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诗网络
诗网络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769,178
  • 关注人气:5,808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网路诗潮》飞扬的流沙组稿:第十三期湖北卷

(2014-04-18 11:53:59)
标签:

杂谈

    《网路诗潮》飞扬的流沙组稿:第十三期湖北卷

    【飞扬的流沙推荐语】湖北诗人诗歌展:从时针的每一个节拍里都能发现诗意的韵律,或悲或喜,被诗人过滤,沉淀,擦亮后呈现给读者。沿着那个方向,人们需要皈依时间的节奏,找到诗意生命!投稿邮箱:borihe@sina.com

 

 

停 留

/张作梗 

 

你曾经奔行不止。但此刻,像被远方逐回的

偷渡者,你停留在台风刚刚离去的地方。

海水褪下清凉的台阶,

一爿倒伏的天空,

微微摇晃着——像一只蓝瓷盆,装着

沙粒细小的移动和

草叶滚烫的呼吸。

树枝弯曲;那被吹远的地平线,正被一艘渔船载回;

船上,一轮新月像帆儿升起。

 

你喝下时间的清醒剂——看见风离去的形状正是

事物转过身来面对你的形状。

啊那帆儿勾兑着你未遂的心愿,像意念的

镜子从一堆蓝色里涌出——你寻到

丛林中的那条野径了(它曾引你误入歧途),当它

慢慢弹回你的脚下,

你顺着它,一直走到大海的

反面——那儿,台风变异为一只静息的蝴蝶,

你停留之地正是它不停离去之处。

 

张作梗:http://blog.sina.com.cn/s/blog_497b1fc00102egts.html

 

 

 

稻草人⦆

/张洁

 

爱人

又爱鸟

稻草人,上肢像翅膀

又像胳膊

 

忽略皮肉我就类似天使

但天使比我轻松多了。他胳膊是胳膊

翅膀是翅膀。他能一边飞翔

一边向人间输送婴孩,向天堂输送灵魂

 

我从未真正飞起

我的双臂从未合拢过

我的左手和我的右手之间横着莽莽身体之河

 

爱鸟,也爱人

我愿速朽

护过种子之后

园中的果实,希望你们彼此共享

 

张洁:http://blog.sina.com.cn/s/blog_6491f0a40102ek4g.html

 

 

 

铜草花

文/向天笑

 

她看起来像一株小草

其实是一种不要绿叶陪衬的小花

在春天抬头,却不在春天开花

 

她的灿烂,绽放在生命的秋天

缓缓打开她的花苞

仿佛缓缓打开天堂

 

她从不招摇,呆在寂寞的山野里

深入了解她之后,才会知道

她的脚下还有丰富的矿藏

 

没有含铜的地质

哪怕再肥沃,也不适合她生长

漫长的等待,只为采掘者的到来

 

向天笑:http://blog.sina.com.cn/s/blog_54c9a8110102e4ux.html

 

 

 

专诸刺僚

/夜鱼

 

吴王僚嘴馋到了忘形的地步

剑插胸口了,涎水都来不及吞,滴得比血还难看

 

总觉得这惊心动魄的一幕有点蹊跷

难道僚看不出精致的盘鳟和粗掌之间的冲突?

 

还是知晓公子光从不喜用纤手玉臂

但他也该知道什么叫韬光养晦吧

 

公子光在暗密的夜色里悄悄豢养剑器

剑身玲珑如鱼,散出腥味。麾下一排剑肠虎心

 

和刺客的身份比,让专诸更为骄傲的是厨艺

和身后的那一声娇叱

 

被唤回的斗士垂首烹鱼,那时

一盘西湖鲤肉质鲜醇,不带丝毫金属寒气

 

妻右手举箸,左手剔刺,唇齿吮喳有声

这会不会是专诸倒下时唯一牵恋不舍的图景

 

夜鱼:http://blog.sina.com.cn/s/blog_4e025d370102egvl.html

 

 

 

读碑记

/杨修华

 

石碑旁的草,像一茬茬胡须

清明时节格外茂盛

用镰刀轻轻地割,碑,年轻了

用铁锹培培土,翻一下族谱

告诉老祖宗秧苗已经高过了春天

一张塑料布盖不住汹涌的绿

 

一把燃烧的香,上通天理

下接地气,双手合十

迎接五谷丰登的年份

 

