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诗网络
诗网络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780,064
  • 关注人气:5,809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诗网络》“诗选精粹”第100期特辑

(2013-11-28 11:28:42)
标签:

杂谈

《诗网络》“诗选精粹”第100期特辑

 

    写在前面的话——今天是感恩节,也是《诗网络》“诗选精粹”栏目第100期的日子。为此张晶代表总编迪夫、代表《诗网络》全体同仁向诗界的所有朋友说声感谢,感谢你们100期中的关注、鼓励、支持和鞭策,还有热心的建议、倡议和祝福,感谢你们100期日子中的相伴相随、相惜相映,如影随形,感谢你们一路上的欢歌笑语。感谢有你,感谢有我们大家,感谢有蓝雨这样的好编辑,她的善意、她的公益心、她的忘我精神时刻感动着《诗网络》平台,感动着迪夫张晶、感动着我们大家,今天真好,今天的未来也一定充满了和谐、谦逊与感恩!张晶祝朋友们家庭幸福、工作顺利、创作丰厚,感恩节快乐!—— 张晶于新加坡柳中寓所

 

 

   

        主持人语:

 

        20121127,对蓝雨来说是有特殊意义的一天,这一天蓝雨第一次从网络诗友的佳作中选稿,并在诗网络平台发稿,到今天整整一年了。在这一年里,蓝雨获益颇多,感慨颇多。首先是各位诗友老师们不断的支持鼓励,才得以让《诗选精粹》这个栏目成长起来,而蓝雨在不断阅读诗友老师们的佳作中,自身也得到很大的提高。蓝雨本着尊重所选诗人,本着对所选诗人文本负责的态度,尽量不错过好诗,以给大家提供较好的阅读享受。因时间关系还有很多老师们的佳作蓝雨还没来得及拜读,今后会在更多的阅读中去选编。在此,感谢各位诗友老师们的大力支持!同时,蓝雨也非党感谢张晶主编和迪夫社长对蓝雨的培养和鼓励。特别是从张晶身上,蓝雨学了很多,从学会如何编辑到懂得要尽心尽力做好每一次的选稿工作。因为我们都是利用业余时间,在做义务活动,如果没有一份真诚与热心是做不了的,而张晶恰恰给了蓝雨这份能量,所以我要特别感谢她这个好姐妹,一路上,是她用她的行动感染了蓝雨,使蓝雨有了一个很好的锻炼自己的机会!蓝雨的诗是伴随着《诗选精粹》栏目成长的,离不开诗网络平台的,更离不开各位老师们的支持鼓励,做得不够的地方也诚恳地请老师们多批评指导,希望今后还能得到更多老师们的支持和鼓励。

 

  ~~~~~~~~~~~~~~~~~~~~~~~~~~~~~~~

 

本期诗人:翟文熙、杨光、金迪、奔涌、熊林清、白公智、梧桐雨梦、雨兰、绿袖子、月宛初、施德善、孙学林、草木容若、沪上敦腾、雷文、益平、蓝星儿、纳阁阿步、唐朝小雨、藐姑射山人、吴坚平、闻小泾、峡谷行云、朴树林、南南千雪、李桐、童心公主、梅苑飞雪、飞扬的流沙、王祥康峰儒、汪燃、沈彩初、风儿、嶙峋、紫陌雪寒、王志彦

 

  ~~~~~~~~~~~~~~~~~~~~~~~~~~~~~~~

 

《漩涡》

  

月亮踱过荔枝园后又回到了竹林。

没有屋顶的院子。

他往土灶的火苗里

投入一块木头。

之后走到水缸边。

月光更亮了,彷佛压住了火苗的光焰。

寥落的鸟鸣使得山村更空寂。

如果母亲还在,会叫他侬啊。

如果父亲还在,会搬出板凳,

晒十点钟前的月光。

他从回忆中伸出手。

那只探进水缸里的手开始

沿着水缸的边缘划动,

缓慢深入的加速度,

他终于在水缸里造出一个漏斗形的漩涡。

月亮的反光在晃动。

他感到内心安静,就像在水面浮泳,

水沫中有股铁锈味。

 

篆木斋   2013.11

 

翟文熙诗人博客http://blog.sina.com.cn/u/1977251280

 

