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诗网络
诗网络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785,208
  • 关注人气:5,809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网路诗潮》飞扬的流沙组稿:第十期浙江卷

(2014-03-30 15:17:58)
标签:

杂谈

    《网路诗潮》飞扬的流沙组稿:第十期浙江卷

 【飞扬的流沙推荐语】浙江诗人诗歌展:诗歌就是一种自然存在,生死轮回中好诗歌会以高贵的方式一直存在着。诗歌的存在也是一种过滤的过程,被岁月淘汰、消失的自然会烟消云散,不必为此纠结,我们需要做的就是诗意地生活,其他的就交给时间,慢慢冲洗吧!投稿邮箱:borihe@sina.com

 

 

其实所谓的死……

/冬箫

  

其实所谓的死,只是

风吹过,花谢了

在春天万花盛开的季节

这样的死

和时辰无关,和生活无关

  

 

只是,在死之前

必须清理我的胃,把里面装着的

破碎的灯盏和孤独的失眠

一起清理

  

 

同时,我

还要修理身体里的废墟部分

甚至只是未来可能的废墟

——以自己微生物的特征、经验

并原谅它们的颓废

  

 

当然,此刻我不需要赞美

我只是和野草、蚯蚓和泥土一起生长

而且,这样的生长是缓慢的甚至滞后的

此刻,阳光艳得睁不开眼睛

我已经很虚弱,或许就会化为虚无

但我

还得整理一下衣领

把我花瓣的身体挺立在大地上

 

冬箫:http://blog.sina.com.cn/s/blog_4a9728a70101rq1h.html

 

 

清明雨   

/杨玫

 

清明雨,如丝如线

被雨点唤醒的是老家的屋檐

失去词藻的是我嘴唇

 

清明雨,如丝如线

被雨水润色的是石拱桥

长出青苔的是我肋骨

 

清明雨,如丝如线

被泥泞摔倒的是小路

喊痛的是我脚印

 

清明雨,如丝如线

穿进母亲针孔的

是我一根思念神经

 

一针一血  点点滴滴

洇成父亲坟墓前——

红杜鹃......

 

杨玫 :http://blog.sina.com.cn/s/blog_4beb7ded0101jvgr.html

 

 

小猫咪小花与诗人

/江志剑/

 

邻居忙碌着搬家

各式各样的家具

还有盆盆罐罐 都不愿落下

唯独一只小猫咪 不愿带走

 

搬家对邻居是个喜事

可以住上新家 富丽堂皇

盆盆罐罐 各式家具

这是生活必需 自然不能落下

 

搬家对小猫咪是个悲催

受伤了不能住新家 看样子要流落街头

猫咪不是生活必需

受伤的猫咪 更是一个累赘

 

小猫咪痛苦卷缩在一角

也明白自己的处境和饥饿

在城市里 钢筋混凝土丛林

受伤的小猫咪无法生存

它的处境自然不妙

 

静静卷缩的小猫咪

引得邻居诗人的注意

进出几次还是看到它

知道它没有人愿意收留

 

诗人没有伴儿 小猫咪也没有伴儿

他们似乎天生要在一起

诗人收留了小猫咪

给它起名小花 因它是小花猫

 

买来了熟食猪肉 喂养

看它饥饿的样子

诗人觉得心疼

再给它买来狗笼 猫粮 猫砂

 

狗笼用来带小花看病

也用来带它回乡下

猫粮是小花的主食

猫砂是小花的必需

它懂得怎么生活起居

 

白天小花自个儿呆在空空的乡下

猫粮和水都事先准备

只是孤独无法避免

因为诗人要出外谋生

 

分别了一个白天

诗人特意早点回家

小花亲热地迎上来

趴在诗人脚背 陪着看电视

 

早上分别的时候

小花恋恋不舍 拖着受伤的脚

赶来送别恩人

 

从此小花有了依靠 等待

不再忍饥挨饿

从此诗人也有了陪伴 牵挂

随着小花的成长

诗人将渐渐老去

 

生命似乎这样延续

 

江志剑:http://blog.sina.com.cn/s/blog_49ba542b0101ghr5.html

 

 

春分

/风荷

 

