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明过有声
明过有声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408,688
  • 关注人气:94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孙二娘:杀人救人随着感觉走

(2019-01-15 08:11:17)
标签:

文化

孙二娘:杀人救人随着感觉走

 

曹声明

 

孙二娘是梁山三员女将中的一位,她有个听得瘆人的绰号母夜叉。夜叉是佛经里一种丑恶的鬼,能吃人,后受佛陀教化,改邪归正,成为护法神。孙二娘这个绰号真是名副其实,这个母夜叉杀人救人两不误,这既不能称之为惩恶扬善的正义之举,也不能归之为她的人格分裂。她杀人救人往往随着感觉走。凡是走进她黑店的客商,做不做母夜叉的刀下鬼,全凭运气。梁山有二位大名鼎鼎的英雄好汉,不但从她屠刀下神奇的脱身,而且还同她结为了生死弟兄。二个即将成为母夜叉刀下人肉馅子的倒霉蛋,转身变成了母夜叉为之保护指路的幸运星。其情节犹如过山车一般惊险刺激,个中缘由更是耐人寻味。

武松杀死潘金莲和西门庆后,被判了发配孟州服刑。在临近孟州的道中,武松和二个公差来到了十字坡酒店,武松看见酒店门前坐着一个妇人,露出绿纱衫儿来,头上黄烘烘插着一头钗环,鬓边插着些野花;脸上厚铺着一层腻粉,浓搽就两晕胭脂。武松一看就知道这是个风骚的娘们。走近细看,她眉横杀气,眼露凶光,武松是个久经风浪的老江湖,面对这个凶相毕露的老板娘,艺高人胆大的武松,不但不胆怯,反而决定挑逗戏耍她一番。于是有了下面一段宋代版的‘智斗’场面:武松掰开了一个馒头看了,叫道:“酒家,这馒头是人肉的?还是狗肉的?”那妇人嘻嘻笑道:客官休要取笑。清平世界,荡荡乾坤,那里有人肉馒头,狗肉的滋味?一个投石问路,一个巧言辩驳。武松又步步紧逼地追问道:“我从来走江湖上,多听得人说道‘大树十字坡,客人谁敢过?肥的切做馒头馅,廋的却把去填河。’”反应敏捷的母夜叉不但顶回了武松的诘问,而且倒打一耙,她回道:“客官,哪得这话?这是你自捏出来的。”武松面对母夜叉的狡辩抵赖,以馒头里有人的毛发来质疑母夜叉。古人没有dNA鉴定技术,所以这是一件扯皮不清的事。于是二人暂停了斗嘴仗,开始了斗心思。武松挑逗母夜叉道:你家丈夫怎的不见?你独自一人须冷落。那妇人笑着寻思道:这贼配军却不是作死,到来戏弄老娘!便装着顺水推舟地答道:要歇,便在我家安歇不妨。武松听了这话,自己肚里寻思道:这妇人不怀好意了,你看我且先耍她!随后,武松假装被她的蒙汗药麻倒,可当母夜叉要把武松扛到人肉作坊开剥时,武松就势抱住那妇人,两只腿往那妇人下半截只一夾,压在妇人身上,那妇人杀猪似的叫将起来。口中叫道:好汉绕我!在打虎英雄武松铁拳之下,凶狠的母夜叉瞬间变成了可怜的病猫。母夜叉的丈夫张青回家后,武松才结束这场恶作剧。

