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诗网络
诗网络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785,208
  • 关注人气:5,809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网路诗潮》飞扬的流沙组稿:第十七期四川卷

(2014-05-31 15:23:44)

    《网路诗潮》飞扬的流沙组稿:第十七期四川卷

【飞扬的流沙推荐语】四川诗人诗歌展好诗永远没有统一的标准,但是劣诗可以一概而论——拙劣。阅尽天下好诗实属不可能,但展示冰山一角,给读者提供一条捷径,让他们自己去发现是一件美事!投稿邮箱:borihe@sina.com

 

 

有些人死了,灵魂却还活着

/一箪

 

我用嘲讽的眼光看着你

一个精神空虚的人走了

留下众多精神空虚的人在那里煽情

我知道你是有才华的,有生之年

你没有用完你的才华就走了

留下那些自认为有才华的人在那里独自唏嘘

有些人活着,灵魂却死了

有些人死了,灵魂却还活着

而你就是那个肉体死了精神还活着的人

无需再说什么,一切都是多余

是死是活只是时间问题

只不过你先走一步

只是你走的太过匆忙,从衣着到面容显得是那么憔悴

这其实没有什么

一个按自己意愿活着或者死去的人

连上帝都会原谅,别人无权干涉

不要重复那个词,在这个粗鄙无耻的时代

那个词已被玷污,在这里

我更愿意用人来称呼你

不愿意写出你的名字

更不愿意用廉价的词语来赞美

因为无论那种方式

死都是懦弱的

 

一箪http://blog.sina.com.cn/s/blog_48640e4d0102ek1l.html

 

 

 

在米易撒莲的山冈上

/龚学敏 

 

在撒莲的山冈上。羊子散漫,是仙人们说出的话语。

身着春天的女人,会巫术,怀揣要命的梨花帖。

 

须是上午。我用花白长发中发芽的阳光,勾画山色。

朝代依次铺开,我却不在。

梨花们沿山势,长成三国的缟素,有诸葛的唱腔。

偶尔节俭的桃花是给我执扇的女人,在现时,

弱不禁风。我唯一的转世,是撒莲的山冈上,

中了梨花蛊的孤王。

 

哪一个春天是我救命的解药?那送药的女子,

想必是上好的药引。

 

在撒莲的山冈上。拖拉机在山谷里冒着骨朵。

梨花从最隐秘的手势中分娩出可以用来安身立命的村寨。

 

谁在喊孤王?

在撒莲的山冈上,一支开满梨花的箭已经到了我的生前。

 

龚学敏http://blog.sina.com.cn/s/blog_623298df0101lhht.html

 

 

 

最后一个批注履历的人

/凸凹

 

与蚯蚓比高矮的人

输掉了自己的高

 

去汤水里舀水的人

舀到了肉

 

找了一辈子人

一个也没找到

 

找了一辈子人

独忘了找自己

 

最后一个批注履历的人

批来了金子和大海

 

凸凹http://blog.sina.com.cn/s/blog_48d2fce20102e9kc.html

 

 

 

崖壁上的樟子松

/解非

 

生长在江边和崖壁上的樟子松

都有着惊人的生命力

他们的根裸露在外,只有少数的根须依附着

悬崖的石壁

树干上水淹的迹印一直达到半腰,

仍然顽强地耸立

 

在一块嶙峋的岩石上面压着一块

坍落下来的巨石

在两块巨石之间的缝隙中,就像衔在嘴里一样

生长一棵樟子松

它茂盛的枝叶在风里宣示自己的骄傲

把英挺的影子留在水中

 

解非http://blog.sina.com.cn/s/blog_4d1059210102e7es.html

 

 

 

孤独

/紫影

 

黄昏后,

灵魂随风从远方的海上,

飞过来。

这是爱,这被感染的幸福中人,

在平平淡淡,也在简简单单彳亍。

这个夏天黑夜携手诡秘天使,

身体的翅膀展开,

一念一浪一澎湃,一针一线一慈母,

时光锁住心事,我们已苍老着的影子,

在孤独中发芽,

骨头里正盛开紫花。

 

紫影http://blog.sina.com.cn/s/blog_51b420090102etsb.html

 

 

 

照见我们所有美好

/席芷

 

往昔万物美好。

赞美途中人与水山。

 

时间大河淹没了我们多少,还有几分心智醒着。

 

看山看水。

非山非水。

又看山看水。

 

仿若宿命。

 

君本布衣。

行于尘土何有一丝变改。

 

一杯清茶,照见我们所有美好。

往昔。现在。

 

席芷http://blog.sina.com.cn/s/blog_4adee7090102g59y.html

 

 

 

恰逢花开

/李清荷

 

在花海里穿梭,周围弥漫着

淡淡清香。来自唐朝的笑靥欢颜

带着隔世的感觉。时光静止

可以跟象牙与玉石媲美

 

正面是斑斓,背面是酝酿。

鸟儿的翅膀,随初始的啾鸣打开

天地里悄然弥漫馥郁的气息

阳光不断地晃动,犹如爱情来临

 

在白马过隙中感受神圣

在金纱帐里销魂。春天拥有

无限的珠宝,珍贵的青花瓷器

揽腰而抱,感到温暖和缠绵

 

就这样,丢失了冬天的多种疾病

不说话而显得干净,不触摸

而感到清亮。整个春天里的

嫩绿和葱白,停顿和深入,

如贝的笑容,一直绽放

 

李清荷http://blog.sina.com.cn/s/blog_4996aa2e0102f8ps.html

 

 

 

桔乡

/墨西哥大臣

 

崎岖的山路在桔乡缓泛

凉风,吹皱了湖面

吹来四里八乡过往的音籁。被

一条沿江公路切割的宋家和莫家

留不住平湖波澜,留不住昨天甚至十六岁芳华 

宋家和莫家散淡的桔叶里

可以分辨常家坪那家馆子,炖烂的肉香

清醇的村丫头娉娉婷婷

两个迷人的酒窝盛满夏一样的温暖 

一件翠绿的花衣衫,挡住了老父亲悲愤的呼喊

野外田野朦胧

篱边犬哮猫鸣

两腿就那么一软,泪珠滴落

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是喜、是悲、还是凄婉?

 

我欲把懊恼的年纪,陶醉的情爱

按相等的砝码分摊

再努力学会喝酒、炒菜

村丫头无疑是我最可口的下酒菜

可能是最关键的一道香精,抑或是一块含着春意的火锅肉

心,像极了山里的清泉

我愿放弃固守

 

墨西哥大臣:http://blog.sina.com.cn/s/blog_5eac63aa0101lm4c.html

 

 

 

那群抬棺的人    

文/金铃子

 

那群抬棺的人,穿过垭口去了

有人突然整装辞行

有人明天起就不再来了

 

那群抬棺的人,一前一后

深一脚浅一脚

人人都避开他们的目光,避开

白色的哀悼

避开……却在其中

他们“嘿,嘿,嘿……”

号子声响透了整个山坳

号子声吹折干净的回忆

号子声在寒风里

在大梦一场,在大痛千遍

那躺着的,我的兄弟

我不抱怨那道把大地划裂的闪电

我只抱怨……风的叹息

生命是否有个缝隙

有个来自地底的声音

 

灵魂风一般驰过

方寸之地

有人思念。有人遗忘。

 

金铃子http://blog.sina.com.cn/s/blog_4abe84220102eycs.html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