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冷高飞
冷高飞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9,987
  • 关注人气:6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勤俭节约、慈祥善良的外婆终究抵不过一抔黄土

(2020-02-02 14:41:55)
标签:

冷高飞

外婆

分类: 情感生活


“高飞,你每年都来看我,外婆我心里都觉得过意不去…… 2019年国庆去看外婆(老婆的外婆)的时候,外婆握着我的手满脸笑容如是说。

 

虽然那个时候外婆的身体越来越差,偶尔伴随着咳嗽,走路都不容易,外婆仍然要坚持送我出门。外婆一手扶着门框,一手与我挥手再见。那瘦弱且满脸褶皱的笑容至今还留存在门框边……

 

可如今,再也听不到外婆的声音了。

2020年正月初四早上7点,在一声声悲泣的哀乐和锣鼓声中,在一阵阵轰鸣的炮竹声中,送别了慈祥善良的外婆。看着外婆的灵柩落入棺冢的那一刻,我知道,今生再也见不着外婆了……

 

在灵堂前,我仔细端详着外婆的遗容,那是一张彩照。满脸笑容的背后是郁郁葱葱的竹林,苍翠欲滴。不知道是后期修饰的效果还是拍照时正值春意盎然的春天。亦或是外婆特意选的这样一个背景,传递给后代要有竹的精神,竹的品质;每一天都是新生,每一天都是春天。竹是如此的静美淡雅,从不哗众取宠。那一眼的绿竹林,清俗淡雅,自强不息。也如同外婆的一生。

 

外婆瘦弱的身影和满脸的褶皱仿佛在诉说往日岁月的风霜,每一道皱纹的背后,那都是岁月留下的痕迹,没有那岁月风霜,哪有这皱纹隽永。

 

外婆家比较简陋,房间很多,除了床,沙发,还有电视机。可这电视机都不知道有多久没有放过了。不是不想看电视,一是舍不得那电费;二是闲不下来。

 

外婆家种了有几百棵橙子(云阳脐橙),还有柠檬树。果树下会种上各种蔬菜。有两口池塘,大草鱼都有五六几斤重的那种。

 

忙碌了一辈子,习惯了。只要一有空,和外公俩人就会背着背篓,拿着锄头到橙子地里锄草、剪枝……外公外婆都七十好几了,每到橙子成熟都是自己去采摘再拉到街道上去卖。还会给我们孙辈邮寄上几箱。每次开车去外婆家,还会给我们拉上自己种的各种蔬菜或土鸡。

 

写到此处时,思绪开始飘远了,又想起了我的外婆。我觉得两个外婆好像呀,都是那么的慈祥善良,都是一脸的微笑。都不愿意说上一句重话,有的只是叮嘱和对子孙后辈的爱护。经常会用那拿长满老茧的双手抚摸着我们……

 

 

2018914日我外婆与世长辞。我妈在东北我弟弟那。我接到姨妈的电话得知外婆去世时哭得不能自己,却不敢告诉我妈。可没隔两小时舅妈给我妈打电话了,那撕心裂肺的哭,我都握不住电话了。我只能忍住,还不停的安慰我妈。我在我妈眼里永远是孩子,但在那一刻我是妈的精神之柱。

 

当时因为台风原因,买不到机票,只能坐火车回家。可火车行驶到汉口站后也停运了。深夜接到妈的电话,她一边嚎啕大哭一边跟我说:“现在怎么办啊,火车到汉口就停了,我要怎么回家呀……”。我能理解到妈当时那种无助。幸好到汉口站后在窗口购买到了余下路途的火车票。因深夜和时间太紧,手机上已无法购票。

 

我外婆2012年左右得了一场病后偏瘫了。刚开始只是行动不太方便,支撑着椅子还能缓慢的行动,说话声音响亮。可2014年后就不能说话了,吃饭还得要喂。我们过去跟外婆打招呼,无论说什么,外婆只是看着我们,呵呵的笑,嗯啊几句我们完全听不懂的话。

 

外婆一生是勤劳忙碌的,我的记忆中,很少有看到外婆坐上很久。也很少对着晚辈斥责。还记得我10来岁的时候去外婆家,等着舅舅外出时偷偷把那二八杠大自行车推出来骑。那个时候还只能侧着身子跨着三角架骑(一只脚从三角架中间穿过)。外婆看见了,没有责备我,只是说:“慢慢骑哦,别摔着了自己。骑着不错,再加把油练练就会了……”

 

 

不知道外婆对谁都好还是如何。反正我觉得外婆对我特别的好。什么时候都是笑脸,说话也不大声。对雯雯也特别的好。我们小的时候家比较穷,外婆经常会偷偷的给我们塞钱。每次我要回家的时候总是把口袋塞得满满的。这是自家鸡下的土鸡蛋,这是红薯片,这是……

 

一辈子的操劳,不记得什么时候开始外婆的驼背了。养育了7个子女,说不辛苦那是假的,可从来没有听到外婆说过一句怨言。还记得晒稻子的时候那微驼的背影翻动着“地箕”(竹篾织成约2.5米宽4米长的长方形垫子,晒稻谷专用);还记得把一家人的衣服洗干净使劲踮起脚尖晾晒在竹竿上……点点滴滴,就像是昨天,浮现在我眼前,盈满脑海,边忆边悲,越想越心酸。

 

外婆,只言片语难以汇集您生活的轨迹。当我要写您的时候,我发现我对您还不够了解。那过往的岁月和生活的艰辛在您的轻描淡写中,在我的脑海中慢慢的淡却了。但我觉得您终究是幸福的,虽然老来受了一些累,您不屈的精神和豁达的胸襟,诠释了一个大写的人字。

 

如今,逝者已斯,来者尤追。逝去的只是您的躯体,升华的将是您永恒的灵魂!在通往天堂的路上愿脚下的流萤能够照亮您远行的路程。在天堂,您不再受苦受难,不再有病痛。

 

 

曾几何时,多少次我从梦中惊醒。我发现我哭得好伤心。我梦见我妈说:“我再也没有妈妈了……”

 

“为父母的子女,作为子女的父母,彼此的身份,是在一生之中一次又一次的目送中完成转换——只是第一次的目送是成长,最后一次的目送却是永别”

 

“慢慢地,我慢慢地了解到,所谓父女母子一场,只不过意味着,你和他的缘份就是今生今世不断的目送他的背影渐行渐远,你站在小的的这一端,看着他逐渐消失在小路转弯的地方,而且,他用背影默默告诉你:不必追。”

 

外婆离开了,但外婆从来没有在我的心中消失。内心会常有一种涌动,这种涌动总想写点什么,却往往拿起笔又放下,不是因为外婆的故事已经成为过去,而是随着时间的流逝,那往事的一幕幕浮现在眼前,真的不知从何说起,又如何下笔。当我想要表达的时候,却又找不到恰当的词语。亦或是我现在的文笔有限,只会写流水账的我写不出如此情感细腻的词句。

 

外婆慈祥的音容笑貌定格在我眼前,虽然已经很遥远,但总是挥之不去,嵌得很深很深!

 

岁月总是荒芜,命运自有定数。勤俭节约、慈祥善良终抵不过黄土一抔。

 

安息吧,两位外婆!愿勤俭节约、慈祥善良的外婆安好!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