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诗网络
诗网络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780,064
  • 关注人气:5,809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网路诗潮》飞扬的流沙组稿:第二十期上海卷

(2014-09-01 12:02:42)
标签:

杂谈

    《网路诗潮》飞扬的流沙组稿:第二十期安徽卷

 

    《网路诗潮》飞扬的流沙组稿:第二十期上海卷:拖了很长时间才组稿,倍感抱歉。时间不会停歇,改变无处不在。但是诗歌以其独特的姿态守望着这个世界,唯有进入诗歌本真,才能真正读懂存在!投稿邮箱:borihe@sina,com

 

 

你为何就是不肯转身

/桂兴华

 

因为你美丽得会惹我发出惊叫。

为了熄灭一双双眼睛里的火;

你,宁愿留给世界一个永远清凉的背影。

 

桂兴华:http://blog.sina.com.cn/s/blog_5d3510620102v0lb.html

 

 

痴情应笑我

/陈晓霞

 

水之歌

已老化

寂寞故事

没有了拍岸归路

眉间一颗美珠

注定,身前身后

都会有风花雪月醒来

一眼千年,从此

民间有人看见

莲仙子

长袖轻舞

浅浅的笑

醉是流水的惆怅

 

陈晓霞:http://blog.sina.com.cn/s/blog_4d83b7260102uy13.html

 

 

落日

/徐俊国

 

庄稼遭受着秋风的杀伐,落日在做着节哀的事。

它从患了面瘫的天空慢慢滑落,尽量减轻一头牛茫然四顾时的孤独和落魄。

大地一片金黄,但这不是一个丰收的季节,一年一秋,这是时光在视察万物的屠宰场。

我是一个被秋风打击过的人,只剩下的上半部分,的左半部分。

目睹落日砸弯了地平线和地平线上的小村庄,我回不到一个农民麻木的快乐中去了。

 

徐俊国:http://blog.sina.com.cn/s/blog_4b243b700101gorz.html

 

 

思君令人老,轩车来何迟

/林溪

 

一颗怎样的小苹果,让昨夜的蜜汁
陷入温软的沼泽,水草倾覆
翻滚的红浪,在归途中迷失方向

 

月色似水,祖国的大地上一片汪洋
那些归去来兮的美人
多想看一眼,马车内的胖哥哥

 

可你的一颦一笑,才是清神的靓汤
马匹踢踏,雾霭疏密有致
体香穿过肃静的旷野,虫鸣交织

 

这浩繁星辰,藏有多少远方的眷恋
鬓角白发,早已雾轻云薄
我要快马加鞭,服从内心的指向

 

锦瑟和弦,浇灌了剩下的睡眠
洞顶乌龙的茶香,淡了一寸又一寸
而心形芒果,施了太多衰老的毒

 

那闪亮的蜜汁,早已契合你
庭前叮咚的溪水。只待倦鸟归巢时
一睹令人心碎的万物之美

 

林溪:http://blog.sina.com.cn/s/blog_5dbbaa9a0102uxq6.html

 

 

把愿望种进心眼

/巴伶文

 

下一个就是我了。

面对一朵莲花,我用颜色思考,我用角度思考,划过弧度,把愿望种进眼神。

室速、心衰,时光缠绕着我,想念天空的颜色。

我坐在时间里,让我病榻上的灵魂融入童话,脑海里长满好奇。

锁进天,锁进地,锁进魔力。我的童年,也把梦想一点一点勒紧。梦想的皮开始皱巴巴地泄漏气,残留一个带伤的热情。

可以吗?

是我吗?

我自信执着、我坦荡勇敢。我抚慰一个个凸显的旧伤,用拉长的生命,赢了最后的时间。

我要实现一个小小的愿望:举起黎明,契合闪耀,斑斓一生。

还要举起萌发的春芽,收藏一幅幅温暖的爱。

我用朗读表达心底的虔诚,让所有复苏的唐诗宋词,饱满我的散文诗,饱满幸福快乐的色彩。

从这幅画开始,我又添一笔生命的健康。

时间摆过生命,一粒漏沙,滴落我所有的病痛,我期待健康点到我的名字。

下一个就是我了。

 

 

巴伶文:http://blog.sina.com.cn/s/blog_56d973430102v0kh.html

 

 

徽风——春色山庄

/杨秀丽

 

把红色的灯笼缀于粉墙

犹如让云雀归于蓝天

金色的油菜花是起伏的腰身

恰似青瓦飞檐内古典的爱情

 

村庄注满一汪的春色

浮生便有了片刻的欢愉

 

杨秀丽:http://blog.sina.com.cn/s/blog_59932d770101g5ps.html#comment1

 

 

心上净土

南鲁

 

一颗心,无需遮拦

高高举起来,一直举过头顶

不摇摆,只用绽放的光芒

跳动

 

那些迷失的人,寄居在

远处的马褂木上,重新经历着凄风苦雨

 

而这里,谷水清幽

生命静静觉照

一颗心,正铺开辽阔的净土

 

http://blog.sina.com.cn/s/blog_49ca01370101fl7k.html

 

 

书的眼睛

/语伞

 

书的眼睛,从睡眠的左侧诞生,又从凌晨的右侧惊醒。

卧室的墙面,刻满了像雪花一样白的秘密。

醉酒的往事已经疲惫,借着月光,从窗口踉踉跄跄地撞进来,与满室的寂静哑然对视。我躺在床上,望着天花板。没有仇,恨很深,内心掩埋大海的挣扎。这复杂的波澜,除了写在纸上,我不知道它们还可以在哪里盘旋。

固执的命运,潜伏在时间的页码中间,不接受人类的孤独与春天以任何方式和解。

就在昨天,一个朋友没有抓紧医院的病床,被死亡抢走了。

我空着肉体,在空空的万丈深渊腾跃翻覆——

生活顿时锈迹斑斑。

一小块一小块的……轻。

一小块一小块的……重。

它们落下去,又飘起来,飘起来,又落下去,我分不清这些轻的重的重的轻的,到底哪些比命还珍贵。

我坐起来,翻开一本书,我的眼睛与书的眼睛,彼此燃烧,彼此熄灭,我们互问,我们的答案在欲望的舞台中央上演。

而另一本书的眼睛一眨,我还是只能小心翼翼地偷窥人间。

 

语伞:http://blog.sina.com.cn/s/blog_459e15b10102ego1.html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