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郑超麟1979年以来在国内出版的著作

(2016-02-04 01:18:55)
标签:

摘编

郑超麟

范用

郑超麟回忆录

存牍辑览

分类: 读书

郑超麟(19011998),福建漳平人。中共早期党员,曾参加过著名的“八七会议”,1929年与陈独秀等人转向托派。1931年被国民党政府逮捕,判刑十五年,因抗战爆发提前获释。建国后,于195212月再次被捕入狱,直到19796月获释。改革开放以来,国内政治相对宽松,郑超麟因此得以发表作品,并出版了若干部著作。郑超麟著作的出版离不开一些热心人的帮助,其中帮助最大的人为范用。范用从1959年起任人民出版社副社长兼三联书店总经理,1985年离休后做编辑出版工作。他们两人,一位是编辑工作者,一位是经历长期牢狱的“托派”老人,生活轨迹完全不同,却因出版事宜相互结识了。

范用似乎注定与郑超麟有缘,早在上世纪40年代,就买过一部绮纹(即郑超麟)译的俄国作家梅勒什可夫斯基创作的小说《诸神复活——雷翁那图·达·芬奇》,不过,对译者生平还一无所知。范用在三联书店任职时,于1988年前后出版了一批外国文学传记,其中就包括《诸神复活》,但当时无法与译者取得联系。在从楼适夷的口中了解到郑超麟的传奇、坎坷经历后,便对郑超麟充满敬意,以后他们之间建立了通信关系。1996年范用到上海出差时,还就便拜访了郑超麟。在他们的通信中,不少信件的内容为讨论出版事宜。范用编的《存牍辑览》就收录有郑超麟的八封来信,从中可以窥知1979年后郑超麟出狱后,其著作出版情况一二,兹将来信内容摘录如下:郑超麟1979年以来在国内出版的著作


郑超麟1979年以来在国内出版的著作

198961信中写道,“拙译《诸神复活》一书,几年前得到三联来信,说打算重版,我以为是适夷同志推荐的,原来是您推荐。这是十九世纪西方文学的一部名著,可惜初版时正在抗日期间,销售不多,如今再版,我希望这部提倡科学反对宗教迷信的著作会在青年中更广泛流行,如此,则不仅我个人应当感谢您了。”“《玉尹残集》出版后,……我当然也要亲笔签名奉上一本给您,可是最近得朱正信,说因新华书店订数太少,书不出版了。朱正正在设法挽救,不知能否生效?”“《诸神复活》出版,当是事实,不能置疑,可是我这里毫无消息,连样本也看不到一本。五月十七日我写了一封信问三联书店,亦未得回答,不知为什么缘故,您能就便代问一下么?”

1989624信中写道,“前日,我也收到三联书店寄来的一部样书[指《诸神复活》],纸张装帧,比抗战时出的原版漂亮得多,只可惜删去了插图,不如原版。”“天有不测风云,书的出版也是如此。我的《回忆录》,排排停停,排好还不能开印,一直拖了五年,至一九八六年才印出来。如果再拖半年,恐怕还印不出来呢!我知道,这中间有认识的和不认识的朋友从中帮助。今日得信,才知道您也是这样的朋友,您看过原稿,并经手出版此书的。书中删去若干段落,并不可惜,那些段落是可有可无的。但是一整章《恋爱与政治》也不能不删去,则很可惜。……其实,我写此章并非为了记述桃色事件,而是从一个侧面来说明当时的党内斗争,不仅是由于政见不同,而且有私人生活方面的原因。”“朱正辛辛苦苦帮我出版书:《玉尹残集》和《法国革命史》,不幸都流产了。我不忍再写信去问朱正。我还在为他个人的安危担心呢。”

198976信中提到写作《回忆录》缘由,“当初写此书,也非出于自己的意图。抗战后期,一九四四年,中华书局已不收书稿了,生活没有着落,一位朋友愿意维持我半年的生活,但提出一个条件,即此半年内我必须写好回忆录。我不愿写,也只好写。我决定借我为线索,写我所经历的那个时代,写我所认识的在此时代活动的人物,而少写我自己。”

