课标》中还有诸多关于审美价值、审美理念、审美能力的进一步表述。如在描述审美体验价值时说:“音乐课的基本价值在于通过以聆听音乐、表现音乐和音乐创造活动为主的审美活动,使学生充分体验蕴涵于音乐音响形式中的美和丰富的情感……”;在解读以审美为核心这一基本理念时说:“以音乐审美为核心的基本理念,应贯穿于音乐教学的全过程,在潜移默化中培育学生美好的情操、健全的人格。音乐基础知识和基本技能的学习,应有机地渗透在音乐艺术的审美体验之中。音乐教学应该是师生共同体验、发现、创造、表现和享受音乐美的过程。”在第四部分的实施建议中,《义务教育新课标》对以音乐审美为核心这一理念做出了进一步的阐释,即“以音乐审美为核心是中小学音乐教育的最基本理念,应渗透在各个不同的教学领域中,通过音乐感受与鉴赏、表现、创造及音乐与相关文化的学习,培养学生的审美感知,丰富审美情感,发展审美想像,深化审美理解,有效地提高学生的音乐审美能力。”[2]
    从课程标准的这些表述中我们不难看出,音乐课程改革所秉承的审美理念,是贯穿于各个音乐教学内容领域或模块的,审美理念并不属于某一个内容领域或模块,审美也并不是从属于某一种具体的音乐实践活动。不过,有些让人困惑和遗憾的是,《义务教育新课标》对“提高音乐审美能力”的理解,似乎又与上述的审美理念有些出入。它认为:提高音乐审美能力,是指“通过对音乐作品情绪、格调、思想倾向、人文内涵的感受和理解,培养音乐鉴赏和评价的能力,养成健康向上的审美情趣,使学生在真善美的音乐艺术世界里受到高尚情操的陶冶。”[3]这段话,应该说很明显是把提高学生审美能力的重任主要托付给了音乐鉴赏活动。也可能正是基于这样的一种认识,《义务教育新课标》把“感受与鉴赏”[4]确立为四大内容领域之首,《高中新课标》则不仅把音乐鉴赏确立为六大模块之首,而且还明确规定该模块所占学分为2个,其余五个模块各为1学分。
    而从音乐教学实践上看,自音乐新课程改革以来,无论是九年义务教育阶段还是高中阶段,对音乐欣赏的重视有加是有目共睹的事实,特别是高中阶段,实际上音乐鉴赏模块成为了“必修模块”(有些省市甚至专门下文做出了这样的规定),而其他五个模块才是“选修”。然而,尽管我们对音乐欣赏课时与学分有明显倾斜,各类教研活动中的展示课、参赛课也多以这方面内容为主,并不乏有许多设计精致反响强烈的教学案例涌现,但据了解,从小学到高中,音乐欣赏课依然未能得到学生的普遍认同和喜爱,相反,这种按部就班、不温不火、缺乏创意、没有激情的音乐欣赏教学随着时间的推移,慢慢导致了这样一种尴尬情形的出现:“只要课上我一说出今天我们要欣赏一首乐曲,话音未落,学生们已经卧倒近半了。当然,我上课的情绪也随之降低了一半。”[5]
    在中小学音乐教育中,音乐欣赏的重要性不容置疑。但是,音乐欣赏重要,音乐表现与创造同样重要甚至可能更为重要,我们不能因为强调欣赏而忽视了其他方面。而之所以在音乐新课改之后,不管是出于主动还是基于被动,从上至下我们都对音乐欣赏给予了特别的关注与重视,我个人认为,这首先是因为我们对审美这一概念的理解还不是十分准确或有些失之偏颇,可能下意识地认为审美就是欣赏,进而认为音乐教育强调以审美为核心,就是强调音乐欣赏教学。其次则是因为我们对中小学生音乐审美规律和中小学音乐教育规律的认识并没有建立在科学与现实的基础之上,从而导致我们所持的音乐教育哲学观不是非此即彼,就是丧失立场。
