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明过有声
明过有声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426,588
  • 关注人气:937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正文 字体大小:

隐藏了二千年的历史大迷局

(2013-10-15 17:24:19)
标签:

司马迁

窦婴

籍福

因果报应

隐藏了二千年的历史大迷局

隐藏了二千年的历史大迷局
曹声明

 

     读过司马迁《魏其武安列传》的人,一定会对汉武帝时的丞相田蚡,因杯酒小怨而冤杀窦婴灌夫的故事印象深刻。却很少有人留意一个叫籍福的小人物,作者只用不足200字记下了他四次短暂露面时的言行,看似无足轻重,如果细细推敲,在我看来,此人身上极有可能隐藏着一个二千年无人识破的历史大迷局——
  魏其候窦婴是窦太后的侄儿,窦婴凭着平息吴楚七国叛乱的赫赫战功被封为魏其候,在朝中掌握大权。田蚡是王皇后同母异父的兄弟,当初,他就是凭着王皇后弟弟这套行头,奔走于窦婴等权贵门下投机钻营的。田蚡虽然无才,无德,也无功劳,但这并不影响他日后做大官,发大财。随着王皇后逐渐得势,田蚡被封为武安侯,同魏其候窦婴平起平坐。丞相卫绾因病免职,皇帝考虑要另外任命丞相、太尉。这时田蚡积极活动,拉帮结派,一心想当丞相。这时一个叫籍福的人站出来,他竭力劝阻田蚡不要去争当丞相。籍福对不当丞相的好处分析得合情合理,田蚡豁然开朗,于是主动地放弃了,从而避免了上层的一次权力的大恶斗。窦婴和田蚡二人共同执政时曾出现过一段政通人和的政局,就是籍福这个建议结下的硕果,籍福一露面就给人留下了一个智者的深刻印象。暗中为窦婴当丞相立下头功的籍福,在随众人前去祝贺窦婴荣任丞相之日,他既没有挑明此事向窦婴邀功请赏,也没有任何祝贺恭喜之语。反而不合时宜地当面劝谏窦婴说:“你天生喜欢好人,憎恶坏人,天下坏人那么多,他们一定会诽谤你,你要学会应付坏人,这样你的相位才会长久。”可惜,此时站在权力顶峰的窦婴那里能听进如此逆耳之言,后来的事实果如籍福所料,窦婴终因触犯了外戚集团的利益而被罢官回家抱孙子去了,田蚡却因善于巴结奉承皇后姐姐而如愿以偿地当上了丞相。籍福的先见之明不得不令人佩服!
  田蚡当上丞相后,十分嚣张和贪婪。他看中了窦婴在城南的一片田地,于是,他派籍福去向窦婴索要。窦婴毫不客气地怒斥了田蚡的无理行径,窦婴的好朋友灌夫听说此事后,把充当信使的籍福大骂了一顿。籍福平白无故受到这样的窝囊气,换了任何人回去,能够不添油加醋地如实汇报就算烧高香了。出人意料的是,籍福竟然瞒下了此事,他用好言好语哄骗田蚡说,“魏其候老得快要死了,你稍微等等就可以了。”洞明世事的籍福深知二人结怨的严重后果,宁肯自己背负误解的骂名,也要坚守道义,籍福始终在暗中保护窦婴、灌夫这两个对国家有过重大贡献的贤臣良将,虽然二人并不知情,甚至怨恨他。如此高风亮节,实为人中楷模。
  在丞相田蚡结婚的酒宴上,疾恶如仇恶的灌夫,看不惯田蚡不可一世的骄横的嘴脸,他出语讥讽田蚡,并强要他喝满杯,二人闹僵了。随后又指桑骂槐地嘲弄他人,结果婚宴不欢而散。恼羞成怒的田蚡扣押了灌夫,这时籍福不顾个人安危,挺身而出,代替灌夫谢罪,请求丞相宽恕,他又走上前去,按住灌夫的脖子让他低头请罪,可惜,灌夫丝毫没有领悟籍福的一片苦心,硬抗到底。田蚡随后给灌夫安了个大不敬的罪名,判处灭族。窦婴为了营救朋友,不惜同田蚡扯破脸皮,揭发田蚡贪腐罪行,但是,在人治的社会里,官司的胜负常常决定于权力的大小。这桩轰动天下的大案,最后在窦婴、灌夫二人被灭族的腥风血雨中落下了帷幕。
