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奇迹男孩》中的美国文化

(2018-01-28 10:23:20)
标签:

电影

影评

奇迹男孩

美国梦

教育


  昨天和友人去电影院看了“申奥”提名片之一《奇迹男孩》,因为是周末的缘故,电影院里人满为患,不出所料的是大多数观影者反倒是孩子们,有自己来的中学生,还有父母陪同的低龄儿童。影院里除了因情节引发的笑声,就是孩子因为电影而问问题的声音,像笔者这个年龄段的人群,好像成了稀数人群。

  美国家庭电影通常有着三点不可忽视的:讨喜的人物设计,大团圆的结局,以及温馨的故事情节。《奇迹男孩》也不例外,在犹如《欢乐好声音》的包装形势下,电影确实得到了很多很多关注,电影院也传来了不同程度的唏嘘声。当然这部电影除了这些表面上的仍就沿袭“普世价值”的外在以外,还有很多其他的东西,今天笔者就来谈谈这些东西。

微电影串联结构式剧本创作

  最为明显的是去年“奥奖头彩”《月光男孩》,它标志的性的为大众观影者打开了新的电影结构方式,除此之外去年五月的《明月几时有》,《建军大业》,以及2018年年初的《无问西东》从根本上都属于以三部以上微电影并联,串联的结构方式讲述故事的“新型”剧作方式。但事实上,这样看似创新的方式在早期电影发展中就有在运用,尤以欧洲电影,小众电影较为多。笔者认为,美国电影对剧本结构地人文性改良既是对市场的再次把握,同样也是依据当下观影者因视媒体的多元化革新,已经很难从头到尾2小时保证精力的集中,片段式故事情节,更加符合观影需求,尤其在这个电影越来越长的时代里。

  《奇迹男孩》片段式故事呈现,更多的给人的是“多角度看问题”的思维呈现方式,既对一件事情的有机的,可塑的叙事。电影中,从一开始的人物关系构图中,导演就明确而又清晰地表现出了“以人为本”的创作价值理念:一个家庭有两个孩子,当一家人走在一起的时候,女儿却是有意无意与家人保持距离。这样的设计,对于有心的观众来说,看到了导演不引起情节讲述矛盾的铺垫。

“人文主义”下的对每个人的精神关怀

  电影中最大的特色在于“孩子”,不同阶段的孩子都有属于自己的脆弱与秘密。心理学诞生后,人们逐渐将过去带有神性,独一无二性的“人”作为了普通的一般的研究对象,渴望通过科学去对人像其他花草树木动植物一样下以定义,发展心理学将人的研究从孩童扩展为全年龄段,并随学科与研究的发展,人类渐渐发现走出传统果断的狭隘定义后,人的发展由年龄而划分并不是唯一的,人终其一生都有着无法解决的困惑与无法面对的脆弱。作为教育影片《奇迹男孩》恰恰就是对这一概念的呈现,父母对10岁身患残疾的小儿子奥吉的关心恰恰忽略了高中女儿的身心发展,两个关系深厚的闺蜜从来都在分享快乐,少有对彼此痛苦的承担,被金钱蒙蔽双眼的上流社会父母对孩子的关心永远是利益的导向,从没有看到孩子眼中对一些事物的渴望。脱下社会赋予我们的“成长”外衣,每个人都是一个需要被安慰与关心的孩子,他们有权利犯错,更有权利等待他们改正。

“美国梦”的二度宣扬

  对于大多数年轻人来说,当我们不了解美国文化时,“美国梦”对众人来说是金钱梦,是致富梦。而只有了解美国文化的人来说,“美国梦”更多的介定着奋斗与成功。在此笔者并不过多赘述美国人心中如何奋斗与成功,上世纪很多电影都在讲美国梦,大家有兴趣可以去看,总的来说就是歌颂中产阶级如何通过努力奋斗自强求富。电影中对于这一主题的二度宣扬,在当下这个以讽刺批判全社会为高潮的今天,倒显得有了不一样的含义。

   电影中善良正直的奥吉一家是居住在豪华街区父亲母亲都拥有着高学历的中产阶级,他们可以自己给孩子授课,可以在满足一家人的生活所需之外还能从精神行为上教育自己的孩子如何面对困难,坚信明天的美好。奥吉母亲的话深入笔者内心:我们的脸是我们的生命地图,记录着我们生命的轨迹,记录着曾经经历过的一切。笔者曾在“一席”看过一个面部心理学家的演讲视频,他也曾说过,每个人的脸都是不一样的,他是我们基因的密码,代表着每个人的独一无二。我想很多人可能会像笔者一样有这样的一个好奇:如果面部是独一无二的,那些追求着独一无二,追求着自我价值,追求着所谓的活出自己的部分修改了自己基因,复制了他人基因的人们,你们到底是在坚持你们的独一无二,还是在竭尽全力做一个别人的复制品?这些问题我们无从而知。

   知识女性,勤劳勇敢的中产阶级,对上流大亨的讽刺这些许久不见的美国文化组成了这部电影,与其说导演的想法如何,倒不如说也许这样的价值观念至今仍然存在于美国社会中。广告是上世纪最大的骗局,新闻媒体又何尝不是呢?我们总是在管中窥豹,用自己的所闻体会他人的人生,也许层层宣扬下,正如导演所言,美国人直到今天仍然在期待着这样的美好。

   《奇迹男孩》上映于2017年,传入内地于2018年,故事讲述着上世纪80年代的生活与故事,到今天我们仍然可以被感动。电影中母亲与父亲持有不同的教育理念“孩子是否应该融于社会”,美国著名教育学家杜威的教育理论影响着美国与中国的教育,“教育及社会”“社会及教育”他们的根本区别到底是什么?是学习怎样的知识,还是怎样学习知识?笔者认为,奥吉母亲告诉孩子的是如何成为一个完整的人:接受挫折,接受失败,接受你的独一无二,但更多的你要学会如何在社会中依旧善良且坚定地保持自己的独一无二。而奥吉父亲他将社会看做一个会吞噬孩子的大怪物,就因为孩子的独一无二:因为不同,所以要被排挤,因为不同,所以你会被欺负,因为不同你要时刻张开你的刺保护自己。这是一种恐惧。于心而论,当下的大多数人是不是依旧恐惧着社会,恐惧着挫折,恐惧着独一无二,甚至恐惧着自己?

  电影结束了,笔者认为《wonder》真正的奇迹不只在于图始曼先生所说的“他激励了别人去善良,正直”还在于奥吉用自己的脆弱证明了社会并不是那般锋利,如母亲而言社会由独一无二的个体组成,如父亲而言,必要的反抗是在保护自己,也正如聪明的女孩爱莎所言:善良是选择的,当每个人最后都选择了善良,社会也会变得日益美好。

顺便说一句,小杰克和《以你的名字呼唤我》里面的17岁小男主长得太像了!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后一篇:老电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后一篇 >老电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