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诗网络
诗网络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780,064
  • 关注人气:5,809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网路诗潮》飞扬的流沙组稿:第十五期福建卷

(2014-05-04 14:25:21)
标签:

杂谈

    《网路诗潮》飞扬的流沙组稿:第十五期福建卷

【飞扬的流沙推荐语】福建诗人诗歌展:相望是海,相惜是岸,灵秀的自然总能孕育出灵动的诗行。很多时候诗歌不是书写,而是一种相遇,珍惜相遇就是幸福,优美的诗行,错过就不再拥有。诗和生活有相同的色彩!投稿邮箱:borihe@sina.com  

 

 

大清静

/汤养宗

 

山林还在,流泉也在,但作为啸荡者的老虎没了

也见树叶飘零,而滚雷早已抽身离去

只有鸣虫在草间唧唧作声,像谁打情骂俏

有人在酒后大声一吼,摔碎了碗,可我听到的

不是发散的崩裂,只是酒水在小作怪

贼人在哪里?我几乎没有遇见一个像话的贼人

米磨仍在碾米,驴仍在打圈

用上最慢的心肠,消磨到日光偏西

把什么一脚踢开吧,给这世界来点坏脾气

而那宴席上的猜拳者,疑是代言人,声音由小到大

最后传到耳朵里的,仅剩下上气不接下气的咳嗽声

 

汤养宗:http://blog.sina.com.cn/s/blog_51dc0bee0102e5cc.html

 

 

 

雨水

文安琪

 

雨水留下面包,像一个投机的人

有时我只是轻巧地把花圈扛在肩上

活着和死亡都变作旷阔

在另一个身体感动

 

那里已没有躺倒的痕迹

仅仅凭感觉我到达。我与你约定

空中巨大的白将转动到磁盘

我有过的爱将恢复平静

 

午夜在另一个方向,持久运转

雨水最后的呼吸被我接手过来

有时我只是疯狂一场

像死亡,挖掘时间的喧嚣

 

那里,油漆的锯木摆好座椅

一个睡眠不足的人反抗语言

而我永远只是沉默

把你放置在玻璃与游动之间

 

安琪:http://blog.sina.com.cn/s/blog_48c557e20102ea9f.html

 

 

 

再上南极山

/清流李新旺 

 

野性的山岗

四月已绿成一汪海

她在碧海中沉沦

 

下山前

应该和她道个别

暮色很快会将她掩没

 

一对恋人正享用她的温婉

甜蜜爬上年轻的脸

没有什么比爱情更撩人

 

我无意拒绝暧昧

内心的美好象一只帆船

一直载着记忆漂游

 

皮囊外的汗液逐渐风干

日趋衰老的流年不免寒凉

肉体已不需要浮华

 

云海寺浑厚的钟声似可解释

宁静、超然的气度并非与生俱有

她以尔雅击败了我满身的俗气

 

我应该和她道别的

暮色很快也会将我掩没

山下城池渐渐清晰

 

理想在炊烟中袅袅升腾

 

清流李新旺:http://blog.sina.com.cn/s/blog_9aa9f1960101qlwj.html

 

 

 

幸福的母猫

/北溪高羽

 

那只母猫幸福地怀孕了

幸福地踱步在

一小段甜美的时光里

 

路过的春天

囤积在她

微微隆起的腹部

 

她的眼睛

像亲爱的酒樽

盛满醉意

 

几米远处

是青石板

它曾经的温床

 

某个夜晚

我看过

她与她的情人

在上面厮磨

并一同饮下纯银的月光

 

北溪高羽:http://blog.sina.com.cn/s/blog_4be02ccf0102ea4g.html

 

 

 

偏头痛

/石瞒芋

 

你宅在家里,看书,写诗。甚至沉默,不说话。

在偏头痛发作的日子里,你期待病的更深入,更彻底一些。

好适时地融入深夜的墓地。适时卸下鲜艳的面具。

你适时地提到了恬静与自由,救赎与遗忘。

 

这多好。

 

石瞒芋:http://blog.sina.com.cn/s/blog_455295610101iunn.html

 

 

 

轻轻的

/闽北阿秀

 