石碑上的名字

比日月硬朗,比风雨倔强

一辈子的勤劳善良

在故土上耸立成一个好口碑

 

杨修华:http://blog.sina.com.cn/s/blog_61705d780101jpwa.html

 

 

 

小镇 

/熊曼

   

我去过各种各样的小镇

人声鼎沸的小镇

人迹罕至的小镇

却只把一个叫做横车的小镇

埋在心底

 

春天一到  只要亲人还在

田埂上成片的油菜花依然开放

只要连绵的丘陵  还在把黛色送往远方 

 

老电影院被拆除了

只要桂花还一年一年的香着

主人的房子空了

窗棂上结满了蛛网

只要萝卜和青菜依然长在地里

等待一场白雪的覆盖

 

只要炊烟照常升起

母亲还站在门口眺望  

我就要一直这样隐秘的热爱下去

 

熊曼:http://blog.sina.com.cn/s/blog_62a4f30f0102e46m.html

 

 

 

帷幕

/北残

 

静安。素美。不可否认,生活时时就在我们身边。

然而,有时候它也现身别处。

仿佛早已安排好的,彼此在不同的时刻出现。

彼此都有无穷的引力,彼此代表了不同的幻境。

 

你无意中走进一场演出。你亲启了一场戏剧的帷幕。

同时成为它不可或缺的角色。

时光倒流,几乎不可。历史的锋刃擦肩而过。

 

你逐渐加重了自己的心事,但反复渴望襁褓中的乳名。

你逐渐编织出一头白发,但那些不可见的事物正逐渐返青。

古老的声调即将结束,疼痛的风骨即将到来。

 

风,无处不在。迷惑,或者蹒跚,它已提前攻入了坟墓。

死亡斑斑点点。后背的凉,正无限接近于命运。

 

北残:http://blog.sina.com.cn/s/blog_491661ee0102e6ro.html

 

 

 

距离

/张执浩

 

最早长出的那颗牙齿距离最后掉落的那颗牙齿

有多远?我现在想着这个问题

脑海里浮现出两个人:

趴在母亲怀抱中的男婴,和

坐在摇椅里因白内障而苦闷的老男人

前者左拳紧握,右手捏紧一截花椒木

他在流口水,口水透明

后者双手平摊在胸前

在摇晃中睡意昏沉的世界依次呈现出

蛋清色、牛奶色和雾霾色……

当摇晃停止,口水已经趟过了他的脖颈

我现在他们之间一边回忆一边展望

小时候我没有力气把第一颗掉落的牙齿扔上屋顶

当最后那颗牙齿松动时,我没有准备好放弃

我在两者之间感受着风过牙缝的唏嘘之音

 

张执浩:http://blog.sina.com.cn/s/blog_412bc34f0102ecr7.html

 

 

 

迁徙

/张洱洱 

 

听你说北方有雪时

我正懒洋洋躺在小船上

近距离斜视一只大雁从塘边草丛里嚯地飞起

又缓缓消失在太阳深处

它的翅膀扇起的气流使小船微微摇晃

 

阳光象被子温暖覆盖我

我和这只大雁一样此刻还没有迁徙的意思

过不久,雪也要成群结队迁徙于此

它们又会默默堆积

雪的厚道曾使我无数次留下欢呼

和叹息

 

关于天空一些迁徙的事物

我都欣赏和领教过了

想要敬畏的是这秋天的野菊

年年金黄,年年清香

那些风中枯寂的芦苇啊

它们已漏下全部阳光的银子

仍然不离不弃坚守在这动荡不安的尘世之中

 

张洱洱:http://blog.sina.com.cn/s/blog_4cb557db0101cp8y.html

 

 

 

赤壁的潮声

/梅玉荣

 

心底的硬朗,软化为千堆雪

溅起历史余音袅袅

赤壁的潮声,卷起风,卷起雨

卷起阴与晴,缺与圆

  

那一树老梅,绽放不老的花

那一只小船,承载沉重的宦途

长江无穷,且抱一怀明月

在书卷里长眠

墨写的史书,饱蘸多少辛酸坎坷

你纵酒笑看

  

沧桑百年,你一袭白衣胜雪

将爽朗豪迈拟成诗文

抛洒在赤壁岸边

往事激越如潮,雪化成了烟

烟,刷新了岁月的眼

 

梅玉荣:http://blog.sina.com.cn/s/blog_40a0fc680102ejio.html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