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儒商诗人刘波的传奇人生

2017-11-29 15:29:44评论
著名影星许晴的前男友刘波诗人的传奇人生 

曾经的名诗人刘波英年早逝

                                许晴和她的前男友刘波诗人(资料)


著名影星许晴的前男友刘波,于本月14日在日本去世,年仅53岁。刘波的一生,有着传奇故事。


2003年9月中旬,刘波和影星许晴的名字被各类媒体炒得沸沸扬扬:“诚成文化神话制造者刘波逃匿事件”、“欠债数亿涉嫌诈骗,许晴的大亨丈夫失踪”……

2003年9月,媒体传出了原诚成文化董事长湖南商人刘波逃匿海外的消息。在刘波逃匿之前,他已因涉嫌“金融诈骗”等多项罪名,被司法机关传唤过。而逃匿事件正是发生在其被“监视居住”期间,但在此之前,刘波一直被誉为“横跨文化界与金融界”的两栖大亨、一代“儒商”。


                         诗人刘波


作为诗人的刘波,13岁开始涂鸦,18岁发表处女作,20岁在诗坛出名,这些并不算什么奇迹。然而在那个年代,文学是全社会的精神寄托和情感通道,事情就该另当别论了。据传,凡是20世纪80年代有作品出世的人,不论业余作者还是专职写手,通通都获得了提干、升迁、授奖之类的优厚回报。

刘波写一手东倒西歪、他人不易辨读的童体字,这正是《诗刊》社编辑当年发现刘波的天才之处。刘波的成名作《年轻的布尔什维克》写道:

每天每天苹果绿的早班车里/拥挤着早晨拥挤着希望拥挤着年轻的他们/……拎着厚厚的黑色公文包/穿过广场穿过秀丽的公园/新鲜的太阳唱着从他们眼睛里高高地升起/这些年轻的布尔什维克走向喧腾走向金灿灿的理想……

  于是,刘波名声大噪。

从此,文坛的大门对刘波敞开了,在很长一段时期内,刘波都有个外号叫“年轻的布尔什维克”。他在《诗刊》参加了第四届“青春诗会”。那一届的参加者是:

马丽华、田家鹏、刘波、余以建、金克义、张丽萍、胡学武、廖亦武、张敦孟,

由此奠定了他的诗人地位,后来刘波很多文学圈里的朋友都和他有生意上的往来,或者是合伙人或者为其打工。

诗人时期的刘波,除了他的诗作之外,所做的一件最有价值的事情就是《新闻图片报》。这份原是以图片为主的内部报纸,在刘波出任副总编辑之后改为以文字为主并取得国内统一刊号向全国发行。时间是1989年,国内外弥漫着政治动荡的气氛,这份由3位青年文人主持的媒体无法以老到的面目示人,因此在那场大风波后难逃一劫。那一年的下半年,刘波迷恋于池边垂钓,眼睛看着平静的水面,内心却是波澜惊天。一张发行量从数千份飚升至150万份的报纸突然停办了,刘波平生第一次品尝到了悲剧主角的滋味。

后来,刘波下海经商了。其实,他只不过是一个以商人身份出现的诗人,他成了一个不写诗的诗人,那是一种更复杂的境界。诗人性格成就了他谜一般的人格魅力,同时也葬送了他的商业目标。他在诗人和商人两个身份之间变来变去,这使得别人都以为他不按规则出牌。结果,人们有时褒他为天才,有时又贬他为骗子。说到底,刘波本身就是一个矛盾体:出门坐奔驰轿车,脚上穿手工布鞋;抽英国烟、喝法国酒,却专读古老的东方哲学书籍;名片上既是民营公司的董事长,又是国立大学的博士生导师。


                        商人刘波  


刘波的发迹始于1988年,当时,湖南株洲市出了份《新闻图片报》,这份名不见经传的小报却办得红红火火,其中某期还号称“突破了100万份的发行奇迹”。而刘波出任的是报纸副总编辑。

1989年,《新闻图片报》因故停刊,刘波奔向海南,投靠了先期进入《海南特区报》的四位图片报故交。当时,其他四人都在《海南特区报》当记者,但刘波却去做发行。据说,刘波先是以做发行之名向报社借了8000元钱,但他拿了这笔款项后,却只在报社呆了三个月就离开了,并没有做什么发行业务。8000元钱在当时可算为一笔巨款,来自图片报的四位湖南记者均受到株连,被报社扣了数月工资以作惩罚。

刘波离开海南后,旋即返回株洲用这8000元钱办了个保健乳罩厂,这个厂也并不成功,但刘波擅长“公关”的才能却在此崭露头角。他居然以乳罩厂之名,从当地银行贷到了80万元的款项。

刘波重返海南之时大概是在20世纪90年代初,此时他对周围的湖南老乡声称,他已办有六七家工厂。这个时候的刘波经常随身携带一个密码箱,走到哪儿就“啪”的一声打开箱子,掏出里头的“保健乳罩”、“秘方药酒”等等,声称是自己工厂生产的,进行推销。

