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蒋介石头号“密使”人选童冠贤与周恩来的友谊和交往

(2013-01-04 18:06:20)
标签:

杂谈

分类: 历史

 

冠贤,名启颜,冠贤为其名世之字。他于清朝光绪二十年四月十二日,即公元 1894516,出生在距离北京较近的直隶省宣化县城(今河北省张家口市宣化区)1913年春天,童冠贤考入天津南开学校;191612月,由南开学校毕业,系南开学校第九次毕业生。1917年春天,他与高仁山、刘东美、陈铁卿、杨伯安等同班同学到日本东京留学,组织留日南开同学会,出任干事长。他比小他有4岁的周恩来考入学南开学校早有半年,也早半年毕业。周恩来在南开读书时,与童冠贤的同班同学陈铁卿等较熟,何时与童冠贤相识,不见记述,约在同期就读南开学校期间。据周恩来在南开学校的《校风》周报《纪事》专栏记载,童冠贤为当时南开学生组织的又一团体——自治励学会的德育部部长。童冠贤成为南开同学中比较有影响的人物,是在到日本留学以后。到达东京以后,他不仅出任了留日南开同学会干事长,而且在19177月与高仁山一起提议组织团体,借以敦品励学、报效祖国。是年720日,他与高仁山、刘东美、陈铁卿、杨伯安等南开同学,还有杨扶青、李峰、黄开山等天津水产学校、天津法政学校到日本留学的学生,一起组建了新中学会。当时,童冠贤的同班同学、在南开学校读书时任自治励学会副会长的马洗凡虽在国内,因事前取得联系,也被列为创立人。据杨扶青等人在《新中学会纪要》一文中回忆,新中学会是一个政治性的团体,之所以称“学会”,是为避开当时比较污杂的党派、政团名称。拟定的学会章程为了体现严肃性,以本会的宪法之意,称为“会宪”。会宪规定学会的名称定为“新中学会”,规定以联络感情、砥砺品行、阐明学术、运用科学方法刷新中国为宗旨;规定以“赤心”为会徽,用以表示赤心肝胆,为国为民,为本会的事业努力奋斗,同时含有热烈、勇敢和会员们赤诚相见之义。新中学会成立时,既没推选会长,也没建立执行委员会或理事会一类的集中领导组织,规定需要举行会议时公推一个比较年长的会员为主席,会内的具体事务按照实际需要,推举一或二名以上的干事担任。新中学会的实际领导人,公认的是童冠贤和高仁山,以及19183月到达东京的马洗凡;这几个人是新中学会的中心人物,会内一切大事,事实上都由他们决定。新中学会在创立初期,会员的组织生活是相当严格的。当时,以童冠贤、高仁山、刘东美在东京租居的早稻田卷町12号为会址,命名为“新中寄庐”。每逢星期日的上午,均在“新中寄庐”举行会员座谈会,会员分别介绍自己的家庭情况、学历志愿等,座谈国家大事、个人的学行感想等,或轮流座谈个人一周来的读书心得,及作学术讲演等。

