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求知不倦
求知不倦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421,912
  • 关注人气:206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则天武后可多情?

(2013-10-03 07:39:36)
标签:

文化

则天武后可多情?

  

 

年轻女性在中国古典名著《红楼梦》中占有着极其重要的位置,书中不但塑造了黛玉、宝钗、湘云、探春、袭人、平儿和鸳鸯等鲜活的女儿形象,同时还在书中建立了一个庞大的古典美女群,警幻仙姑、杨玉环、赵飞燕姐妹、卓文君、同昌公主以及神话世界中的洛神、嫦娥、织女等人。但对两次被提及的武则天,我始终却拿揑不准,很大一个原因是在《红楼梦》词典《长生殿》中我没有看到她的身影,但从她和唐玄宗李隆基的关系上看,我总觉得《红楼梦》中两次提到武则天一定大有文章。这个叱咤风云又有着诸多风流韵事的女皇在《红楼梦》应该如何定位呢?

要想弄清这一点,就必须从《红楼梦》文本中寻找答案,我仔细地阅读了书中两次提到武则天的段落,我发现了一个规律,武则天的名字出现的时候,总有另外两个女人的名字相伴——杨玉环与赵飞燕;第五回“武则天的宝镜”和“飞燕舞过的金盘”及杨贵妃的《海棠春睡图》同时出现在秦可卿的卧房;第二十三回:

茗烟见他这样,因想与他开心,左思右想,皆是宝玉顽烦了的,不能开心,惟有这件,宝玉不曾看见过。想毕,便走去到书坊内,把那古今小说并那飞燕,合德,武则天,杨贵妃的外传与那传奇角本买了许多来,引宝玉看。

宝玉何曾见过这些书,一看见了便如得了珍宝。

这一段里,说出书名的四本书,涉及“飞燕,合德,武则天,杨贵妃”四个人,飞燕、合德和杨贵妃我们都很了解,都是属于“风情万种”的女人。当然了,很多人看到了这几个人在一起马上想到的是淫荡和红颜祸水。对于这种解读,是完全有违红楼文化的,其重要原因就是不了解《长生殿》中对杨贵妃和赵飞燕的重新定位所致的,就是从红楼文化的层面上解释,我们也不应该这样理解,此时宝玉与众姐妹们搬入大观园还不到一个月①,好戏才刚刚开始,宝玉却迷恋了欣赏红颜祸水的淫荡表演,这是红楼文化的精神吗?这是那个风流倜傥的贾宝玉吗?就算我们把宝玉看成是这样一个“下流胚子”,可宝钗和黛玉也是这样吗?第二十七回的标题【滴翠亭杨妃戏彩蝶 埋香冢飞燕泣残红】,把杨贵妃和赵飞燕分别与宝钗和黛玉直接相比附,作者所看重的绝不是什么淫荡,是什么呢,是风流,绝代的风流,“环肥燕瘦”不知迷倒多少文人名士,她们的名字屡次出现在《红楼梦》中,皆因为《红楼梦》本身就是一群“风流种子”到人世偿还孼债的故事。那么武则天呢?她会不会也是这群人的一个呢?一个偶然的机会,我读到了武则天的著名诗篇《如意娘》

 看朱成碧思纷纷,憔悴支离为忆君。

 不信比来长下泪,开箱验取石榴裙。

 这句诗使我的思路一下子打开了,原来杀伐决断的则天武后也有柔情似水的一面,此诗的意境不逊于白居易的《长相思》②。如果把这首《如意娘》放在《红楼梦》或《长生殿》中绝对是能够与之溶为一体的。《长生殿》和《红楼梦》中的离愁情节,我们在过去的文章中提到了太多太多,本文无须贅述。