 

 

《银杏》

 

就像我反复写到桂花,我多次写到银杏。

写到它的色彩,它的孤独与热烈。

写到银杏的时候,万物修成正果,远山空明,蔚蓝色天空下,

仿佛败落的黄金,没落的庄园,金黄的狮子。

有颓废的高贵,病态的大美。

我想高喊,匍匐,我想在大地赤身奔跑,我想在这里死去,

就像在滇西,在高原,第一次看到洱海,想纵身跳下,

让透明的海水洗去满身污垢,在蓝色中飞翔。

这似乎也暗合了潜藏在我体内的悲伤与唯美,

就像牡蛎,坚硬的外壳下,包容着柔软的内心。

2013.11.21.

 

杨光诗人博客http://blog.sina.com.cn/cywsj

 

 

 

《请用你的一支歌兼并我急促的气流》

 

在彼岸,你变得更缜密了,

我对你的眷念简直贪婪式苍白,

婴儿般的睡姿撬动天使浮雕,

出门前,我将目光清点了无数遍,

还是感觉到了你的存在。

 

鼎盛的余生,对时间不能防守,

主动出击,请你设计搭建不朽圣地。

有恭维你的理由,没有理由而又准确地做你透气的窗口。

深陷荡漾着的木筏,凯旋的波覆盖我,

又一次严谨。我像石头选择山一样,

选择读你的诗集。你的青衣,

和,低沉磁性的回声。

 

生命是一项巨大的工程,适应。习惯。

现实主义的作品。为了独树一帜,

我宁愿你,抽空我的象征。

 

当精神与躯体都不能抵抗一份遭遇,

当闪电成为旗帜与河流,那么请用你的一支歌,

兼并我急促的气流。

 

金迪诗人博客:http://blog.sina.com.cn/s/blog_607395be0101fyua.html

 

 

 

《沙雕》

——威海南海组诗之四

 

有包含张衡、四大发明的自然科学

有凝滞彩陶、青铜器的中华文明

时间已经打结,一片沙雕铺就的广场

海岸张开所有的耳朵,让更多的海水再次复活

撮合一首关于恐龙的长诗

 

有融汇京剧、玛雅内容的世界文化

有展现卢浮宫、悉尼剧院的著名建筑

很深的地方,才能埋进需要珍藏的东西

一只展翅的海鸥,让柔情的海潮打翻了自己

探究的旅人正与沙雕合影

 

奔涌诗人博客http://blog.sina.com.cn/u/3260984353

 

 

 

《浮游》

 

停舟江上。打捞浮金的人

已随落日沉江而去

 

黄昏无限,一个女人

哪怕是与倒影一点点片刻的暧昧

也将被江水扭曲,放大,传远

 

赤身裸体的男子趁着夕光

只身游过对岸,他还得

借着水遁回到此岸

——即使他有再大的勇气

也不敢与路人坦诚相见

 

同他一样,我们都不过是到此一游

身无长物,等着被倒影搅碎

勾到水底去。空余一江浮云

去留无心

2013.11.3

 

熊林清诗人博客http://blog.sina.com.cn/u/1829406160

 

 

 

浮生记[32]之《中年赋》

 

想做一次半生小结。可我一生平庸

实在找不出任何闪光点,给生平涂金

抹银。走了半生路,从南到北,自西向东

路线越走越乱,像一张蛛网悬挂在

旧岁月里,落满尘埃和生活碎片。而我

依然像不知疲倦的虫子,沿着命运线

走南闯北。父母走了,叔伯长辈走了

亲人越来越少,旧邻舍也越来越少——

这与计划生育无关。时光像一张大幕

舒卷之间,就掩埋了旧时日月、村庄

和亲人。回忆像孤悬在十指与心之间的痛

不敢轻易触碰。双手攥紧剩下的岁月

一手执白,一手执黑,允许昼夜交替

但绝不黑白颠倒。慢慢把未来变成过去——

再把自己镶进黑白相框,悬挂在

故乡神龛,看后人年年来哭一阵,笑一阵

 

白公智诗人博客http://blog.sina.com.cn/bgz1170437368

 

 

 

《如果我是腊梅》

 