19921231信中向范用推荐一部多依彻著托洛茨基传记《先知三部曲》译稿,“我有几个老朋友,几年前就着手翻译这部百万字的名著,今年已经译完了,正在互校之中。他们看见近年改革开放,形势已有变化,国内已公开出版托洛茨基本人的著作,多依彻所写《斯大林政治传记》一书,几年前也曾出版,故委托我设法替他们这部译本找寻出版的单位。”(按:《先知三部曲》于1999年由中央编译出版社出版)

1993313信中写道,“拙作《记尹宽》,篇幅较大,本拟单行出版,故未编入《回忆篇》内,但其性质,是与《回忆篇》各文一样的,自然可以合并。《回忆篇》是个论文集,其中各文供出版社挑选而已,不一定全部发表,连书名也可以改变。我想可用《怀旧集》,避免与《回忆录》相混,……我自然希望出版社能接受此稿。”“常州瞿秋白纪念馆出版了一本《瞿秋白研究》第五期,其中有我的一篇长文章,七年前所写,今日才能发表。……此长文我编在《议论篇》内,如今能发表,我很高兴。我希望《议论篇》所收各文,今后也能择要发表。”

1996710信中写道,“我这二日编了一个论文集,共十五篇,今将目录抄录一份寄给你看看。书名为《画楼犹恋夕阳红》,也是怀旧之意。此书中出于我的一首词中的二句:‘旧友尽随流水逝,画楼犹恋夕阳红。’”

199696信中写道,“不久之后,我就要寄一部文稿给你,这是继《怀旧集》后的第二本文集,我名为《鳞爪集》,共三十五篇文章,比《怀旧集》略多一些。”“我并非没有旧文章可编,过去因为‘政治意见’不同,不敢拿出来发表,但近年形势有了变化,例如,我的《怀旧集》居然可以出版了(虽然作为‘内部发行’),我的《回忆录》也可以用东方出版社名义发表了,其他的出版物也有过去不能发表,而现在居然能够出版,而且无须标明‘内部发行’的,这就鼓起了我的勇气,将这部《鳞爪集》寄给你,请你转交人民出版社编辑部审查。”

1998年3月26日信中写道,“自从罗曼·罗兰的《旅苏日记》封存五十年之后于去年(或前年)出版时,中国也出了两个译本,也在中国出版界掀起了一阵小波澜,而且有些杂志发表了文章、议论,牵连到以后纪德的旅苏事。……想找当时出版的纪德的《从苏联归来》对照一下。……亚东图书馆译本是我翻译的,当时重印了好多次,起了一定的政治作用。……现在,我将六十多年前的亚东版原本,连同我新作的序,寄给你。你能找到一个出版社尽快出版这本书么?……敦煌出版社愿意出版,但又怕版权纠纷。你如果有熟人也可以以我的名义告诉敦煌出版社,此书就是我译的,不会有版权纠纷的。我希望敦煌出版社能够出版它。”

下面对郑超麟信中提到的书目出版情况作一介绍。

1、《郑超麟回忆录(19191931)》,19861月由人民出版社以“现代史料编刊社”名义内部发行,初版印数1000册;19897月再版,版权页上印有“工本费5.2元”;19965月改由东方出版社出版。20043月,由范用编的《郑超麟回忆录》被东方出版社列为“现代稀见史料书系”丛书内部发行。新的东方版除《郑超麟回忆录(19191931)》外,还收有《髫龄杂忆》、《记尹宽》、《怀旧集》、《鳞爪集》、《论陈独秀》、《玉尹残集》、《晚年诗词》等。

郑超麟在198976日的信中提到了写作《回忆录》缘由,他在写于1987年的《〈郑超麟回忆录〉德译本后记》中又详细介绍了该书从手稿到出版的曲折过程,抄录如下:

