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诗网络
诗网络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820,354
  • 关注人气:5,812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韩庆成推荐| 殷龙龙访谈:废墟式的大格局

(2017-03-19 17:13:12)
分类: 洞鉴札礼理论
韩庆成推荐| <wbr>殷龙龙访谈:废墟式的大格局

废墟式的大格局

宫白云vs 殷龙龙

[殷龙龙,诗人,1962年生于北京,1981年开始写诗,早年曾参加圆明园诗社。1984年发表诗歌作品。1999年参加诗刊社的青春诗会。数次获得诗歌奖。出版诗集《旧鼓楼大街》、《单门我含着蜜》、《我无法为你读诗》和《汉语虫洞》等。近年开始绘画。]

宫白云:龙龙老师好,欢迎您来到21世纪会客室。
殷龙龙  你好白云!非常高兴来这里。记得以前你也邀请过我注册中国诗歌流派网。只是本人比较懒,没有注册。

宫白云:可以理解,我知道你的身体状况不好,生活没有保障,又居无定所的,坚持写作画画已是奇迹。如果说这个世界还有不畏一切去坚持真理的人,那么你就是其中的一个,让人由衷的敬佩。
宫白云:在我眼里,你是位传奇性的诗人,在诗坛上有很好的口碑,在诗人之间享有很高的声誉。虽然说你患有脑瘫但比健全的人更具有创造力与坚韧不拔的精气神。我曾说过上帝让你成为奇特的诗人,或许是对人类残缺的一种补救。记得2012年你获得了2011年度“御鼎诗歌奖”。授奖词中说:中国缺少的不是技术层面的好诗,而是拥有强大和博爱心灵的诗人。这种诗人以其作品的形状,奔流成大江大河,它裹挟着泥沙和金子,猛烈涌入晦暗的历史,洗刷未逝者的忧伤和迷茫。基于此,“御鼎诗歌奖”授予杰出诗人殷龙龙,他就是一条当代的河流。这样的褒奖我认为是真诚而恰如其分的,“当代的河流”是对你最形象的阐释。就你而言,你是否认为诗歌应该承担现实?诗歌在你的人生长河中占有着怎样的地位?谁对你的诗歌产生过重要影响?
殷龙龙 过奖了。当代的河流是所有诗人的一种真实写照。他们以诗歌为生活和理想的元素,浩浩荡荡地从远古走来,到今天依旧强盛。不管国家民族的荣辱,诗人这个群体就像河流一样源源不断地流淌,因为诗歌乃心灵之物。它必然承担现实中的一些沉重的部分,因为诗人也要食烟火。好诗可以容纳大海。就像李白、惠特曼、布罗斯茨、辛博斯卡,等等,他们的诗歌对我很重要。

宫白云: “当代的河流是所有诗人的一种真实写照”,我不认同你这种说法,我觉得“当代河流”并不是谁都能担得起的,“所有诗人”有可能汇成一条河流,有的诗人有可能是一滴雨水,也有可能是一股溪流,也或者是一条山泉、瀑布等,但以你一人而被称为“当代河流”的,在当代也就你殷龙龙一个。我知道,你这是对自己的谦逊,但杰出的人无论自己怎么谦逊在世人眼里他还是杰出的。“好诗可以容纳大海”,很经典的概括。
殷龙龙:对,“好诗可以容纳大海”!

宫白云:说起来,我们也算是老朋友了,记得最初是李飞骏推荐我读你的诗,这一读一发不可收拾,虽然平时少有沟通,但你发在网络(博客、微信)上的每一首诗我几乎都有阅读,还曾经给你写过一篇评论《殷龙龙诗歌的异构之美》,你的诗都是用生命和灵魂去写的,粘满了你的气血,你对汉语有着天才般的敏感。我想知道,在你眼里,你觉得什么样的诗人才算得上是真正的诗人?什么样的诗歌才算得上真正意义上的诗歌?
殷龙龙: 写诗可以有各种风格和技巧,我的诗歌也参杂了多种方式,当然是选自己的语言,最擅长的那种生命状态和感觉。第一是准确,最后诗人自己成了靶心。当代好的诗人有的是,只要细读就能分辨真假来。