大地铺满了  忧郁的金毡

我的身体也开始变色

先是眉眼  然后是前胸和后背

最后是  十个自然生长的指甲

仿佛与爱情无关  与凋零和败落也无关

 

我在大街上走  在国道上走

在通往你的夜空里  耐心修复着

每一天的预定程序  像一朵潜伏已久的梅花

执意长成你要的模样

 

真正的爱情是一树梅花  比你想象的晚

却比春天  早了一个节气

 

梧桐雨梦诗人博客:http://blog.sina.com.cn/s/blog_55d724e50102ea2i.html

 

 

 

《我是爱读书的孩子》

 

我是爱读书的孩子

把书籍当作盛宴

幸福地品味

把书籍当作美酒

甜美地啜饮

 

我是爱读书的孩子

把书籍当作海洋

快乐地遨游

把书籍当作高山

奋力地攀登

 

我是爱读书的孩子

我把天空、大地、河流、大山

也当作一本本的书

我读到七彩的童话

读到迷人的故事

读到美妙的诗行

 

我是爱读书的孩子

当我读着读着

自己慢慢也成了一本

厚厚的、丰美的书

 

雨兰诗人博客http://blog.sina.com.cn/yulanxingwang

 

 

 

《虚构的美或疼痛》

 

印象的小园重复着一只曲子

时间久了,在废弃中渐渐被再废弃

再复苏。一切被安静的世俗强化

被你在园中悄然之美强化

所谓衣服之铁诱,所谓天堂之衣服,是一些回不去的时光

和回不去的所谓对峙一一

银杏叶飘满墙外,共同伤感处

是我们共同的寒冷。一提起冬天,它就来了

仿佛花匠剪子上滑落的暮色

这快,是明显的虚构迹象,它确实就冷冷的

停留在有限的熟悉过程中

再想一想,那些树桠也是被废弃过的

曾经也是一起滚过冰窟,江湖,河流一一

如今,又化险为夷出现在来路上

犹如心力憔悴,或美丽或疼痛

 

绿袖子诗人博客:http://blog.sina.com.cn/s/blog_9ae544ef0101n499.html

 

 

 

《虚构》(同题)

 

小时候,我曾虚构过

一粒阳光,跳上跳下。从头顶跳到脚面

像母亲的眼神,有着紫苜的初绿

蛋白质和无机盐

 

虚构一只蚂蚁,把黑夜耗尽

驮着一张白纸,风一样轻

货轮一样重。做雨的探子,岁月的苦役

把歌埋在泥土里,凭凝眸相爱

 

秋天,虚构一朵菊,穿着

花鞋子赶路。累了,就躲在树后偷看

小鼹鼠也有人的软肋,和伤疤

 

再虚构一个我,一条

干净的河流。清水煮泪。加酸

加甜,加海的鲜气

 

还虚构些什么呢?其实

人一直活在自己虚构的世界里

。。。。。。

 

月宛初诗人博客http://blog.sina.com.cn/haitangqiufeng

 

 

 

《无题》

 

在等待的,多是清醒

却无语的灰尘

那些蚂蚁还很宽心

他们中少有抬起头看看

他们只知道埋头忙于生计

要等风暴让他们

颗粒无收,走投无路

那时候,他们才会

运用平衡术,聚力纠偏

 

2013119

 

施德善诗人博客http://blog.sina.com.cn/shideshan

 

 

 

《这些年》

 

我象一朵茉莉

曾用馨香撬开岁月的骨缝

把灵魂的绣迹磨去

曾让蝴蝶挤入晴空,捉取

梦中花影,让时光在蜜蜂的尾翼上

滴出蜜汁,让晚霞积成

心底千尺岩层,更让一抹铜绿覆盖

身上纵横沧桑

 

原以为

我会象蜻蜓淡泊划过

却想不到意外地为你拨出一串火花

让你灵魂中潜伏的电光

浮出水面,其实,我只是一脉游弋的香魂

是一脉佛前痴痴的呓语,是雪窝里一堆发青的种子

是冰封的河流下一尾呼救的鱼

是雪花里独斗寒风的梁红玉

是十四万精兵抵不过的夫人——花蕊

 