“记得西方某一位名人说过:一个人写了一本书,这书也有它自己的独立的命运。我的书确是如此。从1944年下半年起,日本侵略军虽已成为强弩之末,上海经济却凋敝不堪,出版社不收书稿了,我只好利用每月替出版社写稿的时间来记述以前的见闻。我写了十章便写不下去了。战争结束,这部稿子曾在朋友中间传阅,并曾请人抄录一个副本,以便束之高阁。‘解放’后,1952年底,在‘肃托运动’中,全国托派被‘一网打尽’,这个手稿就和它的副本,连同全部托派运动的文件,作为‘犯罪’的物证,查抄入库。办案人员无疑根据手稿所写去寻觅组织和人员的线索的。案结之后,上海公安局便将重复的文件清理一份,据说有十几个麻袋,上交北京公安部。我的回忆录恰好有两份,一份留上海,另一份便装入送去北京的麻袋里了。我的书,同我本人一样,作了‘阶下囚’,禁锢在公安机关的档案库内。

“在‘文化大革命’中,不知道是红卫兵冲击了公安部,还是公安部自己清理档案库,人们决定把这些麻袋送给造纸厂去制造‘还魂纸’,一位有心人,舍不得,偷偷地提走了二个麻袋,藏起来。他是没有选择地提走二个麻袋的,不知道其中装的是什么文件。

“中共十一届三中全会以后,形势改变了,某些历史研究机构奉命研究陈独秀和托派。陈独秀在被开除以前和出狱以后的材料是容易找到的,但没有托派材料,也没有托派陈独秀的材料。正在束手无策时,那位有心人想起了二个麻袋,于是部份地满足了材料的需要。研究人员找到了手抄的回忆录,不知道何人写的,读到五·卅惨案那一天的记载(见第101页),出现了我的名字,才知道这是我的回忆录。

“他们一方面考虑铅印出版这本书,那时我已经完全恢复自由了,他们派人来上海征求我的同意;另一方面,他们油印若干部,名为《郑超麟1945年回忆录》,发给重要的党史单位作参考,我只在某些党史专家文章中看到有此油印本存在,自己未见此油印本,不知道是全书油印的,还是摘要油印的。

“此书铅印本的出版,就不如油印本那样顺利了。1980年就谈妥了出版,至1986年才有书面世。这中间随着政治形势变化而浮动。1983年浮动于付排不付排之间,1983年校好清样打好纸版之后则浮动于印刷不印刷,发行不发行之间。到了1986年年中终于发出书来了。

“从此这本书也脱离了‘阶下囚’的地位,但并未升为‘座上客’,不过恢复了‘公民权’而已,著者还是依照市价收取了稿酬的。这种以‘现代史料编刊社’名义出版的‘供内部参考’的书,是不能在书店出售的,中国读者称之为‘灰皮书’。所收不满十本,其共同特点就是:内容对于中国共产党的历史有参考价值,观点则与中国共产党迥异的。各书之间的观点自然也不一致。”

2、《诸神复活》,梅勒什可夫斯基著绮纹译,民国时期由中华书局194511月初版。建国后由三联书店19889月重版,印数4000册,以后多次重印。

3、《玉尹残集》,为郑超麟狱中所作诗词。郑超麟狱中作诗词始于1959年,到1962年作成三百余首。他把作成的诗词编订成册,取名《玉尹集》,分为六卷,前三卷是词,第四卷是诗,第五卷是杂译的诗词,第六卷为一册德国诗人艾兴多夫诗选的全部翻译,有译为词的,有译为诗的。以后复有续作,共有诗词四百多首。不幸的是《玉尹集》手稿在1968年被驻监狱军代表查抄焚毁。以后,郑超麟只追记出八十四首,编为《玉尹残集》。郑超麟在信中说:“最近得朱正信,说[《玉尹残集》]因新华书店订数太少,书不出版了。”又说:“朱正辛辛苦苦帮我出版书:《玉尹残集》和《法国革命史》,不幸都流产了。”但实际上,仅署名唐虞世译的马迪野著四卷本《法国革命史》(中华书局19487月初版)未能出版,《玉尹残集》还是于19896月由湖南人民出版社作为“骆驼丛书”之一种出版,不过印数极少,仅印700册。信中提到的朱正是湖南人民出版社编审。