  窦婴,灌夫二人灭族后,没过二个月,奇怪的事情发生了,制造这起惊天大冤案的罪魁祸首田蚡,突然莫名其妙的疯了。整天嘴里不停喊着:“我服罪,我服罪”,找巫师来看,都说是窦婴、灌夫二人的冤魂守在田蚡身边要杀他。不久,田蚡就在惊恐不安的癫狂状态下死了。每每读到这个大快人心的结局时,我心中常会浮起一丝丝疑云;假如世上真有鬼神,这倒不失为一个活生生的例证;事实是,这极有可能是一个隐藏了二千多年没人破解的历史迷局。如果不是鬼神显灵,那么只有内因和外因两种可能。我们先从内因方面看,假设田蚡做了这件伤天害理的恶事后,内心的良心发现,负罪感日夜折磨他,最终导致他精神崩溃,从而出现胡言乱语现象。但是,我们从田蚡在酒宴上扣押灌夫的那一刻起,他斩尽杀绝的狠毒劲已达到疯狂程度。无论是籍福的谢罪,窦婴的求情,还是大臣的劝谏,甚至皇帝的一再暗示,田蚡都丝毫不为所动。他摆出丞相权威压大臣,搬出太后姐姐逼皇帝。因此,设想他良心发现纯粹是痴人说梦。如果这种假设不成立,那只剩外因一种可能:这就是有人利用当时人们普遍存在的迷信思想,借助民众善恶有报的强烈意愿,在暗中替天行道,精心制造了这个二千年无人识破的历史大迷局!
  要想制造这场现世现报的因果报应的迷局,说穿了并不难做到。只要在更深夜静时,有人装神弄鬼搞出一点怪异的动静来,或者,在田蚡身边不时出现一点神秘的物件来,那么,做了亏心事必怕鬼敲门,深藏在田蚡内心的恐惧感自然会被诱导出来,如果他身边再有人不断地暗示恫吓,田蚡的精神不崩溃才怪呢!至于巫师的话更好理解了,田蚡因杯酒陷害二个贤人的恶行,早已激起了天下人的公愤,看见田蚡满嘴我服罪的疯癫丑态,任何人都会说那是窦婴、灌夫的冤魂要杀他。何况是最善于察言观色的巫师呢!当然,还有其它的手段可以制造出田蚡‘我服罪’的喜剧效果的,例如,有人暗中让田蚡喝下损伤脑神经的致幻药物。也许还有更高明的办法,只是已经湮没在历史的尘埃之中了,如今,我们能做的只是推测罢了。
  是谁制造出来这个惊天的大迷局呢?首先要满足下列三个条件的人,才能有如此大手笔。—、此人有着强烈的正义感,对田蚡的恶行在内心感到极大的愤恨;二、此人胆大心细,智谋超群;深藏不露,大得人心;三、此人必是田蚡身边最亲近,最信任的人。符合这三个条件的非籍福莫属。籍福在灌夫被定罪后,似乎销声匿迹了,但是,如果我们仔细搜寻,仍能依稀望见他的身影。田蚡下令抓捕灌夫家族时,田蚡属吏暗中通风报信,灌夫不少家人得以逃出虎口。无须明言,我们也能猜到,这只能是籍福的暗中运作。应该指出的是,要想制造出这个大迷局,仅靠籍福一人很难完成。稍有不慎,既有灭族的大灾祸。好在田蚡此时已经完全失去了人心,他的属吏都同窦婴暗中相通。当田蚡依仗权势,把灌夫定为灭族之罪时,也就是他成为孤家寡人之日。骄横的田蚡哪里会明白,他的四周早已布满了一根根无形的绞索,无论有几人参与此事,也不管有无他人发现这个秘密,田蚡被冤魂抓进地狱已成了不可逆转的趋势!
  籍福同田蚡之间并无任何过节,田蚡信任籍福,籍福也忠心为田蚡办事。籍福四次出场的言行对田蚡和窦婴、灌夫双方均是有百利而无一害,他为了调和双方的矛盾,避免悲剧的发生,尽了自己最大的努力。他的一言一行,均是出自公心、公德、公理。如果这个迷局真是籍福制造的,那么,我们只能说,这是正义之剑借助他那双正义之手执行了一场正义的审判!二千年来无人点明的迷局,并非因为这个迷局如何巧妙难解,而是因为大块人心的结局,极大的满足了人们善恶有报的心理,无人再去深究,也许早有人看出了其中的蹊跷,但不愿点破,恐怕伤了大众那颗因果报应的善良的心。我之所以斗胆提出自己的推测和判断,实是因为我感到有不得不说出的理由!
  现今,社会上有许多人不信鬼神,也不信报应,他们只信金钱,拜权势。当我们以无神论者的身份揭开田蚡神秘死亡的迷局之后,就可以大声地告诉天下所有的人:世上即使没有鬼神,也没有因果报应,但是,正义的审判永远不会缺席!不管在何时,何地,以何种形式,它远比鬼神的审判更加真实,也更加严厉和猛烈!

0

阅读 收藏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