其实,我能给你的

只是你一息一脉之间的那股定力

还有怡然于心的一滴山水

 

孙学林诗人博客http://blog.sina.com.cn/u/1981195733

 

 

 

《草木之心》

 

说到春天的时候,寒鸦正在破冰

岸是裸露的

雷霆远在虚境之外

风推波助澜,首先失态的是草木

它的摇摆是完美的浮生术

一如我们内心的荒芜一再加速时

不忘从梦里牵一匹马

去旧时光祈雨,安置五谷、花开

和草木互换一种宿命

荣枯、挺拔

 

草木容若诗人博客:http://blog.sina.com.cn/s/blog_95262aba0101dsud.html

 

 

 

《这些年》

 

这些年,我嗔怒,求知,淘金,后悔

辛苦了我的肉身。一个跳动着六块腹肌的少年

穿行于体制內外,大江南北,词语和寺庙

之间:憋屈成一只没有棱角的汤圆

 

这些年,我割玻璃,割玻璃麦穗,割玻璃瓶中鲥鱼的腮

割玻璃镜中经验主义的头颅,割马匹的舌头

我的手艺日益精湛,能一眼洞穿行人的五蕴或豹子的来由

我在一粒葡萄内无限臌胀,鲜血从天花板上滴下来

 

抽屉里排列着性别,古书和药丸。水与冰在器皿中自由转换

四季更替,青草兀自枯荣。精致的美戴着黑色礼帽

被狂风摘走,吹散,排列成整齐的雁群

我的祖先,亲人和部分兄弟,在炫目的阳光下安葬于群山之巅

 

这些年,我以冷做衣裳,与破碎的瓷作玩伴,辛酸不语

我要说的话由于没有宗教感一句也没有说出

我不再祈祷,已放弃期待和一切深具內涵与意味的形式

因为形式是我的颓废,虚无。吿诉我,这些年,谁能到智慧里结局?

 

沪上敦腾诗人博客:http://blog.sina.com.cn/u/2382347890

 

 

 

《暮色》

 

时间,只能相对于—个人,相对于草木的荣枯

春天和少年都富有弹性,革命的初期

充满激情。我们借用小段时光

来实践相聚与分离。“躺椅在幼时充满乐趣

此刻却用它回忆青春”。每段路程都有征兆

胜利后的光环,—圈—圈褪尽

 

那双在额上刻字的手,从未停下

黑夜中,婴儿用啼叫哭醒光明

 

雷文诗人博客http://blog.sina.com.cn/u/2544940085

 

 

 

《深处,我倾听》

 

往下掘。深些,再深一些

会不会看见

那些幸存下来的种籽的身影

秋风只吹到一半

许多下坠的果实便杳无音讯

荒野里遍地被斩首的痕迹

无须质疑。别总轻信

流言中含艳丽沁香的部分

掘下去,也许还能听见

涂满黑色的忏悔,殷红的愤怒

但绝不会有成片苍白的悼词

这可以包容一切纷杂的土壤

秋天眼瞅就要过去

得小心让捂藏许久的刀背露出来

把锋芒的一面摁进

向下。直至听见悦耳的撞击声

 

益平诗人博客http://blog.sina.com.cn/u/2061535855

 

 

 

《虚构》

 

长长走廊的尽头,门开着

嗜睡的人在蓝色的冲锋衣下

变换手臂的姿势,他的头

在间歇的呼噜中仰起来

似乎要发动一场战争

 

被时光钩沉的甬道

整齐排放的仪器

它们在20℃的室内,面无表情

一匹匹战马或战车,像陈列的兵马俑

它们的呐喊,被镀上银光

固定在木制的玻璃框内

 

我打量它们,如同

潜水员打量那些跳闪的异类

深处的光从墙壁渗出来

上面涂满各色的脸:

真诚的、虚伪的、半真半假的

狼心狗肺的、溜须拍马的、过河拆桥的、沉默少语的……

这些脸,如同波涛向我涌来

推着走廊绕过僵硬的躯壳

 

仿佛在集市行走,但没有喧哗

氧气在弥散,被更多的鼻孔

和嘴巴占有,如同上演的权利游戏

除了腐朽的气息

余下的都在月色中陶醉

而那些雕刻时光的人

他们无所谓名利

仍在淡漠的目光里完成他们的事业

 

