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袁梓琴
袁梓琴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39,928
  • 关注人气:202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岁月倥偬,迎来卅年后的握手言欢——在石板滩中学初19班的点滴回忆

(2013-01-19 19:51:30)
标签:

情感

卅年后的握手言欢

相逢一笑泯恩仇

时间能改变一切

岁月冲走了不快

分类: 同窗情谊

 

岁月倥偬,迎来卅年后的握手言欢——在石板滩中学初19班的点滴回忆

    在石板滩中学初19班学习的回忆中,一些同学的名字在我生命中留下了深深的烙印,这么多年来从来都没有忘记。经常会时不时地想起那些名字,想起拥有那些名字的每一张青春飞扬的面孔,想起你们当年的音容笑貌。每一次想起,都会让我内心苦乐兼并,百感交集。      

   这么多年来,我曾经常向有关同学问起,打听过你们的去向,希望能了解你们的人生轨迹,分享你们的人生故事。

 

长辫垂肩的同居女友李建安

   可能因为当时的艾祖信校长是学习标兵,闻名遐迩,当时的田埂和墙头,随处可见“向艾祖信同志学习”的字样,“艾祖信”三个字,已随着那些斗大的学习标语深入人心,家长们都想把子女送去他所在的学校,一时间,原本在附近学校就读的学生们纷纷转校,蜂拥而至。

   因为宿舍不够,住宿条件所限,所有住宿生都要与同学搭铺,一个从家里带被子,一个带铺垫的棉絮和床单,俩人合住一床。床铺很小,只能一人睡一头。建安是老师分配给我的同居女友,记得刚合居时,我们俩曾有过一段“蜜月期”,两个人好得形影不离,去教室上课和去饭堂吃饭都在一起。经常是高挑秀丽的建安在前面甩着长辫,款款而行,个子瘦小的我望一眼她娉婷的背影,低着头,迈着小碎步急忙追赶。

   也许是步调不一致,也许是从小被寄养的我太过敏感自卑,言语不多,只顾低头学习。没多久,我们就开始有了矛盾和争吵,不知为何,后来竟反目成仇,互不搭理。彼此迎面走来都似不相识,再也不相往来。

   后来,学校给我们调整了铺位。那学期寒假结束后,我们各自转去了不同的学校就读,从此再也不通音讯,也无缘再相会。近年来,我曾多次向人打听过你,但一直杳无音信。没想到得来全不费工夫,原来你就近在眼前。

   这次去常德,事先就联系了在蒋家嘴中学的同学刘琼,在她工作的黄金岛酒店办公室,我们喝着美味的擂茶,闲聊中追忆起当年的很多往事。每说起一个同学,我们就马上拨电话去骚扰一下对方,激情洋溢地聊几句。突然刘琼随口问起:“你没跟李建安同学过吧?”“怎么会没有,我们一起在初19班同学过,还曾经是一对冤家呢。”

   刘琼拿起电话就拨过去了,朗声笑着说:“一个同学到处在打听你,她想跟你说话”。我很自然地接过电话,热切地与你聊起来,好像我们不曾有过不愉快的往事,也不曾分别过。

你问我什么时候回汉寿,因为很想见见你,我就毫不犹豫地直言相告:“明天就过去呢,后天一大早就要踏上归程”。

   次日上午,我还逗留在常德,陪着病中的亲戚聊天。无意中看到已被碰成静音的手机上,有你的几个未接电话,我回拨过去,你的满腔热情迎面扑来,说已经通知了在县城的几个同学,一定要请我聚一聚。

   电话中你还问我:“还记得我们当年吵过架吗?”“当然记得!”怎能忘记?当时我们曾水火不容,吵得不可开交呢。但不打不相识,正因为曾共同拥有过那些不愉快的往事,我们才记忆深刻,几十年岁月的风尘,也泯灭不了我们对彼此的印象。

   三十三年后,我在县城的花木兰小区路口等你,你携夫带女,满腔热情地在太子酒楼宴请我。你把先生和女儿安顿在餐馆等待,自己出来迎接我。看到你笑容满面地迎面走来,个子比记忆中更加亭亭玉立,一头卷发随意披散在肩头,举止温婉,容颜秀丽,一副典型的女知识分子派头,让人顿生好感。