在夜里,你平躺着
安静的时刻
只有远处的汽车,一辆辆开过去
有些颤动。你像舒展的莲花
又像夏季里蓬勃的草地
遮掩着秘密
唯有微微起伏的胸脯
暴露了你的内心
风轻轻,夜轻轻
那么轻的灯光,像飘浮的薄纱
透明得仿若无物,仿若没有情欲
在你轻轻的呼吸里
世界也那么轻
抚摸你身体的眼光,覆盖在你身体的夜色
它们都一样轻,却久久不肯离去

 

闽北阿秀:http://blog.sina.com.cn/s/blog_493c7b390102e6fb.html

 

 

 

那些看着我的眼睛

/林小耳

 

我喜欢那些看着我的眼睛

那些陌生的眼睛

他们与我对望的时候,从来不躲闪

 

那些坐在小推车里,或是被父母

抱在怀中的孩童。他们的眼睛

是雪水洗过的,黑得透亮

我喜欢他们和我迎面相遇时

眼睛一眨也不眨,哪怕错失了任何一点的

美。如果我故意对他们使劲眨眼

有时他们就咯咯咯地笑

在他们眼里,我或许是巨大的婴孩

他们还没有来得及学会提防

我这个陌生人,更不懂得掩藏

好恶之心和任何一丝小情绪

 

那些坐在老榕树下,或是坐在自家院门口

晒着太阳的老人。当我经过

我也喜欢他们跟着我走的眼睛

那些眼睛一定被风沙迷过

也被生活的苦难用泪水清洗过

用久的容器,已经有了锈迹

在看过太多美丑之后

现在,他们更加留恋那些

明亮的事物。当我对着他们微笑

他们浑浊的眼睛绽出了光芒

 

还有那些阿猫阿狗,四条腿的小兽

如果对路边的某一只吹声口哨

有时它们就会跑过来,仰头看着我

我喜欢它们乌溜溜圆睁着的眼睛

坦荡,无邪,那是来自兽类的目光

原始单纯地流露着欲望

在它们的眼里,我也只是两条腿的兽

披着一袭华丽的外衣

有很多次它们都跟着我走出很远的距离

似乎还真把我当作了同类

 

而更多的时候,我喜欢自己

仿佛只是一株会移动的植物

美好而简单地活着,贪婪地吞食阳光

就算孤单地行走在雨中

如果与那些我喜欢的眼睛相遇

我就知道自己是明亮的

我愿意只是这样,安静地发着光

 

林小耳:http://blog.sina.com.cn/s/blog_4749cf220102ekje.html

 

 

 

夕阳下

/边离

 

当我在青苔下打滑

被树荫绊倒

清澈的水声

漫过山梁

顿时,山道和青春一起

在夕阳下反潮

 

归巢的鸟鸣

让一棵棵大树

有了自己的门牌

不管你愿意或者不愿意

它们都叫

回家

 

边离:http://blog.sina.com.cn/s/blog_5d5556f00101j693.html

 

 

 

三行遗书
/上官朝夕


百年之前我化成你的影子
百年之后你化成我的影子
生、死,相随。

 

上官朝夕:http://blog.sina.com.cn/s/blog_4684e3e70102eivn.html

 

 

 

白玉兰

文吴谨程

 

我能走近它沁人的香

走近一堵时光用旧的墙,红砖贴面

像一个婉约的女子,风吹开她盈盈的眉眼

走近一个雕花的屋檐

春天的闽南,它的芬芳

稠密,绵长,瞬间填满了我的想象

 

我能触摸它透明的白

与海的蓝,刚好是一段古老的情节

情节铺展:琵琶轻弹慢捻

潮来潮往,都是些遥无归期的天涯

一截相思从故乡到异邦

白了岁月,像纤细的手抚过琴弦

 

我能抵达它满腔的情

春天里的玉兰:略低于蝴蝶的翅膀

在每一个夜晚拥抱它瓷胎的白色

生命于是鲜活:具体而饱满

抒情的阳光翻阅一片片绿叶

它晃动着腰肢,揽尽春光

 

吴谨程:http://blog.sina.com.cn/s/blog_4bc2cfff0102fay2.html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