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诗网络
诗网络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780,064
  • 关注人气:5,809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网路诗潮》飞扬的流沙组稿:第六期北京诗人方阵

(2014-03-03 13:43:31)
标签:

杂谈

    《网路诗潮》飞扬的流沙组稿:第六期北京诗人方阵

 

    【飞扬的流沙推荐语】北京诗人大展台。诗歌是走向灵魂的旅程,不受地域的限制,不受种族的分割,不受时间的阻断,通过人的心灵直抵灵魂,那就是最美的诗歌!《网络诗潮》投稿邮箱:borihe@sina.com

                                             

 

从武林门码头到塘栖

/ 娜仁琪琪格

 

尘世浩大  宇宙磅礴  个体生命是多么微小

小到一株草  一只蝼蚁  一粒粉尘

我在北方思念江南  在大漠怀抱柔软

宿命里前世的乡愁  那些恍惚

 

此时  我在这里  海棠娇艳  迎春鹅黄

樱花飞雪  绿将世界染醉

一条漕舫拿出全部的空间  用来放下

几千年的旧梦与现世的忧伤  那些逼仄与苍茫

 

多么安静  水波微漾  漫过我的心房

偶尔的鸟鸣  落入水中的还有它们的倒影

金戈铁马  辽阔疆土  一脉水流贯通南北

君王南下浩大的龙舟  远去成历史的一个缩影

 

我在漕舫凝思  在喧嚣之外  纷争之外

时间缓慢  春风徐来  一曲高山流水拂去尘埃

这奢华的摆渡  让一颗挣扎的心

回归安稳  回归宁静  回归淡泊

抵达广济桥卧虹长波时  江南又起烟雨

 

娜仁琪琪格http://blog.sina.com.cn/s/blog_4b2997b50102eopt.html

 

 

 

冷冻的城市

/ 谢建平

  

最高的那幢楼宇

像老王捡垃圾的食指

冻裂的一扇窗户 它示意着

一些语言的冷漠

 

老王指着悬空的黑云

看着树梢永远长不过颤抖的风势

转眼间楼宇的模样变了

倾斜着开始指向另一角度

 

冬季的日光

照着每一块伤

包括从土里掘出的挥刀

它们迎着风埋着泪

 

看着老王伸手迎向铁锈的手

他摸着地球的边沿

想着冻僵的运气和彩票

体温开始进入梦中的温度

 

谢建平:http://blog.sina.com.cn/s/blog_4de6fe060101for6.html

 

 

 

一醉方休

/ 久栗

 

明天,青草要成为粮食

石头需要流淌

伟大的预言家不再骄傲

放下承重的眉梢回忆往事

那些如爱情一缕的风和城

蔓延千年

 

适度的时候 停下来

修正发边和衣领

灰尘从此刻开始脱落河床的骨体

附着在马背上的黄昏 渐渐

一代又一代的士兵的笑脸

放出一段歌曲 让记忆驱赶时间的轮

 

姗姗来迟的夜空 可以作画拂动

一坛酒滴入青花皿盅 发出声响

那有一位老者的等候

等候

不知何时想起的

一醉方休

 

久栗:http://blog.sina.com.cn/s/blog_49b 2f7740101fosp.html

 

 

 

自由落体

/ 蔚翠

 

我有向上飞的勇气

命运却一直与我作对

从一开始就是自由落体

我却呼喊着不肯死去

 

不肯在最后一刻破碎

我要向上飞飞到广阔的天际

抓住最后一丝风的动力

攀援着尘埃的手臂

 

不要当自由落体

不要失望绝望沉溺到土里

我有一颗天使的心啊

向上飞向上飞,我要飞到云朵的梦里

 

不要永远是坠落的结局

不要悲伤悲泣到忧郁成疾

我有一颗天使的心啊

向上飞向上飞,我要飞到彩虹的怀里

 

蔚翠:http://blog.sina.com.cn/s/blog_48a3d57e0101me3x.html#comment1

 

 

 

微雨的喜悦

/ 李成恩

 

春雪之后迎来微雨,这是清明前的喜悦

我煮野菜充饥,春日的饥饿太美了

 

我喜欢这饥饿像小虫子,好久才光顾一次

我家门前的枯树也饿了,她像我一样,渐渐体会到了爱

 

微雨飘散,我的喜悦也在小区里散步

我沐浴微雨收获对春的饥渴,我还顺便松土

 

我在树下埋下半日春困

醒来时微雨中的北京更绿了,我脸上的细雨分明写着

――爱你熟睡的模样

――爱你梦中的牙齿轻咬下嘴唇说:拥抱我微雨

 

李成恩:http://blog.sina.com.cn/s/blog_4ac43a170102edbk.html

 

 

 

我的祖国是一块辽阔的坟地

/ 白连春

 

每一寸土地都埋过人

每一寸土地都埋过人

每一寸土地都有我祖先的灵魂在开花

每一寸土地都是

被保佑被祝福的

每一寸土地都有我的诗歌

被年年春天的草朗读

被年年秋天的蝶化做来生

每一寸土地都埋过人

土地每一寸都是我的

人每一个都是我的

凡地球上的一切

曾经有的,现在有的,将来有的,都是我的

都是我深深地苦苦地恋着的

都是我用上下五千年的汉字

用体温

热着的

每一寸土地都埋过人

每一寸土地都是圣洁不可践踏的

每一寸土地在我的血里都叫祖国都叫故乡都叫亲人

 

白连春:http://blog.sina.com.cn/s/blog_6d2ab5480102ehoj.html

 

 

 

一匹马,两个人

/ 谷禾

 

我听见一匹马的蹄声

我听见

两个人的脚步

 

一匹马,两个人

翻山越岭

涉水而过时,像几片叶子

 

当我安静下来

听见他们

走在月光里,走在云中

 

一匹马,两个人

有菊花的幽香,漫过旧山河

 

——道路多么缓慢啊

 

谷禾:http://blog.sina.com.cn/s/blog_473cd3550102e94t.html

 

 

 

不得不说的话

/ 王妍丁 

 

别再让我虚构

那些浅薄的欢乐

有些繁荣

我宁可错失

也不愿阴雨一次次

哭醒耳朵

 

很庆幸,除掉烂掉的蛀牙

我还能说几句真话

夜深人静

还能听见

一颗良心的搏动

只是我已,手无寸铁

手无寸铁

 

假使我还有一柄铁锄

我又能去哪里耕种

脚下已没有一寸沙石

可以装下泥土

我的梦想,离梦越来越远

怎么会不远呢

人类越爬越高

连接大地的脐带,早就断了

 

我们正一点点把自己

送上断头台

却满腑牢骚,四处寻找

令我们痛苦的

刽子手

 

苍天在上

大地无路可走

膨胀的谎言和贪心

连江河与湖泊,都耻于活着

有一片荒凉,渐行渐近

它将轻蔑地成为人类

最后的坟场

 

多情的歌者啊

是谁还在那里敲打锣鼓

请低下头来看看

这拥挤不堪的石板下面

遍地都是婴灵

哀怨的眼睛

你那敞开的喉咙,是为敲响丧钟

还是为拯救世界而

忏悔

 

王妍丁:http://blog.sina.com.cn/s/blog_4e380b980102dzgd.html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