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诗网络
诗网络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780,064
  • 关注人气:5,809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区域潮·第28期甘肃卷·飞扬的流沙主持

(2015-02-08 23:53:54)
标签:

杂谈

     区域潮·第28期甘肃卷·飞扬的流沙主持

 

    《网路诗潮》飞扬的流沙组稿:第二十八期甘肃卷:诗歌需要评论和争议,当不是争吵和敌意。诗歌需要欣赏,也需要去伪存真!投稿邮箱:borihe@sina.com

 

 

许多人

/ 李继宗

 

许多人写诗,一看这标题:操他娘

就写不下去了,许多人吃饭

一看碗边上有一只苍蝇

再怎么容忍,也吃不下去了

 

许多人在河里洗手,在树下小解

在空旷处喊一个人的名字

许多人是同一个人:新增的

递减的部分,快入到土里去的部分

 

李继宗:http://blog.sina.com.cn/s/blog_6097f23b0102vht8.html

 

 

 

在小镇

/ 江一苇

 

站在十字街头四下张望,

到处都是赶年集的人和东倒西歪的垃圾桶。

没有制高点,所以望不到尽头,

只有一家兜售空虚的KTV,明显高过其他建筑,

让人想到一个词:鹤立鸡群。

 

楼上有人裹着睡衣立于窗前,

上帝一样无辜地

看着为一点小利争执得面红耳赤的人们。

没有将要过年的喜庆,

一条狭长的街道,一排红灯笼穿梭其中。

 

江一苇:http://blog.sina.com.cn/s/blog_61afbefb0102vkw9.html

 

 

 

他们用血迹擦洗这个世界

/龟龙

 

秋天是黄色的

植物都在吸收最后的地气

真相与谎言在空气中变换身份

水,已不能够洗净脸面

 

一个用勒骨书写脚印的人

一个让黄昏走出时间的手法

伤口和鲜血在同时绽放

他们只能用血迹擦洗这个世界

 

龟龙:http://blog.sina.com.cn/s/blog_5ec903a50102v8lq.html

 

 

 

做饭

/赵应军

 

我们或许间尔偷懒但并未抱怨

一起做饭的日子

是一起酝酿居家的气息

编织生活的甜蜜

那些洋芋萝卜西红柿

那些面条

被做成朴素简单的口味

那些饭后狼藉的杯盘被洗得明净鲜亮

那些相爱后的平淡被我们耐心地做成一日三餐

做成家的香甜

 

赵应军:http://blog.sina.com.cn/s/blog_4b70523f0102vevm.html

 

 

 

惊夜

/亨一

 

喧嚣过后,总是留下寂静的沉思

午夜静悄悄,但并不可怕

睡了,都睡了,陶醉的睡了

有一只发情的野猫

用它毛骨悚然的情调

打破了整个村庄的安静

 

野猫,夜猫,都是那么猫腻

耗子不是傻子,耗子不是贼

让我安静的酣睡

让我不在多次的惊醒中谩骂

我不想在寒夜和你躲猫猫

 

亨一:http://blog.sina.com.cn/s/blog_52ddb5770102veyw.html

 

 

 

妹子,穗子

/仁谦才华

 

妹子,穗子

于无雪的深冬,我的蛮荒地带

和着一缕月光,一片水声

悄无声息的生长,摇曳

 

摆动的身子是唐朝的丝绸

漫漶我的黑与白,我的痛楚、幸福和

所有生梦的地方

 

风,解开你的玉带

揭开润泽和经年秘密

那是怎样一片水域呵

今夜,我想借一瓣雪花

一厘米,一厘米靠近你

一厘米,一厘米被你沦陷

 

仁谦才华:http://blog.sina.com.cn/s/blog_606b62f70102vbo7.html

 

 

 

焉支梦

/梅里_

 

胭脂花,匈奴女人的迷恋。

血性汉子的鲜血滋养的花,一朵就填满焉支山的空。

一朵,是铁血柔情,是火塘边的召唤,是家园的安慰。

一朵,是阏氏的坚贞。是纤弱,浓烈,红艳艳的美人。

苍茫焉支山在如涛的松风雪影里追忆往事。

歌声隐约:保护一朵花就是保护女人,保护女人就是保护家园……

马背上远去的阿姐,漆黑的长发里插走一朵火焰。

匈奴人是怎样撷一朵含泪的红,忧伤,凄绝地离开焉支山?

醉酒后的胭脂花拾起哪位将军的梦?挥马扬鞭,哪一朵又跑出了汉家军威踩出的山花小道。

胡笳十八拍,弹落夕阳,又弹升皎月。

一曲离歌,一队胡人,一朵胭脂,一句誓言,露珠一样消逝。

只有焉支山一如既往的空,一如既往的撒满觅草的牛羊和马匹。

 

梅里_雪:http://blog.sina.com.cn/s/blog_6130c3e00102v2cp.html

 

 

 

茶埠

/潘硕珍

 

走进曾经熙来攘往的茶埠粮站

坍塌的圆觉寺不闻绕梁三日的诵经声

几只从黎明时分就为名利争吵的麻雀

因为口干舌燥而终于缄默

置放门口的一面石鼓

缅怀晨钟暮鼓的土司时代

 

一束束麦黄的阳光

渐渐吮吸尽体内的汗珠

我骑上气喘如牛的脚踏车

返回昔日叫卖声不绝于耳的茶马古镇

很想在故人家里

饮一盏情义内敛的绿茶

遂想起茶埠无茶这句沾满尘土的俗语

囤积店铺的茶叶

早被时光冲洗不剩茶垢

 

潘硕珍:http://blog.sina.com.cn/s/blog_46d839980102vb4w.html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