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陕西诗歌
陕西诗歌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4,814
  • 关注人气:8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转载]《榆林新青年》诗钦话意

(2012-08-11 01:10:08)
标签:

转载

 

    惠诗钦:我所知道的可田并不只是一个诗人,而且是兼具诗评人和专访栏目主持多重身份的一位作家。在我的意念里,你是为数不多的全能型创作人,请你就此谈一谈对这些不同领域的认知,以及向读者具体地介绍一下自己。

 

    王可田:我可不是什么作家,“全能型创作人”更谈不上,但我还是要谢谢你的褒奖。我平时写诗多,散文很少,小说更没涉猎过。写诗评只是偶尔为之,做诗歌访谈是因为目前有一个策划,但这两样对写诗的好处是肯定的。

    诗歌不仅仅是诗歌本身的问题,它与生命同构,是生命表达之一种。所以,生命的深度、广度及其品质,就直接关系到诗歌的深度、广度和品质之优劣。离开生命这一本体妄谈诗歌,再多也没有用。如果说“文本之诗”是其形体,那么生命意识的涌动便是其灵魂。

    诗人仅是智慧和美善的热爱者、追随者,而不是拥有者。诗歌本身也不是目的,它带我们走上寻找人生真相的旅程。那真相诱惑我们,也刺痛我们。

    写诗评和作诗歌访谈的好处是,可以让我们对诗及其本质有更深的把握和理解。

    我只是一个为了一日三餐早出晚归,在社会底层四处奔波的普通人中的一员,没有什么特别之处。加之,现在的诗人往往比诗有名,这好像不太正常,让我有了警惕之心,我就更没有具体介绍自己的必要了。为了彰显诗,诗人甚至可以匿名。

 

    惠诗钦:仔细想来,我们确实有许多相同的地方。我也是写作出身,现在兼职主持这档文化访谈栏目。或许正是这样,让我们有了更多的默契和相互的赏识。作为一个采访者,我的资历还远远不够,要向你学习的还有很多。可否在这里说一说你作为栏目主持的采访思路,包括你对于受访者的问题的选用,都经历了哪些思考,有什么独到的侧重。

 

    王可田:访谈我做的不多,经验也就谈不上。我不是人家那种才华横溢的人,甚至可以说很笨。采访思路我一向不够清晰,我做访谈的过程是这样的:先争取把被访人的作品读通读熟,也像写诗那样,脑子里会浮现出很多杂乱的想法,再把这些想法梳理梳理,一个访谈的大体思路和面貌才会慢慢成形。说实话,我不擅长理性思维,这个过程有点慢,有点艰难,机智与灵光是我所缺,唯一可取之处,也许就是认真和真诚。

   

    惠诗钦:我了解到你是从高中开始写作的,我想这其中有某种契机,促成你之后孜孜不倦的创作态度和源源不断的灵感。请你以自己的早期作品为例,谈一谈促成你写作的内在动力。

 

    王可田:的确如你所说,写作的促成源于内在的动力,而不仅仅是一种兴趣,或者获取某种东西的手段。只有如此,写作才会持久而深入。诗只有进入生命,进入血液和呼吸,自然而然地成为你生命的内在需求时,它才会与你结伴,带给你丰厚的馈赠,让你的生命日益饱满和开阔。

    《麦芒上的舞者》这首诗,大概是八九年前的作品,诗歌本身谈不上好,在此想说明的是我对“舞蹈”一词的理解,即生命内部不息的涌动,这是一种生命意志,是诗歌写作得以发生的内在的也是最根本的原因。诗如下:

 

    如何纤细而神奇的脚跟

    才能在麦芒上站稳?

    ——阳光跳跃,如抖动的丝绒

 

    尖锐而陡峭的生活上面

    一群舞蹈的精灵

    火焰的腰身闪烁不定

 

    如履薄冰,却又分外轻盈

    痛楚的红舞鞋

    旋转出欢乐而优美的和声

 

    说出岁月隐藏的箴言

    麦穗,动荡在风的口中

 

    惠诗钦:在你的创作之路上一定遇到过许多对你有意义的人吧,可以列举一二说说他们对你创作的影响吗?

 

    王可田:那是肯定的。我最初学写新诗,就是受到我们学校皇甫江老师的影响。那时正上高中,内心单纯,想象丰富,写了很多幼稚却纯净的诗歌。皇甫老师在写作上给了我很大的鼓励和耐心的指导,并推荐发表了我的第一首诗。再就是刘新中老师,那时他编《铜川文艺》,给我发了很多作品,可以说时至今日还能坚持写诗,与刘老师的鼓励是分不开的。

    我到西安,第一个遇到的诗人就是尚飞鹏,我们的结识有点像奇遇,但根本原因还是诗歌。尚老师手把手地教授我,他的诗歌理念和创作方法让我至今受益。接下来遇到了成路和宗霆锋两位老师,他们略年长于我,但他们的天赋才华和在诗歌上抵达的高度,让我折服,他们对我的写作都产生了非常大的影响。

 

    惠诗钦:在你的诗中,《倾斜的道路》是我比较欣赏的一首,而当我问及你最满意的作品时,你提到的恰巧就有这首诗。如果没有理解错的话,这应该寓意着写作这条路的不平坦,更广大的释义可以是生命之路的艰难。真的很想知道,是什么引导着你在这条并不平坦的诗路上越走越远?

 

    王可田:你的理解大抵是不错的。这的确是一条艺术之路,生命之路,或者说,是艺术灌注的生命存在之路。如果说“存在即沉沦”,那么生命的救赎或自救就是必要的。这样说可能宗教味浓了些,但是说起艺术和生命,必然涉及人的灵魂,而宗教在我看来纯粹就是灵魂的事情,它们之间的联系不可避免,甚至必要。

    艺术之路,也就是生命之路,不断完善和自我超越之路。这一过程是艰险而痛苦的,甚至是惨烈的。但在这个过程中,生命的意义显明了,不断被熬炼的灵魂日趋纯粹,人性在对神性的祈望和趋近中显示出无限的可能。

    写诗这么多年,起初是因为喜欢,或许源于青春的苦闷。后来,写作就成为一种惯性,也可以说是诗与我的相互接纳和依赖吧。说到依赖,其实只能是我对诗的依赖,诗不依赖我,甚至不依赖任何人。

    最后,感谢诗钦的访谈。祝你快乐,诗心永在!

 

0

前一篇:[转载]木屑集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转载]木屑集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