宫白云:“选自己的语言”,这条经验太宝贵了。现在的很多诗人之所以诗歌写来写去都还在原地踏步,大多数原因正是他们丢失了自己的语言。还有“准确”,你说得太形象了,任何偏离“靶心”的诗写都是无效诗写。“当代好的诗人有的是”,这个我承认,“只要细读就能分辨真假来”这个倒未必,它适于有鉴赏力的优秀诗人,比如你。
殷龙龙:只有不断学习才能不断进步

宫白云:据我所知,你是1981年,高中毕业后就开始了诗歌写作,至今已经有三十六年的”诗龄”,这么多年你“拒绝著平庸与喧嚣,在众人的怀疑、围观和惊讶中独自前行。”(李南),我想知道是什么样的机缘让你爱上了写诗?能说说你的家庭背景吗?
殷龙龙:上中学时候语文特好,老师就把我分到了文科班。写诗的兴趣是从那里开始的。高中毕业后,接触到了朦胧诗,在星星画展上得到了朦胧诗人的诗歌作品活页,油印的那种,又参加了一个文学讲习班。逐渐爱上了新诗。我的家庭背景很普通,父母都是农村考学来北京的,他们不爱好文学。两个弟弟也对诗歌无缘。我小时候经常玩耍,读书很少。现在还记得怎样用扑克变戏法儿。

宫白云:听你这么说,你小时候很乐观顽皮呀。据我所知你由于先天营养不良,小脑发育不全,让你的身体行动受限,说话发音不准。但你并没有被这些先天的因素所困住而表现的悲观绝望,反而积极向上地去热爱生活、拥抱生活,这是非常值得我们这些身体健全的人去学习的。
殷龙龙:小时候也不大觉得自己有什么,和普通孩子一样。

宫白云:小时候你心态就好。
宫白云:你的诗歌写作特色有着强烈的现实主义色彩,直接来源于生活本身的创作特色占了很大的比重,在你眼里生活和写作是怎样的关系?
殷龙龙: 人类渴望安逸、美好的生活,诗歌表现风花雪月,描绘自然心灵是很好的,也能出彩,可是我们都生活在现实中,以什么样的文本介入当代,却是当代诗人不容忽视的事情。现实美好而残酷,我们的作品为什么不能美好而残酷呢?至少写出来醍醐灌顶一番也好。我写我的生活,我的独特,也是底层人的柴米油盐,悲欢离合,都是煤炭和金子啊!古今中外的经典,大部分都是揭露现实批判现实的啊!

宫白云: 敢于直面现实,揭露与批判,并不是所有人都具有你这样的胆识与勇气。你让我想起代表了俄罗斯的良知的俄罗斯作家索尔仁尼琴,你们都是饱经磨难,却足以烛照未来的人,你们从来都不是明哲保身的顺民。“只要还活着,或者直到牛犊顶到橡树上折断了脖颈时为止,或者是橡树被顶得吱吱响,倒在了地上为止。”(索尔仁尼琴)。“我的喉结还在,/我的泪水独往独来,/我的贫穷不能领导你们,/以及没出生的/孙子的光荣。”;“ 六个苹果摆在桌上,/光滑、理智,/大小不一。它们举目无亲。/没有人会登门拜访我,/就连你也不会。”我相信无论谁读到这样的诗句都不会无动于衷。
宫白云:在你的生活与人生中,有哪些人影响或帮助过你?哪件事是你最难以忘怀的?
殷龙龙: 家人和朋友们都帮助过我,尤其最近几年,生活自理能力下降,又在南方游居,全靠朋友们帮助才能从容应对每天的困难。我的朋友都是一等一的,幸福,快乐,从中而来!