周恩来是在19179月到达日本东京,开始在东瀛的留学生活的。他先落脚神田区一家旅馆,后在神保町租居比较便宜的“贷间”,每天去离其住处较近的东亚高等预备学校学习日文,准备投考官费留学的东京高等师范学校。因南开同学的关系,他在东京住下以后,很快就与童冠贤、高仁山、刘东美、陈铁卿等同校学友建立了比较密切的联系,参加了童冠贤等人在东京组织的南开同学会的活动。周恩来加入南开同学会后,被童冠贤等人推选为评议员。到东京以后,周恩来从1918年元旦起开始记日记,记有不到一年。他的旅日日记,记有不少与童冠贤密切交往的情况。在他开始记日记的第二天,即191812,日记中就记有:“晨间起来后,童冠贤来,等吴涤愆,打算同到汉勉君的住处,约他做南开同学会的庶务。不一会儿,涤愆来了,两个人商量一同前往,忽然想到书记一职,陈铁卿还没答应担任,所以先打算去劝铁卿。本来这书记的事,冠贤干事长先叫我干,我想想我要预备功课,三月里还打算考师范,实在没有闲功夫,便辞绝了。就是评议员,我还打算辞去,等到后天开会时向大家说,不定可辞去辞不去。”14又记:“午饭后涤愆来了,坐着谈了一会儿话,同着到东亚学校,因为今天是同学会开会的日子。等到二点钟,同学诸位到了十七八个人。童冠贤是总干事,他主了席。起首是宣布职员:‘总干事童冠贤,副干事吴涤愆,会计王善之,书记陈铁卿、刘东美,庶务高仁山、江安甫。’”同时记有“大家允许我辞了评议员”,也就是说,他要求辞去南开同学会评议员一职,得到童冠贤等人的应允。16记有:“……往中华馆见着冠贤。午饭后同蓬兄、白涛到涤非处谈了半天,出来又到冠贤处,见着东美同杨、李二君。冠贤告诉我,前天同学会开会有人疑惑我闹意见,冠贤已经给我解释我的辞职理由。冠贤又问我的真意,我亦告诉他,谈了许久。又在中华馆晚饭,晚上还同他们上浅草看喜歌剧。”18记:“晨起至东亚学校,得家信,痛知八伯父故去,哀痛异常,不知所以。下午蓬、朴、涤、冠等君来慰。”这是说在那一天下午,童冠贤与吴涤愆等一同来安慰了得知八伯父故去噩耗后异常哀痛的周恩来。119记:“下午上完课后,我立刻坐电车往早稻田去。到了那块,见蓬兄、涤非均不在家,先到冠贤那块谈了一会儿……”21记:“今天晌午,在路上遇见冠贤,他告诉我仁山今天就要回国。我听见很奇怪,想着他方回来怎么又要回去呢?冠贤又告诉我,因为家里头有事的缘故。”是日晚间,周恩来暂时搬到“季冲处”,开始集中精力准备参加考试。到3月上旬,他参加了东京高等师范的入学考试,却终以日语没能过关未被录取,情绪显得比较低落。周恩来在311的日记记有下午“冠贤、铁卿来”;也就是说,童冠贤和陈铁卿这两位南开同学会的总干事、副干事,得知周恩来没有考上高师以后,特意对他进行安慰。转而,周恩来开始准备参加7月上旬举行的第一高等学校的入学考试,减少了一些活动。324下午,南开同学会为马洗凡和几个同学到达东京举行欢迎会,周恩来在这一天的日记记有:“下午同学会开会,到者二十人,欢迎新至同学马君等。冠贤约余谈谈,余乃述余近感。晚归,自读至十一时。”在327又记有:“晨起,往访冠贤于早稻田,谈时事及此后求学方针甚久,午后始归。”这表明,童冠贤在这一时期非常关心周恩来的思想动态和学习状况。到5月上旬,留学日本的中国学生为了反对北洋军阀政府与日本政府互换针对新生的苏维埃政权的《中日共同防敌军事协定》,发起组织抗议示威和罢学回国活动,引起了正在刻苦准备功课的周恩来密切关注。他异常关心中国留日学生的抗议活动,几次找童冠贤等人交换看法。56日记记有:“早起往早稻田见蓬兄、冠贤,未遇。”“晚六钟偕蓬兄到早稻田见冠贤。”57又记:“昨晚上于蓬兄处,今早往访冠贤,与论不归国真正之方针,及反对派自处之地位。”59记上午“九钟偕山兄往见冠贤”;51316日又分别记有“往早稻田见冠贤”。这表明在这一期间他与童冠贤等人接触相当频繁,交换了不少意见。也就在这个时候,童冠贤动员他加入新中学会;到达日本后已经花费一些时间细细阅读了《新青年》等进步杂志的周恩来欣然同意,决定和新中学会的会友们一起矢志“刷新中国”。

据杨扶青等人回忆,新中学会的政治思想当时比较模糊,主要是激于爱国热情,欲改革当时的社会,认同的是科学万能、科学救国的思想,准备走实业救国、教育救国之路;由于当时入会的都是爱国青年,而且都在学习一门科学,或社会科学,或自然科学,回国后都可以运用所学从事“刷新中国”活动,故在政治主张上皆可和气相处,极少有什么争论,但在吸收会员时,最着重的条件是个人的品行和私人间的情感,所吸收的会员大都是志行纯洁,有守有为,与某些会员来往密切、感情笃厚、相知有素的人。对于这一点,学会抱的是宁缺毋滥的态度。童冠贤动员和介绍周恩来参加新中学会,除了周恩来具有志行纯洁、有守有为的个人品行之外,主要是他在这时与童冠贤等新中学会会员不仅来往密切,有很多共同语言,而且感情已经相当笃厚,堪称相知有素。

