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诗网络
诗网络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780,064
  • 关注人气:5,809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祥康读诗·第27期·王祥康主持

(2016-04-15 08:49:20)
分类: 爱情*诗评*诗情画意

祥康读诗·第27期·王祥康主持

(本期诗人:林雪、李小洛、张二棍、金迪、王霆章、孙梧、闻小泾)

 

在大地上风不为人知地吹着
林雪

 

这首诗写了三次。赫图阿拉
一次我坐在柜石哈达峰的
阴影中写下它。一次在木奇古道上
我跌下马。第三次我弄丢了它们
从石文镇来的女孩子说
文字要是成了精,就不再属于你
文字有自己的未来和过去
   
赫图阿拉!那些丢掉的诗篇
是我为你有意留下的部分
我的眼睛在天空和牲畜的复眼中
看着大地的欢乐悲苦。赫图阿拉!
我的一部分血管盘旋在你的矿脉里
我的手,一部分的头发和指甲
沉积成钙,混在你的尘埃里
   
我留下一部分脚,好一直走在路上
我一边走,一边和广大的你相遇
我留下我的口语,用坡地上的叶子
做成纸和本。我留下我甘愿
解散的部分。我留下我的眼神手势,声音。我留下
一部分命。一部分的生死
   
我留下我的一部分精神。她在你
周边游历着,向中心浸润
我留下我的一部分气息
   
在广大的地方风不为人知地吹着
而小米,房屋和孩子都睡了
   
这是我在东州区碾盘乡听到的故事
一个女人,爱过三次。赫图阿拉啊!
第一次她青春年少
如此惊世骇俗。第二次她丰润美好
以为最纯洁的爱已经找到
第三次她美貌尽失,青春不再
诀别时,只有沉默。只有
在广大的地方风不为人知地吹着

 

 http://blog.sina.com.cn/lx1108

 

我要这样慢慢的活着

李小洛

 

我要这样慢慢的醒来

慢慢去晒那些照进院子里的太阳

慢慢的喝酒,写着诗歌

在一些用还是不用的语句上

慢慢的犹豫

我要慢慢的说话

等着冰雪融化,等那些迟早

要开的花朵,慢慢的

坐在田野上,看比我更快的蜗牛们

沿着一些时光的轨迹慢慢的爬行

我要慢慢的恋爱

享受完每一场筵席的甘露

慢慢怨恨,让它们陪伴我的

时间更久一些

我还要慢慢的喝着杯子里的水

回首一条春天的路

慢慢的哭泣,慢慢的欢笑

让一切因果慢慢的发生和循环

最后,我要慢慢的过完这一生

再慢慢的在傍晚里死去

 

http://blog.sina.com.cn/lixiaoluoak3399

 

 

 

张二棍

 

我的梦里,有野花,压着仇人的墓碑

有小路,走过贩运情侣的马车

有扭曲的蛇,吐出孤独的信子

一遍遍,舔着朝圣者泥泞的脸

 

为了让一场梦,无比接近真实

我还准备了,诅咒,哭泣,和挣扎……

惊醒后,我还有偏头痛

红眼眶。我把每一场梦

都做得玄机重重。以至于

每一次醒来,都是一次对现场的逃离

黎明,当警报声滑过暗青色的窗口

我知道,我又一次幸免了

但肯定有另一个人

因为梦见锈迹斑斑的镣铐

而不幸,被一群梦见判决书的人

带走了

 

http://www.360doc.com/content/16/0409/08/30640246_549133867.shtml

 

 

暗语
金迪


再读一匹马,
虔诚于永生的丛林。
再读那些隐痛与羁绊的设想,
渴求得到恩准,霞光万丈。
对雨,受益于雨的恩惠,
每一滴都打在报答的脸上。
限定的村庄不断长大,
城邦安乐,一箭大业在喉,
何时供奉万无一失的疼爱?
一座花园与一朵花随秋叙事,
当我向上帝弯下腰,
人间百态渐渐淡化与远离。
这是我的新居,这是我们的新居。
配,就像一幅画,没有盲目和盲点,
只有骄傲之门,只有骄傲的开端与过程。
不可贪心,道路两侧站满信徒,
记住:生锈的剪刀,举起来仍可熠熠生辉。

 

http://blog.sina.com.cn/zwj20081212

 

 

黑暗中的事物

王霆章

 

即使在最黑暗的夜里

我们也会抬起头仰望星空

 

另一片星空,收敛于石头内部

点亮了,石头便通体亮了

 

我知道你时常举起手掌迎接风

迎接风中隐匿的讯息

 

我绝不向他们出卖自己的声音

保持沉默,背转过身去

 

愈是黑暗的地方

愈是需要戴着面具

 

彼此看不到内心

大家都安全

 

这是古老的丛林法则,然而

总有少数植物在溪水中悄然生长

 

总有少数植物在溪水中野蛮地生长

总有少数植物在溪水中引领着溪水的方向

 

http://blog.sina.com.cn/wangtingzhang

 

 

风吹麦浪

 孙梧

 

荒草铺于田野,我写过的麦子

没有如期归来

昔日麦芒刺伤了村里的年轻人

他们在城里找到自己

一堆人的村庄,只剩下旧院

斑鸠穿过树林,叫声荒凉

 

今夜,我还会继续书写

写到风的时候,它恰如其分地吹拂草丛

吹现了真实的墓碑

这些坟墓,一年比一年增多

泥土下有熟透的麦浪

它们一直涌动着,咆哮着

风一大,就会冒出地面

铺满田野,浮云空荡

 

搁下笔,我慢慢数出地里的荒草

用墙上生锈的镰刀

一一割除它们,像当年割麦那样

替留守老人拂去多余的牵挂

然后,和这个村庄一样

陷入斑鸠沉寂后的低鸣

 

http://blog.sina.com.cn/s/blog_49c8f75c0102xzxd.htm

 

 

 

夜宿山庄

闻小泾

 

匆匆而来的一路尘埃,卸了下来

在清粼粼的水里,

恢复原来的肉身;夜里,只搂着

一滴水入眠,水里有我

前尘的斑斓

 

第二天,留一山坳的阳光,与

葳蕤的树木,细细交谈。我只携着岩罅下

涓涓而出的泉流,上路

你会听见,它们在我的骨子里,

欢腾地荡漾

 

http://blog.sina.com.cn/u/1341942047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