刘波早年在海南的朋友说,当时刘波初来乍到,没有什么关系,所以处处竭力结交湖南老乡。一个经典的故事是,当时一个湖南人在海南的政府机关里当个不起眼的小官员,斯时恰逢此人的孩子高考分数不够,而刘波打听到另一个老乡的老师是某大学的院长,于是刘波便左右牵线,自己掏腰包宴请,最终促成这个官员的孩子被破格录取。过了一两年,这个官员升任一个重要岗位,感于刘波昔日在其位轻权薄之际的鼎力相助,遂投桃报李,为刘波打开了许多方便之门。于是,在海南的几年成为刘波从“小倒爷”转型为“儒商”的关键几年。他一手做房地产项目,一手办起了医疗保健公司。这时,文人出身的刘波更深切地感受到了对于资金的渴求。有了与银行打交道、贷到80万元款的经验,这一次他轻车熟路、故伎重施,居然从株洲和长沙的建设银行贷到了4000万元。这个时候的刘波已经“深谙其理”,这个“其”当然指的是银行借贷。刘波以8000贷80万,又以80万贷4000万……滚雪球似的发展了起来。与此前办工厂几乎全部失败相比,刘波在1992、1993年间在海南炒房炒地,倒是的确赚取了第一桶金。也就是这个时候,刘波日渐显得神秘起来,他“经常渲染与官方的关系,暗示自己有显赫的家庭背景”。

刘波在海南命运的转折并没有引起人们的注意、真正让他风生水起的是编辑《传世藏书》,从此他从草莽英雄摇身变为“文化商人”。《传世藏书》这部大型图书的成功是刘波神话的原点,也是诚成文化神话的原点。观察人士评论说,这是刘波在文化界与金融界找到的一个完美的结合点。《传世藏书》的编辑从1992年起到1996年止,共收书1234种,总字数为2.76亿字,《传世藏书》汇集了中华上下五千年各门类、各学科的学术经典,涵盖经、史、子、集,以传世善本或公认最好的通行本为底本。已过耄耋之年的国学大师北大教授季羡林先生亲任总编辑,共计约请了八个城市28个单位的3000多位专家,一同参与整理编校。换言之,《传世藏书》极有卖点。

在这部书上,刘波展示了惊人的运作天才。据曾经担任《传世藏书》科技部分主编的汪前进介绍说,刘波在这个项目上投资了1亿元,都是自有资金。编者报酬是一次性付清,每千字18元钱,而汪前进在开始编印之前还收到了海南诚成给的4000元作为主编费。

1996年《传世藏书》上市,据传共发行销售了5000套。这样扣除有关成本费用后,刘波赚得近2亿现金。事实上《传世藏书》的真实市场价值和发行数,至今仍是一个颇具争议性的话题,但这并不妨碍刘波的进一步资本运作。

1998年8月,由刘波担任董事长的海南诚成集团以1个亿的代价收购了上市公司武汉长印20.91%的法人股,成为该公司第一大股东,随后武汉长印更名为诚成文化。在刘波的包装下,诚成文化开始由传统产业向文化产业全面转型。他首先置入了《传世藏书》的部分资产,使得上市公司凭空生出5000多万的账面利润;另一方面,畅销杂志《希望》的经营权也进入了诚成文化的“换血”计划中。

从1998年开始,刘波开始注意到姜汤经营的《希望》,正式成为经营《希望》的大股东。从《传世藏书》到控股《希望》,刘波都很成功地抢占了传媒市场的先手,一切看似顺风顺水。这样,刘波便借助姜汤在《希望》实验出的相对成熟的媒体运营体系,“获得”了一本正在高速成长中的杂志,一个“传媒帝国”的轮廓似乎初具规模。 


                        情人刘波 


许晴是一个带着神秘色彩的明星。接戏不多,但是每个角色都能给人留下深刻印象;处事低调,很少参加公众活动,却一直保持着一线地位。

当初,怀着对电影美好的憧憬,许晴踏入了演艺圈,凭借着甜美的外形,许晴成功出演了一系列作品,很快成为一个知名演员,与此同时,她也迎来了她人生中刻骨铭心的一段恋情。1997年夏天,许晴参加了一个朋友的聚会。聚会上,一个晚到者的打扮把许晴逗乐了,这人30多岁,戴着一副眼镜,身上穿着老式的大褂,脚上穿的是一双手工做的布鞋,仿佛就是从19世纪来的人,他就是刘波。虽说许晴对刘波并不怎么熟悉,但刘波诗人的气质,经及神采飞扬极富激情的神态,却把许晴吸引住了。从小生活在书香门弟的许晴最钟情的就是青年才俊,而刘波正是他眼中的才子。

