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明过有声
明过有声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412,247
  • 关注人气:94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水浒传里有种魔力无边的神器

(2018-12-25 09:04:01)
标签:

文化

水浒传里有种魔力无边的神器

 

曹声明

 

 

读《水浒传》,人们总爱议论梁山英雄谁的武艺最高?谁的兵器最厉害?在那个谁的拳头硬谁老大的冷兵器时代的江湖上,这是一个最容易引起人们好奇心的疑问。《水浒传》同一般的武侠小说不同,作者似乎有意的避开了这个话题,他别出心裁的刻画了二件魔法无边的神器,无论是勇猛如豹的林冲,还是空手打死老虎的武松,一旦遇到这两件神器,立刻服软认输。这真是两件魔力无边的神器!在《水浒传》里的重大事件中,随时随地可以发现它幽灵般的身影。它能随时随地判决人的生死,确定人的荣辱,这同一个人的武艺兵器毫无关联。下面我们就来揭开它的庐山真面目吧!

花花太岁高衙内,在大街上公开调戏林冲的妻子,林冲怒火万丈,从背后扯过那人,大声喝道:调戏良人妻子当得何罪?可是,当他挥起铁拳准备砸下去时,自己的手却先软了下去。因为他认出了这是他顶头上司高太尉的养子。林冲立马变成了一个没嘴的闷葫芦,反倒是高衙内对他大喝一声:林冲!关你甚事,你来多管!林冲是八十万禁军教头,武艺高强,地位尊贵,为何面对一个街头小混混却能忍下如此的欺辱?这是因为林冲真正害怕的是高衙内干爹手中的权力。权力这件神器一上场,林冲就陷入误入白虎堂的冤案之中。虽然开封府的主审官都清楚明白林冲是冤枉的,但在绝对权力的重压之下,法律常常会被碾得粉碎。无罪的林冲就这样被稀里糊涂的判了个流放。一心想置林冲于死地的高衙内,派陆虞侯私下去见押送林冲的二个公差董超和薛霸。陆虞侯首先亮出自己是高太尉心腹的身份来震吓他二人,然后再用十两金子进行收买,让他们在押送的路上杀了林冲。在权力和金钱的双重诱惑下,董超和薛霸极其爽快的出卖了自己的良心。幸运的是,由于鲁智深的暗中保护,林冲才得以虎口脱险。正是因为权钱这二件神器的魔力发威,昔日威风凛凛的八十万禁军教头,不但沦落为囚犯,还屡屡陷入濒临死亡的绝地,富有喜剧色彩的是 :权钱即可置人于死地,也可让人绝处逢生。林冲到了牢城营,差拨指着林冲骂道:你这个贼配军!满脸都饿纹,一世也不发迹!打不死、烤不杀的顽囚!你这把贼骨头好歹落在我手里!叫你粉身碎骨!但是,当林冲送上银子之后,这条变色龙瞬间换了一副面孔,他看着林冲笑道:林教头,我也闻得你的好名字,端的是个好男子!想是高太尉陷害你了,虽然目下暂时受苦,久后必然发迹。据你的大名,不是等闲之人,久后必做大官!没钱可以踹你下地狱,有钱可以捧你上天堂!面对魔力无边的这件神器, 不服不行!

林冲绝非是个案。打虎英雄武松威名远扬,是一条响当当的硬汉子。富商西门庆先用银子砸昏了王婆的头,后用银子照花了潘金莲的心。银子的魔力很快吞噬了他们的人性和良心,这三人合谋毒死了武松哥哥武大郎。武松公差外出回家后,收集了大量的人证物证前去县衙鸣冤告状,收到西门庆大把银子的县官,面对武松呈上的那些铁证,偏偏装瞎不见,不受理此案。西门庆有钱,县官有权,权钱这两件神器一旦抱团作祟,打虎英雄武松纵有天大的本事,也只能徒唤奈何,任其宰割!解珍解宝兄弟俩,射杀的老虎落到了财主毛太公的后花园里,毛太公不但赖去了死虎,反诬两兄弟讹虎不成,抢劫他家财物。这是一桩再清楚明白不过的案子,但毛太公父子和女婿,往官府塞上银子之后,案情立刻变得浑浊不堪,两兄弟莫名其妙的被打入了死牢。权钱,又是权钱这二件神器的魔力,把朗朗乾坤搅和得昏天黑地!