他不说话,她的心上就积满了
三尺厚的雪
他开口说喜欢,她身体里的河流快速解冻
他说出最动听的一个词
她上上下下就开满了鲜花
他又说了一句:
今日春分,好天气
她一眼就瞥见,纸上的文字也生动了几分
像怀抱桃花的少女
最后他不得已地说:我们分手吧——
她说,嗯。竟是干净利落
……
戏演完了
他们在后台紧紧地拥抱在一起
泪流满面,发誓再也
不与春天分离

 

风荷:http://blog.sina.com.cn/s/blog_4bc4a0650102e4nv.html

 

 

棋盘山

/流泉

 

不见楚汉

不见车马嘶鸣,但见华严塔

孤立棋盘山,一脸肃穆

山脚下的崇仁寺

不敲木鱼,不上香火

对现世似有顾忌

稽潭塔,死于风雨

死于俗世之冷

龙泉溪只能低伏身子,缓缓东去

一百年的负疚

接受了祷告

 

棋盘山设了这个局

每件事物,都是它布下的棋子

棋,下在明月之外

落子无声

而清风,总在棋局内

——徘徊

 

流泉:http://blog.sina.com.cn/s/blog_4c9d0c4a0102edb7.html

 

 

独自去林子里

/郁颜

 

独自去林子里

捡拾枯败的落叶

顺道看看山崖上泉水的眼睛,叮咚作响

 

林子深处

草木们习惯了自生自灭

它们的存在,又仿佛有神助

 

一阵山风吹来

在广阔的天与地间

它们摆动腰肢,都像是在应答

 

郁颜:http://blog.sina.com.cn/s/blog_498ad1dc0102e7wf.html

 

 

那些远去的名字

/哑者无言

 

那些从我眼前、耳边离开的人

将不再回来

成为我记忆里的黑白照片

 

服毒、上吊、跳楼、失足、疾病、意外

这些动词或者名词

成为我熟识或陌生的人远行前的定语

 

我的生活圈子那么小

小到一个小村,一座学校

一个小区,一个单位,一条路

 

但坏消息依然那么大

大到整个春天的风和阳光、整个民族的祈祷和张望

也遮不住,一声小小的哭泣

 

哑者无言:http://blog.sina.com.cn/s/blog_49f574ed0102ewfn.html

 

 

敌人在哪

/灯灯

 

雨如乱箭,受伤的人隐匿石头。

路边,刺槐嗓音潮湿,飞不出去的鸟

扑啦着翅膀,不知道喉咙有多深

一粒米在碗中修行善心

一只蚂蚁,把铁锅看作爱情的邻居,高温里

欲仙欲死

开着坦克的甲虫,逢人就问:敌人在哪?

 

敌人在哪?

受伤的人在石头里,长出苔藓纹身

河流不言

无声中,远了又远。

 

灯灯:http://blog.sina.com.cn/s/blog_49232a3d0102ep6k.html

 

 

东大街

/ 苗红年

 

我该用什么手势向那只不期而遇的流浪猫表达善意

它让我感到阴暗面的世界确实存在

 

低檐下收拾的老妇人粉墙一样肃目

身旁簇拥着几枝风流倜傥的木槿

似乎在证实青春的象征意义

 

树枝挂起青涩的月亮

绿荫下又一次恢复了轻风和万籁

陈旧到此为止:木桶用完朽腐

江郎用完才情。我只想借一把剪刀

裁缝滴漏在水井边的唇语

 

苗红年:http://blog.sina.com.cn/s/blog_4fdde90c0101pk4o.html

 

 

写给 三月一日的昆明火车站

/李浔

 

此刻 安静是唯一的美德

让泪默默地流 让思想静静地回头

爱静的人 连悲伤的泪

都会成为理想中的露水

 

有些人一直在冒险 像草

在风中向任何人在挥舞

有一些人没有脉 没有温暖的血

像一块冷冷的石头蹲在世上

 

学会爱吧 像那棵菩提树

在觉悟中长出因果

放下仇恨 舍得会领你回家

放下刀吧 要不然用它削一个苹果

你的手会漂亮 世界因为你会芳香

 

李浔:http://blog.sina.com.cn/s/blog_4c4d05d60102ems5.html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