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红楼里最令人讨厌的女人

(2014-10-14 18:10:14)
标签:

文化

王夫人

邢夫人

红楼梦

王善宝家的

红楼里最令人讨厌的女人

红楼里最令人讨厌的女人
曹声明


       林语堂曾说过一段含义深刻的话:“中国就有这么一群奇怪的人,本身是最底层,利益每天都在被损害,却具有统治阶级的意识,在动物世界里,找这么弱智的东西都几乎不可能。”在动物世界里难找,但是,在《红楼梦》里,我们随手就可以拎出一个,这里有一个人见人厌的老女人,她弱智到连自己是谁都闹不清楚。她明明是个地道的奴才,可她日夜操的却是主子的心。更加可笑的是,她还真把自己当成了一棵葱,有模有样的抖起了主子的威风来。李煜曾经哀叹“梦里不知身是客”,这个女人却在大白天找不到了北,实在是可叹可笑!
  王善宝家的是邢夫人的陪房丫头,邢夫人从邢家小姐高升到贾府大奶奶,王善宝家的也从小丫环变成了老妈子。主子还是主子,奴才依旧是奴才。王善宝家的同其他奴才相比,她唯一的优越感不过是同主子的距离近一点而已,但是,千万别小看了这一点,这是足可以兴风作浪,嫁祸中伤于人的致命点。邢夫人意外发现了傻丫头拾到的绣春囊,这可是有伤风化的一个重大涉黄事件,邢夫人素来不满王夫人主管荣国府的内政,自以为抓住了王夫人失察失职的把柄,立刻派王善宝家的把绣春囊送给了王夫人,大有无声问责之意。王夫人拿到这个烫手的山芋后,凭着自己那一丁点儿智商,想当然的进行了有罪推论,暗中认定这是王熙凤丢失的,没想到凤姐凭着自己那张能把死鱼说得乱眨眼的巧嘴,把王夫人的责难驳得干干净净。无可奈何的王夫人只好向凤姐问计,凤姐建议切莫声张,暗中慢慢访查。毫无疑问,这是最恰当最稳妥的一个策略。偏在这时,时刻为主子操心的王善宝家的又火急火燎地赶来打探此事的进展。王夫人为了缓和邢夫人施加的压力,许给了邢夫人之得力心腹王善宝家的一个空头愿:让她进园照看照看。王善保家的一听,像打鸡血一般兴奋起来,这个弱智竟拿个棒槌当根针,马上以王夫人的高参自居,向王夫人灌起了坏水:“论理这事该早严紧的,太太也不大往园里去,这些女孩们一个个倒像受了封诰似的,她们就成了千金小姐了,闯下天来,谁敢哼一声儿。”她攻击完了园里的众丫头后,又把自己的毒舌瞄准了她最恨的一个丫头,她毒汁四溅道:“别的都还罢了,太太不知道,一个宝玉屋里的晴雯,那丫头仗着她生的模样儿比别人标致些,又生了一张巧嘴,天天打扮的像个西施的样子,在人跟前能说惯道,妖妖俏俏,大不成个体统。”因为朝夕伺奉在主子身边,这个老奴才对主子的喜怒好恶了解得清清楚楚,王夫人平生最嫌乔装艳饰,语薄言轻者,最恨聪明伶俐的漂亮的丫头,王家告晴雯的恶状,条条皆犯王夫人的大忌,王夫人果真动怒了,可怜无辜的晴雯,在大病中被王夫人冷酷的撵出了大观园,这颗光彩夺目的亮星终于陨落在了夜空中。王家这个老奴才,为何这么仇恨晴雯和园中的众丫环呢?作者为我们解开这个谜:“这王善宝家的正因素日进园去那些丫环们不大趋奉她,她心里不大自在,要寻她们的故事又寻不着,恰好生出这事,以为得了把柄。又听王夫人委托,正撞在心坎上。”在主子身边呆久了的奴才,整天看见主子威风凛凛的架势,对主子的权势早已羡慕得流口水了,今朝权在手,焉能不行令!行令可得利,利令智昏自然就有其必然性。权力二字,真不知害苦了天下多少人!
