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司母戊工作室
司母戊工作室 新浪机构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5,391,715
  • 关注人气:982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乱世妖姬”的神秘结局——川岛芳子的生死之谜

(2014-03-03 09:23:04)
标签:

川岛芳子

乱世妖姬

民国

文化

分类: 民国·那些人、物、事儿

川岛芳子(19061978),姓爱新觉罗,名显玗,字东珍,长期用名金璧辉,是清朝肃亲王善耆的第十四个女儿。善耆在清朝担任过首任民政尚书、崇文门监督、理藩部尚书、镶红旗汉军都统等要职,确立了当时的警察制度。他比清王室中绝大多数成员更开明,也更有见地,对君主立宪颇为热心。汪精卫刺杀摄政王载沣未果,被捕入狱,善耆办案,居然刀下留人。

“乱世妖姬”的神秘结局——川岛芳子的生死之谜

摘自《民国女人:岁月深处的沉香》 ,东方出版社,作者王开林

肃亲王府的十四格格尚未及笄成年,中国政局就发生了重大更迭,清朝灭亡了,中华民国取而代之。肃亲王善耆眼看宗庙倾覆,政权旁落,心有不甘。他联络日本浪人川岛浪速,由后者游说日本军部出兵干涉南方革命党的“叛乱”,同时,他策动蒙古王公喀喇沁王与惯匪巴布扎布组织蒙古义勇军,企图造成“满蒙独立”的事实。然而形势强于人,他的美梦一一化为泡影。善耆深感复辟无望,因此着眼于未来,他派遣几个儿子分头去满洲、蒙古和日本,要他们卧薪尝胆,还将掌上明珠显玗送给结拜兄弟川岛浪速做养女,加以魔鬼式的调教。

1912年,爱新觉罗显玗年仅六岁,改名川岛芳子,跟随养父川岛浪速飘洋过海,前往东瀛。此后十多年,她从川岛浪速那儿接受了政治事务、军事技能、情报收集等多方面的专门训练。至于松本高等女子学校的那些课程,川岛芳子敷衍了事,一场沸沸扬扬的裸照风波后,她被勒令退学。对此她一点也不难过,反倒似鸟雀逃脱了樊笼。她剪去满头青丝,疯狂地投入到“男性运动”(骑马、击剑、柔道、射击)中去,她宣称自己“永远清算了女性”。

192864凌晨5点左右,“东北大王”张作霖在皇姑屯被炸死,川岛芳子立下首功,从此她成为“谍报新星”,倍受日本特务机关的青睐。九一八事变后,川岛芳子奉田中隆吉之命赶赴奉天,投靠到板垣关东军高级参谋的帐下。她能纯熟地运用中、日两国语言,还能讲一口流利的英语,加上清王室公主的金字招牌,为日本关东军做了不少稳定人心、理顺各大城市租界关系的绥靖工作,成天忙得席不暇暖,食不甘味。岛芳子虽说不是绝代佳人,却也长得神态妖冶,身材火爆,无论是身穿笔挺的西服、华美的和服,还是合体的旗袍,无不魅力四射,电光灼人。据三十年代著名歌星李香兰(山口淑子)的自传《我的前半生》所记,川岛芳子“在人群中有一张非常引人注目的笑脸,她个子不高,匀称的身材包裹在男人的大褂里,却显示出女性的婀娜,气度雍容华贵”,奇就奇在这位威风八面的定国军女司令肩头总喜欢扛一只猴子招摇过市。川岛芳子娴于辞令,很会察言观色,比一般女子更解风情,那些如狼似虎的男人无不认为她是一块值得一咬的“活肉”,却又对她浑身的毒刺心存畏惧。川岛芳子是情场高手,她一生究竟征服了多少男人,连她自己也没个准数,日本军官山家亨、蒙古枭雄甘珠尔扎布(她的丈夫)、日本特务大村洋、田中隆吉、多田俊、稻田正纯、伪满将军方永昌……真是一妇当关,万夫莫敌。

