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赵磊
赵磊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689,411
  • 关注人气:1,316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不当傻子,学点常识

(2019-10-23 08:47:20)
标签:

时评

不当傻子,学点常识

赵 磊

(西南财经大学《财经科学》编辑部)

(一)一条微信

    2019年10月17日,一位马克思主义经济学教授给我发来一条微信:

    ——赵老师,今天有个学法学专业的硕士来听《资本论》课。他说,《资本论》参杂了很多恩格斯的东西,把马克思原本的思想“遮盖了”。

    ——他指认,马克思本来是反对斯密劳动价值理论的。可是,现在的教科书和讲《资本论》的老师,都还在纠缠交换价值和价值,结果陷入了西方经济学的供求价值论了,导致劳动价值理论至今说不通。

    ——他还说,北大中文系有个某老师把马克思弄通了,还原了马克思的本来面目。马克思的本来面目应该是:价值并不来源于劳动,而是来源于生产资料所有制。如果不用生产资料所有制来解释价值的来源,你就无法解释奴隶劳动为什么不创造价值。

(二)无知无畏

    我给这位教授的回复如下:

    (1)马克思在20多岁的时候,曾经有一段时期是不接受劳动价值论的。那是因为他的经济学思想尚未定形,还没有形成自己的看法,故不能算数。

    (2)可笑的是,一群自以为是的人(某大中文系著名的“马克思主义学者”某老师就是代表),拿着老马在年轻时期涂鸦的作业本(巴黎笔记),满世界嚷嚷“马克思反对劳动价值论”。难道马克思在《资本论》中讲的话不能算数?只有在上幼儿园时写的作业才能算数?这也太能扯了吧!

    (3)那位同学说恩格斯用魔法“遮盖了”《资本论》,改变了马克思原本坚持的价值理论,好像老马跟被电信诈骗的大三学生一样幼稚。

    (4)某大中文系某老师的一惊一乍,我已经见怪不怪。让我开眼的是,在高校的《资本论》课堂上,法学专业的某同学居然 “一惊一乍”地训导讲授劳动价值论的教授:“马克思坚决反对劳动价值论!”——这不仅见证了“无知者无畏”,也见证了多年来培养juemu人的工作是何等见效。

    (5)至于某大中文系的那位某老师,他连“价值创造”与“价值分配”都没整明白。一个把价值创造与价值分配混为一谈,以为自己比马克思恩格斯高明的“马克思主义学者”,能让我说什么好呢?我只能说,这些年来,“马克思主义学者”的创新水平的确有很大发展。对于这类创新,四年前我写过一篇文章:《“马克思不信劳动价值论”,这是一个很下作的发明》,发表在《乌有之乡》2015年6月29日,可供参考。

    (6)据说现在很多研究马克思的学者,已经弄出了一个“马克思学”。这个“学”的重大研究课题,就是处心积虑地去考证:马克思与恩格斯互怼互殴,老年马与青年马不共戴天,马克思自己挤兑自己……。这就像李零所说:“所谓马克思学,‘鸾刀缕切空纷纶’(杜甫:《丽人行》),不但马、恩后学与马、恩作对,恩格斯与马克思作对,就连马克思自个儿,晚期与早期也作对。”

(三)收获跳蚤

    看到我的回复后,这位教授发微信告诉我:

    (1)赵老师,您的批驳我赞成。那个某老师,我还是第一次听说。 

    (2)我就纳闷儿了,为啥国内这么多专门研究《资本论》的,专门研究劳动价值论的学者,就抵不过“马克思反对劳动价值论”的“创新”成果?难道老马是傻子,老恩是骗子,等了200年,某大中文系终于出来一个还原老马真面目的智者?

    (3)价值创造和价值分配明明是两码事,非要搅和在一起。究竟是哪里出了问题呢?

    (4)那个学生还说,某老师的观点,李稻葵等都认同,说是一下子“把劳动价值论给说通了”。感情!中外这两百年来坚持劳动创造价值的学者都被人骗了,都是智商有问题吗?