蓝星儿诗人博客http://blog.sina.com.cn/u/2998115934

 

 

 

《深秋此时》

 

小流津二桥附近的杨树叶子

一夜之间都黄了

像一朵一朵桔黄色的云落到面前

 

但是,你一片叶子也没有踩

你应该是一个爱植物爱到自己发热的人

是一个善良的人

 

抓住这最后的一小截秋天吧

欢乐是单薄的易逝的

 

在这一小段日子里

允许你头戴红花允许你放开你破锣的喉咙

允许你喝点小酒做个少年的梦

允许你再爱我一次

允许你,允许你——等我想到再告诉你

 

2013.11.13

 

纳阁阿步诗人博客:http://blog.sina.com.cn/u/1344581802

 

 

 

《你说不清哪块地是距离秋天最近的》

 

你说不清哪块地是距离秋天最近的

那些没有长成种子的果实内心充满忧郁

而鸟鸣无忧无虑在秋天沾满谷粒的香气

 

这个上午,依然有野花在山溪边乱开

老黄牛在山坡上模仿阳光独自黄了一阵

好久没有回家的人,这时候思念也应该泛黄了

 

每年这时,我都会想起母亲的白发

故乡的十万芦花抱紧十月吹低的萧瑟

有一些忧伤是属于季节的,谁也绕不过去

 

唐朝小雨诗人博客http://blog.sina.com.cn/shilipingren

 

 

 

《满眼尽是黄鹤楼》

 

回到江城,满眼尽是黄鹤楼:

“黄鹤楼”的烟,“黄鹤楼”的

酒;“黄鹤楼”的糕点

“黄鹤楼”的商铺;“黄鹤楼”的

影楼,“黄鹤楼”的剧院

有镜头中定格的丽日下的黄鹤楼

有画布上描绘的烟雨中的黄鹤楼

在异乡漂泊的日子里

我却害怕提起黄鹤楼,甚至

害怕看到“黄”的颜色,害怕

听见“鹤”的鸣叫,害怕

登上“楼”的阶梯

更不敢书写有关黄鹤楼的文字

我担心一提起笔来

就会坠入势若长江的乡愁里

 

藐姑射山人诗人博客http://blog.sina.com.cn/u/1690378531

 

 

 

《一些图片》

 

看见的并非是真实的,看不见的并非在光影中散退

如果用老旧的相机来拍

并且把光圈调到出乎意外

比如用负数爆光,不知胶片上

能否有一场暴风雪降临

或者死去的人张开冰冷的嘴唇

一些图片反证的是另一些图片的存在

影像因为交错而加深了

真相的清晰度,尘土并不多

只需轻轻一吹,便有很多脑袋秃到不能再秃

荒原是风刮出来的吗

风又希望在何方止息?图片要正着看

还是倒着看,横着看便总有

很多躺下的人,穿着花裙子的女人

和喜欢把发型弄成一首

摇滚的男人,事情都不太远

尘土一吹就跑,图片只是偶尔发黄给尘土目睹

没有牧师能撒下这些尘土

也没有魔鬼能够搬走

尘土就是尘土,一吹就能裸露

它掩住的事物,那么多脸

相互年轻和挤压,相互要喊什么

也要沉默什么,我们没有听见,因为我们无力听见

图片是有颜色的,而这些没有

在尘土下,所有的颜色都等到了生锈

太斑驳了,像记忆里的疤痕

又被碱水冲了一遍,像我们谴词造句

把一切都弄成脸谱,我们在哪?

活在哪一篇日历?上面的拼图要讨好岁月什么?