宫白云:嗯,看得出,一提起朋友你就有由衷的幸福与快乐之感。朋友是一生的财富。我记得你写过一首《南诗》是写给李南姐的,“签上南/它不仅是你的名/更像上帝滴下的墨水,染黑北的国”,我相信像南姐这样的许多朋友之于你,就像水之于生命,不知道我说的你同意否。
殷龙龙:同意,你说的对。

宫白云:圆明园诗群是一个很有影响的诗歌流派,你是那里的重要成员,能给我们说说圆明园诗群是在什么样的背景下建立的?它有着怎样的意义?他对你青春与成长的影响是怎样的?
殷龙龙: 圆明园诗社应该在84年年底建立的。诗社有四才子:黑大春,雪迪,刑天和大仙,他们诗歌的成就是很大的,对诗歌语言的贡献有目共睹。刘国越在后来的文章中细致地梳理了一番圆明园诗社各个成员的诗歌作品。与其说“圆明园”是心中一个文化符号与记忆,不如说它对我的青春与成长的影响是符号性质的,而且是大符号。从圆明园开始,我一路漫游诗歌的旅程,没有多少停歇,到现在还能写出自己很满意的作品来,就是因为当初起点颇高,心中怀着一种废墟式的大格局,不管中国的气象如何变幻,不管我的人生如何坎坷,我都把它们视作峰回路转的一种磨练。大概生命就是如此的意义了。

宫白云: “废墟式的大格局”,忽然让我眼前出现那一片废墟的圆明园,空旷、苍凉、久远、幽寂,处处残存,却处处布满曾经的辉煌。
宫白云::你是“第三条道路”的主要诗人之一,你怎样看待诗歌界的种种划分?
殷龙龙: 诗歌界的种种划分不大重要,都是过眼云烟。诗人还是靠自己的作品说事。每个流派都有好诗歌,并不能说自己所在的所写的都是正确的,别人的都是垃圾。写诗时要个人化,可以君临一切;读诗时一定要用心去读,谦虚点,这样既能营养自己又尊重别人。

宫白云: “写诗时要个人化,可以君临一切”,这一句可以顶一万句。
宫白云:你的诗充塞了诸多复杂丰富的异质成分,想像恣肆汪洋,更有对社会现实的指涉与现实生活深切的疼痛。对社会的一切黑暗、丑陋、不公、不义,你都能义无反顾地用诗歌大胆而绝决地表现出来。由此,你的许多诗歌在官方和有的民间刊物上几乎是被拒绝发表的,你如何看待这种现象?你对当下诗歌现状有怎样的见解?
殷龙龙: 十年前我正式出版了诗集≪旧鼓楼大街≫,从那儿以后我多少改变了诗风。作品异质且跨度大,很多是批判性的,揭露人性和社会的阴暗面。还有对国家制度的怀疑、鞭笞,那些作品官刊肯定发不出来。现在有一本民刊≪江湖≫杂志经常发我的诗。是本先锋,反对一切体制,僵硬的诗歌刊物。

宫白云:看得出你心态很好,也很客观,也希望诗界多一些《江湖》这样的刊物。
宫白云:除了诗歌,你现在还在搞绘画,是喜欢还是谋生的需要?
殷龙龙: 从小就喜欢画画。它也是谋生的途径。如果单靠诗歌的稿费过日子,就要饿死了。
   
宫白云: 好像你是从2014年开始画油画的,完全凭靠着直觉来画,我在你的微信朋友圈上看过你的绘画作品,惊讶于你的天才,那些画色彩艳丽,想象奇特,天马行空,光怪陆离,像你的诗歌一样充满了“西方式的解构、印象、象征、野兽、抽象等概念与手法”,还有一种纯真的温暖,你用画笔表达着你眼中与内心的世界,那么绘画与写诗哪个让你更贴近内心?
殷龙龙: 还是诗歌。

宫白云:诗歌已经融入了你的生命。
宫白云:微信时代,您怎么看大量的诗歌微信平台与诗歌群的涌现?您觉得这种媒介对诗人和诗歌会产生什么样的影响?你对诗歌初学者有什么建议和忠告?
殷龙龙: 手机写诗和微信平台展示,这是一种潮流,不可阻挡。对诗人创作有很大影响,是好是坏因人而异。初学写诗的朋友不要着急定自己的风格,博采众长,最好经常反思自己。知道你们有才华,有冲劲,而把写诗当做毕生事业才能体会出其中的美妙来。

宫白云:看来写诗是一生的事,既然是一生,那就慢慢来吧。
宫白云:您阅读最多的是什么类型的书?在您眼里阅读和写作是一种什么样的关系?
殷龙龙: 年轻时候什么书都看,文学诗歌类的居多。现在什么书都很少看,网上的文章分享方便。再一个就是身体现在越来越差,双手拿书都特别费劲。但是写作还得继续。

