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诗网络
诗网络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775,327
  • 关注人气:5,809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网路诗潮》飞扬的流沙组稿:第十四期河北卷

(2014-04-26 15:03:44)
标签:

杂谈

    《网路诗潮》飞扬的流沙组稿:第十四期河北卷

   【飞扬的流沙推荐语】北诗人诗歌展诗歌技巧只是马鞍,诗歌本身是一批马,驰骋于旷野上的精灵,是一个生命的高度,历史高度。即使落尽俗世,仍能高贵地脱颖而出。但我们不能把所有类似诗歌形式的文字都称为高贵的诗歌,那样只能说明你趴在井底看天而已。投稿邮箱:borihe@sina.com

 

 

在虚设的场景中填写一首新词

/刘慧敏

 

春天,未写出的句子

绿了枝头,婆娑在风中

语言,装帧在春天的画布上

 

四月,杏花将颜色减了又减

用淡雅填写一首小令

春风能否解禁捆绑的韵脚

 

躲避一场虚设的舞台

那首用心填写的曲牌

是刻在喉中,最深的道白

 

四月,能否回归平静

让所有的泪水,都隐退在帷幕下

虚设的场景消失

 

等候,在春光里疯长

我为每一个远游的亲人

填写下,那首《回家》的新词

 

刘慧敏http://blog.sina.com.cn/s/blog_68730b390102f6li.html

 

 

 

春天的傍晚

/隽土

 

春天的傍晚,雾霾遮蔽了星空

它的蓝,真的成为梦幻

我们坦然走在梦中

 

其实,是梦的边缘

但生命的色彩

绿,红,黄,白,紫

依然符合生命的自在

 

即使它们

凋零

即使正向我们挥手

做春天的告别

 

隽土http://blog.sina.com.cn/s/blog_5f8a32ae0102eqyl.html

 

 

 

芜 

/张凡修

 

大粒的草籽从荚中 

跳出去。 

蚂蚱也轻松了许多。 

薄霜盖不住 

芜没自身—— 

总有支棱的触须 

探出来 

与触须连接的是,晶亮、凸鼓的球体 

那昂扬,是一种 

梭巡的器官,那么多的翅膀 

在匍匐。也许真的 

草地越来越庞大。 

茂密之中 

比芜没自身更隐秘的 

皮囊。耗空 

悄然发生改变的草荚。 

 

张凡修:http://blog.sina.com.cn/s/blog_5ef516610102ea9l.html

 

 

 

春天之外的房间

/霜儿

 

 

花朵站上枝头

枯骨被唤醒

蝴蝶识得前途,但遗失声带

仿若一场新生,争先恐后

翅膀上驮着一层光

 

春天制造一阙如梦令

浓睡不肯醒

知否知否?

转眼花朵去了天空深处

或海水底层

 

昨夜风狂雨骤

黑衣蒙面人在窗外窥探

拉好幕帘

房间是我们唯一的去处

 

 

墙体裂变

桃木椅子生出无数剑戟

我们困兽犹斗,被自己屡屡谋杀

春天触不可及

荷枪实弹的影子

一墙之隔,让我们看不清身份

 

春天被一条船再次带入海底

许多人生死莫名

躲在房子深处的人

被家具墙壁抛至中间

孤立无援的人

深陷四面楚歌

 

弹出的暗器凌厉

你退无可退,防无可防

跨出去是春天,也是地狱

退回来,退回木器深处

归一缕烟,一缕火

春天,也呼拉拉

铺天盖地

 

霜儿:http://blog.sina.com.cn/s/blog_3c8fc0660101osa6.html

 

 

 

守夜人

——致明韵兄

/李寒

 

从众人中,一眼就认出你了——这个

面目白皙,身材高挑,徽派风格的善男子。

 

谁,安排了你守夜人的角色,

他人酣睡时,为何唯独你在黑暗中警醒着?

 

现实与虚幻的边缘,抑或

生存与死亡的夹缝间,你不停地游走。

 

谁,在你的耳蜗处养殖了一群蜜蜂,

让它们彻夜不停地嗡嗡鸣叫,让你——

 

几十年里,不停地抗争,围剿,妥协,

如今你接受了它们的折磨,也接受了

 

它们为你酿造的蜜——那些有着锋芒,智慧,

散发光泽的文字,质地纯美的诗句。

 

“生命不息,耳鸣不止,失眠不辍”。该有多强大的

一颗心,才能在漫长暗夜面对自己,接受灵魂的拷问?