我们的脸一张张日历一样撕下来

还能撕几次?撕走日历

是否撕走尘土?看见爱情的人总把爱情忘掉

看见死亡的人依旧踌躇满志

一些图片总是在肖像画里投下重影

像剪辑的遗漏,没人想把它记得

也没人在试图遗忘,只是遗漏,太久了

跑到任何色彩面前,那些脸

都不会有一种狂热用时代的全部去辨认

太久了,一架脑瘫的时钟

已学会了午夜时分哆嗦着弹出一两声

酒吧的钢琴

 

吴坚平诗人博客http://blog.sina.com.cn/u/1144439581

 

 

 

《从此他就看着一滴水》

 

从此他就定居在孤眉峰下,一个水罐的旁边

仿佛一只猴子抓住食物紧紧不放,他就抓住了孤眉峰下的一滴水

 

他看着水从悬崖上滴下来,滴入铺满苔藓的土层

又在土层里渗出,汩汩地在乱石间蜿蜒,其路径几乎与他的心路相似

 

每天每天他做着这一切,不知世间已发生了多少战争,多少变故

有的成了王,有的成了灰,而他只看着一滴水从悬崖上滴下来慢慢渗入土层

 

再次化为水从土层里汩汩而出。

 

闻小泾诗人博客:http://blog.sina.com.cn/u/1341942047

 

 

 

《落日之时》

 

每一次落日之时都是

它訇然开启了一扇门

在另一种力量的推使

它释放出旷野

释放出不羁的远山

把万物安放在只属于自己的位置

在降落的尘埃中

却有着完整的归一性

 

这是生命额外的赐予

一样的时间

而不一样的心境

落日,它始终保持着一种

没有任何什么和它价值等同的倾向

除了倾城,除了极致

 

落日和我们的不同还在于:

在事物转换轮回的界定中

落日否定一切破碎的命运

它同时拒绝黑暗

 

黑暗一来

它便消失了踪影

 

峡谷行云诗人博客http://blog.sina.com.cn/bingxin1001

 

 

 

《穿针的母亲》

 

在灯下穿针

母亲用尺子与剪刀,裁剪夜色

比照衣服破口的大小

裁出一小块一小块的碎布

再从灯光里抽出丝线,抽出温暖

把贫穷  缝好

 

在灯下穿针

母亲一坐就是几个钟头

我在梦里抬头

经常发现夜色被母亲密密麻麻的针脚

扎出血

 

穿针的母亲

用勤劳,耐心,精打细算

把一个漏洞百出的家庭缝补严实

穿针的母亲

身后拉着一群儿女,像拉着一条长长的线

在漫长的岁月里

艰难地  穿

 

穿针的母亲

穿到后来,自己越变越细

最后,我看见母亲像针一样

一头扎进我的身子

不见了

 

我找不到线头

但我摸到了痛

 

朴树林诗人博客http://blog.sina.com.cn/u/1593656040

 

 

 

《虚构奔跑》

 

尽情虚构吧

你和我

不要城堡

不要格子窗

我们在旷野上奔跑

我们的脚步把灰尘激溅得好高

群峰在我们身后消失

 

我们奔跑

直到跑到深草丛中

我们把草扑倒一大片

我们躺下

我们看蓝天凌乱的鸟群

看鹰向我们俯冲

到半空又停住

 

我们就这样躺着

天渐黑

尘世渐远

群星燃起了火光

银河向我们倾斜

我们终于像两块陨石

熄灭了奔腾的火焰

从永恒的静止中开始另一种奔跑

 

南南千雪诗人博客http://blog.sina.com.cn/u/1046987230

 

 

 

《接受》

 

把黑暗当做掩体

超载的车,从不知道躲闪

一只血运旺盛的豹子,完好无损

 

而你的接受是一瞬间的静止

“像鸟儿在树林里

只被迷路的人看见——”

 

看见一个失去脑干的人

活得没有了白天的人

在自我世界,枯枝般收缩

 

而这都需要你的接受——

豹子逃逸,你残缺的手

握不紧,最后一张续费单

 

李桐诗人博客http://blog.sina.com.cn/u/1959260323

 

 

 

《蒲公英》
 
很多的人说,你是带着梦 
飞翔在天际,漫无目的 
披着无心无肠的外衣,任由飘蓬飞絮 
其实多看你一眼,就看见了 
你追着云朵跑的姿态,飘逸可爱 
当秋天里的野菊花儿,在东篱招摇 
你丢弃了所有的女儿家情怀 
只以前世的一个承诺,就让你许身 
大地的宽阔,把无悔与无怨 
——
根植十万八千里

 

童心公主诗人博客:http://blog.sina.com.cn/s/blog_859a42380101gh4d.html

 

 