   你呼朋引伴,叫来同学甘杏华作陪,还举家出动,一起款待和陪伴我的情谊,让我暖意盈怀。你点了一桌子丰盛的美味佳肴,让我能品尝家乡的口味。

   你对人很是细心体贴,在与你们谈笑风生中,我不小心差点被鱼刺卡喉,急忙去洗手间清嗓,你马上跟随过来查看究竟,连声追问详情,关切之情溢于言表。

   席间,我们聊起这些年的经历,惊羡甘杏华成功培养了一个优秀的博士女儿,你有一个尚年幼,乖巧可爱的“黑珍珠”。

 

能呼风唤雨的周思明

    开学后不久才转来的周思明,身形修长,皮肤白皙,因为比班上一般同学年长几岁,或在县城生活的见多识广,让她在班级能呼风唤雨,在同学中很有号召力。

   听说她已在县城高中毕业,因无缘大学而来石板滩中学重新读初三。因为课堂上我们将学的很多知识她都已经学过,她听课时喜欢找人说话,我有时听得专注,来不及及时回应她。她可能以为我胆大包天,竟敢冒犯她的尊严,故意冷落她。气恼难平的她,竟然串动一些同学排斥我。好似一眨眼间,只知埋头学习的我,莫名其妙地就已被一些同学孤立。只要我一进宿舍或走近,她就挑起一些不明真相的同学,对我指桑骂槐,群起而攻之。

    当年刚进入青春期的我,本来就已十分敏感自卑,同学们态度的巨变,让我诧异困惑不已,整天寝食难安,度日如年,再也无心向学!一些同学的围攻谩骂,让我避之唯恐不及,只想赶快逃离那个是非之地!

    寒假时我鼓足勇气向妈妈哭诉,告知在学校的艰难处境,回去上学已成为一种可怕的梦魇,强烈要求转学去汉寿一中就读。本来就成绩优异的我,顺利通过了汉寿一中的插班考试,从此开始了在汉寿一中两年半的学习生涯,直到在高考中胜出。

    如果没有与同学感情的交恶和校园生活的风云突变,恋旧的我断然不会中途撤离石板滩中学。如果一直留守那里,我可能无法挤过高考的独木桥,我的人生轨迹将彻底改写。因为在我毕业的前后几届,石板滩中学都无人跨进大学。

    我们每一次身处困境,都需要突围而出,都会带来改变;每一次改变,都会是一种契机,都可能让你绝处逢生,柳暗花明,带来意想不到的收获,给你带来意外的惊喜。

    当年,深陷被同学排斥孤立之苦的我,没想到神通广大的周思明,以与众不同的方式帮了我,会成为改变我命运走向的幕后推手,把我推向了更大的天地和更远的未来。

    一直隐没在茫茫人海,音讯全无的思明,在三十三年后的今天,我由衷地感谢你!

 

活力四射的陈爱民

    记忆中的陈爱民活力四射,留着短发,爱说爱笑,整天在校园里冲过来冲过去,来来去去都像一阵风,往往是人还没到,中气十足的声音就已先来报到。性格率真豪爽,大咧咧的像个假小子,毫无心机,对人爱憎很分明,要么热情似火,随时愿意拔刀相助;要么冷若冰霜,怒目而视地擦肩而过。

    你的体育成绩十分突出,是体育场上的健将,尤其擅长短跑,奔跑时快得像风驰电骋一般,把很多男生都远远甩在身后,让人望尘莫及。

    还记得你曾睡在我的上铺,当年紧密追随周思明左右的你,在有一次吵架最激烈时,孩子气的你在铺上上蹿下跳,大声说:“你的脚好臭!你的脚好臭!”,蹦得床板嘎嘎作响,灰尘飘得沸沸扬扬。我坐在下铺的床上,在床板的哐当声和尘土飞扬中,沉默不语。

    但你那上下蹦跳的健壮身影,你那高亢清脆的女高音,以及很多同学在宿舍围观的情景,在很多年里,经常会在我眼前闪现,挥之不去!

