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洪惠镇
洪惠镇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94,503
  • 关注人气:242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超山赏梅

(2018-03-09 07:57:38)
分类: 散杂文

 

      

       超山赏梅

 

      洪惠镇


  刘禹锡《陋室铭》称“山不在高,有仙则名”,现实中使山出名的“仙”,不一定专指神仙,而是包括各种稀罕的人与物。例如杭州余杭区的超山,海拔仅有两百多米,却因为拥有中国五大珍贵古梅的两株而名震海内。又因广种梅花,每当盛开就香传四野,因而有雅称“香雪海”的胜景。

 

我壮年寓杭九载,却一直无缘往游,直至40年后的昨日,才因返回母校中国美院办事之暇,得学生与其友人邀请,驱车专往,一偿夙愿。老天也很照应,仍像我在福建诏安雪里村多次探梅那样,本来正在下雨的天气,无不突然转为晴好而阳光灿烂。待我踏上归途,才阴雨如故,所以学生谑称:老师是有福之人,爱自然与人文者,自然与人文恒爱之。

 

 

香雪海的核心地区早已开辟成一处园林,大门牌坊中间石柱的正背两面,镌刻着与此地缘份非同一般的吴昌硕撰写的一首诗:

 

十年不到香雪海,梅花忆我我忆梅。

何时买舟冒雪去,便向花前倾一杯。



超山赏梅


超山赏梅

 

    景区的核心应该就是白梅的聚落,它们的领袖是两株古梅,一为唐梅,一为宋梅。据称中国五大古梅依岁数排列为:

楚梅,在湖北沙市章华寺内,相传为楚灵王所植,树龄已有2500余年。

晋梅,在湖北黄梅县江心古寺内,县志记载其乃东晋名僧支遁手植,距今1700多年。

隋梅,在浙江天台山国清寺,传为该寺创始人智者大师亲植,已有1300多岁。

唐梅,即在超山大明堂院内,相传种于开元年间,也已享年1300多。

宋梅,就在超山报慈寺前,树龄也近千岁。

 

然而,唐梅却看上去“年龄造假”,树干细,树冠小,分明还很年轻,园中太多老干龙钟者看上去至少是它爷爷辈。另有一种说法是,唐梅是在宋代为纪念义士唐珏而命名的,“唐”是人姓而非朝代名。但若是宋代所植,也不应这么年轻。估计应该是原株已死,根部未全腐烂,又蘖生出子孙辈的幼株,与台湾阿里山巨大神木被日本人砍伐后,树桩又长出新树相同。

 


超山赏梅


    宋梅一看老干,就不会怀疑年岁问题。不过据资料称,原树枯死后也是重新蘖生新株,近代再次“谢世”,是经园艺嫁接才又有眼前的开花枝干。但若没说破,还是会被大自然伟大的创造力与万物顽强的生命力所感动,因而赋诗纪云:

 

枯干如柴依旧开,古香古态显王牌。

无花有此感召力,两大画魂作伴来。


                                           

超山赏梅


超山赏梅

 

两大画魂,都是20世纪最伟大的国画家,一是吴昌硕,一是潘天寿。他们都爱梅画梅,殁后又皆葬于此。吴昌硕是生前就看中此地的,他特别喜爱宋梅,1927年逝世时,后人遵嘱让他与宋梅为伴,墓寝距花树只有数武。潘天寿则是2003年才移葬于香雪海的,也近在宋梅周边。


这样,超山“有仙则名”的“仙”,就增添了古梅之外的珍稀物“种”——伟人,那是何等有幸和有福啊!他们能与千年古梅长伴,同昭人文之光,也应该算是有幸和有福。同时,两位国画大师还有师生之谊,结伴长眠一地,不会寂寞,又为名山增胜,何其美哉!

 


超山赏梅


超山赏梅

 

   两位大师生前来此赏梅时,就唐梅、宋梅的品种看,都是那种能够结梅子的白梅,有资料甚至称宋梅每年还能产梅三四十公斤。吴昌硕在宋梅亭撰书一联:

鸣鹤忽来耕,正香雪留春,玉妃舞夜;

潜龙何处去,看萝猿挂月,石虎啼秋。


  “香雪”和“玉妃”二词,也证明宋梅是白色的。为此,这一带的梅花,若有红梅也仅是少量点缀,主体应该都是白梅,才会花开如雪,面积大而如海,又因花香而得“香雪海”之美称。 


   可惜我眼前所见的香雪海,除了唐宋古梅,花色依旧,红梅反倒居多,其中仅参杂几株垂枝梅和绿萼梅算是白色的。垂枝梅又称龙须梅,我第一次见到,顿有所感,有诗咏之:

 

肃立群中身略倾,低头垂手示恭迎。

清高不忘怀谦逊,我与梅花同性情。


                                      

超山赏梅


超山赏梅

 

      绿萼梅见过较多,另有感想,诗曰:

 