 

《时间是一个人的魔洞》

 

不敢再擅自想象

头发下的身骨还能支撑多少

一个人的肩膀又能承载多少

手脚开始弯曲  能够捧住的汗珠子

从一条河流的中心失去踪影

 

这些年一直关注身后的影子

我的孩子在极短的时间内

破解了她的密码而超出本有的高度

而我在这些高度中越来越找不到自己

不得不承认我是时间的败客

及早举起生命的白旗

 

这极不情愿的举动

在竭斯底里中  开始疯狂的诅咒

这炼狱般的魔洞慢慢吞噬原有的孤傲

作为人的耐性已达极致

还甘愿为奴终生受雇

2013.11.19

 

梅苑飞雪诗人博客:http://blog.sina.com.cn/u/2462586232

 

 

 

《废墟上的记忆》

 

走出丛林的人们迷失在平原上

来时的路被一点点遗忘

丢失携带而来的宝石的气息

 

在夜里,有人忽然醒悟

沿着月光找寻出路

一个个陷阱已掠夺岁月,伤痕累累

 

在河道的源头聚集很多人

对着干涸的泉眼贪婪地挖掘

挖得越深越接近地狱,大地在哀叹

 

城墙倒塌了,废墟上的记忆

从有到无,再从无到灰烬

虚无,不再忧伤,沙粒悄悄释放春天

 

飞扬的流沙诗人博客http://blog.sina.com.cn/u/1192015180

 

 

 

《鸟巢》

 

说多少遍回家

说多少遍离开

在我不说话的时候

它出现在头顶  声音有些嘈杂

有些把持不住自己的感觉

来去自如  再卑微也还高高在上

多少少年的心事接近蓝天

又被树叶覆盖

“谁的命运都相差无几”

而我还在地面走了又走

甚至忘了家的方向

甚至忘了亲人的面孔和声音

多么相像  又如此不同

我在漏雨的小屋里

听风声一再说

“你也是一只有翅膀的鸟”

 

2013·8·27

2013·10·8

 

王祥康诗人博客http://blog.sina.com.cn/u/1594655363

 

 

 

《一个人的祖国》

   

就从一颗心中了解什么,如同                  

一首诗一定会表白些什么                      

事实上,自尊不意味着拒绝别人放弃友善        

让孤独的内心特殊一次自我                    

 

回忆与随想:人格分离了

极端和温良。这是克服了自闭超越了极限。

“是谁撕了中国诗歌的脸”,人群中

行色匆匆的你我,熙来攘往

恍若一种解释都站不住脚   

 

即使耶稣最后上了十字架      

即便连神也无法自圆其说

 

世上的事,梦想一旦  

空为何物?价值埋没于价格    

算不上是因祸得福。信念

不以为然,一个人的祖国就是最后净土。

 

峰儒诗人博客http://blog.sina.com.cn/u/2477430754

 

 

 

《记一场大雪》

 

土地呀,你为何不能藏起我的笨拙?

许多年来,你曾否保全一个太阳和他的灵魂?

我向天空寻觅,如今大雪来了

这宇宙读给大地的书信,这白天鹅的花朵

它们来了,它们来了,顺着银子的扶梯

突然喊出那夜夜缠绕雄鸡的梦

土地呀,让你突来的篱笆陷落我的脚

就像远方陷落白云和眼角的蓝

我们年年归来,土地呀,我们打开星空的斗篷

向着虚幻的美丽,撒落我们一生的香

 

汪燃诗人博客http://blog.sina.com.cn/u/1367259397

 

 

 

《孤独,它是从字典里蹦出的一个字》

      

孤独,是孤独的影子

影子离不开阳光

世界,由阴阳构成

可我一直是那阳面被遮挡的部分

一个字从字典里蹦出

它组不成词,组不成句

 

而我,恰恰是有关幸福与爱情的尾音

总是迟到一步。我在迟到中陷入

又一次次在陷入中自拔

一切,都越来越远了

我总这样想,字典是温暖的家

我怀念字与字组成词的日子

 

我怀念字典,更怀念下面那行小字

它成为了我不能释怀的心灵注解

夜越来越深了,我仍辗转反侧

我只能一遍遍默诵陆游的《卜算子.咏梅》

由一个字把自己站瘦成一枚悲哀的叹号

让一朵花名,在心底偷偷渗血

 

