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诗网络
诗网络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763,409
  • 关注人气:5,805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网路诗潮》飞扬的流沙组稿:第十九期安徽卷

(2014-06-29 14:26:24)
标签:

杂谈

    《网路诗潮》飞扬的流沙组稿:第十九期安徽卷

 

《网路诗潮》飞扬的流沙组稿:第二十期安徽卷:每一首诗都是独特的存在,角度不同,所看到的诗意也就不同,就像生活悲情与欢悦所产生的情境是完全不同的一样。每一首诗都有自己的个性特征。投稿邮箱:borihe@sina,com

 

 

庄稼的身上闪现出神的光芒

/江耶

 

村庄里的坟头比人还要多

天堂里的人比村庄里的人还要多

 

庄稼们不管这些

麦子收割走了,秧苗就插上了

它们在属于自己一季之中

仿佛听命于一个神秘的安排

自然而然地生长、成熟

不悲也不喜,不急也不缓

在收获的时节颗粒归仓

自觉地遵守铁一样的规律

 

它们身上都闪现着神的光芒

它们与天堂、与大地关系紧密

忠实于上天也忠实于土地

始终如一的,世界没有开始也不会结束

它们把村庄、把坟头都包容下来

把前前后后都包容了下来

它们对留下的人和远走的人都一样诚恳

让你看上一眼,心里就充满了安详

 

江耶:http://blog.sina.com.cn/s/blog_611e8e270102e7fl.html

 

 

 

我比黑夜来得更早

/老镜

 

现在是七点一刻,没有夕阳

也没有一种比夕阳更具光亮的事物

把我照耀。我在人群里徘徊

更确切的表达是:这初春的凉风把我包围

我对此充满敌意。在这个小城

我漫无目的地活过三十六载

生活赐予我的同样赐予了他们

此时,我不得不为我的出走找出一句托词

“我比黑夜来得更早,我将提前抵达;

而他们,是我呈给这个世界感恩的语言”

 

老镜:http://blog.sina.com.cn/s/blog_62c05d480102e7xd.html

 

 

 

塌陷湖

/老井

  

奉献过的地心空空荡荡

大片的土石不断陷落,做跨时代的填补

留下地表一个注满雨水的无底穷坑

一颗硕大得足以填平苦海的清澈泪珠

默默地荡涤着天地间的尘埃与荒凉

多少苦难与悲怆,都圣贤般地在这水底沉淀……

在每个清晨或傍晚,透过在其表面的烟霭

我望见的总是神秘和深不可测

那湖底深处的伤口,隐约地吐出宇宙中的一团黑洞

 

比海洋还深,比家园还久的塌陷湖

代表了矿山明媚的一面

它是矿山心尖一滴韵脚翻滚的老泪

是矿山遥望苍穹的一只眼,而当过去的传说

水草般地在湖底晃动之时

水面上忽起了层层细浪,此时祖先们冒火的身影呼呼出现

搭建成水底的环形山脉

 

一只旧船,扯开白帆清亮的声带

载着矿山女儿殉情投湖时发出的那声巨响

驶向天与地的逼仄之处

 

老井:http://blog.sina.com.cn/s/blog_618399870101herg.html

 

 

 

听到了你的琴声

/杨树也

 

听到了你的琴声

像蝴蝶落在花枝上

 

不需风吹

一粒鸟鸣

便洗净了天空

 

流水拐弯时

小溪有了飞翔的梦

百合没开,玫瑰却有了

带电的颤动

 

大山正缓慢地收回它的倒影

像一个远行的人

把故乡装进了行囊

 

杨树也:http://blog.sina.com.cn/s/blog_5daf17900101elre.html

 

 

 

众生平等

/沈天鸿

 

  从山坳里吹来

吹动一溪流水和石头

这多么像最早的记忆  又像

一念之差

风便已停息  水还在流

 

几乎空空的村庄,那些

我不认识的人都已经走远

只有野草和树看不出这是缺点

欢快地长着

风景藏起了荒凉

人间藏起了地狱

 

这些水里的石头来自远山

被发配到这儿

在水里越来越洁净

——它们真的犯下过什么

一念之差的罪行?

 

有没有如来  人间

都是一个巨大的手掌

众生平等

 

沈天鸿:http://blog.sina.com.cn/s/blog_4d2e67d70102uw2i.html

 

 

 

一滴水

/老秋-李吹渔

 

一滴水,坠落着

我看不见它流动的曲线

仅仅是一瞥之间,它就刹时落地

碎了

但我总拿它和陨石相比

一块陨石砸在地球上

竟有一个巨大的坑

而一滴水的重量,根本不值一提

 

老秋-李吹渔:http://blog.sina.com.cn/s/blog_4892a0ca0101iq7a.html

 

 

 

戏剧化

/黄微蓝

 

在包河,那些

只在春天的水面划行演示的快乐水凫

消失不见——

它们为躲避炎热藏身于某处绿荫

却仍然可以让你感觉到它

动物总能以一种人无法做到的方式

和季节一起前行,鲜少退缩

它们和自然界有着戏剧化的联盟

这让它们葆有生之快乐

是更多天性使然

却在行走者内心激起了祈盼——

下一秒,转角会遇到什么

而一个人是一个目的

而仅仅如此还不够

为了感受和表现那内心英雄式的冲动

你还需要一个比你自己更大的目的

可以将你包含其中

 

黄微蓝:http://blog.sina.com.cn/s/blog_55d888e10102el8a.html

 

 

 

遗忘,亦或一个局

/碧宇

 

 一把锁挂在门上,一把钥匙插在锁上

三天三夜了,主人不知去向

它们不安,等待

它们像是在一幅画中

总有些象征

 

今天是第七天了,主人还是没有回来

第八天的时候,主人丢失了三个月的宠物狗

一身疲倦的回来了

它对着门和锁,对着钥匙不停地叫

不停地叫……

 

第九天的时候主人回来了

当他看到宠物狗的时候

它已经停止了呼吸

这是陪伴了他十五年的亲人

他抱着它,沉默着、泪流着……

 

第十天的时候,主人又离开了家

不知去向,依旧一把锁挂在门上

一把钥匙插在锁上

依旧,没有人知道

这是遗忘,亦或一个局

 

碧宇:http://blog.sina.com.cn/s/blog_4ad995370102ejio.html

 

 

 

红草湖公园

/夭夭

 

树木是搁在下午的一片深意

红色的桥和竹叶在人们的观望里依偎很久了

鸟在头顶低鸣

映在水中的身影更加神秘了

每一株花草都在修筑心中的莽莽原野

而柳絮如雪 正把木板路上的忧伤轻轻带走

林荫下 有种邂逅等待已久

缠在树上的青藤怀里揣着远方

云影在身边游动

横在眼前的雕刻仿佛要借众人的口唇来倾诉

流水又一次剪去了时光的衣袖

轻风如身旁的絮语 树木稠密又温良

——望不见红草

只见幽深的小路上落满了鸟群的影子

 

夭夭:http://blog.sina.com.cn/s/blog_48ac0e950101l774.html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