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很敏感的小蘭
很敏感的小蘭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2,213
  • 关注人气:32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轉]阿姨不是透明人

(2012-08-23 08:53:24)
标签:

杂谈

分类: 轉貼

苗栗出身的小說家高翊峰,在上周末前來聲援華隆員工時,才與徒步北上的阿姨相遇。寫下這篇動人的文章,〈阿姨不是透明人〉。

[轉]阿姨不是透明人

 

阿姨不是透明人 安靜下來幾天了。 現在回想,在凱道上遇見靜坐抗議的親人,這件事,似乎是過去不曾有過的經驗。

 

在那之前,因為一位年輕的朋友與另一位已經熟識多年的朋友,透過臉書持續聯繫著頭份華隆罷工抗議事件的相關始末。幾次返回這個出生與成長的小鎮,再透過母親與岳母等人的討論,才更進入這個事件深一些。

 

初步推想,又是一個企業透過合法程序,但造成勞工權益受傷害的勞資糾紛。華隆宣布破產之後所有的動作,合法嗎?想必是的。但在這期間,是否有將資金巧妙依法轉移?這點,可能動用檢調單位,也不一定能查清。但結果是,工作二三十年的老員工,換來的是:沒有退休金,沒有資譴費;如果想要有工作,就轉到合併方的新公司,但需要放棄舊有的年資、重零開始計算。

 

公司都破產了,怎麼會有退休金、資遣費?(這聽起來很合理?)

 

轉換到一個新公司工作,年資從零開始?(這聽來也沒有不對?

 

但是,如果因為「程序合法」,一切就可以合理。那我相信,聰明的資方,牆的那一方,擁有足夠資金向律師詢問如何讓「一切程序都合法」的公司老闆,永遠都會是獲勝的那一方。

 

在工廠裡謹守僱傭條款,擔心上下班遲到扣錢(真的遲到了,他們會守法,讓公司從薪水扣除可以養活幾個孩子幾天早餐的數百元),擔心工廠營運不理想而宣布要「共體時艱」的強制減薪與強制無薪假(過去華隆真的撐不過去,確實也減薪,老員工們也真的共體時艱地在無薪假裡試著在去找零工),資方呢?華隆的高層?併購新公司的高層?我相信,他們依舊像牆一樣高高聳立著,不會被任何微小的勞工推倒。因為,他們一切都合法。

 

在北京期間,我發現許多「合法的作為」。比如,網路的關鍵字搜查控管,負責執行的網路警察,是合法的。所有出版品的審查機置,也是有法有據。特殊期間,不允許國民從這個省任意近入另一個省,這樣行走移動的安全考量管制,也是有規定從上貫徹而下。因為「程序合法」,所有所做的一切,就可以合法了?那台灣的民主,真的倒退了。我會羞於告訴那些在大陸期間認識的好朋友、那些憂心於中國社會與人民前景發展、真心理解與尊重兩岸因歷史所產生的複雜立場現況的真正知識份子──台灣是一個真正的民主國家。這話,我不敢大聲說了。

 

想寫下這一段,沒有特別的原因,是十分個人的情感考量。

 

因為那天,到總統府前想去更了解情況,卻意外發現,我的阿姨,我母親的親妹妹,那個曾經在頭份小鎮三合院裡抱著我長大的阿姨,就坐在抗議人群中,大聲叫喊我的名字。那一刻,十分抱歉,我只願意站在她的這一方。因為,我知道她在華隆工作二十多年,安份守己,靜靜努力工作,豢養著我的三位表妹與一位表弟,成為下一代努力支撐台灣社會的一枚螺絲釘。 只不過,裁薪減資、無薪假、工廠破產、資金可能被合法移轉、是否為了晚年的生計要接受「合法」的無退休金與資遣……這些,她在過去我缺席的日子裡,阿姨都經歷。因為不想一輩子堅持下來的合法退休金,就這樣被另一種合法給減少到只剩下百分之二三十。阿姨也決定罷工抗議,自己也站出來了。 (我個人無法接受的是,負責協調的地方公務人員,那些拿走我稅金過好日子的地方父母官,還以饋贈者的姿態憐憫地告訴抗議勞工說,這樣已經對你們很好了……

 

我問阿姨,腳不是前一陣子骨折嗎?一樣走了四天,從頭份步行到台北? 阿姨說,差不多快好了。因此沒敢告訴表妹們,因為她們一定會反對。 她因為骨折初癒,所以改調後勤補給,開著車,一路尾隨,想與那些老員工們一起走的時候,就換班讓其他人開車。她也走一段。 我問她,為什麼不告訴我呢? 她說,原本有要打電話給我,但知道我工作忙,所以就沒打電話了。不過你現在來,給阿姨打了一針強心劑。

 

阿姨抱著我,一邊笑,一邊流眼淚。我忍不住鼻酸眼酸,心底想著,在三合院的那些年,我需要你的時候,從沒有想過,你是不是也在為生計忙碌著。 現在,我出生的小鎮頭份,我成長的縣市苗栗,這幾年,風風火火地開發再開發,土地變更再變更。大埔的農地,我還來不及知道那些種米給我吃的農民與土地,究竟怎麼一回事,就已經沒了。那些農地的事,結束了嗎?其實沒有,只是媒體不再關注了。一直是如此的,需要真的被長期關注的,總是被視為可有可無的新聞。 那些因為土地開發入籍到苗栗小鎮的科技公司,帶來了小鎮的巨變。是偏好還是偏壞,現在無法判斷。但就像數十年前的華隆,它豢養了我們這一代,現在的電子公司,也豢養了電子公司的員工與他們的下一代。

 

如果現在的華隆可以完成一次「合法的破產」;那我擔心,二十年後,或許更快的十年後,現在這些進駐小鎮的高科技電子公司高層,也可以「合法破產」,然後出現下一波老了的科技新貴的勞資糾紛。不管哪個政黨執政,我都希望面對這樣的勞資問題,公權力能夠妥當與理想地介入,進行了解,真正地依法行事,讓我這個法律系畢業的半調子,相信法律是可以實踐人類社會的真實正義。迄今,我依舊相信法律,相信法律存在之於社會的重要價值,雖然它曾經讓我不只一次,對它的運作產生懷疑。

 

這一次,對我個人而言,它不是一個社會新聞,它是我母親的親妹妹的晚年生活。在資方的高牆下,我的阿姨因為太微小了,他們可能看不見,但之於我個人,阿姨不是透明人。我想,每個人都會有一位阿姨吧。因為她與你的母親,來自於同一個子宮,所以你也聽得見她的叫喊,願意撫摸她粗糙與曬黑的皮膚,也知道在你缺席於母親身邊的時候,她與你母親在某個小鎮共同陪伴著彼此,共渡時光。

 

謝謝那晚守在凱道上的警察人員,因為你們,阿姨那晚待在凱道上過夜,至少能夠安心入睡。在此也對現場同樣是基層的警員,致上烈日下的敬意。就我所知,下周一,8/27這一天,華隆高層將動用警力,運出總廠的硬體設備,進行下一步的「合法」動作。那天,我的阿姨也會在現場。在此請託,希望當天即將前往現場的第一線基層員警,如果看見我的阿姨,或者曾經看顧你們長大的阿姨,或者那些我們叫喚為母親妹妹的血親,請在必要推擠的時候,善待她們。因為我們都一樣,在某個小鎮裡擁有一位阿姨,也是她高興叫喚著的某個外甥。

 

圖說:

我的阿姨。我母親的妹妹。我外婆的女兒。一位試著發出點聲音的勞工。僅是如此,但對我個人來說,已經足夠巨大。from 高翊峰的臉書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