    最近,杜亚雄先生在《国民音乐教育应以审美为核心吗?》一文中,对两个课程标准倡导的“音乐教育以审美为核心”提出了严重质疑和批评。该文提出“世界上几乎所有国家的国民音乐教育都以‘表演’为核心”,而两个课程标准中否定了这一做法,“将其改变为‘音乐教育以审美为核心’。”该文认为:“从音乐的根本性质和创作、表演、欣赏三个环节在音乐艺术中所占的地位看,音乐教育当然一定要以‘演’为核心,以培养学生的演唱、演奏的能力作为教学的主要目的,而不能以‘听’、以‘欣赏’、‘审美’为核心。”也因为“音乐是用非语义性的声音作为最主要表现手段的表演艺术形式。音乐属于表演艺术及其非语义性两个基本特点决定了音乐教育不能以审美为核心。”[6]
    我们十分高兴地看到,近年来已有越来越多的音乐学家开始关注基础音乐教育领域,发表了很多很有见地、学术水平上乘的论文,这对于拓展音乐教育研究视野、深化音乐教育理论研究、提升音乐教育学术水平,起到了举足轻重的作用。虽然该文提出的“以表演为核心”取代“以审美为核心”这一全新观点不见得一定能够成立和让人信服,但本人很欣赏和赞同贯穿该文始终的关于中小学音乐教育必须强化“表演”的理念,而且文章对此的论证也是有说服力的,这在后面我们会专门介绍。在这里,我们主要想探讨的是文章对审美这一概念的理解是否准确的问题。
    很显然,这篇文章把“听”、“欣赏”、“审美”这三个概念等同起来了,也就是说,在作者看来,音乐审美就是听音乐和欣赏音乐。正是在这样的前提之下,鉴于表演在音乐活动三个环节中的极端重要性,作者便提出要用“以表演为核心”来取代“以‘听’、以‘欣赏’、‘审美’为核心”。然而,同样显而易见的是,审美并不等同于“听”或“欣赏”,把“审美”与“表演”、“创作”并列,是不准确的。这是为什们呢?
    在回答到底何为“审美”、为什么不能把“审美”等同于“听”和“欣赏”这一问题之前,我们先有必要澄清与之相关的另外一个问题,即“审美”是否与“创作、表演、欣赏”属于同一层面的问题。“音乐教育以审美为核心”的提法是否科学准确,我们暂不去讨论,创建者又是从什么角度提出“以审美为核心”的这一口号,我们也无从考究,但至少我个人理解,“以审美为核心”是从音乐课程本质和音乐教育的价值取向这个层面提出来的,与“审美”相对应的概念并非是创作、表演,而应该是辅德(或德育)、益智(或智育)、健体(或体育)等。而作为音乐艺术活动三个环节的创作、表演、欣赏,对于音乐教育而言,它们则是属于教学内容与教学活动形式的方面,而并非课程本质与价值取向的范畴。因此,我们不难得出一个基本的结论:审美与聆听音乐、欣赏音乐并不是一回事,审美与创作、表演、欣赏根本就不属于同一层面的问题。
    那么,到底如何理解审美呢?《现代汉语词典》(第5版)对“审美”一词的解释是“领会事物或艺术品的美”,[7]而对“领会”的解释为“领略事物而有所体会”。[8]因此,从语言文字学的角度看,我们可以把“审美”理解为对包括艺术品在内的事物所蕴含的美的一种体会。这种体会往往是只可意会不可言传的,而且对美的事物的体会,其实现的途径是多种多样的,比如人们对艺术之美的体会,就既可以包括听,也可以包括看或触摸,还可以包括歌唱、律动和舞蹈,等等。
    而《美学与美育词典》对“审美学”一词做出的解释是这样的:
    从一般意义上说,审美学就是美学,是美学的别称;从特定意义上说,审美学是研究审美主体审美活动规律的学科,是美学的一个应用学科。为什么说审美学就是美学呢?首先,鲍姆嘉通最初以“埃斯特惕克”(Aesthetica)命名的这门学科,其义为“感性学”、“感觉学”或“审美感觉学”。 Aesthetica一词源于希腊文aisthesis,原义是指用感官去感知,依鲍姆嘉通对它的阐释,将该词汉译为“审美学”显然更准确一些。因为“审美学”义为以感官感知美或感受美的学科。这样便突出了主体性,即突出了审美主体的能动性。“审美”是一个带有实践性质的动词,而“美”,则是一个静态的名词。审美学作为美学的一门应用学科的主要特征,其着眼点不限于研究审美客体(对象),即艺术的和现实的美,而是着重研究审美主体的审美感受和审美活动的规律,研究主客体的动态的审美关系。它以揭示出的人类审美现象的各种规律来指导人们的审美活动,端正人们的审美观念,培养人们健康的审美情趣和高尚的审美理想,提高人们的审美能力和审美素质,塑造完美的人格。从这种意义上讲,审美学是一门实用性很强的应用美学。[9]
