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喻森蝶
喻森蝶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1,856
  • 关注人气:69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森蝶读诗12月诗选:我们是完美的仇敌

(2020-01-06 20:52:57)
标签:

大家的诗

诗歌

分类: 大家的诗

本期诗人:灯灯拉萨、易小倩、南人、向以鲜、释然、王法、黍不语、喻言、吕达、蒋雪峰、老巢、人邻(排名不分先后,以读到诗歌的时间顺序排列)。

编选自话:本期所选诗歌,均为12月我在微信上读到的非常打动我的诗歌。诗是一种缘,诗与诗人是一种缘,诗与读者是一种缘,诗人和读者也是一种缘。因缘际会,有了这期的诗选。我在这里,你来,就是一种缘。

我的男人

灯灯

 

黄昏了,我的男人带着桉树的气息回来。

黄昏,雨水在窗前透亮

我的男人,一片桉树叶一样找到家门。

一年之中,有三分之一的时光

我的男人,在家中度过

他回来只做三件事——

把我变成他的妻子,母亲和女儿。

 

 

独活是一种中药

拉萨

 

独活是一种中药。但不知道

为什么?每次在中药店我看到它的名字

我就会悲伤

 

 

父亲

易小倩

 

父亲送我去上大学

为了省钱

两人住一间大床房

那晚我来了月经

弄脏了床单

我躲在卫生间洗

父亲嫌我洗不干净

可能要赔钱

他一边用力搓

一边怪我不小心

看到我眼眶红了

脾气火爆的他

叹了口气

柔声安慰我说

没事 赔钱就赔钱吧

反正回去的票

已经买了

 

 

世界文明

南人

 

白人

雇佣黑人

在世界著名的博物馆里

看守那些从黄种人那里抢来的宝物

 

 

观音土

向以鲜

 

上个世纪七十年代

我在聂家岩挖过观音土

灰白的糯糯的,带着某种

美味或粮食幻觉

 

伟大的祖国光荣的母亲

你的儿女实在太饿了

只好把要命的瓷土

呑进肚子里

 

草根嚼尽,树皮已剥光

这是荒凉的饿殍大地

留给中国最后的食物

慈悲的菩萨啊

 

你只管我们怎么吞进去

不管我们怎样拉出来

你让千千万万饿死的人民

看起来更像是胀死的

 

 

释然

 

没想到

我的一生

被两个小小的环

套牢

一个深居子宫

一个卡在

变形的无名指上

 

 

我想……

王法

 

我想到远方去,看看

那些日思夜想的文朋好友

 

如果天空飘下小雨

就在路边找一个排档

点一些当地的特色小吃

男人用大碗豪饮

女人就着朦胧的夜色

唱一支歌

忧伤的歌

 

妈妈曾经说过

忧伤是人类的晚餐

 

我们不谈诗

诗是一个很讨厌的家伙

一谈到诗连天空也会黯淡下来

 

我们也不谈春天

春天的花不肯为诗人开放

 

我们将细数人类的伤口

就像查点自身的暗疾

 

 

我的房子

黍不语

 

由于厌倦,我更加足不出户

 

每天,我呆在我的房子里,和我的房子一起玩耍

有时我们也静静等待

祈祷意义,和一些善良的雨

有一次雨下得太久,雨水哗啦哗啦,堆在房子周围

那明亮的流泻像时间

我的房子因此堆满了时间

我起身走向它们,看到我身后的身体

制造出大而汹涌的波浪

我的房子随着波浪在倒影中摇晃,不断变形

几乎像要碎裂

我的房子不发一言

我的房子承受着我,承受着时间

有更加隐忍的美,更加隐蔽的坚固

 

我的房子总是比我沉默的更久。

 

 

批评者的成长

喻言

 

漂亮的英语老师指着自己的脸问:

同学们,我脸上有什么?

同学们纷纷用英语回答:

鼻子、眼睛和耳朵

只有我认真研究后

响亮地答道:

雀斑!

这件事的后果---

少年的脸蛋迎来一记更加响亮的耳光

初中二年级,年仅12

我从此明白:

说真话

要付出代价

 

 

我在万物中找到你的名字

吕达

 

去年你爱的那个人今年是否还能爱

去年的雪夜今年是否还在闪烁

去年我还有许多尚未绝望的事物

今年啊今年,只剩我还在感叹过去的好时光

今年啊今年,被取代的都是我一生中最珍贵的事物

 

我不是你造的器皿

南方的雨把我的心下成了筛子

我却没能网住任何生命和意义

美人依然美得独具风骨

山和山之间只剩下你,哦

虚空的虚空

我们是完美的仇敌

 

 

实在太懒了

蒋雪峰

 

官做到一定级别

有的人

生活就无法自理了

写不来讲话稿

不会开车门

不会给杯子倒水

不会打饭

不会打伞

不会说人话

……

东窗事发

站在法庭上

声泪俱下

说的还是别人说过的

忏悔词

 

 

我们还在

老巢

 

以前我们狼狈为奸

狼还在  狈没了

 

以前我们衣冠禽兽

衣冠还在  禽兽没了

 

以前我们酒肉朋友

酒肉还在  朋友没了

 

以前我们寻欢作乐

我们还在  欢乐没了

 

 

我只去过很少地方

 

 

去过太多地方的人是可耻的,

热爱的世界,应该小一点,

小到只有几块石头,几棵树,半坡花草,

一溪流水,一间茅屋,

一块荷锄可以果腹的田地。

 

真的,一个人只去很少的地方就够了,

心里,有一个人也就够了,

尤其那很少的地方,

是很少人去过的;

尤其是爱着的那个人

已经去过了最遥远的天边。

 森蝶读诗12月诗选:我们是完美的仇敌

【特别声明】

本期所发作品纯属分享性质,目的是为了推广好诗,促进诗歌发展,无任何商业用途。如作者不同意分享,请联系编辑处理。

 

白米粥

喻森蝶

今天早上,

在单位食堂吃早餐,

打来一碗白米粥,

看一眼就数清楚了,

粥里总共有27粒米饭。

 

哪怕是倒水饭哄鬼,

米粒也不可能这么少啊。

难道国家又闹饥荒了?

——写于20191229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