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雙性棄嬰小政政與樊爸帶給我們的禮物

转载 2016-03-20 11:47:37

國際陰陽人組織-中文版 創辦人 丘愛芝

近來也許有不少人在媒體或微信上都曾看到了一則充滿愛心的老父「樊爸」為救治收養的雙性棄嬰向公眾募款治病的消息。消息一出也受到廣大的關注,資金很快到位,也許您也是其中一位,顯示中國社會有許多有同情心與愛心的民眾,願意為深陷困境的弱勢者伸出援手,為弱勢者帶來希望,值得讚許,是社會之幸。

然而在此同時,在中國也有一群熱心的朋友通過各種管道緊急地找到了我,原因是他們曾經關注過我所倡議的雙性人人權運動,聽聞過未經雙性人本人同意的早期性別矯正治療並非對雙性兒最好的選擇,應等待雙性兒長大後自己決定;未經同意的手術相當於對其人權與尊嚴的侵犯,應當予以阻止。因此,非常積極的向我通報了這則訊息並且同時積極地連絡到報社,取得了老父的聯絡電話,讓我與這位充滿愛心的樊爸有機會直接說上話了。在這段過程中,我有些心得與想法想藉此文與大眾分享與對話,或許可以說這是小政政與樊爸為我們所帶來的禮物。

樊爸就像雙性人的天使一般,無條件的愛與看顧著小政政!(引自網路圖片)

雙性兒並非罕見

首先,根據小政政所在醫院北京兒童醫院關於兒童性發育異常的報導,說明該院「性發育異常自10年接診了近2000例」,相當於該院每年平均有200個性發育異常新生兒誕生,讓我們確切瞭解到新生兒性發育異常(Disorder of Sex Developments,簡稱DSDs)發生的比例並不如一般大眾想像中的罕見,破除了大家原本認為雙性人乃非常罕見的錯誤認識。根據聯合國發布的雙性人概況報導,在全球來講相當於紅髮者總人口數。然而是什麼原因讓為數這麼多的雙性人卻在日常生活中幾不可見,或許才是我們應該反思的。

何謂「性發育異常」?

「性發育異常」到底和雙性人有什麼關係?所謂「性發育異常」(DSDs),其定義是指天生具有非典型的染色體、性腺與性生理構造的狀態,具有多樣的狀態,乃為西方醫學在2006年將過去所謂兩性畸形(hermaphroditism)或陰陽人(intersex)的命名改稱與重新分類而來。這個新命名的改變雖然為多數醫療專業者所接受,卻並不完全被西方所謂的”病人”與支持團體所接受,認為異常(disorders)的說法還是一種負面的詮釋,而也有些醫生主張將D改為代表差異(differences)或改為VSD,其中V代表變化(variations)之意,以去除其貶意,顯現出不同觀點對於”正常”不一樣的詮釋。而關於雙性人的定義,當代雙性人人權倡議團體也有自己的看法,即天生生理性徵不符合醫學所定義的典型男性或女性的人。

性別矯正矯正了什麼

在這一則緊急救助呼籲中,主要訴求是為了矯正小政政的雙性狀態,顯然雙性人普遍被社會大眾、包括醫生視為一種疾病。然而不論稱為雙性人、陰陽人或者性發育異常,這一類人的存在自古已有記載,長久以來一直存在你我之間,少數文化對這樣的人予以特殊至高的崇敬,多數地區則由於對於人類性生理變化的無知而歧視其不男不女的自然狀態,使得「社會歧視」成為身體原本健康的雙性人身心煎熬的主要因素。

1950年代之前,全球尚無醫療技術刻意介入雙性人的身體,雙性人因而得以保有其完整的身體。50年代起,變性手術漸成熟,使得醫療技術得以”矯正”之名”拯救”因不男不女受社會大眾歧視的雙性人,在性別只有男女兩性才是正常的狹隘觀念下,要幫助天生雙性人者在兩性之中做一個選擇。從此選擇所謂真正的性別成為雙性人醫療論述的主流,甚至更主張在三歲以前就要完成,並且不予告知(以隱藏令人羞恥的身體污名),因此西方有許多雙性人都是在成人後才逐漸發現自己的身份。從人權的角度來看,這樣的幫助若非本人意願,猶如削足適履,不僅未能矯正社會的歧視,反而更助長社會對雙性人的歧視,進一步消滅健康雙性人自然存在的空間。