  王善宝家的中伤陷害完晴雯后,又向王夫人进献夜抄大观园的谗言。凤姐明知道这是一个馊主意,但是,此刻惊魂无定的她不敢说,王夫人为了洗脱失职之过,不能不答应,王善宝家的以大奶奶代表的身份,自然升格为抄检队的副队长。不知天高地厚的王善宝家的俨然成了大观园的主人了,抄检队一进园里,她立刻喝令将各角门皆上锁,她从上夜的婆子处抄检出一些多余攒下的蜡烛灯油等物,她说道:“这也是赃,不许动,等明儿回过太太再动”。到了怡红院,又是她高声喝令关门,把宝玉丫环的箱子细细地搜了一遍。作者通过王家的二声喝令,便把王善宝家的小人得志便猖狂的丑恶嘴脸描摹得活灵活现。到了潇湘馆,她竟把紫鹃收藏的宝玉旧东西,当作涉黄物件请凤姐验视,并且质问这些东西是从那里来的!一副忙于邀功请赏的猴急模样如在眼前。
  作者是不会让这个令人讨厌的奴才继续得意下去的,探春一个巴掌就把她打回了原形。才自精明志更高的探春可不是一盏省油的灯,抄检队一到,探春便冷笑道:“我们的丫头自然都是賊,我就是头一个窝主,即如此,先来搜我的箱柜,她们所有偷了来的都交给我藏着呢。”说着便命丫头们把箱柜一起打开,请凤姐去抄阅。凤姐早已领教过刺玫瑰的厉害,忙陪笑道:“我不过奉太太的命来,妹妹别错怪我,何必生气!”因命丫环快快关上。王善宝家的素日虽闻探春的名,却误以为众人没眼力没胆量罢了,那里一个姑娘家就这样起来;况且又是庶出,她敢怎样!她自持是邢夫人陪房,连王夫人尚另眼相看,于是她越众向前拉起探春衣襟,故意一掀,嘻嘻笑道:“连姑娘身上我都翻了,果然没有什么”,一语未了,只听“啪”的一声,探春一巴掌就把王家脸上的笑容打落得一干二净。随后,探春怒指王善保家的问道:“你是什么东西,敢来拉扯我的衣裳!我不过是看在太太的面上,你又有年纪,叫你一声妈妈,你就狗仗人势,天天作耗,专管生事,如今越性了不得了。”探春的话句句如刀,彻底剥下了蒙在这条走狗身上的老虎皮,王善宝家的在侍书等人的嘲笑戏弄下,夹着尾巴灰溜溜的逃离了探春院内。
  如果说探春一巴掌打碎了王善宝家的主子梦,那么司棋的涉黄事件,则让王善宝家的抡起打人的巴掌反而打在了自己的脸上。迎春的丫环司棋是王善宝家的外孙女儿,王家随便翻一下就打算马虎过去,早等在一旁准备拿她把柄的其它抄检队员岂肯轻易放过。她们果真在司棋箱内搜出了她与表哥暗中传情的涉黄物证。这王家一心只要拿人错儿,不想反拿住了她外孙女儿,又气又臊,只恨没地缝儿钻进去,在众人的奚落嘲讽下,王善保家的气无处泄,便自己回手打着自己的脸,骂道:“老不死的娼妇,怎么造下孽了!说嘴打嘴。现世现报在人眼里”。王善宝家的掌了半夜的权,圆了几个时辰当主子的梦,刚出人头地露出的脸上,一边挨了别人的巴掌,一边挨了自己的耳光,世上还有比这更窝囊的事吗?最让王善保家伤心委屈的是,自己辛苦一场,挨了一顿打,大太太最后还嗔她多事。王夫人更是把她丢到脑后去了。如此卖命的奴才,结果却成了一条人见人厌,人人喊打的癞皮狗。实在是活该!
  夜抄大观园是贾府抄家前的一次预演,是贾府的一次严重的自残行为。正如探春所言:“可知这样大家族,若从外头杀来,一时杀不死的,这是古人曾说的‘百足之虫,死而不僵’,必须先从家里自杀自灭起来,才能一败涂地。”王善宝家的充当了这次自残行为的一个重要角色,这个人见人厌的女人,本想尝尝权力的甜头,抖抖主子的威风,没想到碰了个鼻青脸肿。这个令人憎恶的奴才永远不会明白,主子对奴才只有暂时的利用,没有永远的信用。折腾来,折腾去,这不过是弱智奴才的乌鸦嘴,借助愚蠢主子的手,上演了一出自毁其家的狗血剧!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