194586凌晨,两颗原子弹“小男孩”和“胖子”分别在日本广岛、长崎上空爆炸,又黑又大的蘑菇云顷刻间吞噬了十多万人的生命。其后九天,815,日本裕仁天皇受到极度震慑,宣布投降。“东方的玛塔·哈丽”随之走向了她的人生末路,被国民政府当作头号女汉奸,逮捕归案,关进北平第一监狱。当局对川岛芳子礼遇有加,不仅让她住单间,而且解除手铐,据说这是经北京军统局特意关照过的。其后,河北省高等法院多次提审这位日本间谍,但她百般狡赖,将自己犯下的罪行推卸得一干二净。综合当年北平多家报纸如出一辙的新闻描述,处决艳谍金碧辉(川岛芳子)一事弄得颇为神秘,我们不妨看看这则旧闻:“325日凌晨,记者们获悉大名鼎鼎的日军密探、女汉奸金壁辉执行死刑的确切消息后,即不顾夜间街道的黑暗,急忙赶到关押金壁辉的第一监狱门前集合,准备报道现场情况。这次法庭也采取了出乎常规的行动,为了将处决清朝末裔女子的情况传播到社会上,特请摄影记者前来拍摄现场情况。三十多名新闻记者赶到第一监狱,在紧紧关闭着的铁门外等了又等,却看不出有打开铁门的任何迹象。不管是推门、敲门,还是叫门,都毫无反应。时间不停地过去,大家十分焦急。到清晨4点左右,监狱长总算是从里面略略打开了铁门,但他只允许三十多名记者中的两名外国记者进去,其他中国记者严禁入内。据说这是一个叫吴盛涵的审判官下达的命令。但不像他个人的主意。尴尬的记者还不死心,他们沿着监狱高高的围墙转了一圈,企图找到一个入口,结果只能是徒劳。天亮前,突然听到从关押川岛芳子的牢房附近传来一声沉闷的枪声。天大亮时,第一监狱的大门前,挤满了看热闹的人群,不一会儿,监狱里出动了约两百名警察,他们将看热闹的人群赶到远离大门的地方。接近中午时分,大门里面才有些动静,监狱又重又厚的大门打开了,从里面抬出一副担架,担架上就是处死的女囚――川岛芳子的尸身。由于事先日方请求按日本人的风俗安葬,法院根据这一要求,决定把遗体交给战前就住北京的日本长老古川大航。古川揭开席子一看,只见她蓬头散发,从脸到脖子全是血污和泥土。一代天骄金司令的仪表已烟消云散,毫无踪影。以古川长老为首的两三个日本人,立刻将事先准备好的白布铺在地上,把遗体紧紧裹住,再盖上绣着五颜六色花样的布。长老简单地念了几句经,便将遗体抬到卡车上。下午两点多钟,即运往朝阳门外日本人墓地火化。”

由于受到冷落、轻慢和戏弄,川岛芳子被处决的第二天,北平各家报社联合刊登了致司法当局的抗议书。这么一捣腾,川岛芳子之死成为了不折不扣的谜案,狱方是否使用了掉包计?此事背后是否另有冤死鬼?一时众说纷纭,谣诼蜂起。有意思的是,狱方和法院方面越是努力澄清事实,媒体引导下的大众就越觉得官方欲盖弥彰,川岛芳子之死必有猫腻。甚至连川岛芳子的亲哥哥爱新觉罗宪立也不能断定妹妹究竟是死是活,他的日记中有这样一段存疑的话:“……芳子处刑后的尸体,如果没人认领,就会被运送到公共墓地,同许多尸体堆放在一个坑里埋葬。因为我不希望那样做,所以托了日本和尚认领尸体,而且必须立即火葬。因此日本和尚领尸后,就立刻火化了。这是事实。这具尸体,是否是芳子的?我还没有足够的材料做出判断。收领尸体的和尚并不认识芳子,即便看见脸面,因为子弹是从头后部打进,从面部穿出,炸得令人难以分辨。所以很难说究竟是什么样的模样。芳子现在是生是死?我却无法做出判断。”

日本军方豢养川岛芳子,将她训练成为“帝国谍报之花”,反噬其祖国同胞,可谓大逆不道。日本国内的右翼势力至今仍对这位二十世纪不可多得的“巾帼英雄”赞誉有加,自然是不怀好意。无论川岛芳子有过多么传奇的经历,但她屈身事敌,卖国求荣,劣迹斑斑,罪恶累累,乃是成色十足的汉奸女子,这一盖棺论定早已板上钉钉,谁也无法更改它。

解密历史真相,激扬文字,感悟人生,欢迎关注微信“东方悦读,就有机会好书相

“乱世妖姬”的神秘结局——川岛芳子的生死之谜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