給予安身立命的空間才是重點

人類的性是一個綜合生理、心理、社會的複雜議題,真正的性別並非僅指生理性別,生理性別也不一定與心理性別一致,社會性別是一個人在社會中安身立命的身份,多數時候需要與心理性別一致以方便融入社會生活,因此心理性別也就成為性別選擇的重要考慮。然而一個人的心理性別也就是個人的性別認同(gender identity),除了並非與生理性別一致之外,也並非一定能夠由後天教養選擇而來。因此,不論是醫生或父母都不一定能找到答案,答案其實只在雙性兒本身的意念之中,是需要時間與空間給予其本身選擇與確認的。且這個選擇不應僅限於男女,更應該給予雙性人自我接納其本來面目、保有完整自身的基本人權空間,不宜強制要求需進行矯正手術才能變更證件性別。社會大眾應予正面的理解與認識,法律上最好在選擇變更時予以變更性別身份的方便程序,幫助其能於社會真正的安身立命。有些國家也在法律性別的選項開出了兩性以外的空間,供性別認同非男非女的人合法選擇,但此選擇不限於雙性人。

西方矯正後雙性人的心聲

事實上50年代起,西方醫學對雙性新生兒的性別選擇手術在歐美普遍實施,許多接受手術的雙性人都被蒙在鼓裡成長,經歷手術與服藥的過程。90年代起,這些長大成人的雙性人逐漸發現自己原來是生理雙性的事實,許多人開始對手術感到憤怒,有許多因為性別選擇錯誤、有的因為手術造成生理傷害甚至身心俱創,而父母因為醫生囑咐不予告知,使得親子關係疏離,並且總是被告知沒有其他同樣的病友而始終孤單成長。直到一位美國雙性人登報一呼,才集結了大家的心聲,向醫學界發出抗議的聲音,希望醫生停止對雙性新生兒的性別選擇/矯正手術,留待長大後讓他們自己決定。雖然醫學界在2006年之後更趨向病人中心的治療取向,然而直到現在,醫學界尚未完全接納這個請求,尚且相信有經驗的醫生能夠準確地找到雙性人真正性別的答案,因此也造就了世界雙性人運動的持續至今,並轉向法律與人權面向爭取空間與權益。

雙性人的問題不在性別,是污名

然而,在目前的醫學之中,尚只有男女兩性的概念,仍然將介於兩性之間非典型性生理的雙性人排除在正常之外,這種將非典型完全病理化的二元化思考讓雙性人要能從社會歧視中翻轉更不容易,雙性人的性別其實並非問題所在,來自無知與誤解的社會歧視與污名才是我們更需要對治的,去除對雙性人的歧視絕對不應該是依據典型生理性別去切割整形雙性人的性徵,而應該轉向思考社會的性別概念是否偏差或不足而限縮了雙性人群健康存在的空間,如同報導中所說,雙性人除性器官外表和性腺功能有所差異之外,其他功能都很健康。當然對於真正需要醫療協助的,醫學應予以合理的治療,而社會給予無分別心的尊重,才是雙性人能健康成長的關鍵。

對雙性人不人道的迷信與歧視應去除

許多傳統對雙性兒的概念可以說是一種不人道的迷信,認為雙性兒的出生是一種不吉利的事,或被視為前世惡業的報應,使得雙性兒父母與家族都倍感壓力。有些母親因而被掃地出門,有些父母甚至歧視自己的雙性孩子,予以冷漠與暴力對待,甚至未成年即趕出家門任其自生自滅,有些雙性人在結婚後才發現,因而被迫離婚,經歷雙重打擊,這些都是我在中國的雙性人朋友們的真實人生。當然也有一些雙性兒父母非常愛護自己的孩子,但為了保護孩子免於當前社會的歧視,只能極力隱藏。事實上雙性人也是一種自然的存在,沒道理一出生就應受到社會大眾的無知與迷信所壓迫與歧視,在世界各地有許多對社會貢獻良多與成就非凡的雙性人,服務於各行各業之中,由此可見,在中國雙性人經常被說成是喪門星或者前世報應之說,實為無稽之談。有些雙性人可能因為不孕而受到歧視,我個人認為能夠生育下一代或許是一種祝福,但生育下一代並非人人必要,在此人口已過剩的時代,不生育對於社會與地球的生態反而是一種貢獻,沒有歧視的道理。

樊爸真正的擔憂

在我和雙性兒小政政的老父談話時,他表示在他的家鄉也有許多雙性人,但是都因為被大家歧視所以過得很苦。他本著良心收養小政政,卻也因此而被周遭許多人責備與議論,都反對他給自己和大家找這個麻煩,收養這個不吉利的雙性兒,給他帶來巨大的壓力。最後還是他的良知讓他堅持下來,小政政的可愛和貼心也讓原本十分反對他收養小政政的樊爺爺轉變了態度。但是看到家鄉雙性人都受到極大的歧視而苦不堪言,看得樊爸爸心疼,因此樊爸才決心要讓小政政治病,變成正常人,以免將來孩子受同樣的苦,一輩子遭人歧視。由於醫生說三歲前是最佳手術時機,因此才會讓樊爸急著為孩子賣腎求醫並請求社會大眾的幫助。可見社會的歧視不僅是雙性人生存痛苦的根源,也造成雙性人父母與家庭極大的壓力,才會經常傳出雙性新生兒被棄的消息。在此,不妨反思中國社會雙性人的苦境到底根源何在?