    (5)其实,“把劳动价值论说通了”的真正目的恐怕在于:既要“坚持”马克思主义,又要“坚持”生产资料的某种所有制。很悲哀,200年了,马克思还得在地下抱怨:“我播下的是龙种,收获的却是跳蚤”。

(四)瞧这逻辑

    接着上面的话题,我又补充到,那位“把劳动价值论说通了”的思维逻辑是这个样子的:

    (1)马克思必须一出生就提出劳动价值论,就像贾宝玉一出生就带着通灵宝玉那样。否则,《资本论》中的价值理论就无据可查,就形迹可疑,就不能算数。

    (2)如果马克思在上幼儿园的时候,居然不知道劳动价值论为何物,那么就可以断言,《资本论》中的劳动价值论一定是马克思受到恩格斯之蛊惑以后,产生出来的价值幻觉。

    (3)如果有人在马克思青年时期的读书笔记中,发现有对古典劳动价值论不敬的言语,那么就可以断言,马克思终生与劳动价值论水火不容,必须的!因此,《资本论》中的劳动价值论,肯定是马克思屈从于恩格斯压力的违心之论。

    (4)既然马克思读过恩格斯的《政治经济学批判大纲》,那么可以百分之百地确认,《资本论》完全是老恩忽悠老马的结果。

    (5)由此得出的结论是:老恩,骗子;老马,傻子。而“把劳动价值论说通了”的那位某老师呢,他才是马克思肚子里的忠实蛔虫,才是马克思主义真理的捍卫者。

(五)谁是骗子,谁是傻子

    当我把这件事情发到政经专业的一个群里,不少人吐槽:

     ——那学生自己根本就没弄懂什么是价值。价值是社会关系的产物,是商品的社会属性,不是商品的自然属性。

     ——夏虫不可语冰,井蛙不可谈海。

     ——所谓“价值来源于生产资料所有制”,这其实是价值分配的原则,并不是价值创造的来源。这种混淆黑白、倒果为因的逻辑实在是庸俗经济学的通病。

     ……

     读了大家的评论,我想弱弱的问一句:到底谁是骗子?谁是傻子?

(六)学点常识

    为了不让同学们被“马克思主义者”忽悠成傻子,这里我介绍一点所谓“马克思反对劳动价值论”的小常识:

    (1)《巴黎笔记》,是指马克思1843年10月至1845年1月侨居巴黎期间,刚开始研究政治经济学时所作的摘要和札记。

    (2)在《巴黎笔记》中,马克思还不能把古典政治经济学和庸俗政治经济学区别开来,对李嘉图的劳动价值论采取了完全否定的态度,认为“劳动决定价值”与日常经验相矛盾。

    (3)从经验现象上看,在私有制条件下,竟争机制使得在价值与生产费用(由耗费掉的劳动量构成)之间,二者不一致是必然的,二者一致只是偶然的。当时的马克思据此认为,由于竟争机制在资本主义经济中起着决定性作用,所以价值只能是市场价格。换言之,既然价值就是市场价格,而市场价格又是由竞争即“供求关系”所决定的,那么商品就没有其内在价值。所以,劳动决定价值不能成立。

    (4)可见,那个时期的马克思囿于现实竞争所造成的假象,还只能从现象层面去理解价值,从而把价格当做价值。正如马克思在以后一再强调的那样,当时的马克思或许并不知道:“如果事物的表现形式和事物的本质会直接合而为一,一切科学就都成为多余的了

    (5)然而,马克思一旦发现了唯物史观,他就不再用费尔巴哈的人本主义来分析社会经济问题,从而摆脱了从供求关系的现象层面来解释价值来源的局限,也就不再把价值等同于市场价格。从此,马克思不仅接受劳动价值论,而且还创立了科学的劳动价值论。这个转变的标志,就是《资本论》。

(七)结 语

    至于奴隶劳动是否创造价值,以及为什么有些劳动创造了使用价值,却并不需要用“价值”来衡量?这类马克思主义ABC的常识如果都不知道,那就好好读读《资本论》去罢。

(2019年10月18日)


0

阅读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