         2013-11-25 深夜于杭州天目山

 

沈彩初诗人博客http://blog.sina.com.cn/u/1338044781

 

 

 

《逃离者》

 

这次,我见到的枫叶

躺在湿漉漉的地上,满地

枯黄、哑绿、和灰褐

 

到处是词语的残骸

找不到一丝燃烧过的迹象

 

有人替我丢掉雨伞

替我脱下雨水和雨鞋

替我解下围巾

 

一切冰冷的物件,都是时候放下了

 

我离开你,离开他,离开众人

我离开我自己,离开那些

从未红过,妖娆过,迷醉过,满足过的枫叶

——用火箭点火的速度

 

之后,我拉紧外套,谨慎地裹住我

正往外窜的火苗

不让身上的叶子,不合时宜地

落下来

 

风儿诗人博客http://blog.sina.com.cn/u/1710501871

 

 

 

《一处小枝》

 

老人刚进门就说,今天有雪。

村里人都说他缺点成色。

我们坐在陋室。他只有左耳能听到点声音。

他总是用手兜住左耳。

他鞋边沾了些马粪。

我说话声音不大。他似乎听见了一些。

他瞳孔有白火焰。

欲雪上午,我们更多是沉默。

他差一点从椅子上滑下来。

我们似乎什么都握不住。

我们看窗外一棵老杨树,它长了好多树瘤。

可谁也听不到我们身体发出的响动。

那近乎绝望的响动。

谁能知道,那棵老树僵直枝条内,

有一幼小枝条单独抽出,弯曲里含着顾盼。

它是这棵树得意之处。

我跟他说起那处小枝。他笑了。

 

嶙峋诗人博客:http://blog.sina.com.cn/zs19361936

 

 

 

《记忆,呈现》

  

时光硬生生将一朵花从枝头拦截而下

鸟儿钻开悬挂在头顶的石磨

人世间的空旷露出岁月的阶梯

被光阴啃出血的离别一层层矮了下去

 

田野的稻子做着深呼吸亮开了嗓音

长长的思念不停在体内抽穗

顺着风的手势母亲唤我

乳名的声音一遍遍在耳边回旋

父亲饱经沧桑的手为我擦亮返程的天空

 

村头的河床柔了岁月的波澜悄悄舒展

月亮穿透心尖上下垂的瀑布

在我词语里舒卷长天

窗台上丢失在故乡早逝的青春

奋力攀爬

 

紫陌雪寒诗人博客:http://blog.sina.com.cn/s/blog_d20a87c10101epnb.html

 

 

 

《爱情天梯》

 

上世纪50年代,20岁的重庆江津中山古镇农家青年刘国江,爱上了大他10岁的俏寡妇徐朝清。为了躲避世人的流言,两人携手私奔进海拔1500米的深山老林。他们互称小伙子老妈子,虽然老妈子一辈子也没下过几次山,但为让她能安全出行,小伙子一辈子都忙着在悬崖峭壁上凿石梯通向外界,一凿就是半个世纪,凿出6000多级的爱情天梯。这个故事在2006年曝光后,在全国引起强烈反响,两位老人被评为2006年感动重庆十大人物,同年被评为中国十大经典爱情故事。这段位于深山密林的6000多级爱情天梯一度成为情侣朝拜的圣地20071218日,男主人刘国江老人去世;201210302158分,徐朝清老人去世。爱情天梯成为永恒的美丽传奇!

                                           ——题记

 

西南之南,一滴江水为爱情轻叹

两颗尘世的心,照耀山林,让重庆落泪

 

居无定所的火焰,上山下山

五十年的厮守,大海开花,江津温暖

 

什么小伙,什么老妈。根与根相牵

月光的水,洗净了石头的盐

 

我就在六千次呼吸之外,埋了岁月的刀

让衰老的心肝,再为你敲一遍爱情的音阶

 

王志彦诗人博客:http://blog.sina.com.cn/s/blog_947fe1e90101ovyk.html

 

 

 

《诗网络》“诗选精粹”第100期特辑

感恩节快乐!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