 

这是命运的惩罚,却被你当作了恩赐。

苦痛留给自己,在白日的众人间,你依旧谈笑风生。

 

是同情,还是妒忌?一个多年

被病痛摧残的人,奢侈地享用着双倍人生!

 

李寒:http://blog.sina.com.cn/s/blog_48353d920102echi.html

 

 

 

你比春天还忙

/梧桐雨梦

 

你比春天还忙  你奔跑很累

天黑了你还在打铁  放羊  给嫦娥写信  

你身前身后都有暖风在吹 你超过了我的想象

 

我喜欢你被春天托付过的胸脯  有点激荡

也有点狂野  你的确是狂野的

像一个首次出场的武士  被灯光抚摸过来

又抚摸过去  你的确是得过勋章的

一头矫健的狮子  你的眼睛微微红肿

但与流泪无关  

 

你比春天还忙  你拼命摇动

以留下相思和落叶之美  可你不在山上过夜

那里有小兽和魔咒  你的内心里也有

 

你喜欢在春天里  创造有关爱情的美学

它们发光  和花草相比

多了一份假想和不死的精神  你创造矿藏  

首饰  水晶烟斗  你在精神国度

 

梧桐雨梦:http://blog.sina.com.cn/s/blog_55d724e50102ecz0.html

 

 

 

春天来了

/飘雪姐姐

 

小草发芽了,小叶子也出来了

可是去年的他们呢?

曾经一次次地,用欣喜的目光看着他们

可如今,却徒增了些彷徨

 

冬天刚刚过去

寒风中蜷缩的枯叶,没着没落地翻飞

犹如当年奶奶瘦小的身影,倒下后就再也没有起来

这春天在心头,也渐渐聚成了悲伤

 

也许会有个孩子因奶奶轮回,会有很多很多叶子

为秋天而轮回

可曾经的一切,已不在记忆里

又拿什么来印证

谁是谁,曾经的至亲?

 

飘雪姐姐:http://blog.sina.com.cn/s/blog_67ce66060102e4pq.html

 

 

 

被细雨照亮的尘世如此清晰

/醉石 

 

如同你看见这束闪电  

在春天的傍晚来临  

每个干净的日子正从湿漉漉的伞下

消逝。有一棵树 

在白色的梦里弯下身子

悲辛之风紧贴着路面

在尘埃的闪耀中,自在呼吸

而时光总是象刀子般锐利、精确  

划过脸上缓缓隐现的皱纹

仿佛水消失在水里

将虚无的河道踩得轰然作响

 

醉石:http://blog.sina.com.cn/s/blog_4ab05fa30101o0il.html

 

 

 

你的无力就是我的无力

 文/来小兮

 

陌生人——熟悉的人——自己人——我自己

 

九年里,我小心翼翼地想你,认识你

日子越来越难过

——这分娩的过程

几乎要耗尽我的爱

 

现在,我确认你就是我

我就是你——

随你在土里,身体腐朽,眼神和心

慢慢化成灰

随我在世间,石头上种花,夜里种闪电

——母亲,我还是没有学会活着

 

我重又复制了你的矮小

和你一起反对父亲

我重又复制了你的所有:眉,眼,血,肉……

还有一些

是我加上去的,比如这文字

是你从来不相信的

 

但我相信了:

你的无力就是我的无力,我的孤独终归和你一样

我能做的,也将和你一样——

接受风

 

来小兮:http://blog.sina.com.cn/s/blog_62a9a74c0102eu9y.html

 

 

 

像雪一样活着

/青小衣

 

天地都静止下来。万物失去影子

湖水的内心更隐秘

暮色中,那些被清洗过的灵魂

裸着如玉的身子

下凡,在我漆黑的梦里

 

雪中,我对荒芜很久的时光

心怀愧疚,对星子般明亮的花朵

虚怀相迎。幸福突然降临

不需要祷告,我忘记了自己的名字

梦重新回到梦里

 

一场大雪,把世界变成一所教堂

每一个行走在雪中的人

都是虔诚的信徒,内心干净

像雪一样活着,懂得以万物为友

懂得成全,给,和爱

 

青小衣http://blog.sina.com.cn/s/blog_6908a9f80102eyv6.html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