宫白云:无论怎样,“写作还得继续”,这是你给予生命最有力的诠释,值得那些对生活与写作失去信心的人好好学习。
宫白云:您是北京人,却在外省过着居无定所的漂泊生活,据说疾病缠身还坚持写诗作画,能和我们简单说一说您目前的生活与创作状况吗?
殷龙龙: 我现在广西,广西的一个朋友帮我租房,找了保姆。目前多数时间是坐在轮椅上。我也很适应南方的气候,也喜欢大叶植物。今年写了几首诗,不是很多。最近做了磁共振,我的颈椎出了点问题,这个肯定影响创作。

宫白云:记得你说过这样一句话“诗就像太阳,永远在可望不可及的地方发光。它照耀我们,我们因此而写作。”而我在这里想说的是,诗像太阳,而朋友就像温暖的阳光,愿世上多一些这样的阳光,温暖你,也温暖我们自己。朋友们,买下龙龙的画作,就是对龙龙生活现状的最好支持。
宫白云:谢谢龙龙老师带来的精彩,谢谢大家的热情参与支持。龙龙老师晚安,大家晚安!
殷龙龙:感谢中国诗歌流派网给我这次珍贵的机会!谢谢白云老师,谢谢大家!今天收获大大。美好的一天!
.............................................................

著名诗人、画家殷龙龙3月17日晚7时至9时做客中国诗歌流派网“21世纪诗歌会客室”,接受主持人、中国诗歌流派网副总编辑宫白云在线访谈,并与流派网会员和读者探讨诗歌,交流创作。这是继福建诗人汤养宗、台湾诗人杨平、江苏诗人大卫、山东诗人马启代、湖南诗人周瑟瑟、山西诗人聂权、贵州诗人南鸥、安徽诗人方文竹、山西诗人张二棍、四川诗人唐毅、四川诗人凸凹、00后诗人朱夏妮、北京诗人安琪之后,走进《21世纪诗歌会客室》的一位受到民间推崇的诗人。

殷龙龙1962年生于北京,1981年开始写诗,早年曾参加圆明园诗社。1984年开始发表诗歌作品,1999年参加诗刊社青春诗会。曾获2011年度“御鼎诗歌奖”、2013年度诗探索年度诗人奖、2014年度“地下”诗歌艺术奖等诗歌奖项。出版诗集《旧鼓楼大街》、《单门我含着蜜》、《我无法为你读诗》和《汉语虫洞》等。近年开始绘画。主持人在访谈开始时说:“我知道你的身体状况不好,生活没有保障,又居无定所的,坚持写作画画已是奇迹。如果说这个世界还有不畏一切去坚持真理的人,那么你就是其中的一个,让人由衷的敬佩。”
诗人李南认为:“殷龙龙的诗註定进入不了当今中国的主流诗坛。但这又有什麼关係呢?他咄咄逼人的才华和鍥而不捨的坚持得到了越来越多诗人、年轻人的敬重。”诗人任意好这样评价殷龙龙的作品:“龙龙的诗歌恣意纵横、开合自如,敢于直面绝大多数诗歌不敢硬碰的‘暗礁’。换言之,里边总有一颗不屈的诗心在对抗着世界的恶。我觉得中国诗人缺少的真不是好诗,而是一颗强大和博爱的心灵。”诗人李不嫁表示,龙龙非凡的毅力是我钦佩的。其次,吸引我的是龙龙诗歌的语言密码,独特且极具个人化。第三,他给我启示,揭露和批判现实时应与现实保持一定的距离,有时甚至是远的,以达到陌生化的效果。也就是龙龙刚才说的从底层人物的柴米油盐悲欢离合中,提炼出煤和金子。这需要语言和诗艺的发奋开拓。
中国诗歌流派网总编辑韩庆成代表网站对殷龙龙接受在线访谈表示欢迎,并就“干预诗歌”这类不受官方主流话语欢迎但在民间受到读者普遍尊敬的批判现实的作品,所导致的官方与民间精神审美的分野,与殷龙龙做了交流。
韩庆成推荐| <wbr>殷龙龙访谈:废墟式的大格局

选自诗歌周刊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