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司母戊工作室
司母戊工作室 新浪机构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5,388,873
  • 关注人气:982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写诗,究竟需要怎样的天分?

(2016-07-11 16:38:13)
标签:

杂谈

为了让灵魂前进,所有的一切都该让路。

汪浩说,诗歌,归根到底是人与人的交流,人的心灵的流露、细心的感知和真实的表达,汇成了诗;诗人不是天生的,只要大家肯定写,既能接受自己,又能互相接受,诗集也就水到渠成了。

每个人都有不断流动着的思念和感情,教育给了我们铸诗的模具,我们也理解了万物的联系,剩下的只是把诗写下来,敲出来,发出去,和朋友们互相点个赞,把把关,世界上便多了你我的诗。

蒋勋说,诗歌,在我们现实生活中其实是完全没用的。它只是在生命中最苦难的时刻给予你抚慰。而我们之所以喜欢读诗,不仅仅是因为诗本身写得好,更是因为诗歌的韵律引起我们的共鸣,我们的《诗经》就是一首唱出来的诗歌。

他还说:“如果连诗都没有,那生命真是荒凉。”

读一首诗,不过五分钟。

阅一生命,不过几首诗。

择五首歌,不过亏欠了其他好几百首诗。



谁在这个月台为谁逗留

谁曾是我生命的过客

燕萍

谁曾是我生命的过客

一起趟过时间的河

谁盛开在我的记忆里

笑看威风缱绻,岁月如梭?

谁与我在星夜共舞

在阑珊的冬日里闪亮?

谁让我从梦中醒来

零落在星空里,无限苍茫?又是谁与我一起追赶

醉了的夕阳?


我还记得我穿裙子的年龄

所有穿裙子的季节都是最好的季节

王琳

开始喜欢自己的名字

当我把最后一笔写成裙摆

相逢的季节

裙子在湖畔盛开

街灯总在某一刻淡出

柏树的墙通往不知尽头的路

裙裾铺满银杏

和日记再也装不下的踌躇

冰总是结得很慢

当音乐和灯光追不上青春的旋转

与你擦肩而过

在第一个穿裙子的冬天

所有穿裙子的季节

都是最好的季节


Yes,I do.

我愿意

李聿

我愿意投入你的罗网,在网中快乐地挣扎

我愿意化为疯长的野草,将你无情地围剿

我愿意在细细的沙滩上,一粒一粒亲吻你的脚趾

我愿意在柔柔的灯光下,一线一线编织我们的爱情

我愿意追随无形的风,抚摸得你无处躲藏

我愿意融入不绵的雨,稀释你忧伤的泪水

我愿意将所有的道路掩埋,只留下一条幸福之路属于你

我愿意在相反的方向复制你的脚印,将所有爱慕者引入歧途

我愿意和你面对面化为两尊雕像,每晚在月光下彻夜长谈

我愿意坠入你无敌的黑洞,以光的速度也无法逃逸

我愿意在地震的废墟中,用我的尸骨支起你的睡床

我愿意和你一起见证宇宙的最后时刻,任何力也无法将我们骨灰的粒子拆散


十年之交如秋水

长相思

光照

小泥炉,腊梅壶,酒热身轻不胜扶。低声问醉无。

老汤出,细羊熟,余味留唇人远途。今夕长忆初。


一个有思想的人都哪都不会合群

题《浮士德》

成朴

有一个灵魂可真是痛苦

有一个梦想可真是痛苦

有一个真诚可真是痛苦

做人可真是痛苦,特别是在内心里崇尚着一种人,在现实生活里却要学做另一种人

学着说假话,学着阴柔的谋略;学着不动声色地取得一切好处,学着不费气力地脱掉一切干系;学着迎合别人的专横;学着欺辱其他的弱者;学着人与人的一切与一切

学着像变色龙那样地保护自己,学着用物质去估价灵魂;学着出卖良心,学着交些互相有益的朋友;学着满足肉体的欲望,学着在爱情面前谈情说爱;学着摧残一切幼稚,学着诽谤一切真实

最幸福的莫过于把我那灵魂抵押给魔鬼

但我恐怕我那可怜的灵魂太贵了——没有一个魔鬼肯出价


关注我们的微店 东方悦读(dongfangyuedu),购书打折打到骨折!!↓↓↓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