武松放过孙二娘后,张青很爽快的向武松讲起他家黑店里那些骇人听闻的黑幕。张青原来也是个杀人劫财的强盗,孙二娘的父亲是个老强盗,门当户对的二个强盗家联了姻。结婚后夫妻俩干起了老本行,不过有一点不同,他俩从明抢改为了暗杀。张青直言不讳的对武松讲道:“来此间盖些草屋,卖酒为生,实是只等客商过往,有那入眼的,便把些蒙汗药与他吃了便死。将大块好肉,切做牛肉卖; 零碎小肉,做馅子包馒头。”原来武松口中的江湖传言,居然是血淋淋的现实,母夜叉嘴里的‘清平世界,荡荡乾坤’瞬间被她自己打得粉碎!有意思的是,杀人魔头张青还为母夜叉定下了不杀云游僧道、不杀行院妓女、不杀犯罪流配之人的三条规矩,事实上,这规矩屁用没有。花和尚鲁智深误入十字坡黑店,被母夜叉的蒙汗药麻翻,扛入人肉作坊里正准备动手开剥时,张青恰好回家,见他那条禅杖非俗,就用解药救起,鲁智深这才捡回一条小命。前几年,有个身长七八尺的头陀,可没有花和尚幸运,等张青回家,母夜叉已把他卸下了四条腿。至于不杀犯罪流配之人,武松和被麻翻的二个公差已用事实做出了回答。头陀和花和尚一死一活,足以证明:杀不杀,只能随着母夜叉夫妻的感觉走。但是,如果说母夜叉杀人全凭感觉走,也不完全正确。她杀人之前也要经过一番盘算的,用她自己的话来说,麻倒花和尚鲁智深是浑家见他生得肥胖,杀他好当做黄牛卖,准备麻翻武松是因为一者见伯伯包裹紧,二者乃怪伯伯说起风话。一句话,钱财多的,生得肥胖的,惹恼母夜叉的,只要走进这家黑店,都将成为母夜叉人肉作坊的刀下菜。事实证明,老婆三条必杀准则彻底碾压了老公的三条不杀原则。刀在母夜叉手里,她的感觉走到那里刀就会落在那里。人在母夜叉夫妻眼里,只不过是头猪牛而已。如此狠毒的母夜叉,为什么还有人喜欢她,称她为女豪杰呢?

武松、鲁智深从母夜叉屠刀下侥幸逃生后,同母夜叉夫妻结为生死弟兄。武松血溅鸳鸯楼,被官府追捕得疲惫不堪之际,想不到又被母夜叉夫妻手下捉到人肉作坊,刚要开剥时,夫妻二人认出武松,立刻给走投无路的武松送上温馨体贴的关怀,随后,张青写信介绍武松去二龙山投鲁智深落草,细心的母夜叉又为武松乔装打扮成一个行者。此后,母夜叉夫妻弃家毁店,追随武松上了梁山。这个杀人不眨眼的母夜叉对武松独有情钟,备至关爱。她在武松面前尽显江湖侠女风范,有人甚至看出她对武松有种说不出道不明的暧昧情愫。母夜叉对武松的独特喜爱,无外乎是因为武松打虎的江湖威名和高超的武艺,美女爱英雄自古而然,这充其量只能说明母夜叉人性中还残存一点女性的原始柔情而已。更何况,母夜叉夫妻同武松、鲁智深化敌为友,并不能让母夜叉夫妻放下屠刀立地成佛,母夜叉夫妻上了梁山后,宋江安排他们做西山酒店迎宾使兼打探消息,自此,她俩人肉包子的买卖才正式歇业。武松,鲁智深从十字坡酒店逃过一劫,根本无法改变母夜叉夫妻是谋财害命的凶犯身份,顶多只能减轻一点他俩沉重的罪孽罢了!

母夜叉夫妻二人在十字坡开的黑店,可谓历史悠久,闻名遐迩。武松走进母夜叉的人肉作坊,看见墙上挂着几张人皮,梁上吊着五六条人腿,如此恐怖的黑店,在江湖上,几乎是公开的秘密,《水浒传》里,并非仅有母夜叉一家卖人肉包子,在揭阳岭,催命判官李立干的也是这活,宋江也是从催命判官李立的剥人凳上侥幸躲一劫。读到这里,人们肯定奇怪,负责社会治安的官府在哪里?原来,《水浒传》描写的北宋末期社会就是这样一幅混乱可怕的景象:上层官府断案凭着钱财走,冤狱遍地;下层草民杀人随着感觉走,暴徒横行。上下二层激烈碰撞后的结果只能是:逼上梁山!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