绿萼稀世人所珍,我却不与他为友。

宁向乡村访梅林,白云香雪团团裹。

多年慕名探超山,香雪海今竟乌有。

怅懊非我第一人,缶翁泉下气发抖。


 

超山赏梅

 

我猜想园林部门,一定是考虑时代早已改变,文人所欣赏的雪海般梅林,在普罗大众看来未免太单调乏味,所以改种各色梅花,据说品种多达50多个。更有甚者,为了“增强”老朽的宋梅魅力,竟然在白梅干上嫁接红梅,使其不伦不类,像百岁老妇还涂脂抹粉扮妖冶一般俗不可耐。



超山赏梅


超山赏梅

 

缶翁就是吴昌硕,他若有知,肯定不满今人将“香雪海”,改造为“香血海”。一片红色,如何能联想到“雪”?更无法容忍将他心爱的宋梅糟蹋成这般模样,不是美化,而是玷污。既亵渎了梅花清白高洁傲岸的品格,也损害了中国文化赋予梅花这种人文精神的象征价值,以及熏陶世人品操格调的积极意义。

 

白梅才好象征清白高洁。吴昌硕还有不少题画诗歌颂白梅,例如以下数句:

梅花一枝和雪白。

冰心铁骨绝世姿。

此时点墨胸中无,但觉梅花助清气。

人间干净地无多,欲结孤根奈汝何?

 

末两句意指梅花高洁无处托身。他批评世俗不理解梅花的这种精神品格与文化价值,有诗谓:

铁骨冰肌历岁寒,一枝香倚海天宽。

和羹心事无人识,只作寻常草木看。

   

 

和羹借指梅花,因梅子味酸,古人以其和盐用作羹汤的调味剂。诗中感叹梅花的高洁精神没人认识,只是将它当作普通草木看待。香雪海园林这样红白嫁接宋梅,正是典型实例,实在是做了大煞风景的傻事,但愿能够赶紧纠正,还其清白面目。


不过,话虽这么说,吴昌硕也并非不喜欢红梅,他画的红梅不比白梅少。我也一样。红梅自有其美感,所以尽管我遗憾“香雪海”名不副实,但因别的地方见不到如此众多的红梅,还是仔细欣赏了一番,并留诗记之:

 

胭脂刻画总难真,灿若霓虹品出神。

前世疑为和靖鹤,爱梅不让缶道人。

 


超山赏梅

 

没错,如果这里的梅花只有白色,就一般人的视觉感受而言,可能是会太单调,红色热闹,符合中国人的民族审美习性。而一株梅花开出多种颜色的花朵,更具民间艺术特色,无疑会令民众惊喜而更加赞赏。

 

可是,中国进入现代已有近百年,怎么还都没考虑清楚这个问题:是继续让“阳春白雪”的文化,降格俯就“下里巴人”文化,还是也该引导 “下里巴人”向“阳春白雪” 提升?

 

我们拥有5000年历史的文明标志繁体字,已经在上世纪由国共两党政府,先后将其改造为简体字,去俯就文盲。那在中国贫弱至极的年代,无可指责。可是,在逐渐强大的近几十年来,我们的这种思维并没随之调整,仍然满足摘帽文盲的文化水平,那么已崛起复兴为大国的“软实力”,难道是“下里巴人”程度的文化?

 

由此我不禁感慨:不懂得欣赏白茫茫一片“香雪海”的国民,怎么欣赏得了中国传统文人画?难怪传统文人画得衰落且无望复兴。它们属于和繁体字一道被边缘化的“阳春白雪”,只要整个民族的现代观念还坚持唯“下里巴人”为尚,那就像“香雪海”无望见“雪”,只能见“血”。中国文字若无法回复繁体(只需识繁用简),文人画也别想复兴,因为看不懂繁体字而无法亲近古籍,如何成为拥有文人血脉与魂灵的画家?

 

正好现代文人画的灵魂人物吴昌硕与潘天寿,都安眠于此并各有纪念像,吴昌硕还有纪念堂,我们一行就虔敬地拜谒了一番。我更有拙诗祷曰:

 

文人写意已陵夷,二老有知应皱眉。

可有神猷能救解,我甘为马任驱驰。

 


超山赏梅


超山赏梅

         201837日于不动心斋

 

 

附图


超山赏梅


超山赏梅


超山赏梅


超山赏梅


超山赏梅


超山赏梅


超山赏梅


超山赏梅


超山赏梅


超山赏梅


超山赏梅


超山赏梅


超山赏梅


超山赏梅


超山赏梅


超山赏梅


超山赏梅


超山赏梅


超山赏梅


超山赏梅

超山赏梅


超山赏梅


超山赏梅


超山赏梅


超山赏梅


超山赏梅


超山赏梅


超山赏梅


超山赏梅


超山赏梅


超山赏梅


超山赏梅


超山赏梅


超山赏梅


超山赏梅


超山赏梅


超山赏梅


超山赏梅


超山赏梅


超山赏梅


超山赏梅

 

 

  

                                      

 

 

 

 

0

阅读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