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明过有声
明过有声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411,256
  • 关注人气:94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尤氏——锯了嘴的葫芦惹人怜

(2014-05-20 15:21:04)
标签:

红楼梦

尤氏

宁国府

王熙凤

秦可卿

分类: 曹声明

尤氏——锯了嘴的葫芦惹人怜

尤氏——锯了嘴的葫芦惹人怜
曹声明


      《红楼梦》里的荣宁二府,等级森严,尊卑有序。上层领导颐指气使,恣意妄为;下层奴仆卑躬屈膝,小心翼翼。但是,有一位上层领导成员,却像一个受了气的小媳妇,事事逆来顺受,长年累月地做了个锯了嘴的闷葫芦,活得着实窝囊,真叫人可气、可叹、又可怜!
       尤氏是宁国府掌门人贾珍的媳妇,尤氏虽比荣国府邢王二位夫人晚一辈,但在等级社会里,尊卑是按权势来划分的,宁国府又是长门,尤氏的身份地位自然不在邢王二位夫人之下,是名正言顺的贾府上层领导。荣国府的王夫人尊荣威严,有生杀予夺之权,同尤氏平辈的王熙凤更是个呼风唤雨的狠角儿,她二片薄嘴唇一动,就可置人于死地,有好几条人命就是在她谈笑之间被扔进了阎王殿。尤氏同王夫人姑侄二人相比,她简直就是一个没用的窝囊废。尤氏本是宁国府的内当家,可是,当贾珍不在家时,尤氏派下人去送秦钟,下人们居然推三阻四,磨蹭了半天也没人去,最后推到喝醉了酒的焦大头上,没想到惹毛了焦大,焦大借着酒劲大骂起来,竟然把贾珍同儿媳爬灰那档子腌臜事抖落了出来。这可是直戳尤氏心窝的一把利刃,受到这致命一击的尤氏,只是默默地听着,把打掉的牙暗暗地吞进了自己的肚里。等到秦可卿淫丧天香楼,贾珍尽其所有,为可卿办一场超豪华的葬礼时,本当出面操办丧事的尤氏却突然莫名其妙的病了,一直未曾露面,这可能就是尤氏一生最大的一次无声的抗议!
       在贾珍的淫威下,尤氏和秦可卿婆媳二人害的都是无法治愈的心病,不同的是,秦可卿用一条索命绳彻底了结了自己的心病,而尤氏的心病一直窝在自己心中,任其日夜不停的折磨自己。抄检大观园时,惜春的丫鬟入画因为私藏了哥哥的银子,受到了调查,尤氏替惜春鸣不平,可是惜春不但不领情,反而执意要尤氏把入画领回宁国府,甚至讲出要同宁国府割断联系的绝情话。惜春冷冷说道:“如今我也大了,连我也不便往你们那边去了,况且近日我每每风闻有人背地里议论什么多少不堪的闲话,我若再去,连我也编排上了……我清清白白的一个人,为什么教你们带累了我”面对小姑子惜春的怒火,嫂子尤氏是如何想的呢?此时,作者写了一段耐人寻味的话:“尤氏心内原有病,怕说这些话,听说有人议论,正是心中着恼激射,只是在惜春份上不好发作,忍耐了大半。”作者在此为我们透露了二条重要信息:一、宁国府贾珍、贾蓉父子做的那些不堪的丑事,正成为荣国府人们背地议论不休的闲话了。二、尤氏的心病一直缠绕在心,贾珍父子的丑恶不除,尤氏的心病挥之不去,她就会一直生活在羞辱恼怒的煎熬之中。
       尤氏为何一直默默忍受这天下难忍之痛呢?六十八回《酸凤姐闹翻宁国府》,为我们解开了这个谜团。贾珍‘贾蓉父子,暗中为贾琏拉马扯皮条,让贾琏在外偷娶了尤氏的妹妹尤二姐,凤姐知道后,强压怒火,她先把尤二姐哄骗进了贾府,然后唆使尤二姐未婚夫张华去告贾蓉,最后借助官府的威势,自己前去大闹宁国府。凤姐看见尤氏,照脸一口吐沫啐道:“你尤家的丫头没人要了,偷着只往贾家送……”随后她又滚到尤氏怀里,嚎天动地,大放悲声,把尤氏揉搓成一个面团,衣服上全是眼泪鼻涕。被凤姐闹得六神无主的尤氏并无别话,只骂贾蓉:“孽障种子!和你老子做的好事!我就说不好的。”未曾想,凤姐听到此话后,火气更大了,她哭着两手搬着尤氏的脸,紧对相问道:“你发昏了?你的嘴难道有茄子塞着?不然他们给你嚼子衔上了?