    从上述审美学的概念界定中,我们对“审美”一词的理解可以把握住关键的两点:一是审美是指人们通过人体感官去感知美或感受美,而人体感官对美的对象的感知或感受途径不仅包括耳朵听,还包括眼睛看、鼻子闻、喉咙发声、手指触摸、身体运动等;二是审美的关注点不是审美客体(对象),而是审美主体,是审美主体的审美感受和审美活动的规律。由此我们不难得出结论,对于音乐审美来说,聆听音乐属于音乐审美,观看别人表演、自身表演和参与创作,同样也属于音乐审美;音乐审美的主要关注点不是音乐作品本身,而是音乐审美主体的审美感受,以及音乐审美活动的规律,当然这同样也包括了音乐欣赏、音乐表演、音乐创作等审美活动规律。
我们曾在《艺术教育论》中对艺术与审美二者的关系也进行过初步探讨,并由此阐释了我们对审美这一概念的粗浅认识:
    尽管艺术的最本质价值是审美,但艺术与审美并不就是一回事,艺术与审美之间的关系可以概括为:二者相互依存但不等同。
    一般认为,审美即主体通过感官对美的对象的体验和感受,以从中获取精神享受与启迪。广义地说,审美则是人以感性的方式和形式对自身的本质进行确证和肯定,因此,从发生学的角度来看,审美是先于艺术的。作为人对自身的本质确证和肯定的最初标志,原始人制造石器,既是一种物质实践活动,同时也包含着审美活动的因素,但这并不是一种艺术活动。另一方面,从艺术和审美的现实存在来看,二者也不等同。在艺术之外,审美现象大量存在,可以说,在人类活动的各个领域,不论是物质实践、还是精神实践或认识,只要其中以感性形式表现着对人的本质的确证和肯定,那就存在着审美活动或包含着审美活动的因素。
    虽然艺术不等同于审美,但艺术必定是审美的,没有审美就不成其为艺术,审美是艺术得以产生的最根本、最重要的前提条件。审美先于艺术,艺术是人类审美需求发展到一定程度的产物,当审美活动从其他活动中分离和独立出来之后,艺术便应运而生,并逐渐成为审美活动的主要领地,成为审美活动的高级形态和典型表现。另一方面,也只有在艺术中,审美价值才得到了最集中、最充分的展示,是艺术使现实世界的审美丰富性得到完整和全面的表现,使人类历史上所创造的全部审美成果得到集中概括,审美价值的各种基本类型(包括美、丑、崇高、卑下、悲、喜等)无不在艺术中得到最充分的发展。可以说,艺术以其最完善、最凝练的形式保存和记录了人类丰富复杂、仪态万千的审美经验,表现了人类转瞬即逝的审美心理的流动过程,也表达着人类各种各样的审美趣味和审美理想。因此,不难看出,艺术与审美是相互依存的。[10]
    上面这段话旨在表明的观点是,没有审美就没有艺术,艺术必定是审美的,审美是艺术得以存在的前提条件。而这一观点所隐含的意思是,艺术活动的方方面面都是审美的,审美并非是某门艺术的某一项活动之专属。具体到音乐艺术来说,无论是音乐欣赏、还是音乐表现或音乐创造,它们都属于审美的范畴,它们的本质特征与价值体现都是审美。更简单地说就是,音乐欣赏是审美,音乐表现与创造也是审美,即:通过创作、表现、欣赏等音乐实践而获得愉悦体验的一切活动,均为审美。
    至此,我们对“艺术审美是否等同于艺术欣赏”这一问题就可以给出明确否定的答案,期待这个问题不会再让我们感到纠结与困惑!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