看看武则天的人生经历:豆蔻年华,美艳绝伦,光彩照人,十四岁入后宫唐太宗才人唐太宗赐号媚娘这和那个“杨家有女初长成,养在深闺人未识。天生丽质难自弃,一朝选在君王侧”的杨贵妃何其相似。参与政治,权倾天下,这只是武则天生活的一个侧面,她也有热爱生活的一面,武则天爱花是出了名的,每到花朝节时都会率众宫女赏花,并发明了百花糕。武则天最风流的一件事恐怕要算那座“镜殿”了,《红楼梦》第五回,令宝玉万分喜欢的秦可卿卧房的醒目位置就是一件武则天的物品:“案上设着武则天当日镜室中设的宝镜”。经过人们的多方考证,武则天的“宝镜”就是在唐宫中的那个神密的“镜殿”,唐高宗年间有一个四面皆是镜子的宫殿,专供宫中演秘戏之用。作为唐高宗的宠妃(皇后)当然会是“镜殿”的常客了,也有说这个“镜殿”就是武则天主持修建的。总之,这面“宝镜”是与武则天有着密切的关系的。在“镜殿”中演秘戏确实是一桩风流韵事,也体现出了唐朝文化的开放特征,唐高宗和武则天也真是会玩。可悲的是当我们一些学者在考证清楚武则天宝镜的来源后,不是从唐朝文化与红楼文化的结合上去分析,反而是武断地把“镜殿”之事归结于武则天的淫乱,甚至拿野史中记载的武则天与大臣在镜殿中私通的传闻说事。并且把卧室陈设中出现的杨玉环、赵飞燕等妃子通通划入这一堆,从而把秦可卿卧室定义为一个淫窝。这实在是对晚明文化气脉不了解所致,“镜殿”如果放在现在,有人胆敢在那里演什么秘戏,一定是违法行为,也会被坚决取缔,可在明末清初的那个特殊的历史年代的文化特征却有其独特的一面。正如徐晋如教授所说:晚明是中国历史上独一无二的时代,它金粉浮华而内里虚弱,它极度放纵却又道貌岸然,它满口色空理论却满足于平庸的幸福,它抱怨理学的不合理却窒息了真人的生机。这又是一个极度女性化的时代,它对历史和现实的无尽哀怨和病态依恋荒谬地和平共处。”正是在这种大背景下以才女文化甚至是妓女文化为主导的情本文化大行其道,以柳如是为代表的秦淮八妓甚至不让须眉。在这种文化背景下产生了以《长生殿》为代表的一大批专写情缘的文学作品,甚至还出现了《金瓶梅》这样高度开放的作品。如果把武则天的“镜殿秘戏”放在这个时代根本就不算什么,在这里,我不妨引用《长生殿》【窥浴】一出的一段描写,大家千万不要说笔者的思想不健康啊:

悄偷窥,亭亭玉体,宛似浮波菡萏,含露弄娇辉。【浣溪纱】轻盈臂腕消香腻,绰约腰身漾碧漪。【望吾乡】(老旦)明霞骨,沁雪肌。【大胜乐】(贴)一痕酥透双蓓蕾,(老旦)半点春藏小麝脐。【傍妆台】(贴)爱杀红巾罅,私处露微微。永新姐,你看万岁爷呵,【解三酲】凝睛睇,【八声甘州】恁孜孜含笑,浑似呆痴。【一封书】(合)休说俺偷眼宫娥魂欲化,则他个见惯的君王也不自持。【皂罗袍】(老旦)恨不把春泉翻竭,(贴)恨不把玉山洗颓,(老旦)不住的香肩呜嘬,(贴)不住的纤腰抱围,【黄莺儿】(老旦)俺娘娘无言匿笑含情对。(贴)意怡怡,【月儿高】灵液春风,淡荡恍如醉。【排歌】(老旦)波光暖,日影晖,一双龙戏出平池。【桂枝香】(合)险把个襄王渴倒阳台下,恰便似神女携将暮雨归。
    怎么样,这出“秘戏”演得如何,如果还嫌含蓄的话,《金瓶梅》里葡萄藤戏拿来比一比。如果有人认为笔者是跑题了,那就回到《红楼梦》中去,宝玉在太虚幻境和秦可卿行云雨之事够不够味。我们所津津乐道的贾宝玉竟然是“天下第一淫人”,秦可卿居然要“淫丧天香楼”。我们不要拿今天淫的概念来理明末清初流行的淫,《红楼梦》是晚明文化气脉的产物。它所创造的“意淫”理念,是对《金瓶梅》、《长生殿》及《聊斋志异》等文学作品的传承和提炼。《红楼梦》之所以能够成为一部优秀的文学作品,主要一点就是它抓住了当时社会热点思潮,从不同的角度来表现他对社会的感悟,武则天能够深受作者的喜爱,并不在于她是一个威风八面的女皇,而是因为她也是一代风流帝妃,与杨贵妃,赵飞燕和洛神等人有着共同的特性,这就是洪昇这个风流才子内心世界。人们对《红楼梦》中武则天,杨贵妃和赵飞燕等“风流帝妃”的曲解源于对《红楼梦》创作背景的不理解,在乾隆年间那个文化高度闭锁的年代,这种颂扬风流的文化现象是不被允许的,曹雪芹有没有条件接触到“飞燕,合德,武则天,杨贵妃的外传所”都是问题③,现代人也只能是以自己的认知来定义这些历史奇人,由此而产生巨大的偏差也就不足为奇了。


    ①宝玉进入大观园是二月二十二日,黛玉葬桃花是在“三月中浣”,黛玉葬花时宝玉所看的《会真记》(《西厢记》)正是茗烟带进大观园的“传奇角本”中的一本。

长相思 (唐)白居易

汴水流,泗水流,流到瓜洲古渡头。吴山点点愁。

思悠悠,恨悠悠,恨到归时方始休。月明人倚楼。

 

③曹家被抄后,整个家庭一贫如洗,曹寅的藏书也一定会在抄家中悉数抄没,曹雪芹上哪去看这些禁书。祥见笔者博文《曹寅藏书何以在抄家后留存》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