周恩来是在1918519由童冠贤介绍,加入新中学会的。对此,他本人在这一天的日记中有很清楚的记载:“早起至冠贤处,入其新中团体,冠贤介绍。到八钟开会,到有十数人;十钟事毕,留其处午餐。”518下午,童冠贤曾与两个同学找到周恩来,大概是专程为通知开会之事。周恩来在加入新中学会时,发表了入会意见。在519的日记中,他记有自己的发言梗概:“我今天在新中会表示我的入会意见,说了一大篇话。大概的意思是:我们中国所以如此衰弱的缘故,全是因为不能图新,又本能保旧,又不能改良。泰西的文明所以能够发达的原由,是因为民族的变换,地势的迁移,互相竞争,才能够一天比一天新。中国的民族是一系的,地位是永据的,所以无进步而趋于保守。文化不进则退,所以旧的也不能保了。再说我们二千年的历史,思想学术全都是一孔之见。泰东西的文化比较我们的文化,可以说是新的太多。他们要是主宰中国,决不能像元、清两朝被中国的民族性软化了。我们来到外洋求真学问,就应该造成一种泰东西的民族样子,去主宰我们自己的民族,岂不叫比着外人强万倍不止了么?所以我刚入这会,见着这个‘新’字,心里头非常痛快。望诸同志人人心中有着这个‘新’字,中国才有望呢。末了我又说了到日本求学的两大利害,一个是‘主动的观察力’,一个是‘被动的熏染力’。这两层意见说完之后,我说出两句要紧的话赠给大家:‘哲学的思想,科学的能力。’”他的发言表明,他决心加入童冠贤等人组织的新中学会,是对新中学会这个组织抱有很大的期望,希望和新中学会的会友们相互激励,用“哲学的思想,科学的能力”,去为创立一个“新”的中国而努力奋斗。

周恩来被童冠贤介绍加入新中学会后,接连几次到“新中寄庐”参加新中学会举行的会员座谈会;69的座谈会上,他专门讲了《婚姻问题与独身主义》。成为新中学会会员以后,周恩来在日本的朋友圈子开始扩大,除了童冠贤等南开同学外,逐渐与来自天津水产学校、政法学校的杨扶青、张子纶、黄开山、安体诚、于树德等建立了比较密切的联系和友谊。到7 月初,周恩来参加东京第一高等学校的招生考试,又以日语“会话不好”等原因落榜。当时,他的心情很不好,是新中学会的众多会友给了他很多安慰。720,是新中学会成立一周年的纪念日,周恩来摒弃两次考学失利的烦恼,到新中寄庐参加了纪念活动。他在这一天的日记中记道:“早起赴新中寄庐,祝新中一周年纪念,由铁卿读祝词,毕摄影,共往郊外大久保大山团聚。”当时,他和马洗凡、安体诚等4个会友照了两张合影;隔几日,他将这两张合影照片和一张摄有不少祝词、贺幛的照片,夹在了自己的日记本中,从而使之得以存留至今。而童冠贤在介绍周恩来加入新中学会不久,就因故暂时离开日本回了国,周恩来在是年62日的日记记有“接冠贤信一”,621又记接到童冠贤信;75参加第一高等学校的考试之后记有“致冠贤、希天信各一”,722记“接冠贤信一”、“复冠贤信一”。这期间,他与在高仁山、童冠贤先后离开东京回国之后,主要负责新中学会的组织和领导工作的马洗凡接触较多,关系也越来越密切。

