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幽将李大伟带你逛唐朝的东莞厚街

(2014-07-11 09:59:48)
标签:

文化

分类: 民国·那些人、物、事儿

 最近扫黄风起,飞雁散,一时之间,江南失色。其实,此种服务产业在我国有着悠久的历史。明清秦淮,艳名远扬,宋朝官办酒楼半售佳酿半售春。作为文明鼎盛期的唐朝,春楼文化更是市井文化中不可缺少的一部分。而在天下之中的长安城内,亦有这样的一片专有区域:平康坊。


在《诸王的游戏》里,幽将李大伟受太子所邀,率部秘密入京,以充东宫实力。来到长安没两天,这位蛮汉子就按捺不住,要去长安平康坊见识见识。

 幽将李大伟带你逛唐朝的东莞厚街 - 东方悦读 - 东方悦读

 

以下摘自 《诸王的游戏 第一部 :寒冰》 作者:小马连环  东方出版社


长安的街道沉醉在最后的一抹阳光里,各处城楼上报时的咚咚鼓依次被敲响,鼓声像波浪一样掠过长安三十八条街道。

四百下的咚咚鼓声停息后,通红的夕阳恋恋不舍地最后亲吻这座美丽的城池,然后躲藏到谁也不知道的地方,与此同时,各处坊门的关闭声接力这个城市的协奏曲。这也意味着,长安城的宵禁开始了。入夜后,没有特别通行证任何人不得在主干道行走。坊门全部关闭之后,大白天热闹的街道空虚宁静得就像此时的夜空,但要认为长安城的夜晚是沉寂的代名词就大错特错了,宵禁只是针对长安主干道,民坊并不在列。在三十八条宽阔大道的两边,黄土夯实的坊墙围出了一百多个四方形的民坊。民坊里各种商铺依旧开门,旅舍里的灶火正旺,来往的客人喝着四方运来的麦酒、奶酒以及果酒,麦酒刺喉,奶酒带香,果酒有着琥珀一样的颜色,甚至还有一些西域运来的葡萄酒。某些旅舍里更有丝竹声传出,这里的热闹跟主干道的冷清截然不同,这里仿若长安城内的独立小王国。而在这一百多个坊中,最热闹的莫过于长安东区第三街俗称北里的平康坊。

李大伟换了一身青色的纱衣,穿惯铁衣铠甲的他对这套东宫赐下的新衣颇为不适,这套青衣也没有让他更受京师的欢迎。李大伟大概也意识到了这一点,他失去了初到京师的兴奋。来这里的数天,他跟他的三百幽骑一直待在可达志安排的旅舍里,白天严禁出游。

“这鬼长安能让人发霉。”李大伟嘀咕着,今天他好不容易争取了一个逛平康坊的机会。早在幽州,他就听过平康坊三曲的艳名。领着七八名手下,他们转进了艺伎扎堆的三曲之一:北曲。

(注:从平康坊北门进去,东面有三个巷子,就是著名的红灯区啦,其中有名气的多在南曲,中曲,靠着墙有一曲,那就是没名气的妓者聚居区,据记载,常常被上流妓者所鄙视。)

北曲第一家门口挂着大红灯笼,暖暖的灯光照亮了门匾,上面用红漆写着“杨三家”。门口一个黑不溜秋的侍役迎了上来,李大伟探着头朝里面打望了一眼:“你们这里可有胡姬?”

(注:杨三是鸨母的名字,所谓鸨母,多半都是从一线退下来的失足妇女。

侍役怔了一下,挤出了笑脸:“有的,达官只管进去就是。”

“要是没有,我要拧下你的脑袋当夜壶。”

李大伟哈哈大笑,大步迈进了这家叫“杨三家”的院落。跟外面的宽阔截然不同,院内的假石花草将院子隔成了一条条曲径,东转西转之后,李大伟终于在侍役的带领下来到大厅。(注:唐朝里的妓院十分大气上档次,跟大户人家一样,有名气的小姐还有自己专门的工作室。房前屋后种植有各种花卉,厅中摆有石盆池,左右对设,小堂垂帘下俏影绰约,不怕你不行,就怕你不来。)
       
一进门,数十张食案跟坐榻在大厅的两边一字排开,在大厅的尽头,左右各摆着一面大屏风,左面屏风上俏描着一位姿态万千的仕女,右面屏风上却画着一大团锦绣的牡丹。柱子上手臂粗的红烛将人脸映得通红,中央的空地上铺着西域进口的羊毛毯,而不是幽州常见的草席。李大伟久居边疆,还是第一见到如此奢靡的场景。

“这奶奶的真是个好地方,难怪我们燕王也一个劲儿地想进京。他想见皇帝老儿是假,想到这里来风流倒是真的。”

说完,李大伟一屁股坐下,数十个侍儿像流云一般涌出,变戏法一般捧出各种酒果。

李大伟捧起酒杯,往嘴里猛倒了一口,这是长安新进的葡萄酒,远比李大伟在幽州喝的麦酒要甘甜。李大伟拍着桌子:“胡姬呢?”

(注:李大伟来自幽州,算是没见识的乡下人,一个劲只要胡姬,其实上最出名的艺妓不是有异域风情的胡姬,而是江南来的,经过严格训练的,能呤诗会吹萧的才艺型失足妇女。)

大概是听到了李大伟的叫喊声,丝竹声缓缓从饰有仕女秋郊图的屏风后响起,紧接着,一位身披绿色薄纱的女子从另一面屏风后飘了出来。到了前面后,丝竹声变成了清脆的鼓声,伴随着鼓点声,女子原地旋转起来。她旋转得如此之快,以至于李大伟只看到眼前绿色的长纱跟白皙的肤色交替流转,目不暇接。

鼓声骤然停止,女子停在了原地,洁白的脸上渗出了汗水,碧绿的眼眸更加迷离动人,她不停地大口吸气,丰满的胸部似乎要从单薄的纱衣里突围出来。女子款款施了一礼,转过身子将要退下,手腕却被一只有力的粗手给抓住了。

也不知道是这葡萄酒太醉人,还是眼前这美丽的胡姬更醉人,李大伟喷着酒气。他把这里当成了他一向寻欢作乐的幽州酒馆:“先别走,陪我坐下喝两大杯。”

  胡姬脸色通红,拼命想要摆脱对方。一声嘶啦的声音,胡姬身上本就轻薄的纱衣被撕开,一对白兔堂而皇之又惊恐不已地从裂开的衣裳里蹦将出来。

 以下删除五百字。


    李大伟在妓院胡为之时,不知道此时,唐朝秦王李世民就在这大厅之中,冷眼看他。欲知后事如何,请看《诸王的游戏》!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