……你又没才干,又没口齿,锯了嘴的葫芦,就只会一味瞎小心图贤良的名儿,总是他们也不怕你,也不听你。”说着啐了几口。凤姐这几句话总算骂到了尤氏心坎上,尤氏也哭道:“何曾不是这样,你不信问问跟的人,我何曾不劝的,也得他们听,叫我怎么样呢!”尤氏此时真比一个受气的小媳妇还要伤心委屈。尤氏本是宁国府的内当家,堂堂三品威烈将军的夫人,但在凤姐哭骂拼闹下,颜面丢尽,尊严尽失,完全成了一个可怜兮兮的替罪羔羊。贾琏偷娶尤二姐一事中,主犯是贾琏,从犯是贾珍父子,尤氏顶多负个劝阻不力之过。冤有头,债有主,凤姐理当去找偷人的贾琏去算账,退一步,也应该抓住贾珍去哭闹,明知尤氏的话不管用,没人听,为何紧抓尤氏不放松!专拣软柿子捏,也不该捏到尤氏头上呀!面对这荒唐可笑的无理取闹,尤氏竟然给予了极大的谅解,尤氏向凤姐哭道:“怨不得妹妹生气,我只好听着罢了。”这正好应了那句俗语:“人善被人欺,马善被人骑。”哭闹够了的凤姐,最后从这个锯了嘴的葫芦那儿轻易敲去了五百两银子的竹杠,如此好欺的主,真是不敲白不敲!
       有一点需要说明的是,凤姐骂尤氏只会一味瞎小心,图贤德的名,这话只说对一半。尤氏贤德是实,可她并没图什么名。她对下人大有人人平等的味儿,尤氏因为忙乱没有洗脸,李纨的小丫鬟炒豆儿拿出自己的胭粉给尤氏用,大丫鬟只弯腰捧脸盆,李纨责备她两不懂规矩,尤氏道:“我们家大小的人,只会讲外面假礼,假体面,究竟作出来的事都够使的了。”谁能想到,这个锯了嘴的葫芦竟然藏有这么尖锐深刻的见解,她一语道破了贾府仁义道德掩盖下的男盗女娼!试问有如此卓识远见的,贾府里能有几人?贾母一时心血来潮,突然出了个要学小家出份子为凤姐办生日的新主意,并且委派尤氏负责收份子钱。尤氏抓住凤姐假意为李纨出份子的骗人的把柄,私下退回了平儿、鸳鸯、彩云,周赵二个姨娘的份子钱,尤氏即为凤姐风风光光办妥了生日庆宴,又获得了上下人的欢心,自然落得个喜气洋洋的双赢结局。想一想凤姐,每逢贾府办事,她只顾自己捞钱,一味的讨好贾母、王夫人,让下人们恨得牙痒痒。不比不知道,一比吓一跳,机关算尽太聪明的凤姐,放肆的嘲笑尤氏又没才干,又没口齿的话,真是让人笑掉大牙!这只能是凤姐自我膨胀得昏了头,黑了眼,说的昏黑话罢了!
       看完王熙凤闹翻宁国府这出滑稽戏,不由得让人浮想联翩。从古到今,像王熙凤这样的人实在不少,他们总爱向弱势拍砖,从不敢向强势叫板。在弱者面前他们显现的是狮子的脸,在强者面前他们露出的是兔子的胆。历史已经证明,这样的人越多,天越黑,夜越长。做为旁观者,谁都可以轻易指责尤氏没有尽到相夫教子的职责,脂砚斋也批评尤氏“过于从夫”,但是,尤氏有权管吗?尤氏的话有人听吗?王夫人和凤姐之所以在荣国府威风凛凛,那是因为她俩有强大势力的娘家作靠山,贾王薛史四大家族,一荣俱荣,一损俱损,一旦翻脸,谁也没有好果子吃。尤氏出身微寒,惹毛了贾珍,一纸休书立马叫你变回无产者。今人还可能忽视一点的是,夫为妻纲是那个时代女子必须恪守的礼仪。贾琏偷腥被凤姐捉奸在床,素有母老虎威名的王熙凤,还不是被恼羞成怒的贾琏挥剑追杀得失魂落魄吗?别看尤氏担个领导的名,无权即无势,无势即无志,哪怕你头上顶个再高的花帽子,照样会像尤氏那样,成为一个任凭凤姐讥讽辱骂的闷葫芦。
       公公爬灰,父子聚麀,贾珍、贾蓉父子二人的哪一桩腌臜的丑事,哪一件肮脏的秽闻,能让作为妻子和母亲的尤氏能张开口,讲上嘴?这千般屈辱万般苦,除了锯了嘴,闷在葫芦里,还有别的办法吗?在贾珍的淫威下,把把刀扎在自己的身上,滴滴血只能流进自己的心里。对尤氏这无法言说的屈辱苦痛,人们除了怜悯同情之外,剩下的唯有一声长叹!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承蒙新浪博友厚爱,个人新书《史河追梦》现已面市!

感兴趣的朋友请关注:http://item.taobao.com/item.htm?id=40107173195

我的更多文章: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