19187月底,周恩来取道朝鲜半岛回国,在天津家中住了有一个月。在天津探家期间,他与童冠贤取得了联系(817的日记记有接到童冠贤信)823,童冠贤专程到天津与周恩来等南开同学相聚。824,周恩来在日记中记“十钟往冠贤处”,又记下午出访朋友归来“行途经大胡同,复访冠贤,未遇”,“归家午餐,三钟一刻又去,仍未遇”。这天傍晚,他和童冠贤、刘东美等同乘火车去北京参加一个同学的婚礼,住中华旅馆。826,他回到天津,又几日启程返回日本,于94抵达东京。不久,童冠贤和刘东美等也返回东京。大约在10月份,新中学会在早稻田租了一所较大的房子,约十七八间,作为会员宿舍,约定除确有困难者外,会员都搬到宿舍居住,在“新中寄庐”过集体生活。为了锻炼劳动生活和养成节俭习惯,约定凡宿舍内一切清洁卫生、烧饭、洗碗、采买、看门等生活事务,均由会员轮流担任,不再雇用任何人;在就餐时,实行一饭一菜制度。为发挥会员间的互助精神,又约定各人所有现款都一律交公存储,大家按需要支用,不许浪费。此外,由经济比较充裕的会员一次或分次交出定额互济金,帮助有困难的会员的学膳等费用。到这时,周恩来搬进“新中寄庐”(其日记本后面的“支出款项”帐单中有191810月“搬家”用去2元、交“饭钱”4元的记载),与童冠贤、马洗凡、刘东美、杨扶青、张子纶、李峰等人一同过起了集体生活,“炊爨洒扫皆自为之”(天津南开中学校董范严孙191925给其子信中语)。就在那一年的冬天,天津南开中学校长张伯苓、天津水产学校校长孙子文和北洋政府教育总长范源濂等人访问美国归来,路过东京,曾特意到“新中寄庐”参观,并与新中学会会员共进午餐。据杨扶青等人回忆,那一次新中学会会员与张伯苓、孙子文和范源濂等人共进的午餐,就是由周恩来和马洗凡、李峰等新中学会的会员自己烧的。当时,张伯苓等人都热情称赞周恩来、马洗凡、李峰和童冠贤等新中学会会员在“新中寄庐”过的这种集体生活,是新中国、新社会的开始。留学日本时,周恩来在经济上比较拮据,家里经济条件较好的童冠贤、马洗凡等人,先后给了周恩来在生活上以较大的资助。周恩来在自己的旅日日记本后面的“支出款项”帐单中,有19185月童冠贤借他30元,9月“借冠贤款四十元”等字样。

周恩来参加新中学会,入住“新中寄庐”以后,同在东京已经入学或准备考学的新中学会会员,不管是原来天津南开中学的同窗,还是来自天津法政学校、天津水产学校等校留学日本的同学,都成了关系异常亲密的朋友。1919年春天,周恩来毅然决定,不再滞留日本,“返国图他兴”,投考母校新建立的南开学校大学部。他是在那年4月中旬经日本有“西京”之称的故都——京都,取道神户港登舟回国的。当时,安体诚、于树德等新中学会会员正在京都帝国大学读书,落脚比较方便;童冠贤、马洗凡、刘东美和即将由东京水产讲习所毕业的杨扶青、张子纶等人,为了送他回国,与他一起到达了樱花盛开的京都。他们一起结伴游览了京都的岚山和圆山公园等著名风景游览区。和这么多新中学会会友结伴畅游,周恩来心情异常舒畅,相继吟出《雨中岚山》、《雨后岚山》、《游日本京都圆山公园》、《四次游圆山公园》等诗歌。191946,就在他吟出《雨后岚山》的第二天,农历清明节之日,他们在京都竹屋町岐阳馆一起照了一张合影。这张照片被回国后加入中国共产党、19275月牺牲在上海的安体诚烈士家属保留下来(现藏冀东烈士陵园);不仅如此,安体诚在存留这张珍贵的合影时,用毛笔特意按照片上的位置,标明了每个人的字号。照片上前排坐有5人,安体诚依次从左到右用横写的小楷毛笔字标明为:“辅青”、“翔宇”、“洗凡”、“子纶”、“存斋”; 后排立有4人,在前排的标名之间插空竖标“永滋”、“东美”、“冠贤”、“朴岩”。其中的“存斋”为安体诚本人的字,“翔宇”为周恩来的字,“辅青”为杨永兴的字(原写为“辅卿”,后又改写为“扶青”,多年以“杨扶青”名世),“洗凡”为马汝骏的字(原写为“锡凡”,后又改写为“洗繁”),“子纶”为张国经的字,“永滋”为于树德的字,“冠贤”为童启颜的字;“东美”即刘东美,“朴岩”疑为黄开山的字。这张照片,不仅留下了童冠贤在日本留学期间的容貌,而且留下了童冠贤在留学日本时期与周恩来结下深厚友谊的具像明证。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