雙性人需要怎樣的愛心

然而從社會大眾的熱烈捐款回應樊爸爸的愛心來看,中國的社會大眾還是充滿愛心的,身為雙性人,很高興中國社會還是有許多人關心雙性兒的健康,只是多數人因為主流的性別二元思維(指性別只有男女才是正常),加上未曾聽聞過經歷早年性別矯正的雙性兒的心聲而支持醫生所謂及早治療與選擇真正性別的論述。事實上過來人的我以及我的許多雙性人朋友們都相信,我們應該要為雙性新生兒阻止這樣未經同意且非必要的性別矯正手術繼續發生,讓他們長大再決定吧!而這也是當代雙性人運動最主要的呼聲:「停止對雙性人的歧視、尊重雙性人的身體完整權、自主權與自決權。」相信社會大眾在經過理解之後,應該也能夠支持我們的主張,畢竟每個人才是自己身心的主人,我們應該幫助雙性人創造一個能夠自在做自己的環境,而不是代替TA做這個事關一生的重要選擇。其實,聯合國也在去年開始將雙性人人權納入保障的範疇,要世界各國停止對雙性人的暴力與歧視,包括未經同意的非必要性別矯正手術已被視反酷刑公約視為一種酷刑,在兒童權當中也被視為一種對兒童最佳利益的侵犯。醫生們也應跟上來,在醫療觀念上亦須加上人權觀點的考慮,以提供父母更周全的建議,給雙性兒一個有尊嚴的生存空間。

樊爸足為雙性兒父母表率

一心為兒好的樊爸,聽了我的現身說法之後,很快的瞭解到他原先的想法可能不是對孩子最好的選擇,轉而選擇暫停性別矯正的計畫,並且十分明白的說,我不為什麼,就是為孩子好。他說之前也一直想找到我們,但一直找不到,現在他也瞭解到應該改變的是社會的歧視,因為他就是害怕孩子受到歧視的傷害,所以他非常支持我們幫助社會正面與正確認識雙性人,希望讓全中國都不要再歧視雙性人了!記得當初剛讀到樊爸的故事就相當感動,樊爸在那個當下不僅沒選擇袖手旁觀如他人一般棄雙性棄兒而去,還在排山倒海的議論與壓力下全力養育雙性棄兒小政政,將之視如入己出,為其健康歷盡千辛萬苦,如此愛待雙性兒,也許連許多雙性兒父母都做不到,讓我不由得肅然起敬,在電話中代表雙性人群向他致謝,感謝他看重並珍惜我們的生命,沒有因為雙性的狀態而歧視我們。相信社會大眾也是受到他人道關懷的感召而捐款支持。

雙性人需要愛與被愛

是的,雙性人也是人,需要愛與被愛,這也是小政政在樊爸內心喚起的人道精神。日前經過檢查後發現,先天性心臟病才是三歲的小政政需要急迫治療的問題,社會大眾的善款也已經讓治療順利進行中,社會大眾還是為小政政的健康發揮了即時的幫助,非常的感謝大家。然而,經過這個事件之後,希望社會大眾能夠摒除歧視,一起創造一個真正讓雙性人能夠愛自己也能夠被愛的社會,才是幫助雙性人的根本之道。

本文經樊爸審閱同意鼓勵發表,歡迎分享本文,分享請註明作者與出處

名詞釋義:

雙性人即俗稱陰陽人,在中英文都有不同名詞指稱。在中國醫學名詞中翻譯為兩性畸形,2006年後改稱性發育異常(DSDs),媒體上也有兩性人之稱,當代人文科學界亦有將intersex翻譯為間性人。

相關連結:

辛苦民工收养双性弃婴 民警帮忙解决困扰问题

紧急救助双性弃婴

双性患儿获捐40万患儿查出先天性心脏病

北京兒童醫院:性發育異常 10年接診了近2000例

關於作者:

丘愛芝的故事


阅读(0) 评论(0) 收藏(0) 转载(0) 举报
分享

评论

重要提示:警惕虚假中奖信息
0条评论展开
相关阅读
加载中,请稍后
丘愛芝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636
  • 关注人气:0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