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诗网络
诗网络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780,064
  • 关注人气:5,809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诗网络《诗意人生》|华夏云客对话王霆章:万家灯火中的一盏灯

(2016-06-08 07:04:57)
标签:

诗网络

《诗意人生》

(第16期)

                诗网络《诗意人生》|华夏云客对话王霆章:万家灯火中的一盏灯

王霆章:万家灯火中的一盏灯

************************************************************************************* 

受访诗人:王霆章   采访诗人:华夏云客   采访形式:QQ会客厅  采访时间:20165

************************************************************************************* 

【嘉宾简介】王霆章:1982年开始写诗,曾任华东理工大学诗社社长,后留校执教《现当代中外诗歌赏析》。作品散见于《诗歌报》、《上海文学》、《山东诗人》等报刊,入选《当代学院诗选》、《中国当代汉诗年鉴》等,著有《走向成功》、诗集《镜子里的陌生人》。工商管理硕士,现任上海某实业公司董事长。

************************************************************************************* 

【对话内容】

 

1.华夏云客:读您的诗《程程,我的围巾丢了》,感觉您不仅是个诗人,更是个导演,总是在用具象的文字的绘制一幅又一幅生动的画面,并且把所要表达的情绪恰好地包容在里面,甚至让其充满张力。不知我这样理解对吗?

王霆章:我一向认为诗歌的画面感和节奏是至关重要的。好诗歌的画面应当是立体的,并且在空间和时间两个向度同时展开;节奏则是诗歌中“歌”那一部分的根本属性。

华夏云客:诗是志的部分,歌是乐的部分。志,是作者想表达的东西;乐,是词句通畅的气息、为情绪表达所制造的韵律,是这样吗?

王霆章:您说得太好了!节奏是一首诗的呼吸。“时间滴落水面溅起船的声音/水东流/而水依然吐纳日月星辉”。

华夏云客:真有“程程”这个人吗?

王霆章:呵呵,许多朋友都在问这个问题…这是个从具体不断被抽象的名字,我的许多首诗歌中都有她。我在其中寄托了自己对感情和青春的一种态度。“我们思念一个地方/因为这个地方有我们思念的人/我们思念一个名字/因为名字里有我们存留的梦”。

 

2.华夏云客:您有一首诗《黑暗中的事物》,诗中说:“愈是黑暗的地方/愈是需要戴着面具/彼此看不到内心/大家都安全!”很想听听您自己对这几句诗怎么解释?

王霆章:黑暗的地方很黑。这是我们必须要接受的现实,接受是改变的起点。其实,我更希望能希望能给读者带来些温暖的的东西。这是我一直所坚持的。“即使在最黑暗的夜里/我们也会抬起头仰望星空”。

 

3.华夏云客:“总有少数植物在溪水中野蛮地生长/总有少数植物在溪水中引领着溪水的方向!”这些句子特别吸引我,我想任何一个读者读到这样的句子,都会不知不觉被其“捕获”,我想知道,您这里的“少数植物”是否是一种隐喻,“引领溪水的方向”到底想告诉读者什么,或者说想揭示什么?

王霆章:许多诗人忘了自己是少数派,他们想成为流行歌手。

华夏云客:对。浮躁,难为诗。

 

4.华夏云客:西翔在评价您的《第四十七级台阶》,说您开创了“当下诗坛极其难见的一个双头并进结构!”您对此怎么看?

王霆章:他过奖了。我只是想通过意识流的手法,把男女对同一件事情的看法像DNA交织在一起,让时间之箭穿心而过……

 

5.华夏云客:简明说过,“诗人就是精通名词的人。”您对此有怎样的看法?您对《第四十七级台阶》中的“台阶”有什么样的说明?

王霆章:人生不就是一个爬台阶的过程吗?年过半百,我越来越怀疑形容词,还是名词靠谱一点。当然我最信任的是动词。

华夏云客:形容词,往往会掺杂情感或主义,随时间也许会掉色。名词、动词,客观呈现。

王霆章:是的。

 

6.华夏云客:抛开诗的技艺,您如何看待诗歌对人生的作用?

王霆章:我的企业家的朋友圈子里有越来越多的朋友在读诗歌。不全是附庸风雅,每个人都需要心灵的慰籍。我希望诗歌中的我与现实中的我之间的互动是良性的。但是在冬天:“只有这场大雪/才能掩盖我与我之间的缝隙”。

 

7.华夏云客:在当今人心处处浮躁的社会中,有些人甚至把“诗人”当作贬义词,您是否在公众场合愿意接受“诗人”这个身份?