事后,朋友告诉许晴,刘波是个少有的奇才,14岁就考入武汉大学中文系,15岁出版过两本个人诗集,大学毕业后,进入湖南中医研究院学中医拿到了硕士文凭,之后又考上北大哲学系的博士生,师从季羡林先生学习东方哲学,现在当老板做起了生意。朋友提醒许晴说:“这个人值得你去认识,但要小心别坠入情网呀!”而刘波也对俏丽可人的许晴念念不忘,对朋友表示一定要追到许晴。就这样,两个各怀心思的男女开始了接触。

1998年许晴接拍新片时,因疲劳过度病倒住院。刘波得知后,立刻赶到许晴的身边照顾。他听说许晴的眼睛充血,怕见光,立刻买了好几副墨镜,每天盯着让许晴戴上。在照顾许晴的日子里,刘波每天亲自做可口的饭菜,以至于她这个北方人从此爱上了湖南菜。两个月后,许晴回到了北京,打电话约刘波一起吃饭,刘波却未赴约。许晴虽然不高兴,但又有些不放心,便找到了刘波的住处,原来刘波过于投入《传世藏书》的编撰把约会忘了。对此,许晴报以理解,其后又陪着刘波度过那相对孤寂的日子。两个青年男女互相吸引,互相欣赏,自然也就毫无顾忌地相爱着。

然而,刘波其实早已结婚,并且有一个女儿。当初他为了创业,于1994年鼓动妻子辞去了在银行里的职务,当了专职太太,照顾家庭。现在,他爱上了许晴,却不知道怎样去面对妻子。许晴也没有和刘波吵闹,给他时间去处理自己的事。最终刘波终于和妻子摊牌,请求妻子成全他和许晴。妻子对刘波和一个女演员的绯闻早有所闻,但碍于女儿一直隐忍不发,气愤和绝望中,她拒绝离婚,女儿也写信给她,希望他能珍惜家庭,刘波有些动摇了。为了理清自己的思路,刘波把自己关在屋子里,几天都没有出门,也没有和任何人打电话,他发现自己在无助的时候,最想念的人还是许晴,终于,他下了决心要和许晴在一起。妻子知道事情无可挽回了,答应了刘波的离婚请求。1999年,刘波和许晴走到了一起。

许晴对自己和刘波的缘分很珍惜,把自己的好运看成是好人好报修来的福气。在刘波的眼里,许晴是一位足以改变他的生活方式的人;而在许晴看来,刘波便是男人中的极品。能和这样一个男人组成一个家庭,许晴感到踏实。因此,在没有她喜欢的戏可演的时候,许晴就呆在家里陪着刘波看书,或者听他说书,把这当作人生最大的享受。许晴的深居简出,让外人还以为她被包养了。这样的日子对于两个人来说,无疑都是美好的。有一次,刘波为了生意上的事上火,一连几天情绪不振。许晴就约了几个朋友一起到一个高级饭店吃饭,她把从日本带回一件玩具——会发出放屁声的坐垫,乘刘波不注意,悄悄放在他的座位上,刘波刚落座,下面发出连串响亮的屁声。餐厅里其他人都对他们侧目而视,刘波羞得涨红了脸,而许晴却笑得前仰后合,像个干坏事得逞的孩子。这一下,刘波也轻松了,情绪也好了起来。

2001年,刘波为了当上武汉诚成文化投资集团股份有限公司的董事长,花了1亿元的投资和500万元的交易税费,换得诚成文化20.91%的股份。然而,诚成旗下的机构大部分亏损,到了9月份,随着纽约世贸大厦的倒塌,“诚成文化”在纽约的分公司灰飞烟灭了。面对如此的困境,刘波天天喝酒、不停地抽烟,情绪落入低潮,经常酩酊大醉。被失败包围着的刘波希望许晴能好好骂自己一顿,也算是一个鞭策,但是许晴的爱护和安慰,让刘波感觉自己是一个弱者,他背负不住这巨大的心理落差,向许晴提出分手,说完就走了。后来,刘波以治病为由,独自一人出走美国,也有传刘波是欠债潜逃,两个人就这样彻底分开了。

在刚分开的日子里,许晴觉得特别失落,她不知道自己做错了什么。许晴曾向许多人打听刘波的消息,但所有的人都摇着头劝她忘记刘波,开始自己的生活,可许晴做不到。她把自己关在家里,不见任何人,甚至不看电视。许晴的状态让家人担心,想方设法地开解她。理解她的爸爸曾说,“人总会受伤,要不然如何长大呢?你现在怪刘波,可你想到了刘波的前妻吗?她的付出比你少吗?可她又去怪谁呢?”如重锤一样的话敲开了许晴的心门,她走出了自己的屋子,经过痛苦后的许晴开始为自己的未来规划了。

曾经的名诗人刘波英年早逝

          许晴和刘波在这个大宅院里共同生活了三年,她还亲自下厨为朋友们做饭。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作者文章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