在金钱魔力的诱惑下下,梁上好汉露出的嘴脸一点也不比官员富翁好看。神行太保戴宗是《水浒传》里一位相当活跃的梁山好汉。当初,他是江州牢城营里的小牢头。宋江发配到江州时,没有按例送他常例钱,戴宗一见宋江便大骂道:你这黑矮杀才,依仗谁的势要,不送常例钱来与我?宋江回道:人情人情,在人情愿。如何逼取人财?戴宗听后大怒,喝骂:贼配军,安敢如此无礼!且打这厮一百讯棍。戴宗手下因为早得到了宋江的银子,听说打宋江,一哄都走了。戴宗一见越怒,自己拿起讯棍来打宋江,他大声喝道:你这贼配军,是我手里行货,轻咳嗽便是罪过。我要结果你也不难,只是打杀一只苍蝇。其贪婪凶狠的嘴脸是何等的丑陋!梁山水军头领张横,没上梁山时,在江上专干杀人越货的勾当。他抢了客商的财物后,还要和被害人耍一下猫戏老鼠的把戏。他假惺惺的问被害人:你是要吃板刀面,还是吃混沌?原来吃板刀面就是把人一刀剁下江,吃混沌就是自己脱掉衣服,赤条条的跳下江里自死。张横居然把谋财害命这样的恐怖事,当成了玩游戏。梁山女将孙二娘,在十字坡开黑店。凡是带有金银财宝的客商,先用蒙汗药麻倒,劫财杀人后,在把受害人的尸体抬到人肉作坊里做成人肉包子卖。其歹毒冷酷劲又胜过张横。看来金钱的魔力早就掠走了他们的人性。他们是名副其实的杀人劫财的专业户。

张横和孙二娘是不择手段的搂钱,宋江和柴进却是光明正大的疏财。宋江和柴进难道是因为钱多没处搁,撒出去寻开心?看一看文武才能并不出众的宋江坐上水泊梁山第一把金交椅,没啥技艺的柴进坐上第十把交椅,人们马上就明白了:他们靠银子买来了仗义的美名,又买来了在梁山的显赫地位。没有银子,他们不但什么都不是,小命或许早就玩完了。能把权钱这两件神器耍弄出最高境界的非当朝的太师丞相蔡京不可。蔡太师把他的九子放任到富饶的江州做知府,世人戏称蔡九知府,又让他的女婿梁中书主政北方重城大名府。蔡太师的儿子女婿利用手中的权力从百姓那里攫取了多少钱财呢?《水浒传》里没统计。但是,梁中书一年送给老丈人蔡太师的生辰寿礼就有十万贯之多。谁知道这十万贯的金银宝贝上浸渍了多少穷人的血泪!正是这十万贯不义之财点燃了梁山造反的冲天怒火!张横和孙二娘杀人害命劫来的那点小钱,同蔡家用权力换来的金银相比,完全可以忽略不计。要知道,张孙二人,冒着杀头风险,偷偷摸摸的干着万人唾骂的杀人劫财的勾当,蔡太师则是冠冕堂皇的做着为庶民谋利的政事去捞钱的。因为一个权字,人与人的差别咋就这么大呢?太师丞相蔡京一家人的贪腐,完美的诠释了魔力无边的权钱交易的惊天黑幕!

读完《水浒传》我们才明白:魔力无边的权钱这二件神器,犹如百变其身的白骨精,她可逗人笑,也可让人哭;她可叫人死,也可放人活。整个社会不过是一台官民合演的权钱互相倒腾的二人转而已!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