4《怀旧集》,由东方出版社于19958月以“内部发行”的方式出版,印数2000册。被收入东方出版社2004年版的《郑超麟回忆录》中。

5《从苏联归来》,纪德著,19374月由亚东图书馆初版,译者署名林伊文;19991月,由辽宁教育出版社重新出版,署郑超麟译,印数5000册,书中附有《答客难》(为纪德反驳指责他攻击苏联的文章,由郑超麟于1938年译出交亚东图书馆出版)。郑超麟信中说此书在当时“起了一定的政治作用”,他为辽宁教育版所作的新序中具体点明了所起的“政治作用”:“解放后,我入狱,我译的《从苏联归来》一书还是被列入罪证,公安局的审讯员斥责道:你译的反动的《从苏联归来》的书阻止了好多青年人投奔延安!”郑超麟由此感叹道:“平生所译的书,除了《共产主义ABC》在‘大革命’时代发生过很大的政治作用之外,这本《从苏联归来》当时也曾发生了较小的政治作用。”

6、郑超麟信中提到的《记尹宽》等书未出单行本,其中《记尹宽》、《鳞爪集》后来收入东方出版社2004年版的《郑超麟回忆录》中。信中提到发表在常州瞿秋白纪念馆出版的《瞿秋白研究》第五期的文章,可能是作于1986年的《瞿秋白与托洛茨基不断革命论》,此文收入东方出版社2004年版《郑超麟回忆录》里的《论陈独秀》中,由此推断《论陈独秀》仍信中所述的《议论篇》的改名。信中所说的《画楼犹恋夕阳红》一书,未见同名集子,疑为分别编入其它集子。

除了信中提到的书目,郑超麟著作在国内出版的单行本还有《髫龄杂忆》,该书部分章节先是分别发表于1980年代的《漳平文史资料》中,后由政协福建省漳平市委员会文史委结集出版。

范用对握有郑超麟这么多稿子,限于条件不能尽数在内地出版,深感惋惜。在香港老报人罗孚的资助下,范用在1998年将郑超麟前前后后写成的回忆录,以及《论陈独秀》、《马克思主义在二十世纪》、《玉尹残集》、诗词近作汇编为三卷本《史事与回忆——郑超麟晚年文选》,交香港天地图书公司出版。为赶在郑超麟百岁寿辰前出版,出版社全力以赴。遗憾的是,当第一册样本用飞机赶送上海,中午抵达时,郑超麟已于上午逝世。幸亏事前罗孚已给素未谋面的郑超麟报个信,使郑超麟知道自己的心血即将有了结果。郑超麟满怀感激地给罗孚回了一封信:“由此,我又认识到在‘市场经济’之下并非每个人都是自私自利的,罗孚和范用此次共同无私的帮助就是证据。”郑超麟并特别在香港版的自序中向罗孚表示感谢,香港版并附有罗孚写的《郑超麟老人最后一封信》。不过,郑超麟的香港版自序及所附罗孚的文章,在东方出版社的重印本中未经范用同意被全部删掉了。

 

资料来源:

1、《存牍辑览》,范用编,三联书店20159月版

2、《郑超麟回忆录》(上、下),郑超麟著范用编,东方出版社20043月版

3、《〈郑超麟回忆录〉德译本后记》,郑超麟

4、《郑超麟及其回忆录》,范用

5、《郑超麟老人最后一封信》,罗孚

附:孔网、收藏热线网所见本博中提到的郑超麟著译作品书影(谨向上图店主致谢)
郑超麟1979年以来在国内出版的著作

郑超麟1979年以来在国内出版的著作

郑超麟1979年以来在国内出版的著作

郑超麟1979年以来在国内出版的著作

郑超麟1979年以来在国内出版的著作

郑超麟1979年以来在国内出版的著作

郑超麟1979年以来在国内出版的著作

郑超麟1979年以来在国内出版的著作

郑超麟1979年以来在国内出版的著作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