王霆章:大学开始,我迷恋上了两样终生难以割舍的事情:抽烟写诗。33过去了,期间戒烟多次,戒诗也有多次。甚至有一段时间,我觉得写诗是一件丢人的抬不起头的事情,再后来,当我觉得自己可以抬起头的时候,所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重新开始写诗。作为个体而言,“诗人”是不是贬义词,关键是你怎么做人。作为一个人,比作为一个诗人要重要得多。

华夏云客:我很喜欢“诗人”这顶桂冠。

王霆章:我反感把“诗人”作为一种借口,而不是一种荣耀。我是觉得自己没有资格接受“诗人”这个身份。

 

8.华夏云客:我了解一个诗人,总是愿意抛开世俗的一面,包括身份、职业、经历,深入地读其诗歌,从诗歌中找寻答案。因为我相信,真正的诗人必然是保持着“高贵的孤独”,“愿意坚守“灵魂的放歌”,所以这些日子在做采访前期准备的时候,我一直潜入您的博客或者公众号读您的诗歌,结果也恰恰证明了我所认为的那样,您的确是一位高贵的孤独者、灵魂的放歌者。

王霆章:我相信灵魂的门当户对。坦诚地说,我并不在乎有多少人看我的诗歌,但我在乎是谁在看。譬如这个深夜,与您聊天,对我来说是一种享受。“我深吸一口烟/享受着自己微弱的光亮/从你的角度看过来/这也是万家灯火中的一盏灯”。

华夏云客:谢谢您,以后有时间,我们可以经常交流。

 

附:王霆章诗歌作品

 

《黑暗中的事物》

 

即使在最黑暗的夜里

我们也会抬起头仰望星空

 

另一片星空,收敛于石头内部

点亮了,石头便通体亮了

 

我知道你时常举起手掌迎接风

迎接风中隐匿的讯息

 

我绝不向他们出卖自己的声音

保持沉默,背转过身去

 

愈是黑暗的地方

愈是需要戴着面具

 

彼此看不到内心

大家都安全

 

这是古老的丛林法则,然而

总有少数植物在溪水中悄然生长

 

总有少数植物在溪水中野蛮地生长

总有少数植物在溪水中引领着溪水的方向

 

《过河》

 

我过河了。不停地回头张望

父亲还在河中

摸着石头

父亲一挥手,黄金闪亮

一挥手,美人鱼婀娜多姿

 

我不停地回头张望

企图唤醒水底的石头

深水区水深

母亲在其中随波逐流

被拆去桥面的桥墩排成行

将河流拦腰截成两段

 

我已经过河了

心跳还浸泡在水里

潮湿而冷地

伴奏着父亲摸石头的动作

母亲最终停留在此岸还是彼岸

取决于风朝哪个方向吹

 

《万家灯火中的一盏灯》

 

我知道你在

就在某个地方

虽然我们还未相遇

已伤离别

你看我的眼神

能看透夜空中最空的部分

 

万家灯火

包围我于朝南的阳台

微风从旧时光里迎面吹过

我深吸一口烟

吐出来就是前半生

下午的董事会很漫长

我们都在文件上签了字

 

那么多约束性条款

我都接受

经历了那么多真相和背叛

我依然相信相信的力量

万家灯火

没有一盏值得我羡慕

 

我深吸一口烟

享受着自己微弱的光亮

从你的角度看过来

这也是万家灯火中的一盏灯

漂浮在城市深处

漂浮在内心深处

 

我知道你在

你知道我在

我们间隔的万家灯火

正渐次熄灭

此刻,一切都是最好的安排

连我身后的背景音乐

也似有似无

 

《诗,是写给自己看的》

 

诗是写给自己看的

用以疗伤的镜像 

自己喜欢了

伤口就愈合了

愈合的声音镜子听得见

 

因为忍冬的花

诗中的我有时会侧身出来

坐在现实的我对面

一起喝咖啡的慢动作

让彼此低首静安

 

如有别人也喜欢

诗的桥

把目光与目光连接起来

拱形的金属的弧线

经过风雨后

成为引力之虹

 

站在桥中央

看得见两岸善良的芦苇

蓝天上白云在微笑

内心深处的积水

一滴一滴地滴入时间的河流

 

水东流三十年

而水依然

这样的隐喻让我感到幸福

生命如此短暂

使用一些朴素的文字

就能够说明

自己到这个世界来过

*************************************************************************************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