    三十三年后的今天,从建安处得知我回乡的你,因有约在先不能参加建安对我的宴请,席间,建安已转达你的心意,要我多留一天,你要请我聚一聚。当时我们几个同学相谈甚好,聊兴正浓,我笑一笑,没有特别在意。

    没想到当天晚上八点多,刚从外地赶回的你主动致电我,约我聚谈一下。

    弟媳开车送我到达指定地点,我就看到了站在车边的你。你热情满怀地拉住我的手,约我就势在你车里聊几句。现在的你留着披肩长发,穿着时尚,走起路来仍然英姿飒爽,但比当年更善解人意,更有悲天悯人的情怀。

    谢谢你连夜特意赶来热情相陪,让我感到很温暖。难忘你车中的融融暖意和你对人的满腔热情,难忘你先苦后甜的人生遭遇,没成年就已成为孤儿,为了给弟弟一个家,才21岁的你顶住公婆反对的压力,带着两个8岁和13岁的弟弟一起出嫁。因为住房紧张,8岁的弟弟只能和你们同睡一张床,和你们夫妻一起度过了新婚之夜。你为两个弟弟的倾情付出,让我钦佩不已!

    但遗憾的是,时间已晚,我们只能匆匆一唔,根本来不及深聊,来不及详细分享各自的人生经历,让你我都觉得意犹未尽,满怀期待下一次相聚。

    昨天还接到你热情洋溢的电话,电话中你真诚地叮嘱我:“你要快乐,你要快乐哦!”你的诚心可鉴,感我肺腑!

 

待人一视同仁,乐于关照每一个人的团支书匡云桃

    还记得你当年皮肤白里透红,脸上一年四季都有两块红晕,红扑扑的,洋溢着逼人的青春气息,一双大眼睛总是温和而安静地打量着人,让我们这些黑瘦的小黄毛丫头自惭形遂。虽然年纪与大家相差无几,但已是一个老成持重的团支书,待人一视同仁,乐于关照每一个同学。

    在一起求学的日子,你曾给过我很多学习上的帮助和生活上的指导,当我被一部分同学排斥孤立时,你不随大流,仍然一如既往地关心我。你为人的公正和对人发自内心的友爱,当年曾给过我别样的温暖,让我铭记至今,感念不已!

    1993年暑假我回家乡时,辗转打听到了你的消息。我抱着刚出生的小侄儿,急忙去你所在的邮电局家属区看你。因为只隔着一条街,我想抱着小侄儿去你那里悠闲溜达一下,没想到白胖的小家伙抱在手上沉甸甸的,我竟然累出了一身汗。刚一见面,你就体贴地帮我抱过小侄儿,让我歇一歇。

   自从我们重新接上了头,我们就一直保持着联系,还时不时地能见上一面,聊一聊。在本班的同学中,我跟你联系最频繁。在这些年里,每一次见面,我们都各自倾诉和分享自己的遭遇,对彼此的状态和生活都比较熟悉。

   不知从何时开始,你就不再叫我的名字,而是一声声亲切地叫着我的乳名。自从家母仙逝后,已经少有人如此称呼我了。每一次听你那么顺口,那么亲切地叫着我的乳名,我都会一阵恍惚,好似回到了童年,我挚爱的家族长辈和父母还在我身边,还有亲情环绕滋养着我。

 

樱桃小嘴的“林妹妹”鲁小兵

   还记得樱桃小嘴的“林妹妹”鲁小兵,一副弱不禁风的样子,喜欢托腮沉思,无论是上课听讲,还是课间休息,经常嘟着一张樱桃小嘴,小模样煞是可爱,不仅是我们班男生暗自青睐的对象,也是女生们时不时地悄悄打量,在下意识中一再端详的美人儿。

   你和甘杏华、刘丽云的家在石板滩街上,是走读生,经常一起上下学。一放学,住校的同学争先恐后地赶去饭堂就餐,唯恐误点扑空时,你往往还在慢条斯理地收拾书包,再不急不慢地挪步回家,那种不急不躁的笃定和从容,让我们这些整天需要在饭堂和浴室冲锋打仗,辗转各处奔忙的住校生,有说不出的羡慕和神往。

