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赵磊
赵磊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696,412
  • 关注人气:1,315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金镛走了之后

(2018-11-01 06:47:46)
标签:

时评

金庸走了之后

赵 磊

(西南财经大学《财经科学》编辑部)

    金庸走了。

    生老病死,人之常情。

    一位94岁高龄的老者走了,就让逝者一路安静地走好吧。

    但是,事情好像没那么简单。

    这不,这两天从早到晚,电视新闻媒体满满的都是金大侠的光辉业绩。

    我没读过金大侠的武侠小说。

    虽然我年轻时酷爱击技,也曾有过这方面的训练。但对飞檐走壁、上房揭瓦、腾云驾雾、隔空打人之类的神技,从来不以为然。所以,既体味不到金大侠的快意恩仇,更无福消受《笑傲江湖》的艺术魅力。

    网上看见郭松民先生对金镛的评价:“杨子荣、少剑波、洪常青们黯然离场,聚光灯也就转向张三丰、郭靖、甚至葵花宝典”;“金庸先生见证了一个时代的精神空虚。”(参《金庸,见证了一个时代的精神空虚》)

    眼见多年来充斥屏幕的牛鬼蛇神,我以为,这是一个比较精准的评价。

    难道,金庸的意义仅仅是“见证了一个时代的精神空虚”吗?

    恐怕还不止这些。

    微信群里有人转发了一条帖子:《金庸父亲被枪决的前前后后》。打开一看,该文转自《文史月刊》2012年的一篇文章,题目是《错杀了金庸的父亲查树勋》。

    于是,围绕“错杀”,群里展开了如下对话:

    ——“又一个刘文彩似的‘大善人’被塑造出来了”。

    ——“其父被镇压,内心有仇恨”。

    ——“邓说见金时表示道歉,金说不仇恨了。我不信。”

    ——“记得多年前,我陪程老师参观刘文彩地主庄园。一个20岁左右的解说员告诉我们:‘其实水牢不是关押欠租农民的地方,而是存放鸦片的地方’。我质疑:‘如此潮湿的水牢存放鸦片,就不怕霉烂?’年轻的解说员很生气:‘我们领导说是放鸦片的地方,那就一定是!’”

    ——“再过50年,这水牢一定会被打造成刘文彩禁止鸦片的地方”。

    ——“于是摇身一变,成为禁烟英雄!”

    ——“有人细心考证,刘文彩生前重视教育,和睦敦亲,有刘大善人美誉!”

    ——“历史,成了随时在过‘六一儿童节’的小姑娘”。

    ——“阶级斗争消亡了?放屁!”

    ——“鄙校有位老师告诉我,她家祖上就是刘文彩的佃户(租种刘氏的土地,并向刘氏交纳沉重的地租)。我说:‘你祖上深受刘大善人剥削压迫’。她却说:‘刘文彩是一个进步的大好人’。我问‘怎么讲?’她说:‘刘在安仁镇重视基础设施建设,修了一条马路’。我无语。”

   ——“这条马路,其实就是连接刘氏庄园与安仁镇的一条土路,以便于刘文彩的轿子通行。”

    ——“这就叫‘斯德哥尔摩综合征’”

    ——“被欺压了,反而更依赖于欺压者,甚至可能爱上欺压者”。

    ——“舆论导向到底要把人们的思想带到何处去?”

    所以,金庸的意义,不仅“见证了一个时代的精神空虚”,还见证了舆论导向正在,以及将要把人们的思想带到何处去。

(2018年10月31日)


0

阅读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