   你的养父母还经常来接送你,帮你提着书包,或打着伞,一见面就嘘寒问暖的,对你呵护备至,疼爱有加,满溢关爱之情。你们父女双双离开学校的背影,成为了很多同学心中难忘的温馨回忆。 

 

其它零星的记忆

    还记得来自文艺班的刘丽云,长得眉清目秀,能歌善舞,当时你的个子比我还矮一点,集中做操或体育课时,总是站在我前面;也记得教务主任的儿子史磐华,因为身份特殊,有点孤傲,总是一副酷酷的“坏小子”摸样;忘不了一直与我交游甚好的游建群,周末回家时曾热情邀我同行,我现在还记得你父母的好客,你们家特意为我换上的挺括新床单,你那在海军服役的哥哥,穿着海军衫的照片贴在墙上,英气逼人地在微笑。

也记得性格随和的朱英明、长相俊朗但个子不高的陈云,好像还有一个叫袁爱萍的女同学,很健谈,整天唧唧喳喳说过不停,在课间曾告诉我,她伯父和父亲兄弟俩,娶了她姨妈和母亲两姐妹。

     还记得班主任是语文老师刘天保,他的宿舍就在我们教室后面,是能直通我们教室的一间小房间,他的儿子刘红霞比我们高一年级,课后经常在我们教室后面穿堂而过,进入他们父子居住的宿舍;物理老师是毕业于湖南师大的龚老师,她个子不高,但很有魄力,听说学生时代曾是同学中的风云人物;化学老师是个年轻英俊的男老师,当时还没有结婚,宿舍就在我们教室旁边,经常有同学晚上去他宿舍请教。

    那时候住宿条件艰苦,即使天寒地冻的日子,学校也不供应热水,只能用冷水擦洗。在女同学的特殊日子,值班的老师一走开,我们就趁着夜色,拿上脸盆和铁桶,结伴去锅炉房偷热水。大家分工明确,有人在不远处放哨,有人接应热水,擅长攀爬的我会自告奋勇,爬进去把热水递出来。有一次被值班的老师撞个正着,外面接应的同学一哄而散,里面的我被当场抓住。好在有老师理解女生的难处,没有多加追究,后面就不了了之。

    还记得有时候我们会结伴溜出学校,一起去学校附近的一个老乡家,看美国电视剧《大西洋底来的人》,我到现在还记得那个女科学家只要在水边呼唤“麦克”,高大潇洒的麦克就会及时浮出水面,与女科学家热烈交谈……

 

     时光荏苒,日月如梭,卅年的岁月弹指飞过。三十三年后再聚首时,我们发现时间能改变一切,当年多大的仇恨都能化解,都会随风飘逝。几十年岁月的风雨,早已洗去了少年时代的矛盾和不快,人到中年的我们,已根本不记得当年为何而吵。卅年后我们相逢一笑泯恩仇,彼此相处得愉快惬意。

    岁月倥偬,流年似水,虽然已经阔别33年,彼此不同音讯,但久别重逢,再次见到你们鲜活的面容,灵动的身影,仍然觉得是那么熟悉,那么亲切!当年一起求学的情景,朝夕相处的点点滴滴,依然历历在目,清晰如昨。

    在茫茫人海中,我们能不早不晚地就读同一所学校,能在同一个班级相遇、相识、相伴、相知,这该有多深的缘分。我们本来是他人生命中的匆匆过客,在萍水相逢后,就各奔东西,各自追寻自己的心中目标,奔赴自己的人生之旅。但既然曾经相逢过,我们就已走进过他人的视野,已经贴近过他人的生活,就可能在不经意间,给他人的内心带来你意想不到的波澜,给他人留下难忘的印象,甚至影响或改变其人生航向。

   你不知道你会如何影响到他人,也不知道别人将给你带来怎样的影响,因此,我们要珍惜每一次相会的缘分,尽可能善待能出现在我们生命中的每一个人。

                    (本文图片来自于摄影师陈爱民的微信,特此鸣谢!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